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制霸山海经 > 第六章 钻木取火

第六章 钻木取火

  啪!一块湿哒哒的内脏突然落在风云面前,躺在枯枝上冒着热气。风云一愣,抬头看向把内脏扔过来的卢本伟。却见它正趴在老虎尸体上开膛破肚,吃得香甜,并没有来追自己的意思。

  貌似,这家伙并不想伤害自己,刚才它还救了自己一命来着,现在又扔给自己内脏,是想喂自己吗?风云大起了胆子,向“卢本伟”身旁的野草莓从挪去,一边盯着它,防止它发作。

  从后面看去,“卢本伟”的身形更加恐怖,粗壮的四肢蕴含着爆发性的力量,最引人注目的则是那一坨红彤彤的大屁股,肥厚红亮,醒目无比,风云不禁思索,如果它藏在草丛中伏击,恐怕八百米远就能看到这盏大红灯了吧?

  都什么时候了,还在瞎想!风云暗骂自己,一边小心的朝草莓从走去,脚下踩断的枯枝声让“卢本伟”警惕的回头看了眼,发现是他后,又回过头去继续吃了起来。虽然它的耳朵还在支棱着,但风云已经确信了大半,这家伙是真的没想伤害自己。

  但是,这很不正常啊!据她了解,野生动物对于其他生物向来只有猎食者和被猎食者两种身份,一般不会分享食物的啊!而且这种表达友善的方式实在有些不正常。眼下只有两种可能,要么它是家养的,但从它捕食老虎的凶猛来看,可能性应该不大。那么,就只剩下一个可能了,这家伙是个母的,而且失孤了,把自己当孩子养。

  但是不太像啊!前面碰到它的时候,没发现它的咪咪有多大啊?难道是我看错了?风云疑惑的想再走两步去看看它的正面,但好像靠得有些近了,“卢本伟”一回头,警惕的看着他。

  “我就看看,你吃你的……”风云讪笑着看了看它的正面,赫然发现“卢本伟”是24k的纯爷们。这就有些奇怪了,难不成它还真的是家养的?

  不敢再上前,风云蹲下身,揪了几枚野草莓就塞入嘴中,酸甜可口的浆果顿时缓解了他的干渴,即便是没有熟透,但浓郁的果本清香就已经比他吃过的所有草莓都好吃了。

  妈的,转基因草莓就是没真经草莓好吃!风云一边想着,一边往嘴里塞野草莓,吃了个不亦乐乎。

  上面红的已经摘得差不多了,剩下些青的吃起来也不错,风云本就比较喜欢吃酸,半青不熟的反倒更合他的胃口。

  正在摘着野草莓,突然一只毛茸茸的手从风云耳边伸了过来,揪了一从草莓枝。风云浑身一颤,惊恐的回过头去,果然,“卢本伟”正居高临下的站在他身后,饶有兴趣的看着手中的青色野草莓。

  它离得很近,近到足以看清它嘴角凝固的血污,风云一动都不敢动,呆呆的看着它。“卢本伟”撅起嘴唇,从枝条上扯下一颗青草莓,嚼了两下。酸涩的口感显然不合它的胃口,它嫌弃的把剩下的扔回给了风云,就转身往猛虎尸体走去了。

  风云却被它这个举动给惊呆了,它!它好像认识我!这是不是说明,它就是被人类抚养长大的呢?

  想到这里,风云不禁有些激动,这么说,自己还是有同类在这个时代的了?再次看向“卢本伟”,他已经没有了先前的恐惧,这不就是个大号宠物么!不知道它主人在哪,有机会见到一定要谢谢他,若不是他放“卢本伟”乱跑,也不会就自己一命,救命之恩一定得涌泉相报啊!最重要的是,可以向他打听下这个时代的注意事项。他可不想成天提醒吊胆的防着自己被别的东西吃掉,这样下去他会疯的。

  “卢本伟”走到了老虎尸体前,伸手抓住老虎的后腿,拖着朝一个方向走去。

  “唉?你去哪儿啊?”风云疑问一句,“卢本伟”只是拖着老虎走着,犹豫了一下,风云还是决定跟上,说不定能碰到它的主人呢!

