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制霸山海经 > 第五十章 血统融合

第五十章 血统融合

  风云这一招心理暗示确实让他有些惊讶,论战斗,黎贪从来没有怕过,但是,这种让人变得俯帖耳的能力却让他嗅到了一丝神族的影子,这是他们的拿手活,难道,这个叫风云的人族跟神族有关系?

  跟神族接触是大忌,但黎贪还是准备再等等看。他随时都可以走,这些皮绳在巫力面前脆弱得不值一提,虽然风云有一招撩阴腿,但是想留下他,却不是那么容易的事。

  不过此时,他宁愿忍受五花大绑和风云的诡异神术,也不挣脱皮绳逃脱的原因,一方面是因为他想确定风云是不是他所猜测的那个身份;另一方面则是因为他手中的那把匕,准确的来说,是因为制作那把匕的材料。

  他不傻,他也清楚这种从未见过的材料,对于他整个部落来说,都无比的重要。

  在此之前,他从未见过如此坚硬的东西,几乎可以与他的天赋能力相媲美,这代表什么?这代表如果部落里的同族兄弟们每人拥有一件这样的武器,那每个人都能成为媲美巫战的战士了!

  有好东西,就抢过来!这是黎族向来的行事风格。不过这次,却不只是有好东西这么简单。

  黎邛叔叔说过,一个能制作好骨器的老骨匠比得上十个年轻力壮的战士!跟那个斧头和匕相比,制作它们的匠师才是更重要的目标。

  他要先确定制作它们的匠师是谁,那个匠师才是他的目标,或许,那个匠师,就是黎族部落称帝的重要因素。

  黎邛叔叔叔叔说过,后撤一步是为了更有力的挥出下一拳,耐心,是一个猎人必备的重要能力,而他现在,很有耐心。

  被当做目标的风云此刻还毫无察觉,正在盘算该怎么处理黎贪。

  心理暗示技能失败以后,黎贪好像对他的戒心很重,短时间内应该是交流不了了,那怎么关押他就成了个问题。

  这家伙可是能挣脱开捆绑的,而目前只有他的撩阴腿能制服这个巨汉,那么风云就必须时刻盯着他,以防他逃脱,要是被他跑了,这个山谷可就住不成了。

  要是能激活个什么点穴大法之类的技能就好了,那多省事,风云一边琢磨着,一边打量着黎贪被皮绳勒得凹凸有致,肌肉结实的壮硕身躯,看得他毛骨损然。

  要不,试试看?说不定还真的可以啊!风云心思有些活泛,走到黎贪身边,先亮了下自己修长的毛腿,示意他不要轻举妄动,然后伸出一根手指,在黎贪身上戳戳点点起来……

  不得不说,黎贪这身材是真的牛,不同于健身房里练出的大块厚实肌肉,他浑身上下都抻筋连骨的活肉,每一丝肌肉纤维都蕴含着爆炸的力量感,即便被五花大绑着,但依旧透露出浓厚的危险感。若不是风云有个必杀技,还真不敢轻易靠近他。

  黎贪瞪着眼睛看着他的指头在自己身上指指点点,眉角有些抽动。

  风云一喜,难道点中什么穴位了?他都起鸡皮疙瘩了!

  突然,风云一指头点在黎贪的腋下,只见他身体一抽,脸色憋得通红,看起来很是难受。

  哎呀!差点忘了上古神级审讯技巧——痒痒肉按摩大法了!风云阴险坏笑两声,对着黎贪的痒痒肉就一顿戳,这下黎贪彻底忍不住了,放声大笑起来。

  “臭小子!别闹!”黎贪咬牙切齿,一边憋笑说道,一边握紧双拳,拼命将笑声忍回去。

  “嘿!叫谁臭小子呢?没大没小!”风云见他意志力还挺顽强,直接双手齐上阵,挠得开心,却没现黎贪胳膊上的伤口被迸裂了,血液流出,伤口中有淡淡血雾挥。

  血雾如同活物一般,从黎贪的胳膊慢慢覆盖到了他整个背部,所到之处,筋肉尽皆紧绷,如同石块一般。

  “嗯?”风云停下了手中的动作,他并没有看到什么,血雾淡薄,肉眼无法看清,但系统却突然给出了提示。

  “滴,现血脉巫力,是否进行采集?”

  血脉巫力?难道是小白所说的血巫的东西?这倒也没什么,但是,面前的黎贪是个人类啊?怎么也算基因样本呢?

  风云犹豫了一下,选择了采集。

  就在一瞬间,黎贪猛然抬起了头,原本萦绕在他身上的血雾如同沸腾了一般,汹涌翻滚起来。原本温驯,如臂指使的巫力既然被一种无形的外力拉扯抽动,不停地从伤口溢出,周身气血也随之翻腾,向伤口涌去。

  “你对我做了什么?”黎贪怒道,感受着体内的躁动,他几乎就要挣脱束缚出手了。忽然间,他感觉到从先祖传承而来的祖巫精血躁动了一下,奔腾的巫力霎时间归于平静,但还是有一丝逃逸了出去。

  血雾凝结成了一团小球,滴溜溜的在风云指尖转动,眯眼观察着,风云又接到了提示。

  “滴,采集成功,获得血脉巫力*1,获得成长值5oo,现可融合血统,是否进行融合?”

