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制霸山海经 > 第二十九章 又见山魈

第二十九章 又见山魈

  等椽子晒干最起码得三天时间,趁着这段时间,风云没日没夜的扒树皮,做绳子。长时间的劳作,让他的指根部都磨出了几个血泡,磨破后又长成老茧。看起来有些凄惨,但成效十分喜人,他得到了一堆树皮绳,短时间内应该足够用了。

  小白的伤好得挺快,也许跟它吃了睡睡了吃有关,已经可以颠颠的跟着风云到处跑了。

  大本营向西五里,风云正抡着石斧吭哧吭哧的砸一个白蚁窝,把大块的土往一旁的树条筐里扔。

  做陶刀需要十分细腻的土,溪流边的黄土不符合要求,风云在周边找了好久,才找到一个高耸的白蚁窝。白蚁窝简直可以说是天然的陶土堆啊!拿来就能用,因为它全部都是由细腻的黏土构成,不含一点树枝和石子(白蚁叼不动)。

  来回跑了好几趟,才搬回去足够的白蚁窝,这些就是用来烧制陶刀的原材料了。

  用木棍将白蚁窝砸成细腻的原土,没有细筛子,风云只能用手一点一点的把细小杂物颗粒挑出去,虽然浪费时间和材料,但目前也只能用这个笨办法。

  弄出一堆绵软的黏土来,像是沙冰,用溪水调和后,就变成了沾手的黏土原料了。

  调好黏土,风云拿过一个模具来。所谓模具,其实是将一截树干剖成两半,用石凿凿出个刀的形状来,然后用溪水底的细沙一点一点磨到光滑的模具胚子。光是这一个胚子,就花费了风云三天的时间。这三天里,风云除了做树皮绳,剩下的时间全部用来做模具了。凿出形状还好说,最麻烦的是用沙土一点一点把模具里面磨光滑,这是个费时费力的活计。

  陶器的硬度很高,磨起来很麻烦,因此最好是一次成型。现代社会中家里自用的陶瓷刀,都是用用氧化锆粉末在2000度高温下烧结,再用300吨的重压配上模具做成的。那都得用金刚石打磨开刃,可想而知它的硬度。

  风云自己烧陶瓷刀,自然到不了那么高的温度,但最好也是一次成型,方便后用。

  用模具压制了几个胚子出来,把它们放到太阳下去晒干,风云又开始取溪边的黄土来捏其他需要烧的东西。

  烧了两次鱼汤却只能等凉了再抱着陶缸喝,虽然他不是什么讲究的人,但确实会呛到,因此,他急需一个吃饭的碗。

  处理木材表面的锛子当然是用石头的好,但是那是个大工程,还是先用陶土烧一个试试看能不能用,后面再用石头打一个。

  这些都是小事,最重要的是房子。虽然有了草棚子,风云睡觉依旧得睁半只眼睛。明知道小白有些古怪,像是能克制那些大家伙,但在没有证实之前,他还是要提防睡觉时别被那只犀牛转回来踩扁。因此,他睡了两天草棚子,还是乖乖上树去睡了,等房子盖好再好好补觉吧!

  两天过后,椽子晒干了,但怎么弄到树上去却成了个问题。即便晒干了,整个树干也有一两百斤重,他原本用树皮绳搭在树梢上,利用滑轮效果提起了一头,但提另一头的时候,树皮绳的强度却跟不上了,老是断。

  他的设想是选两颗相邻的树作为称重梁,把晒干的椽子当做是横梁,再砍点小树做成桩子栽在周围,然后弄点细长枝条从横梁上搭着向两边垂下来,用草帘子一铺当成房顶,至于墙壁后面再慢慢弄。可是,最重要的横梁弄不上去,一切都是空谈。

  风云绞尽脑汁忙活了一下午,却只把椽子细的那头绑在了树干上,但另一头却怎么也弄不到另一颗树上去。风云想自己扛着树干往上爬,但没有双手辅助,上树都很困难,更别说再扛着个一百多斤的椽子了,这让风云很是不爽。

  怪不得老是说人是集体生物,双拳难敌四手,一个人干活就是麻烦,就别说男女搭配了,就是再有个大老爷们来帮着搭个梁都是好事啊!

  忙活到了日头偏西,工程依旧陷入停顿,风云心头火大,把树皮绳一扔,骂了句:“操他妈的,老子不弄了!”就烦躁的扭头走了。

  心中憋闷,风云漫无目的的在林中瞎晃,口中骂骂咧咧的嚷嚷:“都他妈怪你个系统!要不是你给老子弄到这荒山野岭,老子至于光着屁股当野人?什么**基因样本采集,跟老子有鸡毛的关系!老子是新时代的大学生,有大好的前途等着老子,谁让你问都不问一声就给我弄到这来了?你征求过我的意见没有?要是让我知道你狗日的投诉电话,我非告你不可!”

  系统依旧沉默,发挥骂不还口的优良传统,一声不吭。风云骂了半天,气消了不少,感觉有些没意思,嘟囔道:“你好歹吭一声啊?人家小说里的系统都特牛逼,动不动威胁宿主要抹杀抹杀的,你倒好,骂你半天屁都不放一个,好歹跟我吵个架呢?你知不知道我一个人有多无聊?”

