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制霸山海经 > 第十七章 小猴子

第十七章 小猴子

  吱吱吱!风云揉了揉眼睛,抠出一块眼屎粘在树上,抬眼看去,却见一只猴子捏着个野果蹲在他面前,好奇的打量着他。

  “早啊……”风云愣了下,伸了个懒腰,一抬头却发现有一群猴子都在四周围坐着。

  呼的一声,一只猴子不知从什么地方跳了过来,落在了风云身后的树枝上,一边啃着树枝上的嫩叶,一边充满好奇的看着他。

  “这是掉到猴窝里了吗?”风云嘟囔着,一边解开捆在腰间的藤蔓。

  有藤蔓的固定,他昨晚睡得不错,至少不用再担心自己睡着睡着掉下树了。

  正要从树上下去,突然头顶传来一阵尖锐的吱吱叫声,他抬头看去,却见一个黑影向下落了下来。下意识的用手一接,手上一沉,却见是一只半大的小猴子,惊慌的吱吱尖叫,被风云接住后,飞快的顺着他的胳膊爬到了他的后脖子上,死死抱着他,抓着他的头发不松手了。

  “我靠!什么情况?”风云没敢动弹,小猴子趴在他的后脑勺上哆嗦着,像是吓得不轻。

  头顶的吱吱叫声仍未停止,风云抬头看去,却见是一只强壮的公猴子在追打一只偏瘦弱的母猴子。母猴子惊叫着仓皇逃窜,在树梢间纵跃,跳到了另一边的树上,而那边树上也有一群猴子站在树梢上冲这边吼叫。

  看情况貌似是两群猴子在争地盘,那只母猴子应该不是这边猴群的,越界之后被这边猴王赶走了,过程中慌不择路把孩子给弄掉了。

  两边猴群最强壮的两只公猴在树梢上互相吱吱叫唤,像是在威慑对方,那只母猴子跳过去后着急的在树梢上吱吱叫着。风云脑袋上的小猴子死死抱着他的脑袋,耳中听到母亲的呼唤,也焦急的吱吱叫唤起来。

  听到了它的叫声,风云身后的那只猴子突然大声叫唤起来,抓着树枝一个劲的摇晃,一边还呲牙咧嘴的朝风云嘶叫。

  听到了下边的动静,追打母猴的公猴回头看了眼,呲牙叫唤了一声,突然向下纵跃,抓着树枝朝风云这边摆荡过来。

  野猴子很是凶猛,尤其是猴王,更是一个猴群中最强壮的家伙,伴随着枝叶摇晃的声音,猴王几个纵跃,已经扑到了风云面前,猛然挥爪向风云抓了过来。

  风云本打算赶紧下去,但没想到猴王来的这么快,一时间猝不及防,只来得及伸胳膊挡在面前。

  小臂一凉,转瞬一阵火辣辣的疼痛传来,却是已被猴王尖锐的爪子抓了几道伤口。

  眼神一冷,风云心头火起,老子被老虎、旋龟、犀牛欺负欺负也就算了,现在连一个猴子也来欺负老子,当老子没脾气啊!

  猴王一击得手,还欲探爪抓来,风云从腰间一抽,燧石斧已然趁在手中,看准猴王的身躯,猛然砍去!

  一出手,风云顿时感觉不对,燧石斧挥出的力量和带起的风声很大,竟然后发先置,几乎是刹那间就砸到了猴王的面前。

  猴子力气再大,也不是人类的对手,只听砰的一声,燧石斧砸在了猴王的前爪上,巨大的力量让燧石斧穿透猴爪的阻隔,重重砸在了猴王的胸口上,猴王半人高的身体直接被这一击给砸飞了出去,落下树去,轰然一声摔到了地上。

  “使用战斗技能砍击,成长值+10。”

  被猛然暴起的风云吓到了,周围的猴子仓皇逃窜,跳到了其他树上,回头惊疑不定的看着他,一时间无猴赶上前一步。

  抱着树干慢慢滑了下来,走到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猴王面前,风云低下身去看了下,从凹陷的胸膛和以诡异角度扭曲的前爪可以看出,它应该是没活了。

  看着猴王如同人类一般的五官,风云心里感觉很是微妙。他原本没想砸死它,只是想给它个教训而已,却没想到发动了砍击的技能即便理智告诉他他是在自保,如果不是他挡的及时,这会眼珠子就已经被猴王抠出来了。但真正动手击杀了一只灵长类生物的感觉和杀鱼完全不同,有一种莫名的负罪感涌上心头。

  把小猴子从脑袋上抓了下来,它惊慌的挥动四肢,又死死抱住他的手掌,惊恐的看着四周。

  往母猴的猴群树下走去,风云想把小猴子还给母猴,可没到树下,母猴子就跟着猴群向后跑去,逃到了远处树上,惊恐的看着风云这边,分明像是在说你别过来,你再过来我还跑!

  风云只得把小猴子放在地面上,向后走去,等自己走远了,它妈应该就过来接它了吧!

  “吱吱吱!”小猴子被放在地上后,很是惊慌的吱吱尖叫起来,手脚并用的爬着朝风云这边追赶。

  风云一边退一边无奈说道:“你找你妈去啊!跟着我干嘛?”

