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制霸山海经 > 第四十一章 你喜欢吃屎?!

第四十一章 你喜欢吃屎?!

  小白缓了一会,才说道:“五年后,是我毛族新皇推选的日子,我有意竞争,但修为尽失,若是想在五年内恢复修为,必须要借助药石之力,而其中非常重要的一味药只有人族大巫才有,我需要你去帮我弄回来……”

  风云脸色一变,冷声道:“和人族接触?不可能!”

  小白神色微异,问道:“为什么?”

  风云摇头,心烦意乱的说道:“你别管,总之我是不会轻易和人族接触的。”

  轻易?小白敏锐的抓到了这个词,登时判断出了风云的抗拒程度,马上严肃说道:“这是必须的,如果我不能成为新皇,就没有权利动用全族气运来帮你,你要想清楚。”

  风云低头思索着,心中游移不定,片刻间,他抬头说道:“你找别人去不行吗?你们族里这么多会化形的,随便找一个不就好了吗?”

  小白摇头说道:“在大巫眼中,任何变化都是虚妄,必须是人族才行。”

  风云抠着指甲缝,心中心思急转,贸然和原住民接触太危险了,他是从几千年后穿过来的,说不定就带着什么比现在进化了几千代的细菌,他是有抗体,原住民没有,万一造成什么瘟疫,害死几个人,说不定就会导致时空线紊乱,太危险了。但是,万一像王越说的,系统靠不住,那白泽这边应该是唯一能指望回去的办法了,又不能跟它完全闹僵,这该怎么办呢?

  风云心乱如麻,烦躁说道:“哎呀!我先考虑几天,饿死了!先吃饭!”说着,他就钻回木屋去了。

  看着他的背影,灰六儿换成了兽语,问白泽说道:“尊上,他会相信吗?”

  白泽眯着眼睛,同样用兽语答道:“不知道,这个人族比其他人族聪明的多,慢慢来吧!相较于寿命短暂的人族,耐心是我们毛族最大的优势。”

  小白溜溜达达的刚想进屋去继续游说一下风云,却被一阵恶臭给推了出来,却见风云提着一段划破的猪大肠走了出来。

  “呀!”即便是吃荤的灰六儿都受不了这个味儿,捂着鼻子跑远了,更何况吃素的小白。它可没有手捂鼻子,撒腿逃命也似的跑到了远处,冲风云喊道:“你拿这个干什么?”

  “吃啊!”风云把肠子盘进陶缸里,准备拿去泉水边洗。

  小白一脸的震惊和不可置信,结巴问道:“你……你喜欢吃屎?!”

  “你才喜欢吃屎呢!”风云怒道:“老子吃的是肥肠!跟你个吃草的没有共同语言,灰六儿,等会儿我们吃。”

  灰六儿捂着鼻子直摇头,眼中也满是惊骇,结巴说道:“我……我原以为你在说笑,莫如我去寻两只野兔?还是莫要吃屎了吧?”

  风云很是无语,摇头叹道:“唉,你们都不懂我……”

  在一旁安静当了半天龙套的山魈伸出手来,呲牙笑着,风云看了他一眼,说道:“是,你肯定不会嫌弃了,你都欠了几百吨了,但是我要吃的不是屎,是肥肠啊!”

  山魈有些失望,回到了草堆旁。

  风云抱起陶缸,昂头说道:“有能耐你们一会儿都别吃。”说完,就大步朝泉水走去,但背影却带着一丝丝的悲壮。

  小白看着他的背影,犹自赞叹不已:“我还是小看了他啊!一个敢于吃屎的人,一定是天生的枭雄!”

  昂首挺胸走出了小白他们的视线,风云叹了口气,这肥肠虽然吃着好吃,但处理起来确实太麻烦了。

  记得小时候过年,家里杀猪,处理大肠都是用开水浇着让它翻过来洗,冲洗干净后用面粉使劲揉搓,但他现在可没有面粉,更没那个功夫,就直接用刀剖开,用水来冲干净脏东西。

  正在洗着,风云突然想起当做仓库的那间木屋里还有好多坛子没打开看来着,闻味道好像是酒或者醋,大肠用酒或醋洗也是可以清洗干净的。

  兴冲冲的跑回木屋,小白神色古怪的问道:“你吃完了?”

  风云理都没理他,跑进仓库里,挑了个坛口密封完好的坛子抱了出来。

  用铜锹一点一点敲破坛口的泥封,露出里面的木塞,清理掉一圈的浮灰,风云小心翼翼的把木塞撬开了一条缝,浓郁的曲香味就从坛中蔓延开来。

  光是闻了一下,风云就感觉脑子都有些木了,晃了晃脑袋,他把木塞完全取了下来,探头看去,却见坛中装着慢慢一坛淡黄色的酒液,经过最初的冲鼻后,随之而来的是扑鼻的酒香,即便是不怎么喜欢喝酒的风云,闻了这个味道都有些垂涎欲滴。

  纯粮食酒的颜色都会偏黄,按照王越给自己留下的种子种类来看,应该是用小麦和大米酿的粮食酒。

  咽了口口水,风云很想尝尝,但又怕会有细菌什么的。

  小白闻到了味道,跑了过来询问:“什么东西?”

