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制霸山海经 > 第五十三章 伴生灵兽

第五十三章 伴生灵兽

  浑身上下没有一处不疼的地方,风云感觉全身的骨头都碎过一轮,肌肉筋络也都断了一遍,现在正在一点一点的重新生长,一时间疼痛、酸胀、麻痒等种种感觉齐上阵,让他只睡了一会就再度醒来。

  黎贪大部分的话都被他听到耳中,一时间,风云哭笑不得,还说尽量避开人族,别轻易跟人族接触了,这头一个碰到的就是个大Boss,这是要我死啊!

  风云现在一动也动不了,忍受身体上的难受感觉就已经占据了他大部分心神,黎贪若是对他出手,他可以说连撩阴腿都使不出来。此刻的他真是后悔得要死,为什么他要手贱去点那个融合选项?系统也真是的,会出现这样的情况也不给个提示,真是要被害死了。

  看着满头冷汗的风云,黎贪说道:“很难受是吗?忍受一下,最多三天,血气归脉就好了。”说着,他还伸手帮风云擦去额头的汗,眼神温柔,这样一个巨汉温柔的给你擦汗,请问,你感动吗?

  我不敢动,而且我也动不了……风云一脸懵逼,鸡皮疙瘩都起来了,他终于知道刚才他点到黎贪什么穴了,如果那个穴位有名字,那一定叫做恶心穴。

  “我如果说我不是风后,你相信吗?”风云忍着剧痛说道。

  “信!”黎贪点头说道:“你已经觉醒了我黎族巫力,算是我黎族人,应该叫黎后才对。”

  “你是认真的吗?”风云无奈说道:“随便你了,我现在动不了,只能任你宰割,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不,我们黎族人血脉相通,尤其是觉醒血脉巫力后,更是同生共体,不会自相残杀的。”黎贪说道:“你先歇息,等你巫力觉醒完毕,我带你回族里去。”说完,他起身朝谷外走去。

  风云闭上了嘴巴,咬紧牙关,身体的伤痛让他每说一句话都像是一场酷刑。为了转移注意力,他努力思索着这个黎贪到底想干嘛。

  一开始,黎贪好像就对自己没什么杀心,虽然喊着要打死他,但现在回想起来好像并没有几分认真。还有刚见面的时候,他好像喊了自己一声后儿,那个时候他就把自己认作是那个风后了吗?怪不得他会一直搜寻自己,而且在抓他的时候也并没有想象中那么艰难,倒像是主动送上门来一般……

  还有这个巫力觉醒,应该是系统融合搞的鬼,以后真的不能随便瞎点系统的选项了,上次融合技能就在溪水边蹲了半天,幸好那只熊没过来,这次更是直接丧失行动能力了……话说我不会直接残废了吧?

  风云胡思乱想着,听着外面叮铃哐啷的声音,不知道黎贪在做什么。

  黎贪心情很好,甚至有闲工夫用风云的铜刀劈砍了几下木头,惊叹于它材质的坚硬。

  他当然知道风云很有可能不是风后,他只是想多享受一会这样的幻想而已,真正的风后,说不定已经死了吧?

  这么多年来,风猴的事一直是他的心病,建国以后,他也曾派人四处搜寻,但都没有收获。风云是他这些年来第一个在外面碰到的风姓人族,看到他活泼好动,攀岩登树的样子,黎贪一瞬间真的以为是那个小风后儿呢!

  实在是太巧合了,大巫奶奶在他这次外出前特意为他卜卦,告诉他此行外出遇到的第一个人族会害死他,而他第一个遇到的人族居然姓风,这不由得他不多想。姓风,想杀了他,除了风后还有谁呢?他是应该杀了自己,谁让他无能到保护不了风雨呢?在想到他可能是风后的时候,黎贪就已经降低了警惕性,而是怀着一种愧疚,和长辈的照顾之情,想去补偿他。因此,在风云逃脱后,他一路追赶,想要找到他,带他回族内,让他跟亲人团聚。但是,风云身边却有一只毛族的灵兽,让他一时间居然找寻不到。

  再次看到风云的时候,他一眼就看破了那些简陋的陷阱,但是,他也看出了风云想要抓他的念头,顺水推舟,他并没过多反抗,故意被风云抓住,回到了他的家中。

  但是,看到风云的住所后,他基本上就已经确定这个风云并不是当年的风后了。建筑并不是风夷族的擅长,而且他也没听说过东方有如此精于建筑的部落,没有一个强大的部落支撑,是无法做出这么精美的住所的,更何况还有那些奇怪的武器。

  可是,风云却只是一个人居住,黎贪并没有看到有其他族人在附近,他本想直接带走他,但却万万没想到,这个风云居然直接觉醒了黎族特有的血脉巫力!

