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制霸山海经 > 第八章 森林义务消防员

第八章 森林义务消防员

  洗完肉后,风云有些后悔刚才为什么没把燧石带来,要不就可以直接在岸边烧烤了。

  貌似这些动物们都有个什么协议似的,猎食者和被猎食者在岸边都相安无事。其实忽略了水中的旋龟,湖岸边显然更适合歇息一些。

  又颠颠的跑回生火处,路上还遇到一只灰兔子,在被放了一波风筝之后,风云果断放弃了加餐的想法。

  不过在兔子消失的草丛里,他还是发现了那兔子的洞窟,简单做了个记号,风云准备回去琢磨琢磨怎么下套,刚好自己有树皮绳,设个圈套说不定能逮住它,虽然他现在还不懂该怎么设圈套,但办法总是人想出来的不是?

  回到生火处,风云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原本的火堆仿佛被什么东西给破坏了,烧的焦黑的草木灰溅得到处都是,火苗更是一点不剩,只留下几段木炭冒着青烟。

  “我靠!哪个给老子把火给弄灭了?消防队来了咩?”风云拎着虎肝一脸懵逼。原本靠在树上的钻弓被踩断了,万幸树皮绳还完好无损。他捡起树皮绳,拿着底座四下看着。

  并没有那种汗毛倒竖的第六感,说明危险不在附近,但他仍警惕的四处打探了一圈,没想到还真有发现。

  在火堆冬面七八十米的地方,有一处水洼,他在水洼旁看到了几个脚印。风云不知道三趾的足迹是什么动物留下的,但看脚印的大小就知道这家伙一定不小。

  不是说绝大多数动物都怕火的吗?为什么还有动物能破坏火堆?才升起不久的安全感又消失了,风云不知道该不该继续生火,生火后会不会又把那家伙引来呢?

  肚子咕噜噜的响了起来,风云低头看了看手上的虎肝,一咬牙,还是决定生火。不管了!死也要做个饱死鬼!怕个球!大不了老子上树!

  把虎肝挂在树杈上,风云重新做了个弓,放在底座上钻了起来。熟悉了钻木取火,很快,他又升起了一堆火来。

  没办法用刀切,他只得用一根长树枝插着虎肝,做了个巨型烤串放在火上烤。但足有一只整鸡大小的虎肝加上树枝足有三四公斤中,举了一会,就感觉手臂酸得不行。放下手来,风云觉得得弄两个y字型支架放在火堆旁,把肉架在上面烤会更省力些。

  想到就做,把肉串放在一旁的草地上,他又起身爬上树去,从树上弄下两根差不多大小的树杈来。把枝叶处理了一下,他在火堆两旁挖了两个洞,把y形树杈栽到洞里,用土掩埋好,一个粗制滥造的烧烤架就做好了。

  把穿着虎肝的树枝架在烧烤架上,风云很是为自己的动手能力得意。

  “激活生存技能烹饪。”

  如今风云已经不会被突然响起的系统声吓到了,一串纷杂的记忆传来,是大量的烹饪技巧,但能够记起的只有些烧烤的手法。

  巧妇难为无米炊,更何况风云现在连点盐巴都没有,有再好的烧烤手法也是白搭。

  看着树枝上的虎肝,风云只得安慰自己说道:“木有错!老子就是在烹饪,看到没?这是什么?老虎肝,都说吃了熊心豹子胆,老子吃个老虎肝也差不多就这个意思。”

  转着肉串,风云嘟囔道:“老子要吃肉,吃饱了肉就去练技能,怎么说老子也是有系统的人,什么老旋龟,想吃我?哼!做梦!回头等老子手艺大成,非把你逮住烧汤不可。还有那个‘卢本伟’……”

  说着,他忿忿不平的摸着头上还没消下去的包,那是“卢本伟”用野果子砸的。风云气呼呼的想了想,还是说道:“看在救过我一命的份上,就抓过来揍一顿得了,敢砸老子,老子也要砸回去!”

  风云一个人叽叽咕咕的说个不停,像个精神病似的,但他只是在排解心中的压力。任谁突然被扔到原始森林里也不会活蹦乱跳的撒欢,他也只能尽量苦中作乐,忘记想家。

  天色已经慢慢黑下来了,晚上睡觉的地方还没找好,要这样在这片森林里活一年,风云不知道能不能撑得下去。

  但是,撑不下去也得撑啊!只要有回去的希望,再苦他也要坚持下去。

  没激活烹饪技能之前,他还是个厨艺小白,根本不懂处理食材,才会把肝脏整个放到火上烤,如果让现在的他去弄,就算用牙咬成小块,也比一整块放上去烤好的多。

  现在想这些已经晚了,虎肝已经烤得差不多了,虽然有烧烤手法的加持,但缺盐少油必定称不上好吃,更何况是这么大一块整肝。风云看了看色泽,外层熟了里面还有些夹生,只能先把外面一层吃了再继续烤。

