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制霸山海经 > 第三十八章 听墙根

第三十八章 听墙根

  “啊?”灰六儿的干脆让风云眯起了眼睛,有些拿不准她的意图,他又转口说道:“唉,要不还是算了吧!”

  自从看到王越的信后,他现在警惕性很高,灰六儿的出现有些突然,他刚才是在试探,但灰六儿坦然的表现却让他拿不准注意,索性还是别招惹这个麻烦为好。

  “你怎可言而无信?”灰六儿瞪大了眼睛。

  风云把脑袋摇成了拨浪鼓,拒绝说道:“不行不行,我请你吃饭就已经很够朋友了,你这么能吃,我可养不起你,你还是赶紧回去找你姊姊吧!”

  “怎能如此?你已应允,若不带我回家,我就……我就……”灰六儿皱眉思索着该怎么威胁他,风云直接说道:“就食我吗?你看!你动不动就要吃我,我怎么敢带你回家?小妹妹,哥哥也不容易,上有小伟,下有小白的,实在养不起啊!听话啊!回家去吧!”

  见威胁没用,灰六儿没了主意,噘着嘴蹲在一旁不说话。

  风云也不去管她,收拾着准备回去。小猪崽抱不得,一碰就嚎,猪嚎简直就是世间最可怕的噪音,风云无奈,只能先上树砍下一堆树枝来,编个简易的筐子来装它们。

  编着筐子,见灰六儿呆着不动,风云吓唬她说道:“你还不回去?一会天黑了,大灰狼把你叼走吃了!”

  “天狼一脉与我灵狐一脉世代交好,怎会相食!”灰六儿梗着脖子大声说道。

  “那还有那个英招,你姊姊都干不过他,你再不回去,那个英招来了,就给你带走了。”风云继续吓唬她。

  “我才不怕他!”灰六儿大声叫道。

  风云敷衍说道:“好好好,你厉害,你不怕他,我怕,好不好?”

  “哼!才不理睬你!”灰六儿哼了一声,背过身去生起闷气来,但一双毛茸茸的耳朵却从头顶探了出来,竖着听风云这边的动静。

  编好筐子,捂着耳朵把六只小猪崽放进筐里,盖上点草叶,黑暗的环境总算让它们安静了下来。

  用铜锹挑起筐子,拿好工具,风云站起身来。

  灰六儿依旧背着身子,气哼哼的不理睬他,风云摇摇头,说道:“那你在这待着吧!我要回家了。”说着就带着山魈往回走去。

  竖着耳朵听着风云的脚步越走越远,灰六儿很是委屈,一撇嘴,哇的一声哭了起来。

  “风云是个坏人族!呜呜呜!言而无信!呜呜呜哇!”灰六儿扯着嗓子哭嚎,胡乱的踢着腿,躺在地上撒泼打滚。

  哭声一阵一阵的往脑子里钻,背着筐子走着的风云头疼万分,但是,却又隐隐有一丝怀念,记得在那个梦中,长英妹子跟严水生吵架后,也曾这样哭闹过吧?

  脚步越来越慢,风云缓缓停下脚步,揪着头泄似的喊了一声,无奈调转头来,垂头丧气的朝灰六儿走去。

  “别哭了!”风云走到灰六儿身边,大吼一声,哭声戛然而止。

  灰六儿哽咽抽泣着,可怜巴巴的看着风云,一双毛茸茸的耳朵扑棱抖动着,想要抖掉刚才躺在地上沾到的草叶。

  见她可怜兮兮的模样,风云叹了口气,说道:“今天晚上你在我那住,明天一早就赶紧回家去,不然被你姐姐现我带你回家过夜,不得把那几间破房子都给我拆了!”

  抹了把眼泪,灰六儿一骨碌爬起来,高兴问道:“你家在何处?”

  这情绪转变也太快了吧?唉,我早晚有一天得被自己的妇人之仁给害死,风云无力说道:“跟我走吧……”

  灰六儿蹦蹦跳跳的跟在风云身后,叽叽喳喳的跟他说着话:“风云你是好人族,我方才说你是坏人族,很是不妥,向你致歉。你家中可有烧烤?可有那日所烤花鸱?花鸱肉细嫩,滋足味美,当康肉亦可,当康肉粗粝,但味浓香烈,滋味大有不同,但俱为美味佳肴。”

  “姊姊叮嘱我不可多食烧烤,因我毛族体质与人族有异,多食致疾,那日因我食多烤花鸱,肠胃不适,故此未能赴约……”

  “这山魈是你家养?虽是凡胎,但机敏异常,由我带回族内,交由族内长辈教导,或可开启灵智也未可知。”

  ……

  “你不累啊?”风云背着猪崽,拎着铜锹铜刀,气喘吁吁的问道。

  “累?我不曾疲累。”灰六儿摇头说道。

  “你这满嘴文言文,我听着都累,抽空跟小白学学普通话。”风云拄着铜锹说道。

  灰六儿疑惑的思索半天,问道:“何为普通话?”

  风云说道:“就是我说的这种。”

  灰六儿摇头,不情愿的说道:“你言语粗鄙,若是被姐姐知晓,定有责备。”

  “嘿!”风云不乐意了:“我说话怎么就粗鄙了?又没骂人,好好说个话不行么?我还就不信了,你不说,我就不带你回家了!”

  “我……我……”灰六儿有些焦急,风云紧逼问道:“你说不说?”