  融合又是什么鬼?风云挠了挠脑袋,走回草堆旁坐下,犹豫了一下,还是点了是的选项。

  一声闷哼,像是大脑被巨锤砸到一般,风云只觉嗡的一声,就眼前一黑,顿时失去了意识。

  噗通!风云如同个破口袋一般,重重摔在了地上,双眼紧闭,牙关紧锁,不停的抽搐起来。

  黎贪以为他又在耍什么把戏,警惕的看着他,但是,很快,黎贪却瞪大了眼睛。

  “哥哥,你怎么了?”灰六儿听到动静,跑了出来,正好看到风云倒在了黎贪身旁,惊叫一声,她赶忙跑了过来。

  伸手拉起风云,但他却如同橡皮人一般,软绵绵的没有一丝力气,气味有些不对,灰六儿张开手掌,却现掌心抓了一手的血红。

  浑身上下所有的毛孔全部都在向外渗血,双眼口鼻也都流出暗红色的血液来,灰六儿慌了神,大声呼喊着:“尊上!天师尊上!哥哥他不好了!”

  “我看到了……”小白不知道从什么地方钻了出来,上前看了看风云的情况,突然对被捆成粽子的黎贪说道:“你还准备装到什么时候?”

  嘭!坚固的皮绳在铭文闪烁下寸寸崩裂,黎贪站起的身形几乎可以触到房顶,他狠狠看向小白,随时准备出手。

  灰六儿化为原型,挡在小白身前,小白则不慌不忙的从她身后绕了出来,不急不缓的说道:“没事,他不敢伤我。”

  “不敢?”黎贪听不得这个词,瞳孔微缩。

  小白冲地上的风云伸了伸脑袋,说道:“你再不管他,他可真的要死了。”

  黎贪看着地上痛苦抽搐的风云,心情很是复杂,他从来没想过事情会展到目前的地步。

  “难道,他不是风后?”黎贪皱眉嘟囔道。

  一个人,姓风,想杀他,不是风后又是谁?可是风云现在的情况他很熟悉,因为他见过很多次,这分明是巫力觉醒的症状!这代表他是个黎族人啊!

  “他族内长者呢?”黎贪问小白说道:“大巫在哪里?”

  小白摇摇头,说道:“这里只有他一个人族。”

  果然!黎贪眉头一展,看向风云的眼神也变得亲切起来,这是我黎族遗留在外面的血脉啊!

  想到这里,他开口问道:“哪里有水?”

  小白伸蹄子指了指屋里,黎贪回头看了眼,大步朝木屋走去。

  进到屋内,黎贪很快看到了灶台边的水缸,里面有半缸水,还是风云前一天打回来的。

  把水缸抱了起来,拿到了屋外,黎贪伸手把风云拎了起来,放入水缸中。半缸的清水在加入风云后,刚好没过他的胸口。

  黎贪回头对灰六儿说道:“你来抓着他的头。”

  灰六儿低头看了小白一眼,小白点了点头,她才化作人形,走了过去。

  黎贪并没有在意,只是对灰六儿说道:“你像这样抓住他的头,别让他的口鼻没入水中就行。”

  灰六儿上前伸出双手托着风云的脑袋,就这一会儿的功夫,他浑身渗出的鲜血就已经把缸中的水都染红了。

  黎贪回到屋里,抓着两只木桶走了出来,问道:“水源在哪里?”

  灰六儿占着手,用尾巴指了指方向,黎贪有些疑惑,小白站出来说道:“跟我走吧!”说着,就当先朝泉水处走去。

  黎贪拎着水桶,跟它走着,一边打量着它身后亦步亦止的六只猪小弟。

  “姜菘还好吗?”小白突然问道。

  黎贪一愣,惊讶说道:“你认识大巫奶奶?”

  小白没有回答他,而是继续问道:“你们族中可有人投靠了神族?”

  黎贪神色一变,怒声说道:“我黎族侍奉先祖之魂,怎么会投靠他们?”

  小白这才点点头,说道:“这样就好,小家伙,姜菘与我有旧,听我一句劝,现在出去,别再回来,还来得及。这样对你,对你们部落,没有坏处。”

  黎贪停下了脚步,问道:“为什么?”

  小白抬头看向他,淡然说道:“姜菘应该告诉过你为什么。”

  黎贪摇摇头,说道:“我脑子笨,你别跟我打哑谜,直接告诉我为什么。”

  小白嘴角抽了抽,无奈说道:“你脑子笨?在我跟前就别装了吧?”

  黎贪愣了下,张了张嘴,问道:“你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小白笑了笑,说道:“我只想告诉你,这个风云不是风夷后人。”

  黎贪神色一冷,踏前一步,铭文闪烁,一拳向小白轰来!
  浏览阅读地址:/zhibashanhaijing/730724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