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制霸山海经 > 第二十四章 技能进阶

第二十四章 技能进阶

  “睡得怎么样?”风云弯腰摸了下小白软绵绵脑袋,它还在睡梦中,只是抬头眯了他一眼,又低头继续睡了。

  “得,你继续睡吧!”锤了两下腰,风云回到火堆旁,虽然已经熄灭了,但陶缸中一缸底浓白的鱼汤冻正是好吃的时候,风云用树枝筷子划了两道,直接下手捏出一块来放入嘴里,嗬!香!这才叫真正的入口即化,风云撅着屁股把缸里的鱼冻和鱼肉吃了个干净,才满足的擦了擦嘴,直起身来。

  吃饭也能获得一定的成长值,虽然不多,但是胜在持续,而且不耗费功夫,不知不觉,风云累计的成长值又满足了使用条件。

  “现有成长值:54/100,已满足使用要求,可用于以下选项:a:强化基础系统。b:技能进阶。c:技能融合。”

  “又能升级了?这回用在哪儿呢?”风云接到提示,嘟囔了两句说道。

  a和c都选过了,这次就选b吧!总得了解一下,应该是有用的。

  调出生存技能总览,已经变成了这样:

  战斗向技能:砍lv1(1/100)+。

  生活向技能:渔猎Ⅱlv1(15/200)+;

  攀爬lv1(87/100)+;

  采集lv1(65/100)+;

  烹饪lv1(93/100)+;

  木工lv1(53/100)+;

  石艺lv1(27/100)+;

  陶艺lv(6/100)+。

  风云看着一个个技能琢磨着,拿不准到底该加哪个。攀爬、采集这些个技能目前用起来已经足够了,如果加在它们身上有些浪费,风云犹豫了半晌,还是决定加在木工上面。

  在目前的情况看来,提升木工技能是最快提升生活品质的手段,因为周边的地理条件就已经决定了他只能通过木制品加工来获得能用的工具。

  想到这里,他就决定要把成长值用在木工上面了。但是,上次技能融合让他长了记性,他并没有急于加上去,而是先爬上树,坐了下来,安置好自己才进行选择。

  小心点了木工技能后面的加号,技能字样突然模糊起来,风云有些迷糊,感觉有些犯困,想着闭上眼睛休息一下。

  “又搁那睡!昨个夜黑弄啥去了!”一个满嘴河南腔的男人严厉的训斥声突然传来。

  风云感觉脑袋被敲了一下,哎呦一声睁开眼来,却发现自己周遭的环境居然变成了一个农家小院里。一个皮肤黝黑,身材健壮的男子正瞪着眼睛盯着他,手中的烟袋锅子还没收回去,想来就是用这个打的自己。

  风云刚想说些什么,突然一阵迷糊,像是做梦一般,他莫名其妙就知道了自己叫严水生,是来跟舅舅学手艺的,而面前这个严肃的男子正是他的舅舅鲁大壮。

  严水生委屈的撇着嘴,眼泪花子在眼眶里打转转,但却咬着牙不让自己掉眼泪,因为胖丫说只有没鸡鸡的丫头才掉金豆豆。

  一个温暖的手掌从背后探过来揉了揉他的脑袋,一个和善妇人从后面走了过来,笑眯眯的吧他搂在怀里,向男子埋怨道:“看把你能嘞!水生过来是跟你学手艺嘞,不是挨恁熊嘞!回头给打坏喽看恁姐咋收拾恁!”

  鲁大壮眼睛一瞪,骂道:“娘们家懂啥!夜黑不好好睡觉,大白天嘞就打瞌睡,这像个学手艺的样儿?”

  “恁有样!恁当徒弟那会儿可没少挨我爹嘞揍!”妇人不甘示弱的瞪了他一眼,说道:“咱水生还小嘞!谁家小孩不瞌睡多?”

  鲁大壮嘟囔道:“俺当徒弟那会可没他这么懒。”

  他看着严水生窝在妇人怀中不说话,气不打一处来,又骂道:“我看恁那个熊样就来气!三棍子打不出一个屁来,恁那样能学出手艺来?”

  “俺能嘞!”严水生梗着脖子嚷道,鲁大壮气笑了,说道:“一天到黑尽吹牛皮,昨天是谁举半柱香的斧头就举不动了,偷偷搁鸡窝那哭嘞?”

  “不是俺,俺没哭!”严水生涨红了脸,大声说道。

  “好,恁没哭,那恁就把昨个欠的账还上,今天多加半柱香。”鲁大壮抽了口烟袋锅子,笑着说道。

  “中!”严水生梗着脖子说完,就跑到墙边一手提起一个斧头,站在院子里,抓着斧把末端平着提了起来,保持着这个姿势不动了。

  鲁大壮笑了声,说道:“这还有点咱鲁家人的样子。”

  妇人在一旁说道:“可算熊吧!水生是人家严秀才家嘞种,跟恁鲁家有啥关系?”

  鲁大壮一听不乐意了,嚷嚷道:“那也有俺鲁家一半骨血!再说了,什么严秀才?抬举他了!不过是个童生。嘿!都快三十了还好意思叫童生嘞!也不嫌丢人!一天到晚满嘴之乎者也,活也不干,屁用不顶,俺姐嫁过去吃了多少苦?”

