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制霸山海经 > 第十九章 烧制陶缸

第十九章 烧制陶缸

  回到现实中,风云有些失真的感觉,他记得他开始技能融合的时候才中午,感觉才十几分钟的事儿,这会却已经天黑了,而他还蹲在小溪旁。

  “哎呦!抽筋了抽筋了……”风云叫唤一声坐到了地上,抽了半天腿才缓过劲儿来。

  太危险了,风云有些后怕,万一前天的那只熊再跑回来,看到一个人正蹲在小溪旁一动不动,应该会感谢上苍送它一顿免费的晚餐吧!

  下次不能随便再野外融合技能了,这次真是运气好,那头棕熊应该是没在这一片晃悠,不然他早没命了。

  揉着抽筋的小腿,风云一瘸一拐的走回火堆,发现那只小猴子已经不见了,应该是被它妈接走了,还顺走了火堆上的半条烤鱼,只留下个啃得干干净净的树枝。

  没良心啊!风云吐槽着,跑到树林中捡了一堆柴回来,重新生起了一堆火。

  二阶技能渔猎着实有些强,不仅让他掌握了挺多捕猎技巧,包括编织渔网捕鱼,制线垂钓,各种下套陷阱设置方法等等,还让他获得了许多野外生存的知识。虽然同样只记得起最基础的那些,但对于大型野兽的防范他还是有了些经验。

  昨天他自己挖的用来赶鱼的水坑,感觉还挺好用,如今再看起来,却怎一个糙字了得?下水没两分钟,他就空手摸出一条鱼来。

  逐渐丰富的知识让他对一年的任务期限越来越有信心,木工技能需要的斧凿可以用石艺来制作,而石艺又可以配合木工制作陶艺所需的轮盘……

  风云相信,随着时间的推移,面包会有的,面包作坊也会有的……只是得先找到小麦才行。

  连着吃了几顿没盐的烤鱼了,风云嘴里都快淡出个鸟了,不行,这两天得赶紧先回海边晒点盐出来,不然真的吃不消了。

  他现在一点也不愁没东西吃。有了渔猎技能后,除了天上飞的,其他的动物他都有信心逮来打打牙祭,只是受限于工具,只能对体型小的下手,他明天就准备把那只放自己风筝的兔子套来吃了。

  从树林里弄了一堆细枝条和草藤回来,风云用才学到的技巧,编了六个简单的虾笼。把吃剩的鱼肉拆成小块,每个虾笼里放一点,穿好后提到溪水边放了下去,把链接的草藤拉到岸边,找了快大石头压住,风云拍拍手站起身来。

  他是实在吃够了烤鱼了,弄几个虾笼看能不能逮到些虾,也算换换口味。

  虾笼放到水里就不用他管了,把火堆里的大柴火捡出来留着明天烧,风云就回到树林里准备上树睡觉了。

  爬到树上,风云四处查探了下,猴群不知道去了哪里,都不见了踪影。

  “爽歪的麻雀!在树杈子上多嘴……”风云突然大声唱了一句,惊醒几只正站在树梢上沉睡的麻雀,叽叽喳喳的飞到了一旁,仿佛在骂他宛如一个智障。

  麻雀们挪出位置后,风云爬了过去,抢占了那个有利位置。

  树梢上的枝叶比较繁茂,风云折下来好多,铺在了树梢分叉处的位置,弄了一个可以侧躺一下的铺位来。

  “妈的,都快活成个鸟人了。”风云一边吐槽,一边爬到树枝铺位上去,用脚蹬着树干维持平衡,闭上眼睛缓缓睡去。

  在树上躺着睡并不舒服,树枝硌得他很难受,忍不住想翻身,但一翻身就会失去平衡,好几次都差点掉下来。后半夜,林间突然下起雨来,风云无处躲藏,只能抱着树干数雨点,好不容易等雨停了,才抱着树干沉沉睡去。

  林间的鸟鸣就像自动闹钟,只要太阳一出来,保证叫个没完,第二天一早,风云被叽叽喳喳的鸟鸣声吵得实在睡不下去,只得爬下树来,靠坐在树下打哈欠。

  昏沉的脑袋被新鲜清凉的空气慢慢催动醒了过来,感受着微风吹拂,耳中听着鸟鸣,洒下的几缕阳光照在胳膊上暖洋洋的很是舒服。身处在天然的森林氧吧中,风云昏昏欲睡,瘫坐在树下看着远处的溪流发愣,什么都不想做,只想放空。

  顺手扯下一截草茎,抽出中间的嫩杆,做了个简单的草哨。这是小时候玩的玩意儿了,风云悠闲的靠在树上,吹着不知名的小调。

  人的烦恼均来自于欲望,在现实世界的时候,他整天想的是要努力学习,考个好大学,找个好工作,挣钱买个房子,娶个媳妇儿……而在这里,他就只用考虑这顿吃什么和下一顿吃什么就好,孰优孰劣,不好比较,但经过最初的惊慌后,他现在已经慢慢有些习惯这边的生活了。