  灰六儿红着脸,嘟囔说道:“吾不善言普通话……”

  “那你跟我学。”风云嘿嘿坏笑,放下东西,一手比着剪刀手,一手伸出食指指着脸蛋,闭上一只眼睛,吐舌说道:“啾咪!”

  灰六儿怯生生的学着他的动作,歪头吐舌,微笑说道:“啾咪!”

  啊!!活生生的狐耳娘啊!风云在心中怒吼,要是被刘建新那个死宅胖子看到,估计当场就要扑过来了。

  “似否?”灰六儿问道。

  如同漫画原版的灵狐小萝莉卖萌的杀伤力太大,风云感觉气血翻腾,赶紧拿起东西说道:“差不多,走吧走吧!”就当先跑了。

  灰六儿感觉挺好玩,又摆了几下姿势,啾咪啾咪了几下。见风云跑远,她赶紧高声喊道:“风云等我!”向他追赶而去。

  天色又将黑了下来,还没进入山谷,风云就听到了小白愤怒的咆哮声:“出门不知道打个招呼啊?灶里的柴不知道都推进去啊?屋子差点被点了知道不?”

  什么?起火了?风云一惊,赶紧跑回木屋,木门大开,灶台里的柴火烧到末端,掉到了地上,但却并没有烧到什么可燃物,风云这才放下心来,一边收拾着灶台一边嚷嚷道:“你聋吗?我喊那么大声你听不到啊?看见了也不管管,就掉这等我回来收拾吗?”

  “小王八蛋!我不给你点教训你是……”小白火冒三丈,正要追进去干仗,突然,身后传来一个声音:“呀!天师?”

  跟在后面的灰六儿一眼看到了小白,惊讶站定,躬身行礼说道:“灵狐一脉灰六儿见过天师尊上。”

  原本暴跳如雷的小白见到灰六儿一愣,踱步两下,拿起范儿来,冲她淡淡的哼了声,当做是打招呼,却暗自嘀咕:“怎么是这个小家伙……”

  灰六儿恭敬问道:“天师尊上因何在此?我灵狐一脉上下皆感怀天师传道授业之恩,觅机报答无门,今日得见,欣喜万分,恭请尊上屈尊移步青丘,受我灵狐一脉百年供奉,聊表寸心。”

  小白点点头,懒洋洋的说道:“九儿呢?”

  灰六儿保持着躬身行礼的姿势,认真答道:“姊姊于青丘入眠疗伤。”

  “疗伤?被何人所伤?”小白讶然问道。

  灰六儿委屈说道:“被天神英招所伤,断一尾,丹消半寸。”

  “伤及内丹?”小白声音有些愤怒,怒道:“区区一届悬圃司守,出手竟如此狠辣,灵狐一脉长辈皆是食粪之犬不成?”

  以白泽的身份,是有资格这么骂人的,灰六儿解释说道:“非是长辈无人仗义出手,实是姊姊不愿与神族交恶,且那英招也有我毛族血脉,为免他族笑我毛族自相残杀,特此忍气吞声。”

  “愚钝!”小白跺了下蹄子,怒声道:“那英招虽是我毛族出身,但其投奔惟帝后便已非我毛族一员,神族虽代天治世,但其余族类亦非鱼肉,怎可任它欺凌?”

  灰六儿跪地哀切说道:“求天师为我灵狐一脉主持公道。”

  小白一窒,低头看了看自己纤小的身躯,叹了口气说道:“如今我尚且自身难保,怕是力有未逮……”

  灰六儿神色黯淡下来,哀怨说道:“也罢,是灰六儿莽撞了,神族如今气势如虹,已隐隐赶当年鳞族统治盛况,的确非我毛族可撼动分毫,好在姊姊性命无忧,日后再遇神族,吾等自觉避让便是……”

  小白瞥了她一眼,说道:“小狐狸,你灵狐一脉历代天狐俱与我交情匪浅,九尾儿所学亦是师承于我,诸如以退为进此类话术还是尽早作罢矣。”

  灰六儿跪地惶恐道:“灰六儿胡闹,请尊上责罚。”

  小白摇摇头,说道:“无妨,非是我不愿出手,自神族接管巡天之责,势力日渐庞大,更添神王帝俊修为通天,神通近乎于道,行事霸道异常,诸族尽皆慑于其威势。前些日我开启天镜,无意间窥得一丝未来定局,其中涉及神族机密,惹得神王震怒,削我一轮回生机,需百年之后方可恢复修为。天镜乃我修为根基,暂无天镜,实非揭竿之时……”

  风云从屋内捏着柴火跳了出来,怒道:“靠!你个不要脸的!我就说哪里不对劲,原来你那个狗屁天镜还要一百年才能恢复,那你还骗我说帮我开天镜,我能不能活到一百岁还不一定呢!”

  小白也怒道:“听墙根烂py!”

  “放屁!”风云嚷嚷说道:“这么大个山谷,你们哪里谈不好,就蹲在窗户底下,生怕我听不到似的,这叫我听墙根吗?”

  小白的脸皮厚如城墙,自然不为所动,倒是灰六儿有些不好意思的羞红了脸。

  看了眼风云,小白说道:“既然要听,那就光明正大的听吧!这些事原本也是要告诉你的。”

  “这才像话嘛!”风云一屁股坐在旁边,问道:“你跟我说说清楚,你到底为什么非要跟着我?还有你说的什么神王什么天道的,到底是怎么回事?”
  浏览阅读地址:/zhibashanhaijing/723283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