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制霸山海经 > 第四十二章 不急

第四十二章 不急

  椅子腿有点腐朽,坐不得人,风云和灰六儿就头顶着头趴在桌上用筷子夹肥肠吃。

  筷子是从外面随便砍来几节树枝,劈成几段,扒皮刨光后制成的,用起来也算顺手。但是灰六儿头一次使用,却怎么也用不习惯,老是想换手抓,但都被风云制止了。眼看着风云筷子飞舞,一块块肥肠落入他口中,灰六儿很是着急,但也只能笨拙的用筷尖夹着,还好她够聪明,换用筷尖戳,才跟得上风云的速度。

  吃饭要抢着吃才香,和一个同样专心致志的小吃货一起抢肉吃无疑是很好玩的事。吃到尽兴,风云也没再管酒水的卫生问题,用陶杯舀起一杯,仰头一饮而尽。入口并不太辛辣,反而有种麦芽淀粉淡淡的甘甜,很是润喉。直到落入腹中,才慢慢化为一团温热,慢慢散发着热量,片刻间已经额头见汗。

  “好酒!”风云叹道,又探手舀起一杯,正要一个咕咚,却发觉一个灼热的眼神盯在陶杯之上,反应过来,风云就笑呵呵的把陶杯递给了灰六儿。

  灰六儿高兴的接过杯子,探出粉嫩的舌头,小心的舔了下,瞬间被刺激的味道冲得眯起了眼睛。

  风云笑道:“喝不惯就别喝了。”

  灰六儿吐着舌头嘶哈嘶哈的吸气,但却舍不得放下杯子,又抿了一小口,皱眉品尝了一会,才咕叽咽下去,口中发出舒畅的“啊哈”吐气声,眉头舒展开来,想来是体会到了妙处。

  被酒精刺激得红扑扑的小脸满是酡红,眼神也有些迷离,灰六儿吸溜吸溜的喝完一杯,又把杯子递给风云,嚷嚷着还要。

  举着杯子的手都有些摇晃,风云就知道这小狐狸喝多了。喝酒最忌讳吸气,蒸发的酒精被吸入肺中,醉起来比喝酒快多了,一个从没喝过酒的小家伙,还吸溜吸溜喝半天,能站着就不错了。

  把杯子夺过来,风云说道:“你别喝了,你已经醉了。”

  灰六儿从桌上出溜下来,落地摇晃两下才站稳,步履蹒跚着就要来抢夺杯子,迷迷糊糊的嚷嚷着:“饮酒!饮酒!”

  风云故意板着脸,一拍桌子,说道:“别喝了!女孩家家的,喝成这样?成何体统?”

  灰六儿一听风云拍桌子发出咚咚的声音,愣了一下,笑着拍手唱道:“鼓兮!鼓兮!有酒湑我,无酒索我。坎坎鼓我,蹲蹲舞我。迨我暇矣,饮此湑矣!”灰六儿一边嘻嘻哈哈的唱着,一边蹲着跳舞,发着酒疯。

  风云无奈,只得上前伸手拉住她,说道:“好了,好了,没想到你酒量这么差,才一杯就倒了,赶紧睡觉去吧!”

  灰六儿站立不稳,扎进了风云怀里,口中吐气如兰。风云低头看去,却见灰六儿俏生生的小脸已经通红一片,闭着双眼,口中嘟囔着些什么,已是睡了过去。

  喝醉后的灰六儿四肢都软绵绵的没了半分力气,挂在风云身上,风云只觉一具火热的躯体贴着身子,直教他心头一片燥热。

  晃了晃脑袋,风云收敛心神,弯下腰去抄起灰六儿,把她抱到了外面的草堆上放下,他自己则又回到了屋里。

  小白整天神出鬼没,这会又不知道跑哪儿去了,山魈的呼噜震天响,灰六儿也睡得四仰八叉,风云索性抱着酒坛走了出来。

  月朗星稀,万物静籁,油脂还没有奢侈到能用来点灯,风云借着月光,拿陶杯舀着酒水慢慢啜饮。

  这酒喝起来不错,山魈喝了睡了半天都没什么事儿,想来并没有什么问题。

  所谓好酒不上头,经过多次假酒摧残的风云对酒精还是有一点抗性的,能够保持清醒的边喝边思考问题。

  回忆着白天小白所说的那些话,风云左思右想,还是不能确定要不要相信它。他虽然表面大大咧咧,但是却一直对所有的一切都保持着警惕。在这个陌生的世界中,他不能依靠任何人,只能相信自己,必须步步为营,小心为上,才能保护自己的安全。

  虽然小白跟他说了这么多,但大部分的话他都是保持怀疑态度的。

  这里对他来说,算是个崭新的世界,至少目前来看,从系统、王越、小白三个地方得到的信息串不起来,那么就必定有错误的信息掺杂在里面,想要找到真正奏效的回家之路,就不能操之过急,一切都得小心谨慎,不能出现一丝错误。

  自己的确迫切想要回去,但是也不能因此就被小白要挟。说到底,回不去也不会死,没什么大不了的。就算是不回去,他在这山谷中,依靠几位前辈留下的东西也能过一辈子,不能着急,慢慢来,慢慢来……

