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制霸山海经 > 第七十二章 静候佳音

第七十二章 静候佳音

  龙母又说道:“在此百年之内,我鳞族口舌由吾儿烛龙担任,一应事宜皆可循其意见。倘若汝等有事相商,均可由应龙代为传达。”

  “谨遵龙母法旨!”地面三位齐声说道,魃女面色轻松,神清气爽,倒是狐八、毕方面露难色,却也只能忍气吞声。

  龙母化身重新化作一团完美的水球,冻结的空间重又恢复活力,仿佛仅仅过了一瞬间。海面重又微波荡漾,氐人们踏浪徐行,口中赞歌不断,眼含期待的看向空中漂浮的水球。

  哗!水球像是失去了支撑一般,化为滚滚透明水流向下落去,氐人们一声欢呼,疯狂的向水流落点涌去。一时间海面上如同炸开的油锅一般翻腾起来,波涛泡沫飞溅。

  半空中的应龙游动身躯,张开巨口,海面上顿起一道水龙卷,裹夹着水流倒卷,向它口中飞去。

  水龙卷虽卷起了大部分水流,但还有相当一部分水流在高运动下化为点点水雾在海面上飘洒,阳光从应龙身躯间漏下,在水雾上照耀出一道彩虹。

  海面下暗流涌动,无数巨兽向海面涌来,海生野龙、巨鲸、白鲨、儒艮甚至是海豚,都蜂拥而至,从海面上跃起,大口吞噬呼吸着半空中的水雾。氐人们在巨兽间灵活游窜,不时用手撑着巨兽的身体高高跃起,吸取着高处的水雾,一时间,海面之上热闹非凡。

  那是鳞族龙母为族内部众降下的甘霖,狐八他们可不敢上前凑热闹,只在岸边观看。

  毕方抖了抖脑袋,扇了几下翅膀,开口说道:“不愧是龙母,方才我连个火星子都崩不出来。”

  狐八点点头,说道:“谁又能料到,一族皇者之威竟恐怖如斯。”

  恐怖如斯?魃女神色古怪的瞥了他一眼。

  察觉到魃女的目光,狐八笑着扭过头来,笑道:“魃女士若是空闲,不如回我青丘山歇歇脚?谷中恰逢一片美人樱花开正好,美人赏美人樱,甚好!”

  魃女从鼻孔中哼了声,说道:“罢了,我还忙着呢!”

  狐八却没有生气,依旧笑嘻嘻的说道:“那不知魃女士何时能得空闲?可是回去面见那轩辕氏?”

  魃女把手背在身后,用力捏了捏手指,表面依旧不动声色的问道:“你意欲何为?”

  狐八笑道:“无他,你我也算有一场止浪之谊,听闻你说起那轩辕氏堪称圣德,我等族内领地比邻,尚未得见,他日我欲约请族内王脉前往贵族领地叨扰拜访,劳烦魃女士代为通禀接引一番,不知可否?”

  魃女嘴角浮现一丝笑容,不愧是灵狐一脉,倒是聪明,这见风使舵的本事倒也炉火纯青。她开口说道:“我需回去通禀,若事可为,十日后差人前来送名帖。”

  狐八微笑点头,说道:“静候佳音。”

  魃女说罢,转头向西北方向飞去,顷刻间已不见了踪影。

  毕方伸着长脖子看他,赞叹不已:“还是你够不要脸啊!那么恶心的话都说得出口。”

  狐八洒脱笑了笑,说道:“识时务者为俊杰,此乃我毛族王官白泽尊上所言,龙母亲口所断人皇当立,此乃大势所趋,趁早结些善缘,不亏!”

  毕方晃晃脑袋,说道:“白泽尊上身负大气运,又通晓万物,有它在,你毛族百年内再生新皇未尝不可。”

  狐八摇摇头,说道:“白泽尊上行踪诡秘,我自上次入眠修行就再未得见。”

  毕方显然不信他的话,咂了咂嘴,它拍了拍翅膀,说道:“兹事体大,我便先回了,有事遣部众相通。”说罢,怒焰狂卷,一道火焰龙卷风骤然升腾,它双翅疾展,向着东方而去,拉出一串音爆。

  狐八寸步未移,层层六棱镜面遮挡住全身,他皱眉低语道:“龙母突然入世,此事定有内因,如今看来,如若我毛族想要赶上此次种族之战,推举新皇,需尽快找到白泽尊上才是。”拿定主意,狐八仰头呼啸一声,等待半晌,却没见灰六儿跑过来。

  “这小家伙又跑去那边?”狐八嘟囔着,化为原型,吸着鼻子嗅着空气中和地面上残留的气味,但却一无所获。

  略一思索,狐八摇了摇头,说道:“躲着我?那人族就如此重要么?”

