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制霸山海经 > 第四十九章 心理暗示

第四十九章 心理暗示

  “行!没说不行!你先吃着!”小白晃了晃脑袋,溜溜达达的走了,猪崽子们亦步亦止的跟在后面。

  “人族吃起来滋味如何?我还没吃过人族呢!”灰六儿凑过来问着,被风云赶到一旁去了。

  到底是个毛族,价值观还是不一样啊!

  风云说这话其实是在吓唬黎贪,但进了山谷之后,黎贪却突然老实了下来,安静的四脚朝天躺在地上,四处打量着,听了他的话,也只是瞥了他一眼。

  一边磨着刀,风云一边琢磨着,怎么处理这个大麻烦,杀是不可能杀的,风险太大。

  他也想过躲一阵子,等黎贪自己离开。但是,黎贪在这里出现,那么就意味着周边肯定有一个人族部落,即便这次没碰到黎贪,将来也有可能会碰到其他人族。风云目前暂时还不能和人族接触,最好还是问清楚那个部落的情况,好提前进行躲避。

  “唉?你从哪个部落来的?”风云回头朝捆了个结实的黎贪问道。

  黎贪若有所思的看着他。

  “你们部落在哪啊?离这远吗?”

  黎贪依旧不吭气,居然还冲他笑了下。

  “你还笑?”被他笑得有些发毛,风云心里很不踏实。用水撩洗了下刀身,他提着刀走了过来,把刀抵在了黎贪的脖子上,恶狠狠的说道:“我告诉你哈!我脾气不好,我问,你答,不说,我就杀了你。”

  黎贪丝毫没把风云的威胁放在心里,此刻他的注意力都在这把铜刀上,纤薄但却坚硬锐利的刀刃上闪烁着寒光,在他的印象中,石器、骨器是不可能做到这么薄的,木器可以做到,但是却不会这么坚硬光滑,这到底是什么东西做的?那天从风云这里抢过去的那把斧头就已经让他很惊讶了,用那把斧头来劈砍坚硬的象骨都能砍出个缺口,更不用提砍树了,这把匕应该是和那把斧头用同一种东西做的,到底是什么呢?

  “我问你,你们部落在哪?离这多远?”风云问道。

  黎贪只是饶有兴趣的看着他,依旧不说话。

  “嘿!我……”风云有些犹豫,但还是一咬牙,用铜刀在黎贪胳膊上一划。

  他没敢用太大的力,只留下一道不深的伤口,但鲜血也马上渗了出来。

  黎贪连眼睛都没眨一下,反而有点好奇的看着自己胳膊上的伤口,内心惊叹于风云手中这把不知名的匕的锋利程度,但却依旧一言不发。

  风云犯了难,面对这样一个硬骨头,他也没办法。

  无奈之下,风云只得收回铜刀,向黎贪说道:“你不说,那咱们就这么耗着,反正我不急。”说着,他就走回屋里,准备做饭。

  灰六儿跟进屋去添乱,山魈趴在草堆上睡觉,黎贪身下的血水流入冰凉的石缝中,已经汇成一汪血泉,淡淡的血雾蒸腾,如同活物一般向上蠕动到了黎贪手腕上,向绳节缝隙间钻去……

  对于炒菜这种从南北朝才开始出现的高超厨艺,,灰六儿完全没有丝毫抵抗力。

  对烧烤都无比新鲜的她,怎么也想不通为什么把肉弄碎,放入那个神奇的锅中,加入一些稀奇古怪的东西,肉就变得那么美味。

  现在风云哥哥在她心中的地位,甚至比族内长辈都要高些,她感觉风云的那双手简直就是先祖赐福,无论什么东西,经他的手一整治,就是一顿美味。不光是普通的肉,连通常丢弃不食的蹄爪、耳朵甚至是尾巴,他都能弄出各种新奇的吃法,味道都还不差。

  尤其那天风云弄回来一堆叫做多肉的草,爆炒出来居然清脆爽口,连最不喜欢吃草的她把那份吃完,还抢了风云哥哥那份来吃。

  对于风云来说,把垂盆草拿来当菜炒着吃也是无奈之举,天天吃肉吃得他有些上火,还有些便秘,每次上厕所对他来说都像是一场酷刑。

  垂盆草也叫狗牙草,或者瓜子草,算是多肉的一种,也是一味中药,系统给出的介绍是味甘、淡,性凉,功效则是利湿退黄,清热解毒,还算对症,而且口感也还凑合,就是吃多了容易拉稀,但至少不用每天早上醒来都得抠半天眼屎了……

  不过就算是垂盆草也不是天天有的,发现的那丛都被风云揪了回来,总共也就吃了三顿,再想找就没了。

  这世界上本没有菜,草吃得多了,好吃的草就当做菜了。现如今风云也只能揪点桃树嫩叶加入菜中糊弄糊弄,也算能见到点绿色。

  虽然没有秋天的膘肥体厚,峳峳腹中还是有些油水的。任何肉在经过葱姜爆香再油煎后,所激发出的香味都不是任何烧烤所比拟的。

  屋外正在暗自忙活的黎贪突然用力嗅了嗅,寻找着香气的来源,血雾已经悄无声息的将他手腕上的皮绳腐蚀了一大半,但在闻到这股香气后,他犹豫了下,血雾慢慢又从他的伤口中融进了身体中,伤口也结痂了。

  端着菜碗出来,风云偷眼瞧向黎贪,却见他依旧好好的捆在那边,不禁有些失望。黎贪的淡定让他他感觉有些不对劲,本来还想来一招欲擒故纵来着,要是他跑了,风云还算能松口气,大不了搬个家得了。但是,给这么好个机会,这个黎贪居然不跑?这就让风云有些琢磨不透了,他到底想干嘛?