  “嘶!”风云腿一抬,低头一看,却见一只大黑蚂蚁咬在大腿上。皱眉把它揪下来,扔到地上,四下一看,他发现身上已经爬了好些个蚂蚁,貌似是挡住了蚂蚁的运输大队了。

  把蚂蚁拍了下来,风云懒洋洋的站起身来,伸了个懒腰,嘟囔道:“不让人闲一会儿啊!”说罢,叹了口气,朝溪水边走去,准备安抚提出抗议的肚皮。

  找到下虾笼的地方,他低头看了下,伸手拨了下伸直的草藤,触感告诉他应该收获不小,风云脸上浮现出一丝笑容。

  伸手下水摸了下,一用力,就拉扯了一串虾笼出来,装得满满当当的六个虾笼,里面肥硕的草虾挤作一团,沉甸甸的分量让风云很是高兴,真是一场大丰收!

  提着虾笼走到火堆余烬旁,风云把钻火器拿过来,准备弄点火来煮虾吃。

  第二个树皮锅质量还算不错,用到几次都没烧漏,风云把它拿到溪水旁洗了洗,就装了半树皮锅水回来,架在火堆上烧了起来。

  没有挑虾线的条件,风云索性直接把草虾们统统掐头去尾,挤出虾肉扔进锅里煮了起来。

  水很快烧开了,虾只剥了一点,风云找了根细树枝来叉焯烫熟的虾肉吃。

  虽然没有盐味提鲜,但材质本身的鲜美已经足够惊艳。

  虾仁熟起来很快,略微透明的青虾肉在开水里滚了两滚就变成了粉红色,蜷缩成了个虾肉圈,用树枝一戳一挑,就送入了口中,q弹滑爽,滋味无穷。

  整整六个虾笼,剥出来一斤多的虾仁,风云吃得不亦乐乎,直到树皮锅烧漏了才罢休。

  擦了擦嘴巴,风云不满足的嘟囔说道:“要是有点盐,放点葱,就完美了。”不过也只是说说而已。

  吃饱后,风云更不想动弹了,摸着肚子在树荫下化了会食,才起身去“陶艺作坊”看看。

  经过一天一夜的晾晒,泥缸已经差不多干了,风云试着搬了下,整个抱起来已经没问题了。

  这就可以烧了,风云把泥缸抱回火堆放好后,跑回树林里找柴火,准备烧制泥缸。

  泥缸要比泥杯大的多,所需的柴火也很多,单是捡干树枝已经不够风云烧用了,更何况他还想弄个树屋或者草屋,还要用到小树,用燧石斧去砍显然不现实。因此,制作一些可用的石器的计划就必须提上日程了。

  把泥缸放在火堆上,把捡来的柴火堆在上面,找了个枝叶茂密的大树枝,砍下来后当扇子扇着风,火堆很快熊熊燃烧起来。

  火势凶猛,但风云仍不停找新柴朝里续,直到泥缸在木炭的包围下被烧得通红。

  一场大火烧了足足两个小时,风云趁这个机会去小溪里洗了个澡,然后躺在太阳底下晒干。

  暖洋洋的太阳晒在身上很是舒服,风云迷迷糊糊,甚至躺在火堆旁睡了一觉。

  再次醒来,火堆已经熄灭了,风云神清气爽的跳起来,伸了个懒腰,找了根树枝去看泥缸烧制情况。

  原本烧得通红的缸身已经有些发黑,但温度依旧很高,风云仍用树枝把它拨了出来,撒点水。一阵刺啦作响后,水珠很快变成了蒸气升腾起来。

  这个时候只能等它自然冷却,骤然放入水中会瞬间龟裂,风云等在一旁,清理着没烧完的木炭,留作后用。

  并不用等到它彻底冷却,等到水珠撒上去不再蒸发的时候,风云就推着泥缸慢慢滚入溪流中,任溪水冲刷了一会,再用草叶洗净缸身,一个可以蓄水的泥缸就做好了。

  装满一缸水,风云费力从溪流中抱起来,很是兴奋,终于有个能用的厨具了!

  重新生起一堆火,风云迫不及待的先烧了一缸热水,逮了条鱼鱼虾放进去,烧了锅汤,虽然没有盐巴,但能喝碗热汤他就已经很满足了。

  烧的泥杯太小,一次只能喝一口,但风云仍喝得不亦乐乎,一直把鱼汤喝了个干净,才算罢休。

  打着饱嗝坐在火堆旁,风云盘算着接下来要做的事。陶缸很好用,能当盛水的工具,也能当锅,有了陶缸,做点其他的锅碗瓢盆自然也不在话下,他已经开始幻想拥有一个厨房了。而拥有一个厨房的前提,必需要先盖一个房子,拥有木工、陶艺、石艺技能的自己,貌似盖一个房子也不是不可能嘛!一切都是时间问题!风云很是雄心万丈,但是,首先要做的,还是要先弄点盐回来,没有盐巴的日子实在是太难熬了!
  浏览阅读地址:/zhibashanhaijing/708709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