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制霸山海经 > 第二十五章 拉钩

第二十五章 拉钩

  小女孩趴在门口见鲁大壮走远,蹦蹦跳跳的跑回来,对严水生笑道:“水生哥,俺爹出去了,恁快休息一会吧!”

  听到休息二字,手中的斧头更重了,但严水生摇摇头,依旧咬着牙坚持。

  见他倔强,小女孩没再说话,踮脚伸手给他擦了擦额头的汗,软绵绵的小手在他面上拂过,很是舒服,他心里不禁暖洋洋的,手臂上仿佛也添了半分力气。

  小女孩从口袋里掏出一颗青溜溜的野山楂,这是村里孩子们平日里满足味觉需求的好吃食,她递到严水生嘴边,说道:“水生哥,恁吃这个。”

  严水生摇摇头,他不喜欢吃这些酸不溜秋的东西,他喜欢的是又肥又厚的大肥肉片,那样吃着才过瘾。

  舅舅一直想要个儿子,但舅母第一胎生的偏偏是个闺女,而且生产的时候出血过多,大夫说很可能再也生不出娃了,这也是舅舅心中永远的痛吧?

  见他不吃,小女孩就自己啃了起来,野山楂还没成熟,正是酸涩的时候,看她吃严水生嘴里就已经溢满了口水,她却嚼得香甜。

  又举了一会,舅母从屋里挎着个篮子出来了,见两人说话,嘱咐道:“长英,恁别跟恁哥胡闹,俺去割猪草,恁俩在家待着别乱跑啊!”

  “中!”严水生答应说道,小长英也应了一声,继续啃着野山楂。

  舅母挎着篮子出去了,他则继续保持着举斧头的姿势,经过一段时间的酸麻,他反而感觉现在好一点了。

  吃完一颗,小长英又从口袋里掏出一颗来。半大小伙子正是容易饿的时候,虽然早上才吃了一个大馍,但听着她吧唧吧唧的声音,严水生更饿了。他没好意思跟舅母说,看着眼前的小女孩,他开口问道:“长英,恁知道恁家馍在哪搁着不?”

  “知道啊!”小长英点头说道。

  严水生又问道:“恁现在饿不饿啊?”

  小长英摸了摸肚子,疑惑说道:“好像饿了吧?”

  严水生诱骗说道:“恁去掰块馍来,俺俩吃中不中?”

  “中!”小长英高兴的蹬蹬蹬跑进了厨房,没一会就拿着半块黄澄澄的玉米面馍出来了。

  小长英跑过来,把馍递到他嘴边,他就迫不及待的咬了一大口,登时满足感涌上心头。舅舅家的馍很香,磨得精细的玉米面还奢侈得掺了一些白面,吃起来很是香甜。

  小长英举着馍,没放下去,严水生一口还没咽下去,含糊对她说道:“恁吃!恁吃!”

  小长英就低头咬了一口,又递到了他嘴边,说道:“哥恁吃!”两人你一口我一口,很快吃了一半下去。

  玉米面的馍有些拉嗓子,严水生感到有些噎,让小长英去弄点水来喝,她就跑去舅舅坐的桌旁,从大茶壶里倒出一碗飘着茶沫的茶水来,喂他喝完,她自己又跑回去倒了一碗喝了起来。

  “恁娘了个逼!狗日嘞张大头,当个里正了不起啊?不就仗着恁家里人多吗?狗日嘞!惹急了老子给恁娘棺材钉拔出来,让恁娘搅死恁个鳖孙!”舅舅骂骂咧咧的声音从外面传来,没一会,就见他黑着脸提着一条肉和下水回来了。

  见严水生依旧保持着平举的姿势,他面色好看了些,但转脸却看到了小长英手中捏的半块馍,脸色一黑,鲁大壮上去一脚踢到她屁股上,骂道:“吃吃吃!一天就知道吃!个赔钱货!”

