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制霸山海经 > 第六十八章 傻狐狸

第六十八章 傻狐狸

  风云皱了皱眉头,点了点头没说话。

  魃女说道:“我们的敌人是神族,这是毋庸置疑的,回去的路上必然要经过他们,将来种族战场上,我们终将一战。在此之前,你要做的就是低调积攒力量。切记不要被神族现你的身份,那条红裤衩最好别再穿了,要么就穿在里面,别露出来,太容易暴露。”

  “关我红裤衩什么事……”风云在心里嘀咕着,但没说出来。

  “加入人族很重要,阵营任务会让你成长很大。”魃女的重音放在了成长上,风云马上反应过来她说的是成长值。点了点头表示听懂后,魃女继续说道:“唯一不好的是你入错了阵营,你知道原因,我也无能为力,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风云啧了声,有些愁眉苦脸,这种感觉就像稀里糊涂喝了场酒,却现跟委员长拜了把子一般,过几年可怎么办啊?

  魃女咳嗽了声,把风云的注意力吸引过来,认真说道:“基础固然重要,但技巧才是关键,若是运气不错,听从命运的选择也未尝不可。”

  风云略一思索,就猜出了她这话的意思,她应该是说,基础属性固然很重要,但是技能才是关键,要是运气好的话,抽抽奖也不错……

  风云疑惑的看着魃女,不太明白她为什么连基础属性、技能、抽奖等这些个名词都不能说了,到底是因为什么?封口令吗?

  魃女想了想,说道:“最后,再提醒你一点,永远要记住,我们是人族,毛族、羽族、鳞族它们化形再像,也不是人族,非我族类,其心必诛,那小狐狸若不能作为伴生灵兽饲养,趁早送回狐老八那里去。”

  他皱眉思索着,魃女所说的这些话和王越有很多不同的地方,但非我族类,其心必诛这几个字王越也说过,为什么在这里种族隔阂这么严重?

  魃女仿佛看出了他的疑惑,说道:“人族是世间最年幼的种族,甚至比神族出现还晚,而且实力是各族中最弱的,全赖人祖大巫立下一族威名。在所有种族中,人族和毛族关系最为紧张,你才来不久,需摆正态度才是。”

  风云不解,问道:“什么意思?怎样的态度才算正?”

  魃女说道:“人族和毛族互为捕食对象,而且在毛族眼中,未觉醒巫力的人只能算人族部众,就是块肉而已,吃了也就吃了,这对我们来说,是绝对不能接受的。其实不仅是毛族,其他各族皆是一般,在外族眼中,只有通灵修行才算是族内一员,未开启灵智的都是食物,在它们眼中,只有觉醒巫力的人才算人族,你懂我的意思吗?”

  风云张了张嘴,心中一颤,眼前又闪过了野鸡妈妈尸体的影子,他忽然想起第一次见到灰六儿时她可是把自己称为血食来着。

  魃女说道:“所以,不要把个别毛族灵脉的态度当做整个毛族的态度,不然你将来会吃亏。”

  这些都是魃女一片好意给出的建议,但是非对错还是要他自己去验证一番才能相信。

  沉默了片刻,风云想了想,问道:“你还知道有多少个和你一样的人?”

  魃女停顿了下,说道:“很多。”

  风云神色一动,问道:“在哪儿?”

  魃女没回答,风云点点头,说道:“好吧,我知道了。”

  魃女说道:“你现在还太弱小,告诉你太多事对你只有坏处,而且很多核心秘密我也不知道,如今的你还称不上以为探路者,尽快强大起来吧!回去的路要比你想得难走的多。等会回去你就收拾东西离开吧!你留在这太过危险。”说罢,她如同从未出现过一般,骤然消失。

  左右看了看,只有河岸上略显枯黄的草地证实她曾经来过。

  风云低头思索着,随着信息的完整,这个世界开始一点一点揭开面纱,而且远比他想象得复杂的多。

  在一片大6上,各族交织,各怀鬼胎,而穿越者又在里面趟了一趟浑水,听魃女所言,和她一样活到现在的穿越者有很多,而且很有可能是成组织的。所谓的探路者和留守者之分也说明他们之间并不是志同道合的铁板一块。就像王越他们,应该就是留守者,那在留守者和探路者之外呢?

  还有那个神族,怎么各个种族都想推翻它呢?听白泽所说,那个帝俊简直强横得不像话,真打起来,能打赢吗?

  唉!风云叹了口气,想这些有什么用呢?确实就像人家说的,自己太弱了啊!人家都能飞了,他还在爬树呢,想那么多能干什么?要快点强大起来啊!

