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制霸山海经 > 第三十一章 查探

第三十一章 查探

  木桌上有一盏油灯底座,甚至还做了个造型,风云伸手摸了下,是陶制的。

  举着火把在屋内转了一圈,简单的一桌一椅一床一锅灶,就是里面的全部,但这已经足以让风云激动了。

  总算见到床了!

  举着火把,风云走到床边,上面居然有一床塌陷干瘪的被子,而被子里的家伙却吓了他一跳,那赫然是一具骷髅。

  前半辈子看过的鬼片仿佛一瞬间全被想了起来,风云四下看着,实在没那个欲望再待下去,就赶紧举着火把退了出去。

  关上门,山魈听见动静爬了过来,贴着他的腿蹭。刚见到一具骷髅,又看到这个好看不了多少的家伙,风云有种想屎的感觉。

  回想着床上的那具骷髅,应该是死了好久了,才腐烂成那样。也辛亏有他养了这只山魈,它才会在一开始并不认识自己的时候,救了自己一命,这样想来,风云感觉就没那么不好了。

  但是黑灯瞎火的,他还是不敢进去,万一蹦出个什么东西呢?

  也许是看到他自由进出木屋,山魈错把他当成了主人,对他很是亲昵。只要没有危险,那就是好事儿,他一边伸手摸了摸它的脑袋,一边回头看了看木屋,犹豫了一下,还是跟着山魈回到了草棚子里,坐在了草堆上。

  山魈躺到草堆上后,就仰头呼呼大睡起来,简直比传说中的沾枕头就着还厉害,它连个枕头都没有。

  仰头看着草棚子上的破洞,风云思绪如飞。如果没猜错,木屋的主人就是和他一样倒霉的中奖者之一,只是被穿越到了比他更早的时候。

  原本以为短时间不会碰到穿越者,但是今天的发现却让他有了一丝找到归属的感觉。

  按照系统的说法,木屋的主人应该是他之前一百年或者更早之前进行基因采集的人,看来他运气不怎么好,并没有活够一百年。

  已经是深夜了,山魈在一旁打着呼噜,风云却丝毫睡意都没有。

  既然系统说可以回去,那这个穿越前辈为什么没有回去,是没有完成任务?还是出现了意外?亦或是他自己不想回去了?

  疑点重重,他有些焦躁不安,他发现从一开始他就犯了个错误,就是太过相信系统。万一系统是骗他的怎么办?他开始细细思索从穿越之后发生的事,和系统发布的信息。

  “主线任务一:活下去!请使用者依靠自身力量在特定时空存活一年,任务奖励:未知。”

  为什么任务会是活下去?有什么影响自己不能活下去的危险?按照目前的情况来看,拥有种种技能的自己,貌似活下去并不是多艰难的事。但是系统却偏偏给出了这么个任务,而且还是主线。就凭系统和游戏似的尿性,主线任务应该是最重要的那种任务了,但任务内容却偏偏是这么个貌似简单的任务,这不仅让他心中疑虑重重。

  看着穿行在云层间的明月,风云默默在心里告诉自己,一定有机会的。凡事都是相互的,只要能穿过来,那就一定能穿回去,只要找到合适的方法而已,他一定不会像木屋里那位一样在这个时空孤独终老的。

  一夜无话,身边的山魈呼噜声如同闷雷滚滚,不知过了多久,困到不行的风云才迷迷糊糊的睡着。

  睡梦中,风云突然一惊,跳起身来,却发现山魈不知什么时候不见了。

  回头看了下东方,太阳才刚刚升起,“该死的生物钟……”风云嘟囔了一句,躺回去想再享受一会儿这来之不易的安稳睡眠。山谷中的鸟儿虽然不比外面多,但胜在密集,房檐上一排燕子窝,每个窝里都伸出几张黄澄澄的嘴巴叽叽喳喳的叫着,吵得他根本睡不着。

  叹了口气,风云爬起身来,准备去看看屋里的情况。

  白天的气氛自然比晚上要好的多,昨天夜里天黑,没有看得仔细,这下白天进来,风云发现了不少东西。

  屋内是平整的黄土地面,长时间未打扫已经长出了丛丛野草藤蔓,沿着木制的墙壁攀爬,有些甚至扎根进了木制的墙板中。

  这间木屋没有隔断,只是单纯一间大屋,灶台和床分别在两头,桌椅在中间。

  走到灶台边,陶砖垒的土灶蔓着一层黄土,积满灰尘,但看得出很是平整。灶台上放了一排小陶罐,上面还有用木头刻出来的小盖子。风云挨个打开看了看,只有半罐盐巴还是完好的,另外三个里面都是空的,还有些黑乎乎的杂质,不知道是什么东西。

