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制霸山海经 > 第十三章 hello!若风队长!

第十三章 hello!若风队长!

  半晌,风云才结巴问道:“这些事,你是从哪知道的?”

  “姊姊啊!”灰六儿吮吸着手指上的油含糊说道。

  风云追问道:“那你姊姊又是听谁说的?”

  “天师啊!”灰六儿不假思索的说道。

  “天师?”风云沉默了,事情越来越复杂了,又冒出来个通晓古今的天师,难道山海经中记载的那些远古大巫,神妖龙凤都是真的?看着面前舔着手指头意犹未尽的灰六儿,这一切不由得他不信。

  “那这个天师又是谁呢?”风云问道。

  灰六儿张了张嘴,刚想说些什么,远方突然传来一声悠长的吟啸,她发间支棱起两只毛茸茸的耳朵,抖了抖,跳起身来,回头对风云说道:“姊姊唤我,我要回去了,明日你需在此候我,还我两只烤花鸱。”说罢,白光一闪,她化为原型,向吟啸声处轻盈跃去。

  见她几个纵跃间不见了踪影,风云感觉自己恍若梦中,只有一地的骨头和内脏还提醒着他刚才有个大胃王跟他一起吃饭。

  低头思索着灰六儿刚才说的话,风云感到有很多事情都没弄明白。

  听她的说法,毛族也只有六千多万年的历史,但为什么它们的历史记载可以追溯到几亿年前?还有,她口中突然出现的神族都是谁?是怎么开启的人智?还有她口中的天师,究竟拥有怎样超凡的能力,才能教导这些个实力惊人的毛族?而且,难道通晓古今的天师竟然连火都不会用吗?为什么灰六儿从来没吃过熟食呢?

  一切的一切,疑点太多,但又无处探寻,风云低头看了看仍浮现在掌心的支线任务提示,叹了口气,自言自语说道:“你究竟把我送到了个什么地方?”

  找了一颗差不多粗细的树干,风云直接把它横架在了火堆之上,让火炭慢慢炙烤它,而他则坐在上风口,靠着个倒塌的大树,静静的等它燃烧。

  湿木头会发出很大的浓烟,虽然有二氧化碳中毒的危险,但也防止了一些食肉动物的闯入。

  至于还会不会有多管闲事的犀牛来添乱,就不是风云现在能管的了,晚上的气温很凉,如果不生火,一晚上过去,他就得给冻死了。

  用烤花鸱的树枝拨着火堆,让木炭集中到树干下,风云思索着明天要做的事。首先要做的是要先找到淡水活水水源,这点可以问问灰六儿,要先搞定饮食才能考虑其他。然后还得找到个住的地方,不然在外面生火实在有些危险,光是犀牛就够他喝一壶的。

  树干慢慢着了起来,虽然火焰不大,但胜在持续,风云把树干往火堆中心推了推,又看了看行至天心的月亮,眯上了眼睛靠在了大树上,今天先凑合一晚上得了。

  也许是一天受的刺激太多,闭上眼睛,风云思绪纷飞,半晌都睡不着,不知过了多久,才迷糊睡去。

  啾!啾!

  清晨的鸟鸣声吵醒了风云,从地上爬起来,他不知道什么时候躺在地上睡了。

  火堆已经熄灭了,剩余灰黑的木炭冒着青烟,大大小小的鸟儿在连根拔起的树木形成的沟壑间寻找着地底生物饱腹,有些甚至落在火堆的旁边,刨着地面翻找食物。

  昨晚风云没睡好,老是做噩梦,不是被老虎吞了就是被旋龟吃了,最后梦到九尾儿才算睡去,梦中发生的种种不可描述之事让早早起床的他一柱擎天,半晌才被清晨清冷的空气给压下火去。

  并没有像昨天一般被冻成孙子,今天风云对于这个时空的气温已经习惯多了。

  两天没有刷牙了,风云感觉嘴里很难受,一边抠着牙缝里昨天的肉丝,一边四处搜寻有没有漏网之鸟。

  白天比晚上的搜寻面积大的多,但经过一晚上,昨天感觉满地都是的死鸟今天却一个也不见了。找了半天,风云只捡到两只跟八哥差不多大的鹦鹉,五彩斑斓的羽毛已经沾染了泥土,至于像昨天那么大的花鸱,更是连根毛也没见着。

  但也有好事,风云从几颗齐根折断的大树断口,从断茬上折下好些个木片来。薄厚不一的木片都有着参差不齐的木齿,颇为锐利。他上手试了下,轻易的破开鹦鹉的腹部,虽然仅仅弄了一只就有些断齿,但胜在量多,他弄了好多下来,抱着一堆木头片跑回火堆。

  风云百无聊赖的坐在火堆旁等灰六儿,昨天她让自己在这等她,但却没说什么时候碰面,两只烤鹦鹉下肚,稍显油腻的肉却让他有些渴了。

  又等了半天,灰六儿还没过来,风云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脸色一变,起身朝来路快步行去。

  此地不宜久留,还是先回到内湖那里比较安全。

  昨晚不知被灰六儿带着跑了多远,爬高上低的走了好久,也没见到熟悉的地方,只有从倒塌到破败的树木告诉他,他正走在正确的方向上。

  长时间的行走让风云腿酸得要命,两条腿被锋利的草叶拉了无数口子,风云怕蛋蛋受伤,找了个大叶植物,摘了好些个树叶,又搓了些树皮绳,穿了个简易的树叶裙子遮挡,才算告别了裸男的形象。