  尸体在地上拖出一道印记,但只维持了不远的一段,就被泥土封住了伤口,只是稀稀拉拉的漏出点血星来。

  风云不敢跟的太紧,只是远远跟在后面,突然,只是低头观察了下脚下路面的功夫,“卢本伟”就不见了踪影。

  “我靠!”风云赶紧快步跑到刚才“卢本伟”站着的地方,却发现是一个小崖坡,“卢本伟”已经跳到了崖底,拖着老虎尸体向下走着。

  完蛋,要跟不上了,风云赶紧踩着崖坡上的石块向下攀爬,没有鞋子,尖锐的石子很快在他的脚上添了好几道新伤,连滚带爬的下到崖底,“卢本伟”却已经不见了踪影。

  干!风云气了个半死,这下好了,又变成自己一个人了。

  看不到山魈,风云心里很是没底,生怕又窜出一只老虎来。站在崖底踌躇了半天,他只得原路返回,因为,他饿了。

  吃了点野草莓,风云感觉好多了,但酸甜的果子很是开胃,让他更饿了。早上的那点生蚝早被拉光了,他又回到了饥肠辘辘的状态。

  很幸运,地上的那块貌似虎肝的东西没被其他生物叼走,依然躺在地上,虽然粘了些泥土,但好歹是块肉不是?风云还是把它捡了起来。

  虎肝表面的血和粘液已经被风干了,形成了一层略硬的膜,拎在手里,就像个热水袋,相当有手感。

  有了食材,怎么吃就成了最大的问题。要是谁现在能送他个打火机,风云一定感谢他全家!

  是个人都知道钻木取火,但怎么操作?风云坐在地上,摆弄着一堆捡回来的棍棍棒棒,头大如斗。

  “怎么弄来着?”风云嘟囔着,两手各抓着一根树枝,皱眉研究。

  钻木取火,顾名思义就是个摩擦生热的过程,风云尝试着把一根粗点的树枝放在地上,用另一根细树枝去钻。但搓了两下,就滑落到了一旁,根本无法支撑。看着下面的树枝,风云一筹莫展。圆形的树枝没法保持平衡,而且用来钻的树枝也不直,不好搓,得先把底座弄好才行。

  没有刀,晒干的树枝又很是坚硬,风云都上牙了,却只啃下来半缕树皮。看着树皮下光滑的树身,他真想用恳求造个句:晒干树枝太硬,恳求不动……

  风云很是理解为什么从饥荒年代活下来的人都格外的珍惜粮食了,啃树皮可不是嘴上说的那么简单,这让他很是惶恐。火是人类文明进化的源泉,若是他钻不出火来,他以后可真得啃树皮了。

  风云找了块石头,对着树枝一顿猛砸,虽然没有砸断,但总算砸得坑坑洼洼,有些摩擦力了。

  找了跟直点的树枝,立在上面,风云双手合十夹住树枝就是一顿猛搓。刚开始还老是跑偏,调整了几下方位,找准角度后,树枝总算开始服帖的钻了起来。

  每搓一会,风云就停下看看,树枝下端和底座接触的地方慢慢变得有些圆滑起来,颜色也变黄了些,但依旧没有火出来。

  妈的!老子还不信了!风云发狠,低头一阵猛搓,搓到掌心都红了,树枝底端才慢慢变黑,总算有点烟冒了出来。

  有戏!风云又猛搓几下,拿起树枝一看,底端已经有了红亮的火星子,接下来该怎么办?风云突然意识到自己没找引火物,眼看着火星子慢慢暗淡下去,他着急的赶紧吹气,想要挽救,但火星忽闪忽闪明亮几下,最终还是灭了,只留下一缕青烟。

  我操!风云一下把树枝摔到地上,这他妈的半天白忙活了!心中满是懊恼,真是太笨了,怎么就不知道找点引火的东西呢?右手掌心有些疼,低头一看,已经磨出了个大血泡。

  风云很是不甘,为什么人家穿越就能吃香的喝辣的,自己一穿越就穿到一个只能当午餐的时代?

  回头看了眼虎肝,风云琢磨了下,要不生吃?就当吃日本料理了。但转念一想,他马上打消了这个念头,一顿生水都不是自己这个小身板能经受得住的,更何况生肉呢?寄生虫倒不说,万一碰到什么还没灭绝的病菌什么的,自己这一百多斤可真交待在这里了。

  “系统?系统?”喊了两声,没有回答,还摊上个不靠谱的系统,这上哪儿说理去?风云很是不甘心,今天我还非把这火给生起来不可!

  底座上已经钻出个浅浅的窝来了,树枝钻头也已经发黑,看着掌心的血泡,风云回忆着以前看过关于钻木取火的信息,人家是怎么钻出来的呢?怎么到了自己就不行了呢?

  低头看了下光溜溜的全身,他突然想起以前在b站看过一个视频,好像是一个澳洲小哥,也是赤手空拳在森林里钻木取火来着,好像还盖了座房子呢!但是,澳洲小哥可比他强多了,至少人家有条裤衩呢!

  想着想着,风云又有些丧了起来,但是理智告诉他,现在不是丧的时候,要是弄不出火来,晚上可就危险了。

  已经饿过头了,现在风云已经感觉不到饿了。吃的那些个野草莓好像还管点用,也不拉肚子了。重整旗鼓,风云打起精神来,给自己鼓劲儿,咱可是上过学的现代化青年,怎么能被小小的钻木取火难住?既然没工具,那就制造工具!我还就不信了,堂堂一个现代化裸男,还就弄不出点火来了?
  浏览阅读地址:/zhibashanhaijing/708708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