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制霸山海经 > 第二十章 煮盐

第二十章 煮盐

  食盐是目前的头等大事,风云准备利用下午时间详细规划一下。

  盛水的容器自然越多越好,陶器是来不及烧了,风云一下午扒了十几颗树的树皮,准备做树皮锅备用。

  周边的树可是遭了殃,被风云统统扒了个精光,甚至连地上的草藤也被他连根拔起,编成绳子备用。

  来内湖的时候,风云记得自己走了将近半天,为了节省时间,第二天一早,太阳还没升起,风云就早早起来,用草藤绳做了个简易的背网,把陶缸捆在背上,装了半缸的淡水路上喝。树皮则卷成卷,夹在腋下,带好燧石斧和引火器,风云就准备出发了。

  内湖依旧是整个森林中最热闹的地方,作为附近唯一的淡水资源,森林生物们在湖边遵守着一种诡异的平衡。

  没工夫搭理它们,风云背着陶缸越过它们,往海边走去。

  或许是已经熟悉了森林生活,回去的路,风云明显感觉自己的脚力比以前强多了。来时花了三四个小时的时间,这次回去却只走了两个小时不到。而且一路上运气也不错,并没有碰到什么凶猛的猎食动物,安然无恙的走回了海边附近。

  老朋友野鸡妈妈很是勤奋的下了两颗蛋,结果又被风云吃了个现成。

  哈哈大笑着躲过了野鸡妈妈的鸡屎攻击,风云屁颠屁颠的往海边跑去。

  再次回到穿越来的地方,风云特意跑回去看了看,晃悠了两圈发现什么都没有,就把陶缸放下来准备煮盐。

  海水煮盐历史由来已久,古人把盐称作卤,但学过初中化学的都知道,酸碱盐是三大基础物质,而盐可不只有食用盐一种。

  人们常说的盐其实是氯化钠,而海水中可不仅仅只有氯化钠一种,还有氯化钾、氯化镁等不可食用盐分。虽然少量摄入并不致命,但总归是对身体有害的盐分,不能多食。

  风云所处的这片海岸石头太多,看不到沙滩,不适合开垦盐田,而且他目前也没有大规模制盐的资本,先弄点盐自己吃才是要紧。

  风云很庆幸初中的时候没有太过放纵,上课的时候还听过几耳朵,加上他比较喜欢玩,化学课上做实验的时候他没怎么溜号,这会儿才不至于抓瞎。

  他记得做实验的时候,老师说过,氯化钠水溶液的含盐量差不多是百分之二十几,但是海水中的含盐量只有百分之二三的样子,直接熬煮海水制盐的效率很低,而风云目前也别无他法,只能一点一点来。

  灌了满满一缸海水,抱回岸边,风云找了个背风的地方,升起一堆火,把陶缸放在火上烧煮。

  木柴的火力不均匀,而且消耗很快,风云不得不一趟一趟的从森林里跑,到处找柴火回来烧。

  熬煮的效率很慢,半个小时水面也不过下去一拳,满满一陶缸的海水,不知要煮到什么时候。但既然来了,也不能白跑一趟,风云已经决定了,不装它一树皮锅盐巴他是不会回去的。

  不停的加柴熬煮,一个多小时,一缸海水才被熬得半干。

  随着水分的挥发,陶缸缸壁上结出一层如同水垢一般灰蒙蒙的晶体来,风云很高兴,这应该就是粗盐了。

  用树枝费力的把陶缸从火堆上挑下来,等它冷却下来后,风云用一个薄木片把粗盐刮了一层下来,放在手心,硬茬茬的,而且也不白,并没有家里吃的那种食盐的外观。

  “获取盐卤结晶,奖励提取氯化钠的方法*1。”

  咦?风云有些意外,他原本以为制作出一点粗盐后,应该可以激活一个技能,就算不是化工,应该也得是什么基础化学应用之类的,但没想到只给了个简单的奖励。

  翻看着脑海中提取氯化钠的方法,风云皱起眉来,感觉哪里有些不对。自己就随便捏个泥杯都能激活一个陶艺技能,弄出粗盐难道还不如捏个泥杯吗?有些想不通,风云收敛心神,低头处理缸壁上的盐卤结晶。

  从脑海中的制盐方法中参考得知,眼前的这些结晶是不能直接食用的,这些盐卤结晶里物质复杂,想要把氯化钾和氯化镁等不可食用的盐分分离出来,还需要一个至关重要的步骤——淋卤。