  小长英哇的一声哭了出来,严水生心中一颤,仿佛感觉那脚踹在自己身上似的,他想告诉舅舅是他让长英去拿的,但却像被封住了嘴一般,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舅舅一脚踢完,眼底闪过一丝后悔,但听到长英哭嚎,又变得有些烦躁的吼道:“别嚎了!嚎丧呢啊?”

  长英的哭声应声而至,舅舅也黑着脸进屋去了。

  长英在一旁一抽一抽的,严水生心中愧疚,问道:“还疼不?”

  “不疼!”长英破涕为笑,举起手中的馍,笑着说道:“馍没掉!哥恁吃!”

  不知为何,严水生突然感到一阵憋闷,顿时不饿了,又或许是怕舅舅看到,他对长英说道:“哥不饿了,恁吃吧!”

  长英点点头,坐在一旁玩耍,一边一口一口的把剩下的馍都吃完了。

  鲁大壮放下肉,走出来到院子中,看了看桌上快燃尽的香,满意的点点头,对他说道:“行了,比昨天强,累了就放下吧!”

  严水生摇摇头,说道:“不累!”

  “嘿!还挺有骨气!这才像个男人样!不错!”鲁大壮很意外,罕见的夸了他两句,拎着烟袋锅子回屋去了。

  长英像是忘了那一脚,在一旁蹲在地上看蚂蚁搬家,但严水生眼前却一直重复着舅舅的那一脚,还有长英的哭声,愧疚像一条毒蛇噬咬着他的心,唯有身体的痛苦才能分散他的注意力,这让他在香火燃尽之后又坚持了半柱香,直到双臂再也无法坚持才松手。

  舅母割猪草回来了,把猪草倒入猪圈内的猪食槽中,就转身回屋洗刷准备做饭了。

  “水生,过来!”舅舅在里屋喊他,严水生拖着生疼的脚板和酸胀的胳膊进了屋去,却见舅舅坐在里屋的太师椅上,朝他招手。

  严水生疑惑的走过去,舅舅严厉喝道:“跪下!”太师椅放在窗边,对着窗户,窗外阳光撒进屋内,被舅舅的身形挡住半边光辉,在严水生看来,却像是笼罩着一圈光阴一般,他不知为何,脚一软就跪了下去。

  舅舅严厉说道:“曲尺能成方圆器,直线调就栋梁材,我木匠一门奉鲁班为祖师爷,入我一门,需谨记唯有静心潜学,精益求精,技艺才能稳步提升,我门方可经久不衰……”

  看着舅舅别扭的说着些咬文嚼字的话,严水生感觉有些好笑,他不是向来看不起文人书生的吗?怎么现在却掉起书袋来了?严水生听到了熟悉的名字,插话说道:“鲁班俺知道,俺听爹爹讲过,他是木匠、石匠还有泥瓦匠的祖师爷,舅舅恁也姓鲁,是不是鲁班的后人啊?”

  鲁大壮背得辛苦,被严水生打断,瞪了他一眼,说道:“别胡说八道,恁爹没告诉恁鲁班原名叫公输盘吗?不过叫鲁班习惯了罢了,恁别乱说话,听我讲!”

  严水生闭上嘴听他继续说,鲁大壮被他一打岔,忘了该说什么了,想了想,继续说道:“俺门下门规有条,一、忠君爱国,若有叛国通敌牵连师门者,需收回手艺,处死效天。二、孝顺父母师长,若德行亏欠,需收回手艺,逐出师门。三、严谨敬业,不得偷工减料,若做出有辱师门之事,需收回手艺逐出师门。四、严以律己,学得手艺之后,不得依靠技艺行伤天害理之事,若品行不端,需收回手艺,逐出师门。五……”

  “孩儿他爹,这下水咋某肝子嘞?”舅母突然在厨房问道。

  舅舅怒哼一声,说道:“别说某肝子了,连心也某!让里正要走球了!”

