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制霸山海经 > 第六十二章 被俘

第六十二章 被俘

  这是怎样的一个怪物,虽然长着人样的脑袋,但光秃的头上并没有毛,而是和身躯上一般长着密密麻麻的鱼鳞。它的双眼间距很宽,几乎要分开到脑袋两侧,这给它带来了更加宽阔的视野,双耳的部位却长着两块鱼鳍,伴随着水流扇动着,看起来十分古怪。

  它长着一对前臂,有些像人的手,但却更像青蛙的前肢,四只手趾间生着蹼,还捏着一根不知从什么大鱼身上取下的尖锐鱼骨。从胸部以下的身体,就是一条鱼尾,银色的鳞片和宽大的鱼鳍微微晃动着,让它轻易漂浮在水中。

  “磕哒哒哒!”那怪物宽阔的巨嘴并没有肉质,而是带着骨头的突起,此刻正飞的张合,出高频的骨质碰撞的声音,刺耳无比。

  它挥舞着鱼骨,指向一个方向,但风云被它吓了一跳,不由惊叫出声,口中空气化为白茫茫的泡沫阻挡了他的视线,并没有看到那怪物的动作。

  拼命挥动四肢调转身子,风云向海面游去,但那度和怪物相比无疑是班门弄斧。

  怪物见他朝海面游去,有些恼怒,鱼尾一摆,径直向他冲去。

  水中声音的传播度要比空气快,风云听得身后磕哒声临近,回头望去,却见那怪物飞快追赶了过来,直接越了他,阻挡在他头顶之上,挥动鱼骨向他戳来。

  肺中空气已经不多了,剧烈活动更是在加消耗氧气,缺氧的焦灼感让他的后背一片麻痒,对氧气的渴望占据了他大部分心神,他现在只有一个念头,就是赶紧到水面上去呼吸。

  可是在上行的水中,却有一条怪鱼挡住了他的去路。

  在怪物的挥动下,鱼骨破开海水戳了过来,风云在水下闪躲不及,被划破了胳膊,几缕血丝溢出,但却没有化为血雾散开,而是如同实物一般在海水中萦绕。

  即便如此,伤口处依旧有淡淡血腥味扩散,嗅到了血腥味的怪物很明显的愣了下,随之而来的则是更加疯狂的攻势。鱼尾一甩,它的度比刚才快了一倍不止,几乎是瞬间,就刺到了风云胸前!

  在水的阻力下,风云很难跟上它的度,但是,在极端危险的条件下,他反倒有些冷静了下来。

  随着血液的流逝,风云仿佛听到心跳声如同战鼓般隆隆响起,越来越大,甚至连胸腔都开始共振起来。

  肺叶拼命压榨着肺中空气里最后一丝氧气,为风云积蓄着能量。

  妈的!左右一条命!就算是死也要拉个垫背的!

  在骨刺及身的一瞬,风云身躯一扭,闪开骨刺,右拳用寸拳的力方式,破开水流轰击在了怪物腹部,巨大的力量甚至在水下荡起了一片水纹,他则借助这一拳的反震力向后退去。

  鱼的内脏都在腹部,风云这一拳附带着巫力,怪物没有防备,结结实实挨了这一下。它张着嘴,并没有出声音,但风云可以从它凸起的眼睛和口中溢出的血丝看出,这拳已经重创了它。

  肺部对空气的压榨已到极限,风云只感觉脑仁都有些抽疼。击开怪物后,他扭动身子,焦急的想要向海面游去,可脚下一阵拉扯力传来,让他无法上升。

  低头看去,在后退的过程中,他踩入一团海藻中,飘飞的海带缠绕住了他的脚踝。

  海带缠得不紧,若是在平常,他几下就解开了,但是这会儿,极度缺氧的他,只挣扎了几下,就没了力气。

  四肢无力的摊开,身躯被海带拉扯着缓缓仰面倒了过来,充血的眼球越来越看不清那近在咫尺的海面,意识越来越模糊……

  咕嘟嘟!

  如同烧开了水一般,从崖下喷涌出一股白色的气浪,汹涌的气泡携卷着腥咸的空气裹住了风云,大气压推开沉重的海水,在海底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气泡,将风云围在中间。

  “嗬!”如同打开的密封罐头一般,风云的肺部瞬间吸满了空气,久违的氧气再次流淌在他的血液当中。眼眶内爆裂的毛细血管渗出的血丝让他看着周围都是一片血色,但他只顾得上拼命的呼吸。

