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制霸山海经 > 第五十六章 送行酒

第五十六章 送行酒

  “我用心了啊!”风云摊手说道。

  黎贪说道:“用你的心,你的血,你的肉去投掷。”

  “说得还挺玄乎……”风云嘟囔着,重新摆好姿势,琢磨着什么叫用心。

  酝酿了半天,风云什么也没酝酿出来,倒是有点想上厕所。

  偷眼撇见一旁的黎贪脸黑得像锅底,风云赶紧咳嗽一声,准备投掷。

  就在他将要丢出的一刻,忽然,黎贪浑身铭文一闪,一股凶猛的杀气如同海浪般朝风云扑来,他一个激灵,心脏猛的抽搐了一下,滚烫的血液如同岩浆一般涌出,为身体提供了庞大的动力,让他一个后跳,竟然跃出三米多远去。

  紧握着木枪,风云警惕的盯着黎贪,脚下差点一软。

  要问什么是杀气,让风云来说,就像是被一条毒蛇或是一只猛兽盯上的感觉,让人心凉。他冲着黎贪的那半面身子瞬间激起的鸡皮疙瘩到现在还没消褪。隆隆的心跳如同战鼓,将血液激荡成一条汹涌的河流,无穷的力量充斥在他全身,但看着面前杀气腾腾的巨汉,风云却生不出一丝想正面对抗的感觉来。

  “感觉到心的力量了吗?”黎贪身上的铭文暗淡下去,杀气也慢慢消退。

  风云这才缓过劲儿来,调整呼吸嘟囔说道:“明明是肾的力量好么?肾上腺素就肾上腺素,还心的力量……”

  黎贪没听懂,但风云这些天来老是胡言乱语,他也习惯了。

  “你再试试呢?”黎贪说道。

  风云挥手赶了赶,说道:“你……你一边去,我重新试试。”

  黎贪学着风云摊摊手,退到一旁。

  风云深吸了一口气,重新调整着姿势,还心有余悸的瞄了黎贪一眼。

  不愧是蚩尤,太可怕了,光是杀气都差点冲了他一跟头,他要是真的全力出手,得有多恐怖?辛亏他一开始认错了人,不然风云这会估计都芽了。

  峳峳被这边的动静惊动了,朝远处跑了一截,风云追赶过去,回忆了下刚才的感觉,重新摆好姿势。

  刚才的感觉并不只是肾上腺素那么简单,那种感觉很奇怪,就像心脏变成了一台强的动机,喷薄出巨大的动力,血液像是动力传输介质,带动整个身体爆出更强的力量。

  回忆着那种感觉,风云慢慢的闭上了眼睛。

  黎贪安静的站在一旁,并没有打扰他,反而饶有兴趣的看着他的动作。

  摒除纷飞的杂念,风云慢慢沉下心神,周遭的一切仿佛都安静了下来,徐徐的呼吸声像是呼啸的狂风,血液沙沙的流动清晰可闻。一股莫名的力量从血液中藴孕而生,催动得心脏隆隆的跳动声越来越大,经过胸腔的增幅,如同战鼓一般,他的骨骼都隐隐抖动起来,震得筋络都有些酥麻。

  如同站在更高的维度俯察,仿佛能够洞察身体中每一丝每一毫的细节,风云嘴角浮现一丝笑容,甚至有些享受这样的感觉。

  在一旁看着的黎贪眯起了眼睛,神情变得有些严肃,口中喃喃说道:“这才几天?就直接到养骨了吗?”

  耳畔的风声流动,脚边的草叶摇摆,身旁的落叶飘零,风云仿佛感觉自己能够一枪扎穿左边那只正在飞舞的蝴蝶。

  睁开眼睛,风云赫然现,自己周身竟然萦绕着一股淡淡的血雾。

  血雾像是有重量一般,坠得他有些费力,心中刚浮现出想要甩掉这种负重感的念头,血雾竟然汇聚到了木枪之上,原本轻飘飘的木枪变得如同铁石般沉重,尖端竟然还泛起一丝金属般的锐利质感。

  那是!黎贪脚步一动,差点冲过来,但最后还是收住脚步,一动不动的死死盯着风云的动作。

  激活血统技能:巫力之附3 LV1(o/1oo)可将巫力附加在物体之上,增强物体本身属性。增强幅度根据巫力强度变化。

  风云再次举起木枪,感受着手中沉甸甸的分量,看向远处吃草的峳峳,一抖手,木枪化作一道虚影,几乎没有多少抛物线弧度,径直向峳峳飞去。

  只一瞬间,木枪就越过了两者之间的距离,如同插入面团中的筷子一般,轻易穿透了峳峳的脖颈。

  仿佛卡在了骨头上,木枪没有完全穿透峳峳的脖子,巨大的力量扯动峳峳的身躯霎时间向前倒去。木枪带着鲜血的枪头被峳峳的重量压低,插入土壤中。枪身携带的力量余势未歇,仍带动峳峳的身体向枪头所向翻滚了几圈,才以一个怪异的姿势扭曲着俯在地面上抽搐着。暗红色的血液撒出一串,此刻才汇成一汪血泉。

  “激活生存技能:投掷LV1 (o/1oo)。获得将物体向远方定点抛掷,达到远距离杀伤效果的能力。”

  “哇偶!杀伤力好强啊!”风云兴奋的喊道,回头看向黎贪,却见他看自己的眼神像看个怪物。

  “怎么了?”风云挠了挠脑袋问道。

  黎贪说道:“我要走了。”

  “咦?这么快啊?”经过最初的痛苦,风云尝到了甜头,他还想让黎贪帮他多激活几个战斗技能来着,怎么这就要走了?

