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制霸山海经 > 第二十八章 草棚

第二十八章 草棚

  石斧用起来还算顺手,虽然没有生铁斧头那么锋利,但砍树是绰绰有余了。最难受的是没有锯,这就限制了他很大一部分手艺的发挥,即便拥有屠龙之技,也只能杀条泥鳅,就是这么无奈。

  砍倒一颗篮球粗细的杨树,风云费力把它拖出树林,用石斧一点一点把树皮去掉,砍去多余的枝丫,放在太阳底下晒干,做成一根略为平整的椽子,单是这个过程,就花了他一上午的时间。

  下午的时候,天气突然阴了下来,下起了雨,风云举着一片大干叶子当雨伞,蹲坐在树下,很是不爽。盖房子是个大工程,在此之前,他得先弄热遮风挡雨的地方才行。

  山雨来的快,去的也快,只下了不到一个小时,雨就停歇了。风云抹了把脸上的雨水,准备先搭个棚子再说。

  咩!咩!小白在树下扯着嗓子喊,一边还用力的拽着绳子,看起来并不喜欢被拴着。

  风云走了过去,说道:“你腿还没好呢!想干嘛啊?造反啊?”

  见他过来,小白不再挣扎,而是冲他一个劲的叫喊,风云被吵得脑子疼,只得不耐烦的说道:“行行行!我给你松开,你别乱跑啊!”说着,他蹲下身,给小白解开了脖子上的树皮绳。

  小白安静的等他解开,活动了下脖子,溜溜达达的走了几步,低头啃起草叶来。

  “怪不得,原来没草吃了啊!”风云四下看了下,小白把周围嫩草的草尖都给吃了,粗枝大叶一口没碰,看来也是个挑食的主儿。

  看它并没有马上逃跑,风云放下心来,任由它自顾自的去吃草,他自己则跑去溪边捕鱼来吃。

  一场雨过后,溪水中的鱼儿们都浮到了水面上,张着嘴喘气,这对于风云来说简直就像是白捡的一般,直接下手就捞出一条来,拎着回去准备生火弄了吃。

  一场雨下得地面都湿了,找不到干柴来引火,不过风云自有办法。在海边煮盐的时候也经常下雨,他找不到火绒的时候,就跑到野鸡的树洞里揪一把它窝上的干树枝,有时候还能弄到几根鸡毛,这玩意用来引火着得老快了。

  有的时候风云也觉得有些害臊,老是去欺负一只野鸡,吃人家的蛋不说,还毁人家的窝。但那只老母鸡也是个死脑筋,若是换做其他野鸟,早就弃窝跑了,它非但不跑,还天天搁那下蛋,风云揪一把干草,它隔天又给补好了,像是跟风云耗上了一样。

  每回风云顶着屎林尿雨的去偷一把干柴引火,都会由衷的产生一种钦佩之情,野鸡妈妈是只坚强的鸡,是只高尚的鸡,是只脱离了低级趣味的鸡,但就是有点死脑筋……

  在树林中晃悠了一圈,随便找了个鸟窝。风云蹭蹭蹭爬上去,却见里面有一只灰斑鸟蹲在其中孵蛋,见他突然冒出来,吓了一跳,惊恐的跳起来飞了出去,在他头顶盘旋飞舞,叽叽喳喳的惊叫着。

  这只鸟看来是来自个大家族,没一会风云头顶就聚集起了一群同样模样的鸟来,愤怒的痛骂着这个偷看小媳妇孵蛋的流氓。

  风云不堪众鸟所指,爬下树来,重新找鸟窝,老子找个空窝还不行吗?

  树林中别的不多,鸟窝那是真的多,没费多久功夫,风云就找到了个空窝,取下树来,抽出中间干燥的细树枝,当做引火物生起一堆火来。

  装食盐的树皮锅渗了一点水进去,吓得风云赶紧把树皮锅放在火堆上烘干,才烤起鱼来。这可是他千辛万苦弄来的口粮,可不能浪费。

  不行,得尽快搭起个棚子来,不然食盐都没法保存,把树皮锅放好,他开始忙活起来。

  找了块空地,风云把地上的树枝草叶石头都捡起丢了出去,露出地面来,收拾出一块平地来。

  砍了根瓶盖粗细的树枝,取出中间最直的一段,当做桩子,用石头砸进地里,差不多有个十五二十厘米,又晃着拔出来,地面上留下一个洞,就是留作栽种支架的地方。

  在地上弄出一圈洞后,风云砍了一堆两米多长的枝条回来,一头插在地面的洞里,另一头则全部收拢在一起,用树皮绳捆起来,扎在一起,就形成了一个蒙古包似的内架来。

  小白一边嚼着草叶,一边聚精会神的看着他忙活,很是悠闲,像是在看一场表演。

  风云又找来些细长的枝条在内架上一圈一圈的编进去,当做横梁,把枝条交汇处用树皮绳捆起来,一个完整的草棚骨架就搭起来了。

  虽然看着像个大号的鸡笼,但目前的工具也只能做成这样了,先凑活用吧!