  “人族?”一个玩味的声音响起,从海水再进入空气中,声音变得有些混响闷,又在狭窄的气泡中产生了细微的回音,听起来很古怪。

  风云揉着眼睛,拭去眼中的血色,麻木的思维正在恢复,他大口喘着粗气,想要看到是谁在说话。

  “因何闯入我鳞族海域?”一个雌性的鱼怪从崖底游出,身后跟着一堆和先前怪物一幅模样的跟班,缓缓游到了气泡前。

  “你是谁?”风云一边将呛入肺中的海水咳出来,一边问道。

  面前的雌性海怪看起来要比先前的那个和她身后的更加高级,因为它看起来更像人些。虽然胸腹以下依旧是鱼身,但在面部却几乎是个完全正常的人类脸庞了。

  不过,风云依旧不能把它跟美人鱼画上等号,因为它虽然有鼻子有眼睛的,但是面部却长着一层细腻微小的鳞片,即便风云没有密集恐惧症,但看着也着实有点不舒服。

  “道来!”雌性鱼怪并不准备回答风云的问题,而是追问它先前的问题。它身后的鱼怪们听到它的呵斥,纷纷挥动着手中的鱼骨武器,向风云叫嚣着,出一阵磕哒哒的骨头碰撞声。

  在人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在看清他所处的环境之后,风云就选择了老实回答。眼前的这个水泡显然是凭借着非自然力量才能维持在他身旁包裹着他的,而这种力量的来源除了这雌性鱼怪外,还能有谁?

  风云咳嗽了两声,说道:“我是来觅食的,是它先动的手。”说着指向趴在海底咳血的鱼怪。

  顺着他的指头,雌性鱼怪看向那只鱼怪,那鱼怪匍匐在海底,口中鱼骨磕哒哒的碰撞,出一串敲击声。

  雌性鱼怪面部很人性化的流露出一丝不屑,说道:“废物!”说罢一摆手,身后的几条鱼怪飞游上前。一条手中鱼骨兵器明显比其他鱼怪更加精致的鱼怪挥动兵器,抖手一刺,轻松贯穿了那条被风云击伤的鱼怪。其他鱼怪上前,竟然张口撕咬住了那条鱼怪,血雾弥漫,几乎在片刻间就将它抢食干净。

  风云看着面前惨状,不动声色的吸饱了空气,鼓着胸膛,保持着肺部的空气含量,防止那些家伙突然对自己出手。

  雌性鱼怪对这样的情况仿佛司空见惯,她游到风云面前,伸出带着蹼的手指,挑了挑气泡前漂浮着如同实物的血丝,那是风云的血液。她若有所思的问道:“你是巫?”

  “是,你是谁?”风云识趣的回答了她,同时问出了自己的问题。他警惕的看着她的动作,鼓着胸膛保持着短暂急促的呼吸,防止气泡消失。

  “吾乃鳞族王脉,鲛国之主大女,吾名鲛姬。”雌性鱼怪抬高的下巴,傲然说道。

  鲛姬?风云差点没问问她小名是不是娜美,他谨慎说道:“这个,多谢鲛姬搭救,我朋友还在岸上等我,我要回去了,能解了你的Q吗?”

  鲛姬没听懂,问道:“何意?”

  风云讪笑一下,指了指头顶说道:“我是说,我要回去了……”

  鲛姬笑道:“回去?你是想自寻死路?”

  “什么意思?为什么是自寻死路?”风云一边聊天降低她的防备心,手下却暗自动作。他用手触碰了下身下,却现空气和海水之间并没有隔离物,手指甚至可以穿过空气没入海水中。

  仿佛察觉到了他的动作,鲛姬淡淡的看了他一眼,说道:“你既是巫人,怎会不知巨浪之事?”

  “巨浪?什么巨浪?”风云疑惑问道。

  鲛姬说道:“昨日极西之地有巨浪席来,经一夜奔袭,此时已至本国境内,应龙前辈已联系各族前来抵御,你人族也有大巫前来,你怎会不知?”

  “有这事儿?”风云讶然说道:“什么浪这么猛?哪个极西之地?大西洋吗?别欺负我学渣,浪是有衰减的好吗?哪有能跑一天一夜的浪?那不得把欧洲都给淹了?”

  鲛姬冷哼一声,鼻孔喷出两股水流,冲得一只小虾米翻滚到了一旁,她冷声说道:“废话真多!你已被我俘虏,还敢如此多言?左右,叉他下去!”

  鱼怪们磕哒两声,向风云这边游来。

  落入这些家伙手中还能有活路?风云见状不对,伸手插入海水中,用力一拨,脚下一蹬,想钻入海水中,但却并没有借到多少力。被他带入中的海水重新落入气泡外,融入到海水中,而他的身体则依旧停留在气泡之内。

  鲛姬并没有对他的动作感到意外,当先一转身向崖底游去,其他鱼怪则在风云身后,左右巡游,扇动着巨大的鱼尾,推动水浪,拍打在气泡之上,如同踢足球一般推着气泡向崖底滚去。

  “别啊!有事儿好商量啊姐姐!”风云有些慌了,伸手想要去抓水中漂浮的海草,却被鱼怪用骨刃轻易割断。原本应该向上漂浮的水泡,如今却被未知的力量驱动,裹着风云向崖下的深海缓缓飘落。
  浏览阅读地址:/zhibashanhaijing/739039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