  风云闭着眼睛咬了一口,幻想着烤羊肉串的味道,努力忽略口中虎肝的腥味。

  人拥有嗅觉记忆,在回忆某种气味的时候,鼻子里好像也会闻到类似的味道。风云仿佛闻到一丝若有若无的孜然香气,可入口后的味道却打破了他的幻想。

  外层有些硬,但一口咬下还带着点血丝,他皱着眉头停了下,还是苦着脸咀嚼了起来。

  嚼了两下,伸着脖子把虎肝咽下去,风云大喊:“好肉!如果再有一瓶好酒就更好了!”这会的他也只能这样安慰自己。

  正在忙着吃肉,风云没看到掌心浮现的一串提示:“成长值+17……成长值+26……”

  把外层的吃完后,风云把虎肝重新放到烧烤架上继续烤,这会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下来。

  森林中的环境更加黑暗,星光从树冠间稀疏的露下,却被火光推开。千百万年来,这里或许是第一次在夜间拥有如此明亮的火光,数不清的小虫在火堆上方飞舞,不时有飞蛾懵懂的扑向火中,“啪”的一声变成焦炭。

  “哎!瞧一瞧了看一看啊!烤肉了啊烤肉啦!没结婚的羊娃子,香的你直流哈喇子啊!”风云学着家里小区门口烤羊肉串的买买提大叔吆喝着,拨拉着被火苗炙烤的虎肝,但只有木柴噼啪的燃烧声为他应和。

  火啊!只有掌握了火的使用,才能被称之为人,否则只能被称作原始人,但是一个手无寸铁的现代人,即便拥有了火,又能比猿人强多少呢?风云很迷茫,不知道这一年该怎么过去。

  “昂!”一声吼叫从他右侧远处传来,轰隆隆的脚步声伴随着树枝折断的声音由远及近,在火光的照射下,深处的森林显得更加黑暗,什么都看不清,但是从声音风云还是能判断的出,有什么大家伙朝这边跑来了!

  从地上跳起来,风云左右看了看,三步并作两步的跑到白天折树枝的树旁,一个纵跃就手脚并用的爬了上去。

  才爬到一半高度,一个大家伙就从树丛中跑了出来。攀着树枝,风云惊恐的从上方看去,赫然看到一只巨大的犀牛冲了过来。

  火光的照射下,犀牛身上皮肤宽大的褶皱让它像是穿着一件灰色的盔甲,冲天的犀牛角如同一把弯刀树立在头顶,硕大的屁股来回摆动,显得很是壮硕。万幸它不是来找风云的,而是径直冲向了火堆,发疯般的踩踏着火焰,来回几趟,宽大的脚掌就把火堆踩熄了。火光消失,只余下明亮的木炭在黑夜中一闪一闪的发亮。

  “我的肉!”风云心在滴血,但却无可奈何。

  借助星光和木炭的光亮,犀牛巨大的身影仍在树下晃悠,时不时的哼叫着,仿佛在确认火堆已经熄灭。无意间蹭过树干的抖动都让风云有些手滑,下去只有死路一条。

  抱着树干坐在树杈上,风云都有些麻木了,要不是他跑的快,他都已经死三回了。又是老虎,又是旋龟,又是犀牛的,有必要这么玩老子吗?回回都往死里整,还有没有点人性?

  树下的动静消失了,犀牛好像走远了,但风云却不打算下去了。今天他就睡在树上了,怎么滴!

  原本以为有了火就安全了,可却忘了森林义务消防员犀牛大哥的存在,真tm是现实版的《上帝也疯狂》啊!

  火堆彻底熄灭了,森林又恢复了黑暗,只余下萦绕的烟味不绝如缕。不知道犀牛还会不会回来,风云只能继续向上爬去,找个舒服点的树杈子凑合一晚上得了。

  舒服点的树杈子?风云自己都忍不住苦笑了起来,才一天而已,自己对生活品质的要求就降到这么低了吗?唉!跟性命相比,生活品质可以先放一放了。

  被犀牛这么一打扰,风云整个人精神的不行,一点睡意都没有。他索性直接爬到树梢上,坐在了树杈上仰天看着头顶的星空。

  康德的《实践理性批判》最后一章写道:有两种东西,我对它们的思考越是深沉和持久,它们在我心灵中唤起的惊奇和敬畏就会日新月异,不断增长,这就是我头上的星空和心中的道德定律。这句话也铭刻在他的墓碑上。

  风云不知道哪种道德定律才算震撼,但今晚的星空却足以将他震撼得无以复加。

  干净的如同水洗一般的天空上,无数或明或暗的星星在空中闪烁,他可以发誓,他这辈子从来没有见过如此清晰的银河。

  和古人不同,或许他们还对遥不可及的星空抱有各种瑰丽的幻想,但风云可是很清楚那些闪烁的星光代表着什么,那都是一个个距离自己亿万光年的星系啊!

  从系统的背景介绍中,风云已经了解到在他生活的那个时空的八千多年后,人类在银河系建立的怎样辉煌的文明,以至于那个不知名的虚空族都需要设立壁障来阻挡人类的入侵。

  但是,作为一个只能活几十年的普通人来说,他宁愿平淡的度过自己普通的一生,也不想参与到什么基因采集计划里去,八千年后的事跟他又有什么关系呢?

  仅仅一天的生活就让他已经精疲力尽,他不敢想象还有一年的日子该怎么过。这世界上哪有什么坚强,无非是死撑罢了,而他除了死撑,也别无他法。
  浏览阅读地址:/zhibashanhaijing/708708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