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制霸山海经 > 第五十一章 巫力觉醒

第五十一章 巫力觉醒

  这一拳的威势如同攻城战车一般,破空的风浪甚至产生了一声爆响,但是,却打空了。

  小白依旧笑呵呵的站在原地,但黎贪的拳头却径直穿过了它的身体,如同打在空气中一般。

  “呵呵!想伤到我,以为你是帝俊吗?”小白从虚空中浮现,笑着说道。

  黎贪并没有说话,而是以更快的度挥出第二拳,小白眼眸一闪,身体又再度变得虚幻,拳头再一次穿透了它的身体。

  遁入虚空是白泽一族保命的天赋能力,它能让白泽穿梭到一个独立的异空间之中,躲避开现实世界中的一切伤害,除非能够像帝俊一样强大到足以撕开空间,否则,是伤害不到白泽一根毛的。

  但是,异空间和现实空间是分隔开的,现实世界中的人只能看到白泽在现实空间中的倒影,但却听不到它的声音,同样,白泽想要与现实空间中的人交流,也要从异空间出来才行。因此,白泽在说话的时候,必须回到现实空间中才行,而黎贪就是在抓这一丝机会来攻击白泽。

  “姜菘那小丫头连这个都告诉你了?看来她确实很看好你。”小白遁入虚空后,再次回来,对黎贪说道。

  “你知道什么!你知道什么!”黎贪更为疯狂的挥拳砸着,但每次都落空,击空导致的力量反噬让他几欲吐血,可他犹自挥舞着拳头,喃喃说道:“是他们逼我的,是他们逼我的!”

  “你们人族的那点破事儿我不想管,但是,这个人族跟你没关系,你趁早走人。”小白从虚空中浮现,冷声说道。

  黎贪打累了,用手撑着地面,摇头说道:“不,他是我黎族人,我要带他走!”

  小白冷笑两声,说道:“他姓风,不姓黎,是伏羲后人,要算也该算夷族吧?”

  黎贪怒目而视,说道:“他觉醒我黎族血脉巫力,就是我黎族人!”

  “呵呵!随你说吧!”小白冷哼一声,说道:“这个人族我有大用,你最好别插手,否则,我可不是个念旧情的,姜菘来了也护不住你们一族。”

  黎贪突然笑了,小白神色微异,冷声道:“你笑什么?”

  黎贪笑声越来越大,他看着小白,说道:“差点被你唬住,记得大巫奶奶说起异兽白泽的时候,好像说过它高逾五丈,怎么这次见到,才区区一尺啊?”

  小白神色冷了下来,定定的看着他不说话。

  黎贪收起笑容,对小白说道:“我伤不了你,你能伤我么?难道,又是像大巫奶奶小时候见到你那样,受了伤吗?”

  小白没有说话,黎贪重新扛起水缸,对它说道:“你说的没错,我们人族的事儿,你最好别管。”

  “不然呢?”小白突然开口说道。

  “不然?”黎贪看着它的眼睛,认真说道:“不然你们毛族恐怕要重新选一个王官了。”说完,他大步向泉水旁走去。

  看着他的背影,小白突然放声大笑起来,半晌,才说道:“有意思!有意思!多少年没有外族敢这么威胁我了?真是群雄毕出啊!我原以为西方那个有熊氏就已经是人族中难得一见的强者,没想到黎族也出了个人杰,还有那个风姓小子,更是有大气运傍身,合该你人族大盛啊!只是,最后究竟谁能称雄呢?不好说,不好说!真是越来越有意思了!”说着,它一步一步的遁入虚空,而身后六只圆滚滚的猪小弟竟然也跟着屁颠屁颠的溜了进去。

  黎贪从泉水中打了两桶清水回来,却没见到白泽的身影,不知道它跑去了哪里。

  灰六儿还站在缸边,小心翼翼的捧着风云滚烫的脸颊,不让他滑入水中。

  缸中的水早已被鲜血浸得通红,而风云滚烫的体温也将原本冰凉的清水暖得温热。

  山魈也醒了过来,焦急的趴在水缸旁,呜呜的叫喊着风云,见黎贪回来,呲牙威胁着他,死活不让他靠近水缸。

  黎贪捏着它的脖子把它拎开,让灰六儿帮着把风云提了起来,将水缸中的血水倒了,又将水桶中的水续入水缸中,把风云重新放了回去。山魈见他没有伤害风云,才略微有些放心,但还是张牙舞爪的护着水缸,不让他靠近。

  “现在做什么?”灰六儿捧着风云的脸颊,等黎贪重新打了两桶水回来后,问他说道。

  黎贪放下水桶,盘腿坐在一旁,冷静说道:“等。”

