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制霸山海经 > 第五十二章 狗血

第五十二章 狗血

  灰六儿有些疑惑的看了他一眼,有些不明白为什么前两天还追着赶着要弄死风云的黎贪这会却变得如此平和,居然还出手救助,简直不可思议。

  黎贪站起身来,走到小白面前,居高临下的对它说道:“他已经受先祖之魂认可,就是我黎族人,你就不用再打他的主意了。”

  小白嗤笑一声说道:“你动用伏羲精血,恐怕只要是个人都会被认可是黎族吧?”

  黎贪冷哼一声,说道:“至少,他是人族。”

  小白不作反驳,哒哒转身,留下一句:“随你……”

  灰六儿铺平草堆,把风云平放在草堆上,风云呼吸平缓,睡得深沉,黎贪走过来盘腿坐在一旁,灰六儿不放心他,和山魈靠坐在另一边。

  调节着呼吸恢复精力,黎贪这会才正经抬头打量着这几栋木屋。

  不同于部落中石窟草屋的粗狂风格,眼前的这几栋木屋有一种他从未见过的工业级美感。

  房梁、墙壁、门板、窗棂,所有的木制材料都有一个共同点,整齐。他不知道怎么把木头加工成这样笔直平滑的木板、木条,而且还用它们拼凑成一种漂亮的形状,他不知道这种形状叫矩形,但就是感觉很漂亮。

  低头看着正在沉睡的风云,黎贪微微叹了口气,没有部落的保护,这个孩子将日子过活成这样,一定受了不少苦吧?

  黎贪愣愣的看着他,眼前的风云和记忆中那个已经模糊的稚嫩小脸慢慢融合在了一起。

  “黎贪哥!我什么时候才能和你们一起去狩猎啊?”

  “等你长得像你风林哥的长弓一样高!”

  ……

  “黎贪哥!你怎么不来找我和姐姐玩了?”

  ……

  “争战?大巫说我们同出一源,为什么要争战?”

  ……

  “姐姐!黎贪!你杀我姐姐!我杀了你!”

  “我没有!”黎贪从睡梦中惊醒,冷汗让他全身如同水洗,玉石也似的肌肉如同大理石雕铸。

  已经多久没做过这个梦了?黎贪擦了擦额头的汗,苦笑一声。

  灰六儿好奇的看着他,欲言又止。

  擦了擦汗,黎贪瞥了她一眼,随口问道:“你跟他是什么关系?”

  “他是我哥哥。”灰六儿怯生生说道。

  黎贪皱眉说道:“你是毛族,他是人族,怎么会是你哥哥?”

  灰六儿抖抖耳朵,想了半天,才想起风云前面说过的那个名词,高兴说道:“他是我干哥哥!”

  “干哥哥?”黎贪听不懂,继续问道:“你和他认识多久?”

  灰六儿掰着指头算了算,说道:“二十余天……”

  “才二十余天?你怎么就如此护他?”黎贪不相信的问道。

  灰六儿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哥哥若伤了,无人造饭……”

  黎贪想了下,点点头,这小家伙的造饭手艺确实一绝,连他初次尝到都险些被夺了心神,这威力已经不亚于神术了。

  “你……你为什么……”灰六儿迟疑的问道。

  黎贪看了她一眼,说道:“为什么不伤他?”

  灰六儿点点头,黎贪沉默半晌,说道:“想听我讲个故事吗?”

  灰六儿猛点头,上次风云哥哥讲完丑小鸭和三只小猪的故事后,就没再讲了,她一直念念不忘来着。

  黎贪眼神变得深邃,仿佛陷入回忆之中,好半天,他才开口说道:“在我还小的时候,我黎族刚从炎部分出,黎卭叔带我母弟同胞仅百十余人,开山伐木,于山林中建立部落,燃起巫火,那时,九夷尚存,我黎族与风夷族相邻。”

  “十五岁那年,我随同黎卭叔前往风夷族易货,我第一次见到风雨。”说到这里,黎贪停顿了一下,嘴角浮现出一丝微笑,继续说道:“她是风夷大巫钦定的巫女,我第一次见到她,她正在跳巫舞,我从来没见过有女子能将巫舞跳得那么好看。”

  黎贪眼神像是放出光来一般,即使事隔多年,他依旧显得有些期盼:“看到她的第一眼,我就决定,我要让她做我的婆娘!”

  “我把我的想法告诉了黎卭叔,黎卭叔说让我闭嘴,还警告我不要跟巫女接触。那时的我不懂,晚上还是偷偷去找了她。”黎贪双拳紧握,但声音依旧淡然:“我黎族没有巫女,在那之前我没见过巫女,我不知道,原来巫女就是风夷大巫圈养起来的奴隶!风雨只有在祭祀和庆典的时候才能出来跳舞,其他的时间全部都被关在一个地下的土牢中,她是风夷大巫的私有财产。”

  “我去找她,她很开心,因为我是第一个主动跟她接触的人。我在土牢外,陪她聊了一整夜,跟她讲部落外的世界,她听得很认真,眼神很亮,比天上最亮的星星还亮。”黎贪嘴角浮现出了微笑,说道:“我告诉她,我想娶她,我要她做我的婆娘,但是,她劝我不要冒险,因为风夷大巫会杀了我,还告诉我,能有人陪她这一晚,告诉她这么多,她就已经很满足了。但是,我不愿意放弃,第二天晚上我还是去找了她,但是,却被土牢守卫看到了。”