  灶台中央架着一口陶锅,掀开木锅盖,里面居然有个木条卯接的托架托着个陶盘,里面的东西早已看不出本来面目,不过应该是某种食物。

  一口半人高的陶缸放在锅台旁,从中间的一圈白色灰渍可以看出应该是个水缸。里面早已干涸,积了一层干泥巴,一只薄木板拼成的木勺靠在缸底,用手一拿,木头已经腐朽了。

  两个厚重的木桶和一个扁担立在一旁,已经被墙壁上漏下来的雨水浇灌,埋进土里两寸了。

  灶台朝东的方向有个窗户,半扇已经被虫蛀坏了耷拉了下来,被一株努力从屋内往出爬的牵牛花的藤蔓拉扯着,不至于掉在地上。东方初升的太阳从窗口破旧的缝隙中撒下几道温和的阳光,可以清晰的看到灰尘在阳光中飞舞。恍惚间,风云好像看到了小时候第一次回老家,在奶奶家的土屋里,看着奶奶炒肉的自己。锅中被油脂浸满煎得金黄的肉块,就像是这道阳光般香浓。

  不能想,风云晃了晃脑袋,收回心神,朝着窗户走去,被藤蔓掩盖的下面,像是有什么东西。

  扒开藤蔓,扯掉枝叶,露出了下面两个被砸破的陶罐。陶罐上有几块碎裂的瓦片,抬头看了看破了个洞的屋顶,风云判断应该是下雨时屋顶漏水,掉下来几个瓦片把陶罐砸破了。

  并没有什么能吃的,风云站起身来,拍了拍手上的灰。这个人不知道死了几年了,就算还有什么吃的也早就坏完了吧!

  走回到桌前,风云停下脚步,琢磨起来。为什么一进门就摆着这么个牌子?是他想给我的线索吗?会不会有什么陷阱?站在桌前想了半天,他还是决定去看一眼。

  走出门来,他绕到住宿木屋后,去查看另外两座木屋。

  第二座木屋墙壁比较结实,门板也相对厚些,一推开门,一股酸臭的味道扑面而来,冲了他一个趔趄。

  把门推开,风云跑到一旁,等屋内的空气流通了一会才捂着鼻子进去。

  大大小小十几个陶罐摆了一排,有些被掉下来的瓦片砸破了,但大部分还是保持完好,顶上还有泥封。

  屋子另一端的地面已经被老鼠洞蛀满了,地面都有些塌陷,风云弯腰捏起一粒被咬掉一半的谷粒看了看,是麦粒,原来,这个屋子是个粮仓。

  至于那些被密封的陶罐,据他猜测应该是酒水,不过放了这么多年,估计都成细菌饱和液了吧!

  最后一座木屋里,这间屋子是三间里最大的,是一个手工作坊。一进门,首先看到的就是中间一个脸盆大小的石磨,虽然不大,但一个人使用足够了。

  风云上前摇动了下石磨,缝隙间还有些陈年的谷物残骸遗留,转起来有些生涩,如果修缮一下,应该会很好用。

  石磨旁有一个木制的转盘,下面还有个像老式缝纫机一般的踏板,风云一眼就认出那是用来制作陶器的工具。

  屋内靠里有个大木桌,应该是个操作台,上面堆放着一些石头,还有一些石器,斧凿都有,但是风云注意力都被一个蓝盈盈的很是好看的石头吸引了过去。

  风云伸手拿了起来,一条系统提示传来:“获得蓝铜矿石*1。”

  “铜矿石?”风云有些纳闷,他对矿产不是很了解,但他记得铜不是黄色的吗?这矿石怎么就变成了蓝色的呢?

  蓝铜矿石旁边放着一块缀着星星点点黄色斑点的矿石,风云拿起来一看,“获得黄铜矿石*1。”

  “铜矿还分黄蓝的吗?”风云挠挠头皮,把矿石放下,又四下查探起来。

  铜矿石的事回头可以煅烧一下试试看能不能激活个技能出来,他过来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找工具。

  这样一个体现着高超木匠工艺的屋子,不可能是用石头斧凿做出来的,别的风云不敢确定,但锯子肯定是有的。

  在作坊里翻找了半天,但除了一些处理好大致形状的石器胚子外,他一无所获。

  爬高上低弄了一身灰和满头的蜘蛛网,不小心碰掉了一块瓦片,屋顶上的尘土掉落下来,风云呛得咳嗽连连,赶紧跑出屋去,生怕屋子直接倒了。

  算了,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先看看那石牌上说的地方到底有什么名堂吧!拍了拍头发上的灰,风云索性朝第一件居住的木屋走去。

  站在厨房朝东的窗户前,他找了找方向,按照石牌上说的,朝正东方数着步子走着。

  一、二、三、四……

  刚好五十步,风云停在了一颗树前。还未见到鲜花,就先听闻了蜜蜂的嗡嗡声,抬头一看,好一片粉嫩!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浏览阅读地址:/zhibashanhaijing/708710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