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制霸山海经 > 第六十六章 别扭

第六十六章 别扭

  风云没有插话,只是安静的听着,这可能是目前在这个世界中,他能接触到的最高层次的对话了,其中涉及的信息太多,他得记在心里,将来这些都是他趋利避害的重要信息。

  不过灰六儿可不管这么多,她冲狐八嚷嚷道:“叔祖爷爷,我饿了!”

  狐八对这只小狐狸还是颇为疼爱的,听闻她叫嚷,赶紧一挥手,从下方海岸中招上来一个黑乎乎的活物,笑道:“叔祖爷爷在忙,六儿先吃个这垫垫肚子。”

  灰六儿回头看去,咦了一声,叫道:“那是小伟啊!”

  风云闻言,赶忙回头看去,却见小伟被一圈白芒包裹着,向他们飘了过来。或许是头一次上天,白芒中小伟哆嗦着,稀稀拉拉的尿了一路。

  “别啊!它是我朋友啊!”风云赶紧说道。

  “朋友?友朋?”狐八闻言疑惑的看了他一眼,笑道:“想不到你这个人族却与我毛族很是亲近嘛!不错不错,比那女娃强多了!”

  魃女瞥了他一眼,淡淡说道:“弱者自然与弱者为伍。”

  “你!”狐八被三番两次的怼,怒火中烧,忍不住说道:“要不是我打你不过……”说到一半,他反应过来,闭上了嘴巴。、

  听他这话,魃女眼中闪过一丝淡淡的不屑,但片刻间又恢复平淡。

  “你是不是雄狐?”毕方唯恐天下不乱,在一旁撺掇说道:“是个带把的就跟她干!”

  狐八瞪了它一眼,说道:“你当我傻么?我不跟她干也是带把儿的!”

  魃女淡淡说道:“都说毛族灵脉狐八聪敏非凡,今日一见果不其然。”

  她还是头一次称赞狐八,狐八有些暗喜,咳嗽一声,问道:“此话怎讲?”

  魃女回头看了眼他的胯下,说道:“你若是动手,今日之后还带不带把儿就不一定了。”

  哇哦!风云差点没忍住吹出口哨来!这句怼得真精彩!这小丫头也是个小辣椒啊!

  狐八的脸色以肉眼可见的度变得铁青,魃女则是一脸平静的看着他,眼看着就要爆一场大战,毕方赶紧飞了过来,在狐八面前扑闪着翅膀,说道:“哎呀!说这些没用的!饿死了!走走走!下去寻些吃食来果腹!”

  狐八很是鸡贼,气哼哼了半天就在等这个台阶,当即也没客气,面色骤然多云转晴,说道:“哎?被你如此一说,我倒也腹饥起来,走走,寻吃食去!”说着,当即带起风云、灰六儿和吓得直哆嗦的小伟向岸边飞去。

  魃女撇了撇嘴角,但也没再说别的,跟着向岸边飞来。

  风云和灰六儿如同轰炸机两侧悬挂的导弹一般,分别被狐八拖在两侧。返程的度明显比来时快得多,从未体验过高飞行的小伟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嗷嗷惨叫着,它一定认为自己马上就要摔死了。

  成功着6后,别说小伟,风云都隐隐的松了口气。他活到现在还没跳过伞,这一次的刺激感觉不亚于跳伞,而且还不带降落伞,说不紧张是骗人的,但总归还是成功落地了。

  小伟趴在海岸上不走了,两只短腿不住的哆嗦着,风云很是没良心的嘲笑着这只可怜的恐高狒狒。

  回到林中篝火处,东西都还在,风云放下心来,陶缸里的海水都烧干了,他用树枝弄了下来,放在一旁晾凉。

  灰六儿一上午捡回的海产放了一堆,但这回差不多跑了一半,她正一趟一趟的往回运。

  狐八很是不理解她的做法,让她别乱跑,等他差遣外佣去打点猎物来吃。但灰六儿在风云的授意下,往他嘴里灌了个生蚝,他就不再吱声,而是拿着个生蚝壳当做样本,满海滩的找寻起生蚝来。

  毕方最是轻松,只仰天叫了声,就长着大嘴蜷起一只脚,站在地上等着了。风云看着它张嘴的样子,不禁想起了山谷中房檐上那些个自动闹钟。

  片刻间,远方就飞来黑压压一片鸟儿来,各式各样的鸟儿在半空盘旋飞舞,不时有几只飞下来,将口中衔着的草籽虫稞放入毕方口中。毕方只管长着大嘴吞咽,如同被万千个保姆照顾的巨婴。

  风云在空中盘旋的鸟儿中还看到了那只野鸡妈妈的身影,它居然也飞了过来,混在野鸟堆中。为孵蛋掉毛掉得光秃秃的胸前,几根残留的细羽随风飘飞。风云见状,笑着喊道:“老毕!人家还在孵蛋呢!你就给人家弄来了?”

