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制霸山海经 > 第五十七章 离开

第五十七章 离开

  用什么来试探人最有用?一是钱,二是酒。

  在钱财的面前,欲望会让人暴露出最真实的贪婪。

  在醉酒之后,潜意识会展现一个人最本质的心态。

  风云没钱,但是他有酒。

  黎贪用陶碗喝得不过瘾,风云笑呵呵的帮他拿过木勺。

  淡黄色的酒液从口角溢出,流到健硕的胸膛之上,被火光照射得如同晶莹的珠串,痛饮酒液,黎贪的眼神越来越亮。

  “黎云。”黎贪喊道。

  风云并没有否认,点头说道:“怎么了?”

  黎贪并没有看他,而是看向无尽的星空。他喃喃问道:“我问你,我黎族千年之后如何?”

  风云摇摇头,说道:“我不知道黎族千年之后如何,我只知道人族千年之后如何。在我那个时代,人族会达到前所未有的辉煌,我们用机械替代人力;我们能飞翔在天际,甚至登上月亮;我们能战胜大多数疾病,创造出人工智能。人们安居乐业,国家兴旺达……”

  风云描绘着数千年后的盛况,虽然好多词汇都听不懂,但黎贪依旧听得心驰神往,心潮澎湃。对于他来说,他甚至无法想象风云口中描绘的是怎样的世界。

  半晌,他仰头喝干了一勺酒,叹道:“太遥远了,那样的世界,我是看不到了,我只想让国内各部每个新生儿好好的活下来,能吃饱肚子,穿厚毛皮,血脉能代代相传,我就很满足了。”

  好好活着?风云没说话,过了一会,才问道:“目前九黎国每年的新生儿……夭折的有多少?”

  黎贪看向火堆,沉声说道:“从上个雪季到现在,我九黎国内新生儿一千一百六十三个,因风寒、虫疾、腹泻、缺食死了一百八十七人,再过五个月又是雪季,不知道又要死多少。”

  “缺食?食物不够吗?”风云问道。

  黎贪摇头说道:“上次战争黎族和九夷族的成年战士折损过半,而收编九夷族人后,妇女老人又占了多数。我将九夷人口分散安置为风、木、水、火、玄五部,还有我黎族一共六个大部落分散在国内。但人口集中让周边禽兽越来越少,而从炎部夺来的粮种也连年欠收,这几年即便各部战士每日全力外出狩猎,依旧不能完全供应……”

  风云沉思着,开口说道:“国内资源匮乏,产出满足不了需求,所以说,你想动战争?”

  黎贪惊讶的看向他,风云看到他的反应,点点头说道:“嗯,是了,你跟姜榆罔有旧仇,而他也是征伐九夷族的幕后推手,对他开战,能够最大程度的获得国内九夷残留部众的支持,所以,你想对炎部下手?”

  黎贪盯着他看了半晌,才点点头说道:“你很聪明,如果我此去行事不顺,以战养战是最后的办法。”

  风云看着他,追问道:“那有没有想过打输了怎么办?”

  “不会输。”黎贪肯定的说道:“只要有我黎族兄弟在,我们就不会输。”

  “黎族兄弟?有多少?”风云问道。

  “连我在内,八十个。”黎贪说道,想了想,他又补充了一句:“加上你,八十一个。”

  风云自动忽略了他自己,惊讶问道:“就八十个人,你敢说不会输?”

  “不会输。”黎贪面上是无比的自信,认真的点了点头,说道:“不会输。”

  不知道他哪里来的自信,风云没再说话,把烤肉递给灰六儿,黎贪光喝酒就够了,顾不上吃肉。

  见他不再言语,黎贪想了想,问道:“你为什么问我会不会打输?难道说这次我会输?”

  风云摇摇头,低头咬了一口肉,含糊说道:“不知道。”

  黎贪点点头,没再追问,从已经喝到见底的陶坛里舀出一木勺酒仰头饮尽。擦了擦嘴角的酒液,他说道:“不知道好,最好也别让我知道,知道了没意思。”

  风云惊讶的看着他,心中不禁又一次刷新了对他的认识。他从来没想过一个刀耕火种时代的原始人能有如此的胸襟气度,光是这一份淡然的胸怀,在他的那个年代,都不是一般人能有的。

  血脉巫力的加持下,风云和黎贪的肚子如同无底洞一般,一块块的烤肉,一勺勺的酒液被吞下。黎贪应该是第一次喝酒,一坛酒大多数进了他的肚子,撑到这会已经有些微醺了。

  黎贪喝得兴起,索性直接抱起酒坛对嘴喝了起来。

  拿着一根剃得干干净净的腿棒骨放在火堆上烤,风云想了想,问他说道:“你有没有想过,或许没有战争,才是让所有人能够安居乐业的前提?”

