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制霸山海经 > 第二十一章 白泽

第二十一章 白泽

  星河璀璨依旧,明月再出东山。

  夜晚的海风吹着有些冷,但风云却满头大汗。手中的石板已经被敲出个大致的斧刃样子了,他正拿着石板在另一块石块上打磨。

  撩水冲淋了下磨得稍微有些光滑的石斧侧面,风云摸了摸,把它丢到了一旁。照这个速度还得两三天才能磨出来,不急这一时。

  打了个哈欠,风云探头看了下火堆上熬煮的一大缸海水,又往里续了点柴,就躺在一旁闭起了眼睛。沙沙的海浪声如同催眠曲一般,很快将他送入了梦乡。

  沉眠入梦,像是在梦中吃到了什么美味,风云嘴角抽抽着,往外流着哈喇子。

  哒!哒!哒!清脆的微响自远方传来,一头似麢似马,似龙似羊的异兽从西方天际缓步踏空而行,向东方行去。

  通体晶莹润白的毛发如同用最上等的羊脂玉打磨成细丝铺就,在月光的照射下,如同身披山雾云霞。一只紫色的莹润玉角树立在额头,肉眼亦可看清长角上一圈一圈的年轮。如同天马般的四蹄亦如白雪般洁白,不着半点粉尘,踏在空气中,生出金石碰撞的清脆之响。

  整片天空的月芒星光像是被它引下化为瀑布一般,从天际洒下点点晶莹,落在林海中。

  自它行过,点点星光滋养,甚至连森林中的灌木花草,鱼虫鸟兽都焕发生机一般,犹在睡梦中的风云也慢慢平和下来,睡得更加舒爽起来了。

  若有所觉,高空中的异兽低头看向闪烁着微弱火光的海岸,一双淡蓝色的眸子仿佛穿透黑暗,直接看到了风云的面容上。

  骤然停下脚步,异兽前腿微曲,像是在行礼,口中张合,发出人言说道:“神王帝俊因何移驾至此?”声音不大,厚重且充满磁性,穿透厚重的海风依旧能够让整个海岸都笼罩在它的声音之中。

  沉睡中的风云却丝毫没有动静,竟似一点也没听到一般。

  “唔?”异兽眼中流露出一丝疑惑,沉思片刻,异兽突然玉角冲天,巍然不动。而一双眼眸中却反射出整片星空,像是将整个宇宙都纳入其中一般。无数的星云在它眸中流转,仿佛是一瞬,又恍然万年,异兽眼中暗淡下来,通体莹润如玉的毛发也像是失去了光彩。

  半晌,异兽才幽幽长叹一声说道:“原来如此,好个帝俊,竟耗费亿万年时光布下此等大局,想我白泽通晓古今,却也只看得万载,人族气运将至,此番大劫,不知神族大能几位陨落,而我九族可存几多。只是,帝俊为何对此子忌惮至斯呢?”

  嗡!一阵来自心底的悸动油然而生!

  海风!停息!

  海浪!凝结!

  星辰也不再闪烁!

  一切仿佛都停滞了下来,只有躺在海岸上的风云仍在均匀的呼吸。

  白泽一声闷哼,口中溢出一丝金色的血液,它淡然瞥了眼东北方向,悠然说道:“白泽多言矣,望神王恕罪则个!”以神王的地位,白泽向他开口道歉的确不算难堪。

  不知耳中听到了什么,它喝道:“你胆敢?吾乃是上古……”,话没说完,转瞬间,一阵仿佛荡漾了整个天际的波动传来,它周身毛羽突然尽皆凋零,化为漫天的荧光飘散!

  嗡!万物再次恢复生机,海风依旧,海浪仍然,空中骤然落下一个白色的小家伙,重重摔在了沙滩之上,一切重归平静。

  月落日升,东方天际再次亮起鱼肚白,火堆已经熄灭,风云蜷缩着身子,张着大嘴躺在地上睡得直流口水。

  唔~~~!

  一声悠长的吟啸声如同奔雷般滚滚而来,风云一个激灵翻身坐起来,迷迷糊糊的喊道:“谁!谁?”

  通红的太阳从海平面上一点一点的跳了出来,散发着并不刺眼的阳光,曹平揉了揉眼睛,站起身来,略显期待的看向海面。

  嘭!远方海面炸开,一道身影窜出,收缩在两侧的肉翅猛然张开,轰然拍打着海面,带动身体向天空蜿蜒飞去。

  即使见过一次,风云依旧难掩激动的神情,指着天际叫喊:“耶吼!龙!就是龙!是真的龙!哈哈!帅呆了!”

  第一天的不屑和怀疑统统消失了,此刻的风云很确定那是一条真正的巨龙。贪婪的看着巨龙麟角峥嵘的威严形态,他难掩兴奋之情,生在一个号称龙的传人的国度,又有谁会在看到一条真正的巨龙时保持淡定呢?

  风云很是不厚道的想,如果他现在有一部手机,拍下这难得一见的场景,卖给电视台或者新闻网应该能赚好多钱吧?