  眼睛一酸,风云赶紧仰起头来,深呼吸着自言自语:“不行!风云,你可以的!你不能害怕,不能屈服!你一定可以回去的!只要能回去,再多的苦也是值得的!为了老爹老娘,你也不能放弃!”

  再垂下头来,风云眼中又已满是坚定,环顾四周,自己却瞎走不知道走到了什么地方。

  靠!别迷路了,那就扯淡了,刚才出来什么东西都没带,家伙事儿都在大本营那呢!风云赶紧掉头往回走去。

  太阳正在落山,按照经验,还有最多一个小时的白天,风云加快了脚步,匆匆走着。

  唰!一道黑影从他脚边草丛闪过,倏忽奔向前去,风云吓了一跳,一蹦三尺高的跳到了旁边的树上。

  爬到半中腰,风云低头看去,却见是一只灰兔子站在下面,貌似反被突然蹿起的他吓了一跳,站在当地疑惑的看着他。

  妈的,丢人了,居然被一只兔子给吓到了,幸好没人看到。风云老脸一红,转瞬恼羞成怒,一个大男人被兔子吓到,就算没人看到,也被兔子看到了啊!瞧它那眼神,分别流露出一丝淡淡的鄙视,不行!居然敢鄙视老子,必须抓了吃肉!

  风云流着口水从树上跳了下来,蹑手蹑脚的朝兔子走去。

  灰兔疑惑的看着他,像是在琢磨怎么从来没见过长得这么奇怪的生物。眼看还有两步就要到了,风云猛的一扑,却只抓到一手的草叶,兔子窜跳两下,跑到前方,又回过头来疑惑的看着他,像是再问,你个憨儿做那样要逮老子?

  “给老子站到!”风云爬起身来就追了上去,连着吃了半个月的鱼了,他感觉自己都快变成鱼了,好不容易见到个长腿的,到手的肉怎么能让它飞了呢?

  一人一兔在林间乱窜,风云满眼睛都是灰兔子飞快蹬动的后腿,这么有劲儿的腿子肉应该很好吃吧!吃货的力量是无穷的,卖力捕猎的风云竟然勉强可以追的上逃窜的灰兔,只是,他却没有注意到自己已经快跑出树林了。

  灰兔突然钻进了一个树丛中不见了踪影,风云扒开树丛,却见一个黑洞洞的兔子洞,想必是跑回洞里了。

  “妈的!差一点就抓到了……”风云懊恼的一锤手,坐在地上喘着气。看着兔子洞,他心里着实不甘,心下一动,他突然爬起身来忙活起来。

  树丛主干是一颗长着嫩绿刺叶的小树,摘下来一撮叶子,采集提示是油松叶子,想来是颗小油松。

  从一旁的大树上取了根树枝下来,扒皮做了截树皮绳,风云按倒油松,在兔子洞口下了个简单的套子。

  “今天老子还非逮住你不可了!嘿嘿!”低头趴在洞口,风云贱兮兮的叫喊:“小轩在不在?小轩在不在?对对对对对对我是娇妹……”

  “哈哈哈!”欺负一只兔子的感觉还是挺爽的,拍拍手站起身来,风云心情大好。听说狡兔三窟,这兔子的家门应该不只这么一个,风云又晃晃悠悠的找起了其他洞口。

  绕过树丛,风云突然听到有吭哧吭哧的声音传来,心中疑惑,蹑手蹑脚朝前走去。他现在对于保障自身安全还是比较有信心的,有什么大家伙大不了自己上树就好了,反正大部分食肉动物都不会爬树,就算是豹子估计也没自己爬的快。因此,现在的风云很是嚣张,老子会上树,谁也逮不住,哈哈!这就是灵长类动物的优势。

  绕过树丛是一个缓坡,风云走过去一看,愣了一下,却见坡上一个有点眼熟的大家伙正蹲在地上吭哧吭哧的刨着地,不知道在挖些什么。

  “嘿!卢本伟!”风云惊喜的叫了一声,原来是那只山魈!“卢本伟”被风云一嗓子吓了一跳,原地蹦了一下,恼怒的回过头来,冲他吼了一声。

  真是他乡遇故知啊!风云很是开心,大声笑道:“你怎么跑这来了?”

  山魈瞪了他一眼,又低头刨起地来,风云有些好奇,凑进了些,伸头看着,问道:“你干什么呢?”

  山魈不知挖出了什么东西,往嘴里送着,嚼得嘎嘣脆,看起来挺好吃的样子。

  有什么能吃的野菜吗?风云很是好奇,伸头看着,山魈一扬手,突然扔过来一个黄色的东西。

  风云捡起来一看,却是一块像是人参的块茎,黄色的身子,跟上带着点紫红色的嫩芽。

  “不会真是人参吧?这么吃不会补得流鼻血吗?”风云疑惑的看了看山魈的大鼻孔,却见它吃得不亦乐乎。

  把表层的泥土擦掉,风云试探咬了一小口尝了尝,一股淡淡的辛辣味道蔓开,却不刺激,很是熟悉。风云眼前一亮,高兴喊道:“这是生姜啊!嫩姜的味道!”
  浏览阅读地址:/zhibashanhaijing/708710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