  时间紧迫,他得尽快返回,将此事汇报族内长者,皱眉来回踱了两步,狐八叹了口气,一摆手,腾空而起,向着北方飞去。

  ……

  “这他娘的简直就是洲际导弹啊!”风云用手搭着凉棚,看着天空中毕方带起的那道仿佛撕裂整个天空的烈火,如同战斗机驶过的隆隆声不绝于耳。

  怎么刚出来就谈完了?风云看向东方,才嚎了一声窜出来的应龙,这会正缓缓落入海面。

  没看到魃女和狐八的身影,毕方这应该是回去了,想必灰六儿也跟她叔祖爷爷回家了吧!风云叉着腰,叹了口气,重新低头干活。

  三天的收获铺满了海滩,大片的海带腥得要死,风云只能屏息冲进去飞翻着面,等到憋不住再出来。他万万没想到,晾晒海带比采集海带可痛苦多了。

  三天下来,他也积攒了不少盐卤结晶,原本他还准备一次性做够2o盒的盐来,但他忽然现,晒干的海带中也是有盐分的,完全可以直接加入饭食中,这样又有了绿色蔬菜,还有了盐分,一举两得。

  但海带唯一的缺点就是体积太大,不便运输,风云就算不带陶缸这些东西,最多也就拿个十来捆就了不得了,但海岸上晾晒的海带远不止十来捆,因此他必须分批运回去。

  把已经晒好的干海带捆好,风云叫过小伟,叮嘱它说道:“小伟,你先把这些带回去,别粘着水,别掉地下弄脏了,拿回去就放里屋,听到没有?对了,见着小白把它喊过来帮忙啊……”

  它虽然聪慧,但终究没有开启灵智,一些简单的词汇它能听懂,但一复杂它就绕不过弯儿了,一脸痴呆的看着风云。

  捂着额头,风云开始有些怀念灰六儿了。

  把捆好的海带放在小伟背上,帮它捆扎好,风云指了指海带,又指着桃花源的方向,对它说道:“这些东西,送回家,明白了吗?”

  海带晒干后腥味淡了很多,但一堆捆在一起味道也是相当带劲的,小伟被熏得头昏脑涨,很是嫌弃的想丢下海带,风云一再强调,它才不情愿的背起海带。

  第一次风云没敢让小伟带太多,只给它背了一捆。为了确保小伟把东西送回家中,他冲着小伟连说带比划的嘱咐:“记着,这些东西送回去,放在家里,然后你带一把木屑回来,就是我点火用的那种,呼呼!”风云鼓着腮帮子吹气,模仿着他平时用木屑生火,吹起助燃的姿势。只要小伟带回木屑,他就能确定它把东西送到地方了。

  小伟对这个姿势很熟悉,了然的点了点头。风云拍了拍他的脑袋,说道:“好了,去吧!”

  小伟背着捆比他还长的海带,手脚并用的朝林中走去。

  这家伙应该能找回去吧?风云有些担心,但看着它的背影,又忍不住暗自嘀咕,要是它这形象被人看到,写进书中,恐怕会多出一种长着人脸,然后生出几百只胳膊的怪物吧?

  早上新捞上来的海带已经晒干了一面,风云撅着屁股把它们挨个又翻了个面,才坐到一旁喘口气。

  陶缸上支的阔叶盖子在不停的将水蒸气化为清水滴落到一旁的树皮锅中,火堆旁摆了一排树皮锅,这些是风云目前仅有的淡水。

  嘭!

  重物落地的声音从身后传来,风云一惊,回头看去,却见一个淡褐色的东西落在沙滩之上,正在无力的抽动着腿。

  警惕的站起身来,搜寻着林中的动静,风云喊道:“谁在那?”

  静候半晌,林中并无异动,风云小心上前,用树枝挑了挑那东西,将它翻过身来,却是一只死兔子。

  “什么情况?”风云抬头看了看天上,有些搞不清楚,难道天上还下兔子?

  来历不明的食物风云不敢吃,把兔子留在原地,风云警惕的退了回去,看向林中,口中喊道:“哎!谁兔子丢了哎!”

  林中寂静一片,没有动静,他看了眼空中,疑惑嘟囔道:“难道是毕方吃剩下的?”

  空中烈火灼烧后的烟迹已经开始消散,而毕方早已不见了身影,风云一时兴起,一手叉腰一手指着天空骂道:“哎!你惨死在缆车里头哇!你还不如个人跳下来,找死嘞……”

  手中没有可口可乐易拉罐,不太过瘾,风云咂了咂嘴,继续忙活处理海带。

  流失大多数水分的海带变得坚硬,上面还蒙着一层白霜,像这样的干海带差不多能保存个半年左右。

  把晒好的海带捆成捆,风云终于可以坐着歇一会了。

  那只兔子还躺在沙滩上,风云盯着它看了一会,还是决定不冒这个险,起身去浅滩弄吃的。

  被海浪浸透的沙滩里潜藏着许多生物,渔猎技能让风云轻松的挖出一堆蛏子和几只弹涂鱼,这些足够他一个人吃了。
  浏览阅读地址:/zhibashanhaijing/746811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