  “谁?谁孵蛋呢?”毕方回头问道。

  风云朝天空指了指,说道:“那只胸前掉毛……”

  话没说完,只见白芒一闪,天空清出一片,那只野鸡妈妈连带着一片不知名的野鸟落了下来。

  风云一愣,心里一颤,脸上的笑容消失了。他回头看去,却见狐八身后白芒托起一串生蚝,和灰六儿有说有笑的走了回来。落下的野鸟们也都纷纷漂浮到了他身旁,走得近些,风云听狐八笑着对灰六儿说道:“叔祖爷爷也会烧烤啊?若你偏爱熟食,叔祖爷爷烤来给你吃。”

  毕方不满的冲他嚷嚷到:“喂!老八!抢我吃食呢?”

  狐八不在意的笑道:“瞧你那小家子气,要不我唤来几只野狐还你?”

  毕方切了一声,没说话,继续享受起野鸟们的供奉起来,狐八也没在意,带着灰六儿走了回来。

  听着他们的对话,不知为何,风云心中隐隐有些寒意。

  风云紧紧盯着狐八身后漂浮的野鸡妈妈,它……就这么死了吗?狐八感觉到了他的眼神,回头看了下,笑道:“人族娃娃,莫不是看上了这只?送你!”说着,白芒一闪,那母鸡尸体就被甩了过来。

  风云下意识伸手一接,却没有想象中的沉重。光秃秃的鸡脯上还带着余温,但身体却已经开始僵硬了。

  突然,风云心中有些别扭,他没打招呼,抱着野鸡妈妈的尸体就往林中跑去。

  “哥哥?”灰六儿疑惑的喊了声。

  狐八也露出一丝疑惑的神色,摸了摸灰六儿的脑袋,笑道:“来,看数组爷爷给你烧烤,喂!老毕!借团火来用用!”

  一路跑回那个熟悉的树洞前,母鸡的尸体已经完全僵硬了下来。洞中的鸡窝里,十几颗蛋堆在一起,在安静的等着谁的归来。

  把野鸡妈妈的尸体放入洞中,覆在鸡蛋上,风云在洞口看了良久。

  转瞬,他苦笑着摇摇头,说道:“风云啊风云,你矫情什么呢?一只鸡而已,有必要吗?”

  逐渐的,他的笑容消失了,低着头一言不。

  半晌,他抬起头来,伸手进去,再拿出手来,手中已经多了一根尾羽,被他郑重的别在了耳朵上。

  再次回到岸边,狐八已经弄起了烧烤。毕方的一根毛羽被放在地面上,腾起熊熊烈焰。上方则被狐八用白芒托着一排拔了毛的野鸟,滴溜溜的转动烧烤着。

  “哥哥!你回来啦?”灰六儿高兴的喊他说道:“快来尝尝叔祖爷爷的手艺。”

  风云挤出了个难看的笑容,头一次没有搭理她。

  坐在了狐八和灰六儿的对面,风云瞥见那魃女正一人坐在海岸边,无时不在的炽热能量围绕在她身边,灼烫得湿润的礁石缝隙间不断蒸腾出水蒸气来,让她身形都有些飘忽。

  感觉到了他的眼神,狐八不在意的说道:“你在此,她不会过来。”

  “跟我有什么关系?”风云有些不解。

  狐八转动着烤鸟,说道:“那女娃巫力太过诡异,很难收敛,能将巫力收拢至身遭一丈之内,已算她天资绝顶。若她不不刻意收敛,这方圆数十里之内,怕是瞬间焦土。百里之内,生灵涂炭。就连我不刻意防备,与她相处久了,也难免受伤。你如此孱弱,她若是贸然近身,岂不是害了你性命?”

  “原来是这样……”风云看向魃女,眼神有些复杂。却见她不知从哪里摸出几根干肉条,飞快的往嘴里放着,动作慢些就会被周身炽热能量烧为焦炭,吃个饭看起来像打仗,不知为何,总觉得有些心酸。

  “哥哥,你不开心么?”灰六儿察觉到了风云有些不对劲,坐了过来,看着他问道。

  风云一愣,装作自然的笑道:“没有啊?挺开心的,大难不死,还不开心吗?哈哈!”笑了两声,连他自己都听得有些干,他也有些纳闷,我这是怎么了?

  灰六儿没在意,回头对狐八说道:“哥哥烤野兔最好吃了,哥哥,你烤给叔祖爷爷吃吧?”

  风云犹豫了下,说道:“那行,我去捕猎。”

  狐八在一旁听着,说道:“用不着,等着。”说罢,他仰天长啸一声,没一会,几条体型庞大的普通野生狐狸就叼着几只兔子跑了过来,低头放在了他面前。

  有手下就是好啊!风云很是羡慕。

  把兔子整治干净,架在炭火上烤着,撒上带来的花椒粉和盐,没一会,碳烤椒盐兔就做好了。

  这是人家的子孙孝敬老人家的山货,因此第一个自然得给狐八。

  狐八接过后就一口撕下块兔腿大嚼起来,满意的夸奖道:“没想到你这人族娃娃长得丑了些,但饭食整治得还挺好。”
  浏览阅读地址:/zhibashanhaijing/742414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