  “土牢守卫都是大巫手下的巫战,那时的我还没有觉醒巫力,被他们轻易抓住,押送到了风夷大巫面前,黎卭叔得到了消息,赶来救我,让我向风夷大巫致歉,我不愿意,我告诉风夷大巫我要娶风雨,但是,我受到所有风夷族人的嘲笑,他们说我是蚩尤,就是肚子里的蛔虫,说我弱小得像只老鼠,胆子却大得像只牛。黎卭叔向大巫求情,付出了一半货物的代价,才保下了我。”

  “回去的路上,黎卭叔狠狠的训斥了我,不允许我再参与易货,但是,我却忘不了风雨的眼睛。回到部落,我开始拼命的磨炼武技,除了吃饭睡觉,我都在磨炼武技。黎卭叔也很用心的教导我,后来,我打败了部落里所有成年男子,甚至连觉醒了巫力的黎卭叔也逐渐不是我的对手,我能猎杀最凶猛的猎物,部落里的女子们都想做我的婆娘,但是,我只想要风雨。”

  “黎卭叔终于又答应我让我参加易货,再次去到风夷族,我却没能再见到风雨。风夷大巫从上次开始就加强了对土牢的戒备,除了他自己,就只有风雨原来家里的弟弟才能见到她。”

  “我找到了她弟弟,还有她的家人,我想认识他们,我打来最大的猎物送给他们,他们却丢了出来,还骂我。后来我才知道,在他们风夷族人看来,家里女儿能成为大巫的巫女是最荣耀的事,而我这个外族人却想夺走他们的荣耀,因此才会恨我。我不恨他们,我还是经常去她家,但不再找她的父母,而是去找她的弟弟。她弟弟叫风后,很小,和我小时候很像,他也很心疼风雨。我让他去土牢的时候帮我给风雨带我磨的虎牙,羽毛等小玩意,风后每次回来,告诉我风雨见到这些东西时开心的笑容,我就十分满足。”

  “之后每次易货,我都会让黎卭叔带上我,虽然他很不情愿,但还是禁不住我的恳求,我开始频繁的去风夷族。我通过小风后,和风雨交流着,虽然看不到她,但我感觉得到我和她靠得越来越近。”

  “我们的事还是被风夷大巫现了,风夷大巫震怒,将我黎族的货物和黎族人全部驱赶了出来,不许我们靠近风夷族半步。”

  “秋天的时候,出去易货的族人带着满满的已经臭的肉干、菘等货物回来,黎卭叔受了伤。族人说,即便是再远处的方夷族,也不愿意再接受我们的货物,还嘲笑我们黎族是蚩尤,而我们却只能忍气吞声,眼睁睁的看着货物变坏,扔掉。”

  “那年雪季,因为换不回来足够的丝和棉,族内一半的新生儿死去,黎卭叔也没能撑过去。他在临死前,告诉我不要轻易挑起征战,但是,我却完全被仇恨冲昏了头脑。”

  “第二年,我找了姜榆罔,请他借调大军助我讨伐风夷族,那是我一生中最错误的决定。”

  黎贪痛苦的闭上了眼睛,片刻后,他重新睁开眼睛说道:“姜榆罔的大军很强大,但是,他却偏偏要我黎族作为先锋,我带领黎族部众,攻城夺寨,一路攻至王城。但王城有风夷大巫坐镇,久攻不下。最后,姜榆罔请出本族大巫,焚石为汤,将王城攻下。风夷大巫死前出手,击杀了姜榆罔手下一员大将。胜利后,我请求他将风雨赐给我,但是,姜榆罔却说风夷大巫身死,无法给伐东大将军祭祀,必须用巫女之血为伐东大将军祭旗。我想阻拦,但却不能。攻城战让我黎族战士折损许多,彼时正是疲弱之时,如果我提出异议,那么姜榆罔一定会将我黎族屠灭……”

  说到这,黎贪呼吸有些急促,咬紧牙关,拳头关节有些白,半晌,他才调整好呼吸,继续说道:“我永远忘不了那天祭祀台下小风后的眼神,虽然听不到他在说什么,但我知道,再多的话也只说了两个字,仇恨。”

  “姜榆罔征讨东夷之心已久,这次我去请他正是契机,征服风夷只是开始,姜榆罔志在整个东夷。从那时候起,我开始为姜榆罔征讨其他夷族,借大军之势,我连征畎夷、于夷、方夷三族,那时恰逢西方有熊氏扩张,姜榆罔回都坐镇,让我继续征伐黄夷、白夷、赤夷、玄夷、阳夷几族。趁此良机,我收编了九夷部众,建国九黎,以蚩尤为号,待姜榆罔还想回来,整个东方已是我的天下。”

  黎贪说得慷慨激昂,一个声音突然问道:“那个风后呢?”

  黎贪神色黯淡下来,说道:“在那天祭祀后,他就不见了踪影,这么多年……”正说着,他突然反应过来,低头看去,却见风云虚弱的苦笑着,说道:“这么说,你就是传说中的蚩尤喽?而你以为我就是当年的风后?”

  黎贪摇摇头,有些愧疚的说道:“你还恨我吗……”

  “真几把狗血……”风云痛苦的呻吟着。
  浏览阅读地址:/zhibashanhaijing/732940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