  “咩~!咩~!”几声细微的叫声传来,风云咦了一声,仔细听了听,朝声音传来的方向走去。

  远处海滩上,赫然出现了一个坑,里面一团白色的东西正在动弹,风云快走两步,来到坑边,却发现是一只通体洁白的小羊羔。

  “咩~!咩~!”小羊羔正半躺在坑中,挣扎着想要站起来,但却一直无法站起。

  “哇!有这样的好事?人家守株待兔,我睡着觉就能捡到一只羊?”风云不敢相信,蹲下身来打量坑中的小羊。

  小羊通体雪白,浑身的毛发如同冬日的初雪般洁白,一只前腿诡异的弯曲着,像是摔断了,往上看到了小羊的眼睛,风云心里忽然颤了一下。

  人们常用死羊眼来形容一个人眼神的死板和空洞,字面意思也能看出羊的眼睛是不会带有任何情感的。在风云的印象中,羊的眼睛向来是黑色或棕色的比较多,但是,这只小羊淡蓝色如同身旁海水一般透彻的眼睛却是他生平仅见。更加让他意外的却是小羊眼神中的一抹看透一切生死和虚妄的淡然。

  “我一定是疯了……”风云自嘲的笑了笑,一只小羊而已,什么淡不淡然,说不定人家只是死羊眼死的不明显……

  伸手下去捏着小羊的后脖子把它拎了出来,放在了地面上。小羊精神有些委顿,半躺在地上,缓缓的喘着气。

  或许是对美好事物天生的喜爱,风云有些喜欢这只漂亮的小羊,伸手摸了摸它身上的绒毛,触手绵软,摸着很是舒服。

  而小羊也一动不动的任由他抚摸,并不反抗,这让风云挺开心,嘟囔说道:“咦?还挺听话,要不就先养着你吧!等肥点再吃,也不知道是公的还是母的,要是母的还能喝个奶……”风云说着去拽它的腿,想看看它的公母,谁知却被它用力一抽蹄子挣脱开来。

  “嘿!不听话了是不……”风云抬头看去,却见小羊正回头看着他,眼底带着一丝惊怒,而且一条后腿蜷缩着,微微颤抖着,像是受了伤。

  “行行行,不看就不看,切,还害羞……”风云见它受伤,嘟囔了句,起身往火堆走去。

  小羊看着风云离去,眼中有些犹豫,像是想起身跟着,但后腿却使不上力,挣扎了半天也站不起来。

  风云拿着两根树枝和一截细树藤走了回来,看它这个样子,笑着说道:“怎么?不高冷了?还跟我装,别动,我给你弄下伤口。”

  风云并不懂医术,他只是摸了摸小羊后腿的骨头,感觉并没有错位,就用树枝夹着它的后腿,用细树藤捆了起来。

  小羊并没有动弹,只是静静的看着他忙活,即便他按痛了伤口也只是微微颤抖着忍受。

  “是正经羊不?”风云突然开口问道。

  小羊并没有动作,只是耳尖轻微抖了抖,风云回头看了它一眼,笑道:“你能听懂我说的话,对吧?”

  小羊淡蓝色的瞳孔如同一汪湖水,只是静静的凝望着他。风云笑笑,回过头去,絮絮叨叨的说道:“我还是头一次见蓝眼睛的羊,先甭管你是什么东西吧!咱们见一面也算是缘分,得亏我现在不愁吃,不然你这会应该在架子上烤着了!不过,现在看来,没吃你也是好事,万一你是得了什么蓝眼病呢?忒不安全。这样吧!我给你瞎弄弄,治好了就好,治不好你也别怨我,你要是能听懂我说的话,那你一会就该干嘛干嘛去,我还得忙我的事儿,如果你听不懂,那就对不起了您嘞!就先跟我待着吧!保证你好吃好喝,让你安稳长大成羊,等到冬天膘肥体厚……啊哈哈哈!”

  风云一个人絮絮叨叨的说了半天,小羊只是静静的看着他动作,他也没指望这只羊能听懂,妖怪他也见了几只了,各个恨不得比山头还大,而且各种神术技能,很是牛逼,若说这小羊是妖怪,也忒没点杀伤力了,也不怕它害人性命。在风云看来,它不过就是只品种比较稀奇的不正经羊羔罢了,之所以跟它唠半天嗑,无非是他实在有些憋得难受,成天成天的没人说话,着急上火的嘴里都快憋出泡来了。

  “好了!”风云拎着它站起来,笑着说道:“踩个高跷不介意吧?哈哈!”

  小羊的后腿被树枝撑起,树枝比腿要长,看起来像是踩着个高跷一般,有些滑稽。

  站起身子,小羊尝试着走了两步,虽然仍有些步履蹒跚,但已经能够行走了。

  风云站起身来,看了它一眼,说道:“行了!你的事儿搞定了,接下来该忙我的了。”说完,他起身拎着陶缸往海边走去,今天还得继续煮盐,可没空跟这浪费时间。
  浏览阅读地址:/zhibashanhaijing/708709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