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制霸山海经 > 第五十九章 它醒了

第五十九章 它醒了

  锯条最重要的是齿,风云磨得很仔细,不光把锯齿上的锈斑都磨掉了,还用锤凿把锯齿敲成一前一后间错的齿纹,这样的锯齿“牙口”好,吃料很快。

  扛着崭新的铜斧,风云朝谷外走去。

  晒干的木料比刚砍倒的时候轻得多,但一颗也有好几百斤重,风云不得不在原地把它们截成一段一段的木料,才好往回抗。

  激活了血脉巫力,风云现在的力量比以前大了一半不止,即便扛着半米宽,三米长的木料,也能在山林间跋涉,还可以爬上山腰。

  一下午的时间,风云都在不断的往回运送木料,累了个半死也才弄回来一半,剩下的只能等明天再去搬了。

  灰六儿和小伟打靶……哦不是,打猎归来,收获满载。

  灰六儿比较偏爱炒肉,因此抓猎物都会挑膘肥体壮的逮,好拿回来让风云炼油。而山魈则没那么多讲究,只要够大,能吃饱,它就很满足了。

  今天虽然猎物挺多,但没几个肥的,加上风云没了铜刀,切肉也不方便,只能用铜斧剁开洗净烤了吃。

  下午抗回来的木料被风云劈砍开生起了篝火,若在后世,这样几十年的木料可都是钱,但如今却只能被拿来当柴烧。

  灰六儿现如今烤起肉来也似模似样了,只是比较懒,还是喜欢让风云给她烤。

  吃过晚饭后,风云原本想借着篝火的余光刨几块板出来。但一下午的力气活让他已经精疲力尽,吃饭的时候,就连连打着哈欠,因此,他随便吃了点,就回屋睡觉去了。

  兴许是昨天累着了,风云一觉睡到半晌午才起来。

  头一次没被燕子吵醒,风云伸着懒腰出门,却现燕窝内少了好些个张着嫩黄色小嘴的家伙。

  “夏天来了啊!”风云嘟囔了句,叉着腰围着木屋转了一圈。

  灰六儿和小伟继续出门打猎去了,山谷中蜂舞燕鸣,若不是果树花都谢了,结了果子,倒也有几分鸟语花香的感觉。晃悠到桃树下面,抬头看着上面青色的小果子,风云感觉唾液在分泌。拍了拍树干,风云满意的朝回走去。

  昨天吃完肉剃下的骨架在锅里煮了一晚上,正是汤浓肉鲜的时候,风云热热乎乎的喝了一碗,神清气爽。

  盐罐里的盐吃完了,风云拿出存放好的树皮锅,小心翼翼的又灌了一罐。

  激活血脉巫力后,他饭量大涨,对食盐的消耗也快了许多。第一个树皮锅的盐已经吃完了,这都已经开第二锅了,再吃个把月,还得往海边跑一趟。

  花了一上午时间把木料统统抗了回来,今天比往日格外闷热些。忙活完后,风云去泉水边洗了个澡,才回来摆开工具,准备好好打几件家具出来。

  在草垛子里将就好久了,风云早就有此打算。

  必要的床、椅、板凳,自然要做,灶台上的木勺又是盛汤,又是舀水,有时候还要盛酒,用起来太不卫生,也得重新做两个出来。破损的窗户、门框、墙板、屋顶也要重新修缮,要不下了雨屋里都得被淹。

  风云自己用,就省略了那些镂空雕刻,雕龙画凤的花活,就只用实打实的木料,做点耐用的实在东西。

  这天真经不起念叨,刚说过别下了雨,下午天就阴了下来。两个猎手紧赶慢赶,还是被淋进了雨里。

  扔下猎物,灰六儿就跳进了屋里,抖着身上的水,小伟有些犹豫,但被风云一把拉了进来。

  锅里还有剩下的汤,风云往里面加了两片生姜,给灰六儿和小伟各盛了一碗。

  “我不要姜。”灰六儿吭叽说道。

  风云严肃说道:“不行,姜能祛风寒,乖乖喝了。”

  灰六儿淡灰色的头淋湿粘接了起来,一缕一缕的垂在脸侧,末端还凝挂着水珠。

  风云从外面抱回来一段木料,在屋里劈砍成柴火,准备把火烧旺,让灰六儿和小伟烘干。

  往外拨拉着膛灰,一块黑色的石块当啷落在地上,一抹金色的光泽让风云疑惑的将眼神投过去。

  舀了一勺水浇在上面,等它刺啦降温之后,风云伸手捏起了它,带着孔洞的石块有些温热,一面是黑色的炭迹,而另一面却露出一抹黄澄澄的金属色泽。

  “激活生存技能:冶炼3 LV1(o/1oo),获得冶炼金属的能力。”

  一股纷杂的记忆涌入脑海,半晌,带着还能记起的炼铜大法记忆的风云晕乎乎的站起来,叉着腰哈哈大笑说道:“真是有心栽花花不,无心插柳柳成荫啊!哈哈!总算出技能了!”