  接下来的就是搭建墙壁了,草棚子当然要用到大量的草,风云开始疯狂的搜集草叶。把成从的野草揪下来,用草茎扎成一捆一捆的草把,再把草把连在一起,形成草帘,一圈一圈的拴在横梁上。

  墙壁需要用的草不是一般的多,风云把周边的野草都拔了个干净,又跑到溪对岸去拔了好多草回来,才赶在天黑前做好墙壁。

  最上面的顶风云并没有用草帘子堵住,而是编了一个框架,把草栓上去,做了个可以拆卸的草盖子当做顶盖了上去。

  搞定!看着眼前简陋的草棚子,风云很是开心。总算是摆脱了上树睡觉的艰苦生活,能躺着睡觉了,简直完美!有了遮风挡雨的庇护所,系统的那个不灭的篝火任务也是可以做一做了。

  把外面火堆的火种引到草棚里烧了一会,风云赶紧扑灭了,没办法,实在太呛了。

  草棚内是个密闭的空间,木柴只烧了一会里面就被浓烟占满了,别说在里面睡觉,风云甚至怕直接把棚子点着了。

  “唉,看来还是保持不了火种啊……”风云自言自语叹道,天色已经黑了下来,他还是把火堆移了出来,以免烧坏了辛辛苦苦的搭的棚子。

  去河边逮了条鱼回来,架在火堆上烤着,小白晃晃悠悠的走了过来,站在火堆边看他忙活。

  风云一边往鱼身上撒着盐水,一边回头冲小白笑道:“我这一天到晚就是鱼,鱼,鱼,要不你牺牲一下,让我烧个羊汤喝喝。”

  小白没理他,卧在了火堆旁,一只眼睛里倒映着熊熊燃烧的篝火,而另一只背光的眼眸却依旧是莹莹的淡蓝,看起来就像是一半海水一半火焰,很是漂亮。

  风云挑着鱼肚子上的嫩肉吃着,没有种类可挑,只能挑挑质量,反正小溪里鱼多的是,就算浪费些也没人说他。

  突然,地面隐隐传来一阵震动,一阵“昂!昂!”的熟悉喊声传来,风云惊讶的跳起来,却见一只巨大的犀牛从溪流那边跑了过来,瞪着风云直瞅。

  这场景怎么这么熟悉呢?风云低头看了看熊熊燃烧的火堆,脸色一变,还没顾上说话,那只犀牛就隆隆朝他跑过来了。

  “我靠!”风云一低头,抱着小白往旁边跑开,那只犀牛就冲到了他刚才站的地方,连蹦带跳的踩着火堆。

  犀牛像打了兴奋剂似的,或许这就是它为数不多的娱乐活动了,但风云却高兴不起来。

  “你大爷啊!”看着嚣张的犀牛,风云直接怒了,这可是第二次了。他一手抱着小白,一手指着犀牛骂道:“有完没完了啊!上次你过来我就没说你,还没完没了?我生火做饭是我的事,要你多管闲事啊?”

  犀牛的大屁股晃晃悠悠的蹭着草棚子,眼看着就要被撞倒了,风云受不了了。这可是他辛辛苦苦忙活一天做出的劳动成果,怎么能这该死的犀牛就这么给糟蹋了?

  老子要保护劳动成果,风云从地上抄起一根长树杈子,就哇呀一声怪叫着朝犀牛冲了过去。

  突然嚎的一嗓子给犀牛也吓了一哆嗦,但转头看到却是一个没毛猴子跑过来,犀牛纹丝不动,低头亮出了锋利的犀牛角。

  风云脚步放缓了下来,貌似没有吓到它,这大家伙该不是要撞过来了吧?他左右看了看地理位置,预备着犀牛一冲过来就跳上树。

  身后的小白像是吓到了,“咩”的叫了一声,眼前的犀牛突然像看到了什么可怕的东西,后退两步,转身跑了起来。

  哎?有门!风云手中的树杈子挥舞得更起劲了,抽动空气发出呜呜的声音,小白也咩咩叫着给他加油。在他的追赶下,犀牛跑得更快了,一转眼已经不见了踪影,风云这才停下脚步。

  风云扛着个树杈子,如同打了胜仗的将军般,趾高气昂的走了回来。

  走到小白面前,风云得意洋洋的说道:“看到没小白?老哥把犀牛赶走了!怎么样?厉不厉害?”

  小白不屑一顾,低头啃着草茎,风云笑呵呵的坐下身来,刚才的心情有些激动,他需要平复一下。

  一片狼藉的火堆和草棚,风云并没有去管它们,而是坐在地上调整着呼吸。他保卫住了自己的安全和财产,即便面对那么强大的敌人。

  “谢谢你啊……”风云突然说了句,小白啃食草叶的动作一窒,转瞬间恢复了正常,但这一切都被风云看在了眼里。他笑了笑,伸手摸了摸小白柔顺的毛发,一把把它抱起来,朝火堆走去。
  浏览阅读地址:/zhibashanhaijing/708710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