  在被一只护犊子的野驴追着跑了半里地后,风云感觉自己已经迷失方向了。四周到处都是高乔矮灌,野草野花,根本没看到有熟悉的植物。

  坐到一颗树下面,风云准备抓紧时间喘两口气歇息一下,一边揉着腿,一边查看着四周的环境,他几乎已经肯定,自己走偏了方向。

  重新走入森林后,风云只能通过头顶从枝繁叶茂的树冠中洒下的太阳光来辨认方向,但随着自身的前进和太阳的移动,他还需要不断的调整方向,但方向越调越乱,走到现在,他已经完全弄不清楚自己在什么方位了。

  要不是想回去把系统给的燧石给拿回来,风云才不愿意跑这么远的路呢!

  虽然不怎么用的着,但至少是系统出品,有总比没有强。

  “唉!又把自己走丢了!”风云无奈的叹着气,走了半天,他很是口渴,但却并没有找到水源。

  突然,他看到一丛植物上有几个星星点点的红色,疑惑起身凑近看去,却见是一株不知名的植物,顶上结满了细小的青果,个别有几从成熟的红色果子,看起来像是熟透的小葡萄粒一般晶莹剔透。

  看起来像是很好吃的样子,难道是野葡萄吗?风云吞咽了口口水,揪下一颗放入口中咬下一半,一股辛辣苦涩的味道从他口中爆开。

  “啊呸!”原本以为甘甜的味道,实际上的落差却如此巨大,让风云有些猝不及防。

  “这什么东西?真难吃!”风云嫌弃的把果子扔到一边,吐着口水说道。

  风云低头突然发现右手掌心浮现出采集提示:“已采集食茱萸果实*1,成长值+5。”

  原来这就是茱萸,味道真怪。吐出食茱萸后,口中的味道仍未散去,像是吃多了辣椒一般,风云嘶哈嘶哈的吸着气,缓解舌头上的辣痛感。

  被辣到后,想喝水的欲望更加高涨,风云不得不一边嘶哈着,一边擦汗继续向前走去。

  啪!风云突然感觉头上一热,伸手摸去,摸到一手恶臭,抬头一看,却见一只野鸡在他头顶盘旋飞舞,朝他怒吼。

  这场景很是熟悉,风云低头四处找了找,很快找到了一个熟悉的树洞。

  “我靠!原来我走对了啊!”风云高兴的跑过去一看,洞里熟悉的窝和被压碎的蛋壳,告诉他,这就是他前天待了一晚上的地方。

  而最让他高兴的则是窝里两颗圆润的蛋,正伫立在窝中,像是等着他的到来一般。

  “哈哈!你也太客气了,知道我渴了,特意又下了两个蛋来给我解渴啊!哈哈!”风云很是高兴,不客气的从树洞里拿出两个蛋来,互相一敲,一颗蛋就被撞破,用手一捏,蛋液就被他吞入口中,略一咀嚼,吞下肚去了。

  蛋液的甘甜让他很是满足,又敲开另一颗蛋喝下去后,风云对着天空中仍在咯咯怒吼的野鸡说道:“谢啦!算我欠你一个人情,我以后会还给你的!”

  有了两颗鸡蛋打底,风云的饥渴缓解了很多,他现在有两个选择,一是找准方向去海滩上挖生蚝逮虾米吃个饱,一是继续向前,往内湖走,去找燧石。

  略一思索,风云还是决定先去内湖旁。他现在最紧要的是要先找到好的淡水资源,一天不吃饭饿不死,一天不喝水可就有些难受了。

  有了树洞作为参照物,风云很快找准了方向,又花了将近两个小时,才走回到昨天犀牛踩灭的火堆旁,而此时日头都有些偏西了。

  一天都花在了走路上,又费了一番功夫才找到火堆,风云感觉腿都累劈了。木炭早已被昨天两只神兽打架弄起的大风吹散了,风云是通过地面上烧得有些黑的树根认出来的。

  钻木取火的弓是找不到了,但燧石还是被他从一个水坑里找了出来。

  找到燧石后,风云就继续朝内湖走去,他需要在天黑前找到内湖的入水口,弄到干净的活水来引用,否则,他就只能冒着再拉一次肚子的危险去喝自己洗过屁股的水了。

  经过昨晚的大动静,今天内湖旁饮水的动物少了许多,但个头都比昨天的更大。

  猛犸象群中也多了一只比其他象高出半截的巨大公象来,巨大的长牙半截都没入在水中,比其他猛犸更加宽厚的头盖骨让他拥有着更加粗壮的鼻子,正在水中汲水送入口中。粗逾水缸的鼻根占据了它半张脸,两只眼睛被鼻子挤到了高昂的头顶上,此刻正在警惕的盯着走来的风云,显得傲慢而又强大。

  风云讪笑着打了个招呼:“hello啊!若风队长。”一边小心翼翼的从外侧绕过去,还是先找到淡水再说,现在还不是招惹这一群大鼻子的时候。
  浏览阅读地址:/zhibashanhaijing/708708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