  “哦……”灰六儿忧心忡忡的看着风云,很是担心。瞧风云的样子,应该是患了疫症,她原本想回去请族内长辈来给他瞧瞧,但族内长辈对外族疫症也并无研究,目前也只能看黎贪的安排了,毕竟他是个人族,而且听他说好像对这种疫症挺熟悉,总比族内长辈们弄来点苦涩野草吃了好些。就是不知道他会不会记恨把他逮住这件事,不过看他的样子,好像并没有在意这件事……

  胡思乱想着,灰六儿捧着风云在心中嘟囔:风云哥哥你要赶紧好起来,马上天黑了,该做晚饭了……

  此时的风云却比患了疫症更加难受万倍,并没有像小说中那般陷入黑暗深处,他快被无所不在的血红色逼疯了。就像堕入地狱无边血海当中一般,目之所及,皆是一片红色,而且如同滚烫的热油一般灼烧着他,但他却连一句叫喊都不出,甚至连昏迷都做不到,只能在剧痛中挣扎。

  细胞深处,排序井然的dna双螺旋中的大分子开始分散重组,无数脱氧核苷酸在分子间飞舞,几处隐秘断裂的基因链重新被修复,一连串不可名状的变化正在飞进行,细胞运动燃烧了大量的能量,释放出的热量让风云的体温逐渐升高,即便黎贪不停的换水,依旧无法有效降低他的体温。

  这样下去十分危险,体温的升高也让风云的心跳度上升到了一个恐怖的程度,眼角、耳后等地方的毛细血管都隐约有被撑破的迹象,可想而知大脑中肯定也有破损的血管在渗血,继续下去,等到淤血压迫到了神经,那么留给他的只有丧命一条路。

  虽然不懂其中隐秘,但灰六儿依旧感觉得到风云此刻状况的危险,通红的脸颊一点一点变得更加滚烫,焦急之下,她也只能不停的撩起缸中的血水扑在风云脸上,期望能够降低点温度,但只是杯水车薪。

  黎贪的神色很严肃,虽然他自己巫力觉醒的时候意识也不清晰,但他见过黎武巫力觉醒的场面。黎武觉醒所耗费的时间绝对没有眼前这个人族所用的时间久,而且也没有出现这么严重的热情况,这是怎么回事?哪里出问题了?黎贪百思不得其解。

  “你再这样耗下去只会害死他。”草棚前,小白忽然从异空间中走了出来,对黎贪说道:“还是,你本就想害死他?”

  “尊上,你救救风云哥哥吧!他看着好难受……”灰六儿见小白回来,面色一喜,继而哀求说道。

  小白看了她一眼,没有说话,只是盯着黎贪。

  咬了咬牙,黎贪忽然站起身来,走到水缸旁,就地捡起一块尖锐的石子缓缓划过胸膛,温热的血液流淌,浓郁得肉眼都能看到的血雾汹涌而出,瞬间笼罩住了他和风云。

  “真够下血本的啊?看来当年的那个传闻是真的喽?”小白眼神闪烁。

  “呀!”惊叫一声,灰六儿自血雾中弹出,摔在一旁,她顾不上拍打尘土,就想跑回去,但却被血雾逼在了外面。

  山魈也被弹了出来,急得抓耳挠腮的在血雾外转悠,但却不敢进去。

  “六儿!过来!”小白喝道。

  灰六儿不甘的回头看了眼血雾,委屈说道:“尊上,我……”

  小白摇摇头,打断了她的话,说道:“不用着急,那小子命大,死不了的,这是他一场大机缘,将来,或许能换一丝福报……”

  血海中,风云挣扎沉浮,忽然,从无尽血色中,一对血色的眼睛忽然浮现,不带一丝感情的看向他。

  “你是谁?”一个威严的声音直接从他心中响起,恍惚间,他不知该怎么回答,一团泛着金色的血雾从血海中涌出,笼罩住了他的全身。

  那个声音顿了一下,半晌,才继续说道:“既是我族人,便去吧!”

  一瞬间,血色尽数消退,无边无际的血海仿佛从未出现过一般,只有一层淡淡的血雾泛着金芒笼罩着他,眨眼睛也消失不见,只剩下无边的黑暗。

  头一次,风云感觉到这么喜欢黑暗,被痛苦折磨得筋疲力尽的他,来不及思考别的,就任由自己陷入深深的睡眠中去了。

  血雾外,灰六儿忍不住问道:“尊上,怎么样了?里面怎么样啊?”

  “耐心!”小白喝道,心中也有些无奈。黎贪那小子居然动用了祖巫精血,那些个变态是在神族强势征伐下,依旧能在天地间立下一族名号的家伙,即便是小白也不敢轻易触怒那些个大能,只能耐心等待。

  血雾消散,黎贪有些疲惫的坐在了地上,水缸中的风云通红的面色终于消退了下去,呼吸也缓和了下来。

  “哥哥!”灰六儿飞快的跑了过去,和山魈一起扒在水缸沿上担忧的看着风云。

  “他没事,把他弄出来吧!”黎贪喘了两口气,缓缓说道。
  浏览阅读地址:/zhibashanhaijing/731524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