欧博娱乐官网 > 制霸山海经 > 第一章 那是龙!

第一章 那是龙!

  风云是被冻醒的。

  冰冷的海浪一次一次的冲刷着他的小腿,不断带走他身上不多的热量。哆嗦着拖动被冻麻的身躯,撑起身子,借着东方的鱼肚白,风云发现自己正趴在一个海滩上。

  身下并不是绵软的沙滩,而是被海浪冲刷得溜圆的鹅卵石,硌得他胸前满是红印,甚至还有细碎的石子嵌在了他的肉中。

  “呃……这是哪啊?”风云低头看了看,身上清洁溜溜,如同刚从娘胎里生出来一般,连个裤衩都没有。裆下的一坨被冷风吹得缩成了一团,让他很是担心弟弟是不是已经被冻坏了。

  他一手捂着小鸟,一手不断的揉搓着胸口,想要尽快恢复一些热量。但除了拨落了胸前的细碎石子,以及搓掉一层老泥之外,毫无用处。离开了捂热了半分的石头滩,连胸前也暴露在海风当中,风云甚至感觉比趴着还要冷,连思维都木了几分。

  不停的打着哆嗦,浑身被风吹起的鸡皮疙瘩让他真的像只被拔了毛的公鸡一般凄惨。虽然脑袋都被冻木了,但他还是清楚的知道,如果再呆在这里,怕是真的要被冻死了。

  不敢再停留,他呲牙咧嘴的踩着鹅卵石朝背后漆黑的森林中跑去。就当是做足底了,风云只能这样安慰自己。

  有了树木的格挡,风力通常会被降低很多,如果是一整片森林,那么六级以下的风是影响不到你的。还没跑进森林,风云就已经感觉海风被隔离在了外面一般,连空气都温热了不少。

  进入森林,脚下终于变成了绵软的土壤,即便有几根枯枝败叶,也要比踩在鹅卵石上好的多。茂密的参天大树完全遮挡了任何光线,使得森林中漆黑一片,不过风云走过惊起的一片萤火虫却照亮了周围的环境。借助荧光,风云观察了下周围的环境,即使被寒冷和饥饿占据了大部分的思绪,但他仍旧惊讶于眼前的美景。

  不知生长了多少年的参天乔木,用它们绵延不断的根部固定了肥沃的土壤,陈年积累下来厚厚的树叶被鸟粪沤成了肥料,养活了森林地面上的植物们。潮湿的海风不断将水蒸气吹入森林,茂密的枝叶遮挡住了绝大多数的阳光,使得大树脚下并没有争夺营养的小树苗生长,只有遍及树干的苔藓、种种不知名的花草和缠绕的藤萝。

  绕过一颗树干,风云看到了大树背后脚下的一片蘑菇。蘑菇不稀奇,会发光的蘑菇他还是第一次见。如同一片稀松的金针菇,但却发出魔幻般的绿色荧光,天空中飞舞着星星点点的萤火虫,让他恍惚间以为自己到了精灵的世界。

  叽咕~!风云吞咽了下口水,恋恋不舍的看了眼蘑菇,继续向前走去。他现在需要的是食物,不是漂亮的蘑菇,不知道有没有毒,他不敢轻易尝试。未知的世界和腹中的饥饿不允许他停下脚步,要先找个藏身之处才行。

  非常幸运,走了不远,他发现了一个大树盘根错节的根部堆积下,形成了一个天然的树洞,虽然两端通气,但好在足够容身。

  走到近前,他突然听到里面有些动静,“什么人?”他警惕的大喊一声,停下了脚步。身上温度还没缓过来,一张口说话,他才发现自己的牙齿都开始哆嗦了起来,如同工作的缝纫机一般。

  没有人回答他,等了一会,身上的寒冷让他不得不鼓起勇气探头向里看去,却见里面端坐着一只野鸡,正一脸鸡式震惊的看着他。

  低头捡了根树枝,他伸手进去朝里捅了捅,“咯咯哒!”野鸡惊慌逃窜,扇着翅膀飞走了,带起一串鸟鸣。

  低身探脚,风云慢慢爬了进去,野鸡造了个好窝,不光用纤细的枝条编织成细密的圆底,上面还铺了薄薄一层鸡毛,但对于风云还是小了点。找了个合适的姿势,他慢慢坐了下来,却听到屁股下面磕哒一声,伸手一摸,屁股上黏糊糊的一团。放到鼻子下面一闻,一股淡淡的腥味,有蛋!

  风云惊喜的伸手去摸,除却被自己坐破的一个还是两个以外,还剩下两个完好的鸡蛋。

  不敢再弄破,他拿着蛋朝树干上敲了敲,将蛋液倒入口中,生鸡蛋有些腥,但此时吃到嘴里却只剩下一个满足。

  吃了两个鸡蛋,又把蛋壳中的蛋清细细舔了个干净,风云胃里总算开始暖和起来。稀少的蛋液迅速被胃部分解,转换成热量输送到全身上下。寒冷的空气被树干隔绝在了外面,树洞里的鸡屎味和野鸡残留的体温带来一种莫名的安全感。风云蜷缩起身子,开始思索着自己目前的处境。

  浑身被扒光,扔在海滩上,风云第一反应是自己被抢劫了,但刚才看到外面一副原始森林的模样,这扔也扔的太远了些吧!

