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制霸山海经 > 第三十章 林间小屋

第三十章 林间小屋

  野生姜又叫南黄精,山姜,有一定的药用价值,当然也能作调味品。

  这可是可遇不可求的,兴奋之下,风云已经忘了它是个凶猛的食肉动物,直接凑过去跟它一起挖了起来。

  “哎呀!你真是我的福星啊!每次见到你都有好事!”风云高兴的拍着山魈的肩膀,而它却丝毫没有不耐烦的样子,反而用脑袋蹭了蹭风云的手。

  这动作让风云一愣,动作也停了下来。不对劲啊!为什么山魈从一开始就像是认识他一般,非但没有伤害他,而且还救过他一命,这可不像一个野生动物的表现,难不成它真是家养的?

  风云皱起了眉头,如果是家养的,那就说明他主人不会离得太远,但是碰到它三次,却根本没见过它主人的模样呢?

  更重要的是,如果它主人是个人类,那么就肯定不会是孤家寡人,最起码也是一个部落。他在森林中跟野兽们打打交道还能保障自身的安全,但是如果接触这个时空的人类,能不能保障自身安全就不一定了。

  原始社会跟现代社会完全不同,如果是课本中那个石器时期末尾的人类文明世界,那么在血脉至上的部落中,一个外族人的出现,除了奴隶,几乎不会有其他身份。

  因此,为了保险起见,风云还是决定暂时不和这个时空中的人类接触,以免被他们发现细皮嫩肉的自己,抓自己回去干活还好说,万一直接宰了祭祖就不好玩了。

  山魈很会吃,都是挑嫩姜芽来吃,这样的子姜姜块柔嫩,水分多,纤维少,表皮光滑,姜肉嫩白,辛辣味比较淡,吃起来更像水果,后世一般用来腌泡菜。

  但是风云想找的是老姜,用来做调味品,下雨的时候也能烧碗姜汤去寒。

  这一片的姜被山魈挖起了一半,大都是把嫩姜芽啃了丢在一旁,风云就跟在它后面捡,没一会就抱了一大堆。

  天色已经快黑了,山魈貌似也吃够了,晃晃悠悠朝远处走去,风云抱着一堆野姜,看着它的背影,喊道:“你回去了?”

  山魈回头看了他一眼,低吼了一声,停下了脚步。

  “这是要干嘛?”风云嘟囔着,冲它摆摆手,喊道:“拜拜!”

  山魈一伸手,居然很人性化的朝他招了招手。

  风云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他已经百分之百确定,这家伙肯定是别人养的了!

  怎么办?要不要跟过去看看?风云很是犹豫,即便知道跟它走说不定会有危险,但好奇心还是让他挪动不了脚步。

  见他站那不动,山魈又招了招手,风云忍不住了,妈的!不管了!就过去远远看一眼,有人我就跑,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

  打定主意,风云把姜块放在一旁树丛中藏好,如果有什么危险需要跑,带着这些反倒是麻烦。

  轻身上路,风云跟着山魈朝西面继续走去。

  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下来,黑灯瞎火的一连翻过几个山坡,风云感觉地势在不断变高。黑暗中只能看到“卢本伟”模糊的背影,他不得不跟得更近些,才不至于跟丢。随处可见的树木都长得很像,他已经完全不知道自己走到了哪里,好在来的时候他为了避免自己忘了来时的路,特意每隔一段就做个记号,不至于明天回不去。

  不知道走了多久,山魈带着他来到一座小山前。虽然高度不高,但山坡上山石陡峭,不好攀登。

  山魈熟门熟路的顺着一条不起眼的之字形小路往上爬着。风云回头看了看,犹豫了一下,还是跟上前去,向上爬去。都跟到这里了,要是掉头回去,不上去看看,不就白跑一趟了么。

  爬到半山腰上,赫然出现了一个小平台,很是平整,有些人工修缮的痕迹,山石间有个缝隙,堪堪足够一个成年人侧身通过,但是却被一道木栅栏挡着。

  山魈拉开木栅栏走了进去,风云却停下了脚步。他告诉自己,该离开了,不能进去,可脚下却像生了根一般。

  风云的眼睛死死盯着那道栅栏,山魈刚才拉栅栏门的动作他看得清楚,那栅栏分明是可以伸缩的,整整齐齐排列的栅栏杆,严丝合缝的榫卯,没有一颗钉子,纯靠工艺连接的旋转结构,无疑是件精美的手工艺品。风云很是怀疑,这个时代,有这么高深的木匠技巧吗?他心中不禁产生了个大胆的猜测。

  犹豫半晌,风云悄无声息的退了下去。

  这段时间他一直用树枝扎成的裙子遮羞,但是树枝离开树干半天就会干枯,树叶掉得很快,树枝断茬也很是扎腿,周围都是动物,连个正经人都没有,因此他索性用草扎了个裙子穿。但是草叶干枯了也会掉,他不得不时不时的补充一些新鲜草叶。

  跟着山魈爬高上低的走了许久,草裙又掉得没剩几根了,看这栅栏的工艺如此高超,想必山魈主人也是个知晓礼仪的人,光着屁股去见人家自然不妥,他又搂了些草扎在腰间,才重新上去。