  风云眼珠一转,笑呵呵的招呼它说道:“来尝尝啊!好东西!你绝对没尝过。”

  “什么呀?”灰六儿也好奇的凑过来询问。

  风云从厨房里拿出木勺,回来舀起一勺,递到小白面前,笑道:“你尝尝,很好喝的。”

  小白狐疑的看着他,心里感觉有些不对,风云见它犹豫,收回勺子,撇嘴说道:“怎么?不想喝啊?不想喝就算了,我还舍不得给你喝呢!”

  小白并没有生气,反而笑呵呵的说道:“你喝,你喝。”

  这就有点骑虎难下了,风云拿着木勺,有些犹豫。就在此时,山魈也闻到了味道跑过来,叫唤着要喝,风云索性就顺水推舟把木勺递给了它。

  山魈很是急切,拿过木勺就咕咚咕咚的灌了下去,很是豪爽。

  木勺是王越用薄木板拼接成的,一勺足有平常的饭碗一碗的量。山魈干了一勺,仍不过瘾,递回勺子来还想索要。

  见它喝着没事,风云略微放下心来,对小白得意说道:“哎呀!好东西啊!就是有的羊不会享受啊!”

  小白也盯着山魈看了半晌,感觉他并没有什么反应,也放下心来,笑道:“好喝吗?给我也尝尝呗?”

  风云笑嘻嘻的给它舀了一勺,小白探嘴喝了一口,瞬间眼睛瞪得溜圆,噗的喷到了地上,一边吐着口水一边喊道:“烫烫烫!要死了要死了!”

  “哈哈哈!”风云大肆嘲笑着小白,山魈更是鄙视的看了它一眼,把木勺抢过去,喝了个干净。

  小白问道:“这是什么水?竟然如同火焰,灼烧得人嘴疼!”

  风云哈哈笑道:“这是酒,而且可不是烫,是辣味。”

  小白摇头说道:“味道不好,我不喜欢。”

  风云可不管它喜不喜欢,目前看来这酒应该是好的,至少用来消毒清洗是没问题了。

  抱着坛子回到泉水边,把酒倒入陶缸里一遍一遍的淘洗,直到一点异味都没有,风云才把陶缸洗干净,用酒把肥肠泡好,路过田垄的时候,又拔了几根野葱,全部弄回了木屋。

  山魈的酒劲儿上来了,四仰八叉的躺在草堆上睡得天昏地暗,小白则不知跑哪里啃草去了,只有灰六儿乖乖待在木屋旁,蹲在地上看蚂蚁搬家。

  看到灰六儿蹲在地上的身影,记忆忽然恍惚了一下,风云仿佛看到了那段记忆中的长英一般,一种时空错乱的晕眩感让他不由得放缓了脚步。

  灰六儿听到脚步声,回头看到他,笑容绽开,甜甜说道:“你返来啦!”

  不知为何,风云心里有些烦闷,朝灰六儿挤出一丝笑容,就端着东西进厨房去了。

  把猪皮上没割干净的肥肉剃下来,放入锅里煸炒炼油,油脂的香味很快弥漫了出来。

  看到肥肠就如临大敌的灰六儿很快被香味吸引了进来,好奇问道:“你这是在做什么?”

  “炼油……”风云用铜刀代替锅铲拨弄着肥肉块,看着它们慢慢被炸成金黄的油渣,口水横溢。美食可以调节人的心情,风云看着好奇的灰六儿,笑了笑说道:“这叫炒菜,你们这个年代是不可能见过的。”

  一整只野猪的肥肉只炼出两陶罐的油来,还有一堆油渣。

  捏起一块吹了吹,放入嘴中,咯吱咯吱的嚼着,满口生香,风云满足的闭上了眼睛。这不是烧烤,也不是汤水,而是煎炸的烟火气,这感觉无比的怀念。

  灰六儿在一旁眼巴巴的看着,吞咽着口水,风云笑呵呵的看了她一眼,捏了一块吹了吹,递到了她面前。

  灰六儿啊呜一口,差点咬到风云的手指。只嚼了两下,她眼睛就亮了起来,油渣的浓香是很少有人能够抵御的,灰六儿显然已经被彻底征服,眼睛直勾勾的看着陶碗中的油渣,目不转睛。

  把猪腰子洗洗干净,挑去腥筋,切成薄片,用锅底的油爆炒出来,别说是灰六儿,就连风云自己都吃了个酣畅淋漓。

  从陶缸里捞出腌制好的肥肠,切成小段,放入锅中加了点水,又把剩下的酒倒了进去,加了点姜片、葱段、茱萸果、盐巴炖煮熟透,大火爆炒出锅,忙活到天黑,终于吃到了肥肠。

  肥肠炖煮得软糯,又被猛油爆香,虽然处理费了老鼻子劲儿,但吃到嘴里,一切的辛苦都是值得的。

  灰六儿还是没有抑制住好奇心,见风云吃得香甜,捏着鼻子尝了一口,就瞬间被征服了。

  小白在屋外张大嘴巴,看着屋里吃得满嘴流油的风云和灰六儿,心中隐隐有些后悔,不知道把灰六儿弄来到底是不是件好事,瞧着那死丫头已经快叛变了……
  浏览阅读地址:/zhibashanhaijing/724652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