  妇人坐下身来,说道:“那也不能这么说,这万一考中了秀才,不就好了吗?”

  “秀才!哼!算球吧!就他那个熊样,能考上个秀才?”鲁大壮嗤之以鼻,说道:“这些年俺姐忙里忙外,到处借钱给他考乡试,考多少次了?能考上早就考上了!要不是咱家接济,早饿死那个龟孙了!俺姐也是十里八乡都知道的好女子,嫁给他个孬货,平日里连个荤腥都摸不着,可怜不可怜!如今还想着把水生也弄去上学堂,让他这么糟蹋下去,娃娃都给他教坏了,嫩看看水生现在哪有点男人样?”

  妇人反驳说道:“这话不对,水生是俺们眼瞅着长大的,打小就聪明,跟严秀才也学了不少字,试一试说不定能成嘞?”

  “哼!算熊!”鲁大壮吸了口烟,鼻孔中喷出两道白雾,嗤笑说道:“恁还嫌俺姐不苦啊?有他爹一个累赘就够了,还能再添一个?男人就得养家糊口!挣不来钱,让老婆孩子挨饿,那就不算个男人!学认字能会写个自己名字就中,学恁多弄啥嘞?要俺说俺姐早就把水生送俺这来,学一身手艺不比那强?俺家又没男丁,俺这一身吃饭手艺传给水生,等他大了,也能让俺姐过几天好日子。”

  听到男丁,妇人面色有些暗淡下来,一手微不可查的抚上肚子,轻轻叹了口气,转身向里屋走去。

  鲁大壮正想再说些什么,听到妇人的叹气声,回头看到她动作,自知失言,尴尬的咳嗽了声,闭起了嘴巴,安静的抽着烟,不再说话了。

  舅舅的嚷嚷声总算停了,严水生松了口气,舅舅说的话大部分他都不认同,但关于男人就该养家糊口他还是赞成的,这也是他为什么愿意来舅舅家给他当徒弟学手艺的原因。他虽然也非常喜欢爹爹讲述那些个精彩的故事,但自己毕竟长大了,不说别的,半大小子吃穷老子,家里本来就穷,即便爹娘把稠饭都给自己吃,但每餐也最多吃个半饱。他已经不止一次看到爹爹腹中饥饿咕噜作响,大口喝着凉水,然后自得吟诵“书中自有胡辣汤,书中自有油馍头”了。

  这次舅舅来家里走亲戚,又提来了一吊猪肉,长久未进油水的他猛吃了一顿肥澄澄的红烧肉,毫无意外的拉肚子了。当舅舅心疼的骂爹爹不争气,亏欠了孩子,还说要把他带回家,传给他木匠手艺,至少能混口饱饭吃的时候。不知为何,他竟然主动开口求爹娘答应,他不是想跟舅舅去吃好的,只是想学到舅舅的本事,让家里日子能过得去。

  他长到十二岁,一辈子没离开过家,娘亲心疼的抹着眼泪,爹也沉默不语,但是,在他的坚持下,他还是跟舅舅回到了家中,开始了他的学徒生涯。

  只是,他并没有想到,做学徒会这么苦。平日在家里,他也经常帮家里干农活,身体虽然比较单薄,但一把子力气还是有的。但到舅舅家后,第一天的举斧头他都没坚持下来,这让他的自尊心很受挫。

  他举的斧头是舅舅家随处可见的斧头中最大的两把,光是生铁铸就的斧身就得有五六斤重,他昨晚亲眼看到舅舅用它来劈柴来着,但他却需要抓着斧头末端平举一炷香,这对一个少年来说,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

  但是,他骨子里就有股子倔劲儿,舅舅笑话他做不到,他就非要做到给他看看不可。哼!不就会做点木工活吗?得意什么?早晚我也能学会!严水生平举着斧头,咬牙坚持着,他感觉斧头如同两座泰山一般坠着双手慢慢下沉,两只手腕酸疼无比,小臂和肩膀上的肉尤其的酸胀,很是难受。

  “举高点!这才多一会就不行了?”鲁大壮坐在一旁抽着烟袋监督着他,口中骂骂咧咧的说道:“斧凿锯刨,锤尺钻刀,墨斗传家宝。一点力气都没有,最简单的斧头恁都用不了,怎么当木匠?”

  严水生咬牙说道:“木匠又不是武人,膀子要那么大力气弄啥?”

  鲁大壮翘起脚来扣着脚丫子说道:“谁跟恁说木匠不要力气?咱干的也是力气活,虽然不需要像武人举石锁练出千斤臂力,但至少手得稳吧?一斧头下去,砍歪了,那是糟蹋料子!为啥这十里八乡就俺一家木匠?靠的就是手艺!房屋、建筑、车船、家具、农具、棺椁,啥都得会!恁以为学徒好当呢?嘿!要学的地方多着呢!”

  一个半大的小女孩从里屋跑了过来,冲鲁大壮说道:“爹,俺娘让你去张屠夫那里拉一斤肉来,再买副下水晚上弄了吃。”

  鲁大壮哼了声,懒洋洋的说道:“知道了。”就起身进屋拿了钱,出门朝村口走去。
  浏览阅读地址:/zhibashanhaijing/708709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