  黎贪看了眼远处还在抽搐的峳峳,说道:“你现在能够自保了,我要赶紧上路,赶在雪季前办完事回来。”

  “哦,那好吧!”风云没再嬉皮笑脸,而是耸耸肩,走过去把猎物抗起,朝回走去。

  晚上,风云没有炒菜,而是在院子里升起了一堆火。

  下午他把花椒树下捡回来的那些花椒粒磨了磨,和盐巴拌了拌,当做佐料用来烤肉。

  夜空中的星星被火光照得有些暗淡,火星不时被滚烫的空气席卷着向空中飞去,像是要变成下一颗星星一般。

  往肉串上撒了点佐料,风云把先烤好的分给了灰六儿、小伟和黎贪。

  黎贪接过肉串,大口撕咬着,被花椒粉辛辣的味道刺激得一挑眉毛,继而更加大口的吃了起来。

  继续烤着肉,风云看了黎贪一眼,笑道:“说真的,我还真没想过能跟你这样的聊天,吃饭。”

  黎贪没听懂,问道:“什么意思?”

  风云笑笑,说道:“我以为,怎么说呢?我以为你们这个年代的人都跟原始人没什么区别来着。”

  “原始人?”黎贪挑了挑眉毛,不解问道。

  风云嘿嘿笑了笑,说道:“没什么,快吃吧!一会该凉了!”小白在一旁的屋檐下,嚼着草茎,鼻腔里哼了一声。

  想了想,风云又问道:“你真是蚩尤啊?”

  “是啊?如何?”黎贪说道。

  “没什么……”风云沉默了,闭上了嘴巴。

  过了半晌,风云突然说道:“我真的不是风后。”

  “我知道。”黎贪淡淡说道。

  “我也不是黎族人。”风云紧跟着说道。

  “你有黎族血脉。”黎贪肯定的说道。

  “我知道。”风云皱着眉头说道:“但是我不是纯粹的黎族人,你懂吗?我是说,我真的来自四千年后。”

  这次黎贪沉默了,半晌,他突然开口问道:“我会死吗?”

  “当然会死。”风云说道,顿了下,他又补了句:“人都会死。”

  “我是被谁杀的?”黎贪又问道。

  风云反问道:“为什么就不能是老病死的?”

  黎贪摇摇头说道:“黎族人只会死于战斗。”

  “哦……”风云没再说话。

  黎贪想了想,问道:“不能说是吗?”

  风云吹了吹烤肉上的草木灰,说道:“不能说。”

  “那就不说了。”黎贪随意的说了句,就伸手拿过一串生肉吃了起来。

  风云张了张嘴,犹豫了下,还是转移了话题,笑道:“你这样吃还有点蚩尤的样子。”

  “你觉得蚩尤是什么样子?”黎贪微笑问道。

  风云想了想,描述说道:“像你这样的身材,这样的强大,很暴戾凶悍,好像还吃石头来着。”

  黎贪神情有些怪异,问道:“你听谁说我是这样的?”

  风云耸了耸肩,摊手说道:“听……书上说的喽!”

  书?又是个听不懂的字,但黎贪也能猜到,应该是后世的说法,他叹了口气说道:“我虽然贪吃,可还没想过吃石头啊……”

  风云哑然失笑,一个人的性格从他的言谈举止中就能看得出来,黎贪虽然看着凶悍,但从他们一开始生冲突,他却并没有真的伤害他,在现他拥有黎族血脉后,更是对他关爱有加。若说他真的是那个残暴无常,诛杀无辜的蚩尤,风云是不太信的。

  成王败寇,史书是由胜利者书写的,风云不知道黎贪之后还会不会变,但在眼下这一刻,他还是愿意相信黎贪暂时是个不错的人。

  起身拍拍屁股,风云从仓库里抱出一只完好的坛子,敲开封泥,一股浓香扑鼻。

  “这是什么?”黎贪被引了过来,风云从厨房里拿出陶碗,舀出一碗递给黎贪,笑道:“你明天就走了,陪你喝一场送行酒!”

  “送行酒……”黎贪嘟囔着,从风云这里总能听到没听过的字眼,见到稀奇古怪的东西。

  仰头灌下一碗,从未体会过的口感让黎贪差一点就吐了出来,但片刻间,他就体会到了酒液中丝丝粮食的甘甜,咕咚一声咽下肚去,仿佛吞下一块火炭一般。

  黎贪双眼变得明亮异常,哈哈笑着大喊一声:“好酒!”说罢,竟又自顾自的伸手去舀。
  浏览阅读地址:/zhibashanhaijing/734201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