  他仔细回忆着记忆中昨天发生的事,昨天下午三点,自己踏上了前往青岛的火车,准备去青岛职业技术学院报到,成为一名光荣的技术类型的大专生。昨天夜里睡觉前跟列车员说好的,到站前叫醒他,但没想到一觉醒来,自己却趴在了海滩旁。

  自己睡觉也不算沉啊?怎么会被人扔这么远还不知道呢?难道自己是被迷晕的?说不定真有可能!风云回忆起下铺啃着红肠吃泡面的东北大哥笑呵呵分给自己那半截红肠,里面说不定就加料了!还有,抱着小孩跟自己换了铺位的那个肤白貌美的少妇,说要感谢自己,请自己喝了饮料,说不准是她捣的鬼!

  风云越想越觉得有问题,咬牙切齿的骂道:“现在的小偷也忒不地道了!抢钱也就算了,衣服怎么也都扒走了?连条裤衩也不给留,真他娘的缺德!”他一边赌咒发誓要回去查录像找小偷算账,一边搓着依旧有些冰凉的脚丫子。

  他记得昨天来前还查了天气预报,说青岛今天气温是23度,按理说没有这么冷啊?这气温才十来度吧?青岛的昼夜温差也这么大吗?

  两个鸡蛋很快就被消化光了,品尝到一些食物味道的风云感觉更饿了。忍受饥饿折磨的他把帐都算到了小偷的头上。这些家伙!把人扒光了扔海滩上吹风,也不怕出人命!

  风云现在毫无睡意,窝在树洞里掰着指头等天亮,盘算着一会该朝哪走才能最快到达公路上。他很是纳闷,那些家伙是怎么把自己大老远弄过来的,要知道,他虽然不胖,但也轻不到哪儿去,更何况还是毫无知觉的情况下,更是死沉,难道他们是团伙作案?但对付自己一个穷学生,有必要搞这么大阵势吗?风云百思不得其解。就在他瞎琢磨的时候,天也一点一点亮了起来。

  外面叽叽喳喳的鸟叫声把风云的思绪扯了回来,抬头看去,树洞外面已经亮了。迫不及待的爬了出来,站在了松软的地上,刚呼吸了一口新鲜空气,被森林氧吧清冷的空气冲了个激灵,他只觉脑门一热,一股热流就顺着脸颊流了下来。

  伸手一抹,手中多了一道白色的恶臭水渍,风云抬头看去,一只野鸡在他头顶环绕飞舞着,冲他愤怒的叫喊着。

  “嘿!老子好心放你一条生路,你倒来招惹老子了,早知道昨天晚上就逮住你,早上正好吃顿荤的。”白天到了,风云胆气壮了许多,指着天空骂骂咧咧的,浑然忘记了昨天晚上是谁被一只野鸡吓得在树洞外一动不动的站了半个小时。

  说到吃的,肚子顿时叽咕一声,他郁闷的叹了口气,转身向海滩走去。跟带翅膀的较劲纯属想不通,逮不住人家不说,再犟两句说不定还得被淋两泡新鲜鸡屎,实在不划算。还是先把脸洗干净再说吧!免得一会碰到人,看到一个头顶鸡屎的裸男,一定会报警把自己抓到精神病院去的。

  重新来到海边,风云蹲下身来撩起水来洗脸,被冰凉的海水刺激得打了个冷战之后,他总算从昨晚的惶恐中清醒过来。

  抹了一把脸上的水,风云的注意力很快被海中随着海浪晃荡的小鱼给吸引了过去,靠海吃海呀!他瞬时间来了干劲,兴致勃勃的跑到了海里,准备弄点海鲜来吃吃。

  鱼是不好抓,但石头地下的螃蟹和虾子也不少啊!翻开几个大石头后,放弃了全是硬壳的螃蟹,风云很快找到了一个虾窝,一阵瞎抓,还被他逮到两个小虾。掐头去壳之后,挤出虾肉来一抿,就咽下肚去。滑腻的虾肉混合着丁点咸咸的海水,本就是道天然的绝佳菜肴,他忍不住大叫一声:“这才叫鲜呀!”

  尝到肉味的风云更是干劲十足,一阵翻找,居然被他找到一个大牡蛎。

  “靠!这么大个牡蛎!我还以为是石头呢!够我吃一顿了!”从海中捞起如同块石头的大牡蛎,风云兴奋的抱在怀里,准备回岸上找块石头敲开饱餐一顿。可还没等他转过身去,突然从远处海中传出一个悠长神秘的声音。

  唔~~~!

  风云抬头看去,远处海中央,几头巨大的鲸鱼在喷着气柱,被半掩在海岸线上的太阳照出一道彩虹。赞叹声尚未出口,一道巨大的身影就猛地从鲸鱼旁窜出了海面,向云端飞去。

  粗长的身体灵巧的在空中翻腾,流线型的身躯蕴含着无穷的力量,蜷缩收在身侧的利爪筋肉虬结。被颈部髯须带起的水雾反射着太阳光,仿佛为它罩上了一层炫目的光彩。两侧巨幅遮天的肉翅拍打海面的巨大轰鸣声此刻才传到风云耳边。巨口微张,一声低沉的吟啸如同闷雷一般从天边滚滚而来,荡漾起了森林中一片鸟鸣兽吼。

  而此时的风云则完全听不到任何声音,所有的血液仿佛都集中在了头部,伴随着他伸出的手指,化为愕然震惊的怒吼:

  “龙!!!”

  “那是龙!!!!”

  “那他妈的真的是龙!!!!”
  浏览阅读地址:/zhibashanhaijing/708707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