  “啊?这张大头咋这欺负人呢?也不怕天打雷劈!”舅母也怒声说道,一副下水中,肝脏就占了四分之一,那可是一大块肉啊!

  舅舅一顿烟袋锅子,气道:“那有啥办法?人家是里正,就吃你点肉,又咋弄?”说完,他有些烦躁,转头对严水生说道:“总之,恁入俺门下,要遵守门规,努力学手艺,别给俺丢人,听着了某?”

  “听着了!”严水生点头说道。鲁大壮满意的点点头,说道:“行了!起来吧!明天跟俺进山去认木头!”

  严水生站起身来,心下一阵迷茫,这就算是拜师了吗?

  舅母做好了饭,喊他们过来吃,割回来的五花肉被她做成了红烧肉,一大块一大块的肥硕肉墩子很是实在。严水生坐上桌就准备拿筷子去夹,却被鲁大壮一敲胳膊,训道:“才说过就忘了?孝顺父母师长!”

  严水生吃痛缩回手来,吞了口口水,只得老实说道:“师傅师娘先吃。”

  “嗯!这才像话!”鲁大壮慢里斯条的抽过筷子,在桌上墩了下,向盘中最大的那块夹了过去。

  严水生眼神直勾勾的看着他的筷尖,穿透了红烧肉肥嫩的肉中,被舅母炖的软烂的肥肉如同鱼冻一般,被筷子轻轻一碰就破开了……嗯?为什么是鱼冻呢?

  鲁大壮夹起最大的那块,放到了严水生的碗里,说道:“吃吧!”

  “谢师傅……”严水生匆匆说了句,就拿起筷子把肥肉扒入口中。入口软糯的肥肉轻轻一抿就化为香浓的肉汁铺满口腔,瘦肉也一点不柴,很是筋道耐嚼。

  鲁大壮又夹了一块放入长英碗中,小长英咬了口肥肉,却突然说道:“爹,俺不饿,不想吃……”

  鲁大壮闻言骂道:“个倒霉玩意儿!没点出息!谁让你刚才吃馍的?这会没肚子吃肉了?就恁这熊样以后嫁出去也捞不着好日子过!”

  小长英撇撇嘴,又想哭了,鲁大壮看得心烦,摆摆手说道:“去吧去吧!上外头玩去吧!别在这惹人烦!”

  小长英跳下椅子,跑了出去。

  扭头看她跑出去,严水生心中很不是滋味,原本就是他出主意让长英去拿馍的,也是他没吃才让长英吃饱了吃不下肉去的,原本香甜的肥肉吃到嘴里却如同嚼蜡,半点滋味也尝不出了。

  低着头匆匆扒拉完一碗稀饭,他放下碗筷,说道:“俺吃饱了。”就站起身来。

  “怎么才吃这点?不好吃吗?”舅母关切问道,严水生摇摇头,没说话,转身跑了出去。

  小长英正蹲在墙角看蚂蚁搬家,才一会过去,她仿佛就忘却了所有忧愁。严水生缓缓走到她身边,蹲下身来,明知故问道:“看啥嘞?”

  小长英抬起头来甜甜的笑道:“看蚂蚁搬家。”

  严水生看着她天真无邪的笑容,感觉有些无地自容,他认真对小长英说道:“长英妹子,哥哥对不住恁,往后哥一定不会哄骗恁了,等哥长大了,谁也别想欺负恁!”

  小长英懵懂的说道:“嗯!水生哥最好了,俺长大了给恁当新媳妇儿!”

  严水生笑了笑,捏了捏她肉肉的脸,点头说道:“中!哥长大了就娶恁当媳妇儿!”

  “中!拉钩!”小长英高兴的伸出小指头,严水生笑着看了她一眼,伸出了自己的小指头,和她勾在一起,陪她兴致勃勃的念着口诀:“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谁变谁是小狗!”
  浏览阅读地址:/zhibashanhaijing/708709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