  酒意慢慢上涌,风云放下酒杯,摇摇晃晃的走到了草堆旁,躺倒准备睡觉。他低估了这酒的威力,粮食酒的后劲儿很大,刚一躺倒,他就感觉脑袋晕乎了起来。

  睡得迷迷糊糊的灰六儿感觉到身旁有人躺下,翻了个身,一扭头钻进了风云的怀里,寻了个舒服的位置继续睡了起来。

  小白不知从哪里回来了,它溜溜哒哒的走到酒坛边,探头进去喝了两口,惬意的眯起了眼睛。

  ……

  清晨,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风云被眼前的山魈吓了一跳。即便在一起相处了好几天,风云还是没有习惯它的颜值,近距离看到还是会被吓到。

  揉了揉眼睛,风云站起身来,踢了踢它,喊道:“起床了!”

  看来昨天的酒劲儿很大,往常这个时候,山魈都已经出去打猎了,今天都到这会儿了,它还睡得如同一只死猪。

  说到死猪,风云突然想起一件重要的事。

  匆匆走到仓库,他果然发现昨天带回来的树枝筐子翻倒了,快步走过去查看了下,里面果然空无一物。

  唉!风云后悔万分,昨天怎么就把它们随便往这一放就给忘了呢?那六只小猪崽可是未来的六只大肥猪啊!要是有母的,将来他可就有一群猪了,这下好了,全跑了!

  气愤的踢了脚,筐子飞到了墙边坛堆旁,突然几声哼唧声传来,风云跑过去一看,却见那几只小猪崽藏在坛子缝隙里,挤作一团,躲得好好的呢!

  “哈哈!太好了!”风云欢呼一声,上前逮住猪崽蹄子就往出拽,惹起一片惨嚎。

  “哎呀!我天!杀猪呢啊!”小白叼着根草茎,不满的从门外探进头来问道。

  “出去!出去!把门关上!一会别跑了!”风云驱赶它说道。

  小白瞥了他一眼,不屑说道:“看你干的那糙活儿,有必要弄这么大动静吗?起开我来!”小白跳了进来,冲着猪崽们哼哼叫了几声,猪崽们就仿佛找到了主心骨一般,一下跑了过去,团团围在它身边,亲昵无比。

  小白看着风云一脸震惊的神色,很是得意,刚想自夸两句,就听风云惊讶问道:“你一只羊,居然会猪叫?”

  如果小白额头有青筋,那现在一定满头都是,它憋了半晌,才怒吼道:“这是兽语!”

  “哦?是吗?”风云挠了挠脑袋,嘟囔说道:“反正我听着像猪叫……”

  小白气了个半死,理都不想理他,掉头就走,风云追喊道:“哎!你别着急走啊!把这几个带上,给它们弄点吃的啊!”

  小白无奈,回头叫了一声,猪崽们又团团围上。

  “你听!就是猪叫嘛!”风云这次很确定的说道,小白一个趔趄差点摔倒,它扭头冲风云吼道:“总有一天,我要弄死你!”

  风云伸了个懒腰,打着哈欠说道:“不用你弄,我现在就快饿死了,你快去吧!把它们喂饱点,我冬天的肉就拜托你了。”

  小白被风云的厚颜无耻彻底打败了,无奈的朝林中跑去,一群猪崽跟在它后面跑得欢畅。

  风云嘟囔说道:“这兽语放猪还是挺管用的么……”远处的小白跑得更加飞快,一会就带着猪崽们不见了。

  风云嘿嘿笑了两声,转身回了厨房。小白有求于他,因此他才敢这样气它,但是,它却怎么都不翻脸,这就让风云心里有点没底,看来他要的那味药不是那么好拿的啊!

  几乎可以说,猪身上就没什么不能吃的地方,若说哪一种动物被人吃得最完整?舍猪其谁?从皮到骨,下水边角,甚至连耳朵、舌头、喉咙都能被研究出无数种吃法来,这在其他动物身上,可从来没有见到过。

  风云把野猪肚洗干净,烩入昨天剩下的炒肥肠里又炒了一碗出来当做早餐,北京的炒肝还带点淀粉勾芡,他这是直接爆炒,早上吃这么重口味,恐怕也没谁了。

  小白刚才过来,只字不提昨天的事,显然是不着急。它不着急,风云就更不用着急了,他要忙的事儿还多着呢!不过,大清早就听着动静来自己眼巴前晃悠一圈,想必小白的实际心情也没它表面那么淡定吧!

  哼哼!这个时候,就看谁更有耐心,谁先憋不住谁就落了下风,风云可不急!

  “我们滴家乡,在希望滴田野上……”吃了一碗重口味的爆炒杂碎,风云打着饱嗝哼着歌,扛起铜锹,准备去地里看一圈。

  天大地大,吃饭最大,虽然他喜欢吃肉,但这么吃下去,胃受得了,胆固醇也受不了,为了大馒头和大米饭,下地干活!
  浏览阅读地址:/zhibashanhaijing/727462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