  它自然听不懂风云的话,只是一边尖叫着一边跌跌撞撞的朝风云追赶过来,而母猴的猴群则依旧在远方小心翼翼的看着这边,不敢过来。

  背后就是死猴王的猴群,把它扔这肯定要被大猴子弄死了,无奈,风云只好提着小猴子往回走去,回到了猴王尸体旁。

  也许是突如其来的圣母心,思来想去,风云还是挖了个坑,把猴王埋了进去。

  人之初,性本善。但只有在定义了恶才能定义善,风云向来认为按照道德划分,恶才是人的天性,因为那叫做兽性。所有的善都是后天教导学到的,而学来的自然不是天生的。杀戮、贪婪,才是本性,而这些在动物看来是最正当不过的,因为它们并没有发展出道德,而道德才是区分人和野兽的标准。

  没有道德的约束,人和野兽没有任何区别,仅仅是三天脱离社会的生活,风云就已经觉醒了杀戮的基因,虽然仅仅只是杀了只猴子,但他不知道一年之后,他会变成什么样子,如果再次回到现代社会中,他还能习惯文明的世界吗?

  在猴王的坟头坐了一会,风云突然哂笑一声,站起身来。自己这是怎么了?怎么开始想这些乱七八糟的问题了?有这闲工夫,先活下去再说吧!

  把小猴子举在面前,风云说道:“你先跟着我呆一会,等你妈回来了,我就给你送回去。”小猴子抱着他的大拇指,尾巴勾着他的小指头,可怜巴巴的看着他。

  “算了,说了也白说,你就听我说说话得了……”风云把它重新放在头顶上,让它捏着自己的头发,好腾出手来拿燧石斧和引火弓。

  “你别尿我头上啊!”风云嘱咐说道。

  “吱吱吱!”小猴子紧紧抓着他的头发,贴得很紧。

  风云回到小溪旁,低头准备洗脸。看着他朝溪水趴去,小猴子着急的吱吱大叫,使劲拉着他的头发,像是怕他掉到水里一般。

  “你别动!”风云被它拽得有些疼,直起身来拍了它一下,才算消停。重新半蹲下身来,风云看着头顶探出个小脑袋,猴头猴脑的看着水里游动的鱼虾,有些想笑。若是让编篡山海经的笔者看到自己,说不定会写出个什么猴头国来。什么又北二百里,xx之山,有异兽焉,两首而独身,一首为人面,一首为猴头,那就好玩了,哈哈!

  洗了把脸,从水坑里摸了条鱼出来,准备烤鱼。

  引火弓现在用起来也不太方便了,激活木工技能后,风云已经有了几种改良的设想,今天刚好试验一下。

  用来钻火的钻火杆已经磨损了五分之一了,底板上的孔也快钻通了,刚好用底座做一个压板。

  用尖锐的石子把底座中央钻通,形成一个刚好通过钻火杆的小孔。在钻火杆的顶端刻出一个凹槽来,把它穿过小孔,再用树皮绳栓在两头,中间固定在钻火杆的顶端,一个钻火器就做好了。

  把钻火杆向一个方向转到尽头,上好劲儿,树皮绳就一圈一圈的缠绕在了钻火杆上面。

  重新找来一根干树枝,在上面用石子挖出个凹槽来,再把钻火器放置在上面,双手抓着压板,用力向下压去。钻火杆因为树皮绳的缠绕和拉扯被固定在中央,树皮绳被压力拉动绷直,带动钻火杆在底座上飞速转动起来。而当树皮绳被拉到尽头的时候,又因为钻火杆旋转的惯性继续被反方向缠绕在了钻火杆上,然后再次被压板拉扯绷直,形成一个轮回。

  因此,只要掌握好节奏,风云只需要像使用打气筒一样上下压压板,就可以快速钻出火星来了,比先前的一手钻火弓,一手压着钻火杆,还要用脚固定底座要方便的多了。

  火绒就用随处可见的枯叶揉搓成碎渣即可,垫在底座下面,接着落下来的火星,再徐徐吹气,让火星引燃火绒,火焰就生起来了。

  这次生火要比以往快了一半的时间,而且更加省力,风云很是感慨,这就是知识的力量啊!

  小猴子被突然冒出的火吓了一跳,吱哇乱叫着从风云头顶爬到了脖子后面藏了起来,一边还从肩膀处伸头出来偷看。

  没工夫管它,风云慢慢把树枝加进去,又跑到树林里捡了些干柴回来,加入火堆中,继续烤鱼。

  钻木取火有了更有效的工具,风云就对杀鱼的工具看不顺眼了起来。

  带回来的木片用的差不多了,而且根本不怎么好用,他现在着实缺个利器来处理食材。每次用粗糙的木片费尽九牛二虎之力才能把鱼腹剖开,有时候还得上牙咬,实在很是麻烦,这让他不禁很是怀念能一口咬开鸟肚子的灰六儿,虽然不好看,但是有效啊!唉!也不知道那只小狐狸跑哪去了,那天为什么爽约……
  浏览阅读地址:/zhibashanhaijing/708709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