  “没有战争?怎么可能?”黎贪放下酒坛,打了个嗝,擦去嘴角的酒液。略有些摇晃着看了风云一眼,嘟囔说道:“除非人族死绝了,否则就不可能没有战争。别说人族了,就是毛族、鳞族,甚至是羽族,不也也是弱肉强食?我敢说,再过几千年,几万年,只要有人族,就会有战争。”

  风云哑口无言,他没法反驳,即便在他生活的那个时代,地球上的战争也从来没停过。

  说起战争,这是黎贪的老本行了,一开头就没完了。黎贪起了聊天的兴致,说道:“人是永远不会满足的,除非得到全世界。你知道我为什么叫黎贪?因为我贪吃,从小我就比别人吃得多,为了一口吃食我敢跟比我高两个头的孩子打架,吃到一口我就想两口,吃到两口我就想一只。贪欲是没有办法抑制的,要勇敢正面面对它。我有欲望,才会有动力,我不满足,才会想办法去得到更多,我拥有更多,才有多余的给别人。”

  摇了摇头,风云说道:“你这是歪理,欲望虽然不能抑制,但是可以掌控,只有控制不了欲望,才会造成索求不满,酿成战争的恶果。”

  黎贪嗤笑一声,拍了拍酒坛,坛中出空瓮声,他哈哈笑道:“那你喝水就足够了,为什么要弄出这个酒呢?”

  “我……”风云有些哭笑不得,他做梦也没想到会被一个原始人辩得哑口无言。摇了摇头,他笑道:“行,你是老前辈,我说不过你,行吧?喝酒喝酒!”

  黎贪哈哈大笑,举起酒坛仰头灌下,坛底的酒液涌出,从他口角溢出,撒落在地上,看得风云很是肉疼。这些可都是王越留下的存货,喝一点少一点啊!

  将坛中酒水喝了个干净,黎贪丢下酒坛,醉眼朦胧的站起身,握拳敲击着胸膛,出声声闷响。他开口唱道:“我心匪石,不可转也。我心匪席,不可卷也。威仪棣棣,不可选也……”

  脚下草茎缠绕,黎贪很快站立不稳,轰然倒地,吐着酒气打起酣来。

  风云看了眼他,回过头来,挥动铜斧砍开腿骨,扯了根中空的草杆,插进去滋滋的嘬着骨油。

  慢里斯条的啃着骨头缝间的肉丝,风云思考着黎贪的话。

  他是蚩尤也好,黎贪也罢,对于风云来说都不是那么重要。风云现在唯一的需求就是尽快完成任务,尽早回家。

  孤身奋战,他必须先为自己考虑。

  至少目前来看,黎贪对他应该是没有恶意。王越提过,系统给出的任务会越来越难,双拳难敌四手,多出一个帮手无疑是多了一层保险。因此,跟黎贪交好是很有必要的,不说别的,光说他的身手,至少也能让他帮忙做几个任务,怎么说也不是赔本买卖,更不用说他背后还有一个国家!

  咦?这是一不小心,跟一个总统交了朋友了吗?

  当然,玩笑归玩笑,把握好分寸还是很有必要的。毕竟有系统的时间线维护这个大杀器存在,还是要提高警惕。

  两人聊得有些晚,灰六儿已经卧在一旁睡着了。俯身抱起她,走到草堆旁,放在上面。

  小白从阴影中走出,开口问道:“你要跟他走吗?”

  “谁说我要跟他走的?”风云瞥了它一眼,伸了个懒腰,笑道:“你很想让我跟他走吗?”

  “我无所谓。”小白转身重新没入黑暗中,留下淡淡一句:“看你自己喽!”

  看我?风云笑了笑,躺在草堆上,闭上眼睛,喃喃说道:“跟我有什么关系?我只是个过客而已……”

  灰六儿睡梦**了拱身子,偎到风云身旁,寻了个熟悉的位置,微笑着沉沉睡去。

  从睡梦中惊醒,并没有梦中的木棍迎头敲来,看了看身旁流着口水的灰六儿,风云坐起身来,打了个哈欠,看向火堆旁,原本睡着黎贪的位置却空无一物。

  “天没亮就走了。”小白躺在一堆肥肉身上开口说道。也不知道它怎么调教的,原本爱钻泥塘的猪崽子们如今却一个比一个干净,而且很是听话。最重要的是,长得比吹气还快,这才多少天,个头居然都比小白还大了。

  “不错不错,等到冬天就可以杀了吃肉了。”风云满意说道。

  小白一瞪眼:“你敢?”

  “咦?你不是公的吗?怎么还母性泛滥啊?”风云笑着说道。

  小白懒洋洋的说道:“现在它们是我的小弟,要吃先得过我这一关。”

  “好说!那不就是先吃你吗?”风云呵呵说道。

  小白斜了他一眼,口中猪叫一声,猪崽们就齐齐起身,扛着它朝林中走去。

  “嗬!这排场!好玩!”风云啪啪的拼命鼓掌,像是看到了马戏团表演的孩子。
  浏览阅读地址:/zhibashanhaijing/735326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