  其中的原理很简单,实际就是使用了初中学到的不同的盐在不同温度下的饱和溶解度的方法。

  风云需要先熬制出一定量的盐卤结晶,再熬制一部分饱和卤水,把盐卤结晶铺在不会漏结晶,但可以渗水的支撑物上,用饱和卤水浇淋。

  氯化钠的溶解度受温度影响产生的变化很微弱,在20度的常温下,饱和溶解度差不多在36克,加热到九十度,也不过39克,而氯化钾和氯化镁的溶解度随温度变化就比较明显了。以氯化镁为例,同样在20度的常温下,饱和溶解度约为55克,但加热到90度的时候,已经上升到了70克。

  因此,饱和卤水本身是趋近饱和的氯化钠水溶液,所以浇淋之后,支撑物上的氯化钠盐块绝大部分不会再溶解,而其中已经很少的氯化镁等杂质盐分却会再度溶解。浇淋之后的盐块,就是可以直接食用的食盐了。

  当然,这其中依然有微量的杂质,但已经不影响食用了,如果想吃到更加精纯的细盐,就不断重复这个步骤就好了。

  制作方法很简单,但风云缺少一个很重要的工具,那就是合适的支撑物。

  在系统给出的方法中,记载的支撑物是用竹子做席子,但风云这会却从哪里去弄竹子?

  不过木工技能让他很快有了主意,就近找了几颗被虫蛀过的大树,把外层树皮去掉后,只留下内层薄皮,尽量取出完整的一块,把几块叠放在一起,用树枝戳一堆洞,再压平,固定在绑成四方的树枝上,一个简陋的过滤装置就做好了。

  过滤装置就耗费了他一个下午的时间,而海水只熬了一罐,盐卤结晶全部刮下来才只有一瓶盖,根本不够用,看来得在海边待几天了。

  海边没有猎食动物出没,只有些海产在忙碌,自然躲不过被风云捉来打牙祭的命运。

  赶在天黑前,风云捡了一堆干柴回来,甚至还弄倒了一颗被虫蛀死的小树,扛回了海边当柴火。

  晚上他准备睡在这里,一边照看火堆,只要火不熄灭,他就能避免大部分危险,不仅能取暖,而且一边还能熬煮盐卤,一举三得。

  跑来跑去忙活了一天,已经很累了,但风云并没有睡意,躺在火堆旁看星星。

  银河明亮,斗转星移,他又想起了踏空而来的英招。这个世界已经脱离了他的认识,在躲避了食肉动物的追捕后,却有一种超脱世俗的天神存在。搬山倒海在它们手中仿佛呼吸一样简单,而如此威猛的英招却紧紧是为天帝看守花园的一只神兽,很难想象那所谓的天帝究竟有多么强大。

  灰六儿口中的天师,却是更加琢磨不透的存在,从九尾儿的谈吐中可以看出,她所受的教导礼数周全,但同样耳濡目染的灰六儿张口闭口间的吃人,却让风云看出了一些不同。

  知礼而无德,在九尾儿讲来,吃人貌似并不是一件不可接受的事,只是才被英招教训过,迫于所谓开启人智的神族威压,不得不从,若是平日,它一时想不开就给自己吃了也说不定啊?所以,这也是他离开青丘山一带,跑回内湖的原因。

  然而,更让风云有些捉摸不透的,则是藏在他身上的系统。即便强悍如英招、九尾狐之流的神兽们,在系统看来,也不过是个基因采集对象而已,那设计这个系统的制造者,又该是站在怎样的高度上来对这些神兽划分abcd的呢?这让风云不禁想到了一个词,圈养。

  这里面的门道,绝对不止眼前这么简单,风云叹了口气,嘟囔道:“想这些有什么用?我只求能尽快回到原来的世界,别在这里茹毛饮血,其他的,爱咋咋地吧!”

  柴火又快烧完了,风云对着扛回来的干树用燧石斧砸了半天,才敲断一截树干,添到了火堆里。这效率实在太慢,他起身在海滩上转悠了一圈,抱着几块石头回来了。

  把一块一头宽一头窄的长方形石片扔到地上,风云坐下来,拿起燧石斧一点一点敲着石片宽的那头,他准备再做个石斧出来。

  获得石艺技能后,再看起粗制滥造的燧石斧,就有些看不过眼了。虽然叫做燧石斧,但一面的尖锐称不上斧刃,在风云看来,应该叫燧石锤才对。

  木工也需要斧凿等工具,既然要做,索性一起做了得了。

  经过不知道多少年海水冲刷的礁石,绝对是地球上最坚硬的东西之一,风云用燧石斧一点一点敲击,也只能在石头上留下点点白斑。

  这绝对是个细致活,不是一晚上就搞的定的,需要绝对的耐心。风云准备今天晚上先敲个大致的斧头形状出来。
  浏览阅读地址:/zhibashanhaijing/708709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