  有的时候,运气真的比实力更重要。

  激活技能后,风云总算放下心来。他并没有着急的去着实炼铜,因为按照记忆中的炼铜大法,他还需要很多准备条件,想要炼出能用的铜水来,按照他目前的条件,最少最少得用三个月,而且那还是炼铜!在获得冶炼相关的知识后,他才知道,原来王越给他留下的这些工具,都是采用了纯正的青铜炼法,而青铜可不是纯铜,而是铜锡合金!这就代表他不仅要炼铜,而且要炼锡,这就让炼制难度又上了一个台阶了。

  在知晓难度后,风云更不急了,反正目前手头的东西将就能用,还是先把准备工作做好再说吧!

  接下来的几天,风云好像又变成了梦中的严水生,开始了独自闯东家的生活。灰六儿吃饱了饭就在一旁看他干活,倒也有点梦中长英的样子,劳累时风云还偶尔有些恍惚,感觉仿佛又回到了梦中一般。

  斧锯翻飞,锤凿砸敲,木屑变成了周边最常见的东西。

  九天,风云做完了所有的活计,刚开始有点手生,后来感觉慢慢对上之后,度就快得多了,若不是要先搞定工具,还会更快。

  王越留给他的工具都是金属刀具,很多工具还要他重新做架子。例如说刨子,他就得先做出刨身,挖出槽口,接好楔木,才能把刨刃装进去。

  木器做好后,风云这才开始着手做炼铜的准备工作。

  要想做出青铜器来,他至少需要一大两小三个炉子,这对他来说,可是个大工程。

  三个臭皮匠还顶个诸葛亮呢!可他就只有一个人,什么事儿都得自己来,人力,是制约展的重要因素啊!

  搭炉子,起码十天,在此之前,风云先要做的,是先解决吃饭的问题。

  花了五天时间,做了二十个带抽拉式封盖的小木盒,烧了个大陶盘用来熬煮盐卤结晶,风云收拾东西准备出前往海边。

  没有铜刀,风云就把之前烧的陶刀翻了出来。这次比上次的工具多得多,他准备多弄点盐回来。

  灰六儿和小伟得跟着他,小白自然就留下看家。这次要带的东西不少,木盒、铜斧、青铜锹、陶缸等等都是大家伙,他一个人拿不下,有两个帮手也轻松些,更何况还得让她俩去弄东西吃呢!

  上次带过来的茱萸果和皂角豆都吃完了,这次得再弄点回来。茱萸果好说,山谷里有,但没有皂角豆,这次风云准备多弄点老的,回来熬皂角水洗澡用,顺便还能在山谷里栽种试试,等下一个找到这的穿越者,就不用愁洗澡的事儿了。

  嗨呀!像我这么好心的人,一定会有好报的吧!美滋滋!

  路过内湖的时候,远远可以望见青丘山,风云问跑得欢快的灰六儿说道:“你不准备回去看看吗?”

  逮蝴蝶撵山雀的灰六儿欢快的说道:“不,姊姊入眠疗伤,长辈均在修行,我回去也得修行,我才不要回去,我要在你这里玩耍。”

  “这么贪玩怎么行呢?你看看你姐姐,那么厉害,跟英招都打得有来有回的,你怎么就没学会点什么技能呢?”风云边走边说道。

  “我会啊!”灰六儿理直气壮的说道。

  “嗯?”风云有些意外,问道:“你会什么?我怎么没见过?使出来我看看啊!”

  灰六儿捏着根树枝甩着玩,口中说道:“姐姐不让我用,说太过危险。”

  “切!我才不信,你该不会是根本不会吧?”风云笑着激她说道。

  “我会的!”灰六儿气呼呼的说道。

  “那你用出来我看看啊!”风云笑道。

  灰六儿调转头来,气哼哼的跑到风云面前,说道:“那你弯腰。”

  风云笑笑,弯下腰来,灰六儿凑过来,粉润的嘴唇轻轻抿,在风云嘴上印了一下。

  温润的小嘴吐气如兰,亲完之后,灰六儿却像什么都没生一样,一双眼睛弯成了月牙,笑眯眯的看着他。

  风云没反应过来,愣住了。

  就在这一瞬间,天地间仿佛都随之一滞,或是命运使然,或是时间流转,在极西之地,一块漂浮在海面上的大6微微一颤,荡起的波纹和声浪将千里之内的生物尽皆驱散,一道巨浪瞬间扩散开来。

  看着六只小弟在稻田泥坑里翻滚打闹的白泽抬起头来,即便是白日,眼中依旧有星光闪过,它看向西方,眼神仿佛越过无穷的距离,口中喃喃说道:“它醒了……”
  浏览阅读地址:/zhibashanhaijing/736781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