  这可是血脉巫力!整个黎族能够觉醒巫力的人加上他也才八十个,收编九夷之后,也从未有外姓族人能够觉醒传统血脉巫力。

  觉醒巫力是很需要天赋的一件事,通常而言,只有最优秀最强大的战士才能够觉醒巫力,但是,这个风云如此孱弱,竟然也觉醒了巫力,简直不可思议。虽然他动用了一丝先祖精血,但却并没有起到直接的帮助,风云并没有吸收先祖精血,而是自觉醒了血脉巫力,这更坚定了他要将风云带回去的想法。若是让大巫弄明白他能觉醒巫力的原因,那将会给部落实力带来巨大的提升。这比他是不是风后,能不能制作那些武器更加重要百倍!

  更何况,即便他不是风后,也有很大的可能是黎族人,说不定就是当初黎卭叔年轻时在外留下的血脉,黎贪不无好意的揣测着。

  既然是黎族人,还觉醒了血脉巫力,那黎贪就放心多了。黎族与他族不同,所以经先祖血脉认同,觉醒血脉巫力的巫战都血脉相连,同生共体,因此根本不用担心同族相争。

  因此,无论如何,这个人族,都必须带回去,绝对不能落入白泽的手中。那家伙心眼比毛孔都多,谁知道它在打什么坏主意。大巫奶奶说过,在先祖面前,一切诡计都是虚妄,所以把风云带回去是最保险的。大巫奶奶小的时候见过白泽,还和它一起住过一段时间。她说过,那家伙活得太久,久到对任何事物都不屑一顾。它唯一喜欢做的,就是编织命运,拨弄时间,把世界引向它认为的有趣方向。虽然不知道是什么意思,但还是不要打交道最安全。

  山魈拖着受伤的身躯警惕的盯着黎贪,黎贪也盯着它看着,这家伙长得真丑,他还从来没见过这种生物,不知道称它为猴子还是什么。见到它的时候它还在捕猎,原本他是想杀了带回去做纪念品的,但没想到却引来了风云。

  那只灵狐不见了,黎贪走进屋里,看到灰六儿窝在风云身边,睡得香甜,风云还在忍着疼痛,躺在草堆上冒着冷汗。

  黎贪走过去,坐在他身旁,问道:“疼吗?”

  “你认为呢?”风云咬着牙根说道。

  黎贪笑了笑,说道:“只有我们黎族的汉子,才能扛得住血脉巫力觉醒的疼痛,你没有叫喊,已经很不错了。”

  风云也想喊叫,大声呼喊能够缓解疼痛,但他这是全身上下,无处不在的疼痛,每次呼吸肺部都像刀割一般,他只能尽量放匀呼吸,一次深呼吸喊叫一声带来的疼痛,恐怕比缓解的疼痛疼得多吧!

  看了眼身侧的灰六儿,黎贪问道:“听她说,你们才认识了不到一个月?”

  “是啊,怎么了?”

  “这么短的时间,却能让她像伴生灵兽一样护主,你的驭兽功夫不错。”

  “伴生灵兽,那是什么?”

  黎贪想了想,说道:“伴生灵兽是可遇不可求的,这个世间并不只有我们人族,还有许多种族,每个种族中都有开启灵智的强者,通常都会有诡异莫测的能力。拿毛族举例,有些灵兽还是幼崽,甚至是未出生的时候,可能它的父母因为什么某种原因死去,又恰巧碰到人族经过,被人族收养长大,它会将收养它的人族当做血亲,一起生活、战斗。因为从小在一起产生的默契,通常能在战斗中为主人带来很大的帮助。”

  风云闭上眼睛,说道:“她不是我的伴生灵兽,她是我朋友。”

  黎贪摇摇头,说道:“别这么肯定,朋友是经过时间、战斗、血液的考验后才能称之为朋友的,若是这里只有你和它,我还能相信你和她是朋友,但是,那个白泽也在,你还是小心一点。”

  风云睁开眼睛看了他一眼,说道:“多谢你提醒,我自己会注意,你到底想干什么,直说吧!”

  “我要带你回家。”黎贪认真说道。

  “嗤!免了吧!我一个人生活得挺好。”风云嗤笑一声,说道。

  黎贪说道:“人族只有和人族在一起,才能被称作人族,你觉醒了黎族血脉巫力,那就是我黎族人,我是黎族酋长,我要保证你的安全。”

  “要不是你,我过得很安全。”风云咬牙说道。

  “又疼了吗?”黎贪见他神色有异,说道:“放松,别去排斥它,记住这种感觉,用心去体会,听自己的心跳,感受血液的流动,这是你力量的根源。”

  风云试着按照他说的去做,果然疼痛稍有缓解。

  黎贪站起身,说道:“感受这种痛苦,把它记在心里,以后你会现,战斗中受伤的痛苦和它相比,不值一提。”说完,他朝门口走去。

  “我不会跟你回去的。”

  走到门口,他身后传来风云的声音。

  “你会的,人总是需要一个家的。”黎贪停住脚步,说了句,迈步走了出去。

  我的家不在这,风云放松着呼吸,继续体会着疼痛,不知什么时候,才缓缓睡去。
  浏览阅读地址:/zhibashanhaijing/732941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