  爬上平台,风云站在外面大声喊道:“有人在吗?”里面却安静无声,漆黑一片。

  风云又喊了一声,依旧无人应答。

  月亮已经升了起来,月光洒下,夜色不再像之前那么黑暗,风云依稀能够看出山坡上的景象,但是栅栏内依旧漆黑一片。

  “难道不在家?”风云嘟囔说道,一边伸头看着,但却还是没敢进去。

  重新爬了下来,借着月光找了些枯枝干叶,钻了半天生起一堆火来,风云找了几根粗壮的柴火丢了进去。

  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方,连鱼都没的吃,风云拨拉着火堆,等粗柴火烧了一半后抽出来,就可以当做火把了。

  虽然拿出后燃烧就变得不是很旺盛了,但这也是风云目前唯一可以用的照明物了。举着火把重新上到平台上,风云又喊了两声,依旧没有人应答,他才低头朝缝隙里走去。

  当他的身形没入缝隙中,一只纯白的小羊从一个树丛中探出头来,好奇的看着那道山间的缝隙,犹豫片刻,隐入林间。

  缝隙内部空间要比看起来高一点,但是心理作用下,风云还是微微弓了点腰。

  蜿蜒的路径不知通向哪里,吹得火把摇摇欲熄的风告诉风云前面会有个出口,不然他早就往回跑了。

  原本应该是碎石满地的地面却平坦异常,非常舒服,借着火光看了看,风云发现路径上铺着一层黄土地面,被夯得结实平坦,一点脚印也留不下。

  很快,风云走出了缝隙,眼前豁然开朗,他赫然站在了一个山谷间,不大的低谷中长满了各种各样的花草树木,一条石子铺的小路在林木间绕来绕去,不知通向哪里。

  明亮的月光洒满山谷,环形的山石挡住了周围天空,只剩下一轮明月高悬,更添星光璀璨,风云发现就算不拿火把也能看清四周。

  光着脚踏上石子路,圆润的小鹅卵石并不会让人疼痛,反而刺激着脚底的穴位,让劳顿的脚丫子隐隐传来一阵舒爽。

  顾不上享受脚底按摩,风云快步向里走去,他已经无比的确信,住在这里的一定是个知书达理的明白人。不容易啊!总算能见到个正经人了!

  激动之下,风云不禁迈开步子小跑了起来,健步如飞。

  绕过两颗开满粉花的大树,风云突然看到三间低矮的木屋伫立在山谷中间,屋门口一个破了个大洞的草棚子下面,那只山魈正躺在一堆干草堆里睡觉。

  “有人在吗?”风云试探的喊了句,木屋内漆黑一片,并没有应答。

  山魈被风云的叫喊声吵醒了,迷糊的看了他一眼,晃晃悠悠朝他走了过来。

  “你……你想干嘛?”风云有些惊讶,但却没有动弹。山魈走了过来,蹲坐在他的脚边,一颗大脑袋蹭着风云的胳膊,显得有些依恋。

  这是怎么回事?风云很是纳闷,怎么到了这里,这家伙凶性大减,甚至连生裂虎豹的神勇都没了,乖的像只宠物。

  不过现在不是计较这个的时候,眼前造型别致的木屋吸引了他大部分目光。

  虽然房檐上已经被燕子筑满了巢,蜘蛛网和灰尘让它们显得有些脏,但即便用现实世界的眼光来看,这三间低矮的木屋也称得上是精致。

  木屋很明显带着明清古民居的风格,顶上甚至还奢侈的铺了一层瓦片。看到这层瓦片,风云几乎已经确定了木屋主人的身份了。

  石子路到草棚就已经结束,木屋门口铺的是打磨得很平整的青石板,周围缝隙间的泥土已经被野草长满,有几块甚至被发芽的植物顶了出来。

  站在木屋门口,风云感觉脚下有些凹凸不平,低头一看,却见脚下的青石台阶上有着些凹痕,像是字迹。

  低头把上面的灰尘干苔扫开,借助火光,他看到上面写着几个大字,什么什么者之家,前面几个字有些模糊看不清。

  是个上过学的!风云很是激动,起身伸手推开了木门。吱呀呀的木轴摩擦声让人牙酸,头顶扑朔朔的灰尘带着略带腐朽的空气扑面而来。

  捂着鼻子,风云眯眼挥手赶了赶烟尘,先把火把伸了进去。

  微弱的火光照亮了一部分区域,借着屋外的月光,风云勉强看清了屋内的陈设。

  入目是一个不大的厅堂,当间儿摆了一张木桌,桌上则放着一块板子,上面好像也有些字迹,但却被灰铺满了。

  “有人吗?”风云喊了几句,无人应答,他嘟囔道:“搞什么啊?弄的跟灵堂似的,吓唬人……”上前两步,走到桌前,抹开灰尘,却见下面是一个石板,上面刻着一行字:屋后正东方行五十步,遇桃树北行五十步下二米。
  浏览阅读地址:/zhibashanhaijing/708710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