  既然不跑,那咱们就好好玩玩。风云端着饭碗坐到了黎贪对面,优哉游哉的夹起一块煎得金黄的肉块放入口中,嚼了两下,猛然一拍大腿……

  用力好像有点大,他呲牙揉了两下腿才夸张的叫道:“哇呀呀!好吃!这道桃树叶子爆炒峳峳臀大肌简直是人间至味呀!肉质细嫩耐嚼,被荤油煎得恰到好处,一口咬下,还有肉汁溢出,嗯嗯,更添加了从花椒树下捡回来的陈年老花椒,再配合着从桃树上采摘下来的新鲜嫩叶,完美的中和了那一丝油腻,吃起来更是爽口!”说着,他扭头问一旁的灰六儿说道:“六儿,滋味如何?”

  “外瑞鼓得!”灰六儿从陶盆里探出头来嚷道,又把脑袋埋进陶盆里吃得香甜,还不忘伸出手来跟风云击个掌。

  回过头来,风云一脸坏笑的看向黎贪,一言不发。

  叽咕!腹中的一声鸣叫让一脸严肃的黎贪差点没绷住,风云眼睁睁的看着他的眉毛抽动了下。

  风云碗中的肉香阵阵飘来,还有山魈吧唧嘴的声音更是让黎贪食欲大增,他感觉着自己舌底迅速分泌着口水,盈满口腔。刚想吞咽,他却发现风云一动不动的盯着他的喉咙。

  这时候咽口水岂不是让人家瞧不起?黎贪含着口水吞了也不是,吐也不是,这下轮到他难受了。

  口水越蓄越多,黎贪突然想到,要是口水蓄满了,从口角流下来,岂不是更丢人?

  咽还是不咽?这是个问题。

  一个技能隐秘的发动,风云用目光给黎贪施加着压力。

  突然,黎贪感觉口角慢慢快有一丝口水要溢出了,惊慌之下,他有一丝走神,肌肉本能让他喉咙不自觉的咕叽一声。

  “你馋了!”风云一拍大腿,站起身来,指着他严肃的说道。

  黎贪猛然反应过来,刚要开口分辨,却被还未咽下的口水呛了一下,登时咳了个半死。

  风云一脸嫌弃的跳到一旁,黎贪咳得满脸通红,鼻涕眼泪流了一脸。

  一种丑态被对手看光的羞耻感萦绕在他心头,让他很是郁闷。但是,心中隐隐的一丝挫败感却让他产生了一丝惊慌,为什么这个人族什么都没有做,就让他有了一种输了一城的感觉?不知道自己输在哪的疑惑又给他带来了更大的挫败感,让他陷入了不断的寻找原因,然后否定自己的轮回中,这种感觉,甚至比他五岁那年被一只五步蛇咬到后,毒血噬心的感觉还要难受。

  风云等黎贪咳嗽停了下来,才又坏笑着凑过去,夹起一块肉,放到他嘴边,说道:“馋了?馋了就吃吧?没事,饿了就要吃东西嘛!吃东西就要吃好吃的,没什么不对。”

  不知为何,黎贪虽然满心抗拒,但不知为何,他却感觉脑袋有些迷糊,不由自主的张开了嘴巴,把那块肉咬入了口中,一种从未品尝过的味道让他不自觉的咀嚼了一下。美食是最容易让人产生幸福感的东西,大脑中多巴胺的分泌让黎贪沉浸在一种淡淡的幸福感中。人活着是为了什么呢?无非是一口吃食吗?或许,吃这样的肉,才叫活着吧?

  “对了!真乖!”风云微笑着,又夹起一块肉递了过去,缓缓说道:“吃吧!吃了这块肉,好好的做我的奴隶,跟着我,有肉吃!”

  正在咀嚼品尝味道的黎贪听到了奴隶这个名词,眼神忽然恢复了清明,呸的一口将肉块吐了出来,冲风云怒吼道:“黎族世代,永不为奴!”

  “靠!就差一点!”风云懊恼的看向掌心:心理暗示技能使用失败。

  黎贪满心后怕,冷汗布满了他的全身,他忽然想起在陷阱处风云问他的那个问题:知道什么叫心理学吗?

  这就是心理学吗?好厉害的神术!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浏览阅读地址:/zhibashanhaijing/730428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