  跟魃女扯了半天淡,身上都烤干了,风云就直接朝海岸边走去。这次他决定听魃女的,至少她是同样的穿越者,应该不会骗他。而且以他目前的实力,韬光养晦,暗中展还是更靠谱。

  回到海岸边,魃女就像从未离开过一般,依旧坐在海岸边上。小伟坐在篝火旁,一手捏着铜锹一手握着铜斧,靠坐在树干上等他回来。

  在这一堆大牛逼货里,小伟几乎是最底层,还差点被狐八当做点心给吃了,但它依旧在这里忠心耿耿的看着东西。

  毕方身下只这一会就搭起了一个窝,它正窝在里面呼呼大睡,而狐八那里几乎成了狐狸园。

  狐八化为了原型,却是一个足有篮球场大小的银毛白狐狸,躺在岸边,一排不知从哪里跑出来的野狐狸排着队给他送着些浆果野味,放在他嘴边任其享用。灰六儿也化为原型,卧在一旁,选用着合眼的野果,眯眼享受着。

  “回来了?”狐八伸了伸爪子,冲风云招了招,笑道:“来尝尝,皆是部众供奉,也算换换口味。”

  这一次,风云理清了心中的疑惑,他刻意看了下狐八,却现他只是任意挑拣着野狐狸的供奉,但压根连正眼都没看过它们一眼。

  一只淡黄色毛皮的野狐狸不知从哪里挖出一根粗壮的青皮野萝卜,但上面有两个清晰的牙印,应该是被它咬了一口。轮到它送到狐八面前时,狐八一眼就看到上面有两块缺口,也没见他说话,只是抖了抖耳朵,其他原本规矩的狐狸就陡然变色,纷纷上前撕咬那黄皮狐狸,顷刻间就将它分食了。

  狐八并未在意,它身旁卧着的灰六儿也仿佛司空见惯一般,不知为何,风云却感觉很是难受,甚至有些脊背凉。

  地面上那野萝卜滚了两下,沾染了黄皮狐狸的鲜血,落在地上不动了,风云盯着看了半天,上前弯腰捡了起来。

  狐八笑道:“你喜欢吃莱菔?那块不洁,我让它们再去寻些来。”说着,他就准备指挥野狐狸们去找寻萝卜。

  风云抬手制止了他,笑道:“不用了,我要走了,多谢狐八先生救命之恩。”

  “啊?哥哥你往何处去?”灰六儿翻身坐起来,化为人形说道。

  风云没搭理她,飞快的收拾好东西,远远看了魃女一眼,微微点了点头,就叫上小伟沿着海岸旁的林中朝东方走去。

  “哥哥?哥哥?”灰六儿慌忙追上去,问道:“哥哥你去何处?”

  风云停下脚步,看着她说道:“六儿,我不是你哥哥,咱们本就是萍水相逢,现在你也和你的家人在一起了,我想,我们也是时候分别了。”

  灰六儿愣住了,没闹明白,她疑惑问道:“哥哥你恼我么?六儿不贪嘴了,我……”

  风云摇摇头,内心有些烦躁,语气也生硬了起来,说道:“你是毛族,我是人族,我们不是一路人……也不对,反正以后你还是回家去吧!别再跟着我了!”说完,他继续向前走去。

  灰六儿又跟着走了两步,风云冷着脸回过头来冲她吼道:“别跟着我了!再跟着我,我就把你吃掉!”

  灰六儿愣了下,怯怯的停下了脚步。

  风云黑着脸继续向前走着,灰六儿呆呆的站在原地。这是风云头一次这样凶她,灰六儿满心委屈,一撇嘴,哇的一声哭了起来。

  听到灰六儿的哭声,小伟疑惑的停下了脚步,扭头看了看后面伤心的灰六儿,搞不清楚状况。

  “小伟!走了!”风云皱眉扭头喊道。

  小伟晃了晃脑袋,快步跟上,很快消失在了远方。

  灰六儿依旧站在原地,像是不信风云真的走了,一边抽噎着,一边眼巴巴的看着他消失的方向。

  狐八从她背后走了出来,拍了拍她的肩膀,说道:“回去吧。”

  灰六儿抬起头来,呜呜的哭着说道:“哥哥……哥哥不要我了……呜呜……”

  狐八回头淡淡看了眼远处动也不动的魃女,叹了口气说道:“道不同不相为谋,他原本就不是你哥哥,六儿你着相了。”

  灰六儿抽噎着,依旧很伤心,狐八安慰她说道:“莫伤心,叔祖爷爷也会烧烤,若六儿爱吃熟食,叔祖爷爷烤来与你吃。”

  灰六儿抬手抹了抹腮帮子上的泪珠,抽泣说道:“我就要哥哥烤的……”

  擦了擦眼泪,她看了眼风云离去的方向,眼神有些坚定,抽噎了一声,扭头沉默着向岸边走去。

  狐八叹了口气,看着她的背影,叹道:“傻狐狸啊!”
  浏览阅读地址:/zhibashanhaijing/742414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