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制霸山海经 > 第七十七章 奴儿

第七十七章 奴儿

  风云这会才有空仔细打量下眼前的这些个人族。

  清一色的男子,但除了带头的这个,其他人身形都不算高大,风云的体型在他们中间都算得上是高大了。他们全都穿着脏兮兮的皮裙,身上用白色的颜料涂抹画着几个不知名的符号,脸上则用草汁抹了几道绿色的痕迹,看着很是古怪。

  看他们的样子应该是出来狩猎的,几个拿着长矛的男子腰旁拴着几只死兔子,还有两个男子拖着一只死精精,见他目光移过来,警惕的把精精往身后藏去。

  风云并没有在意他们的那点猎物,而是看向他们身后的一个背着筐子的男子。他看着约莫三十多岁,神色漠然,仿佛周遭的一切都与他无关,风云注意到他手中牵着一只肥硕的母猪,正哼哧着在地上嗅些什么。

  回头看了眼,感叹号它们六个还围在灰六儿身旁,风云向猪刚烈问道:“你们为什么要攻击我们?”

  猪刚烈指着灰六儿身下的感叹号,理直气壮的嚷道:“你们偷我们族内的猪豚!”

  风云摇摇头,说道:“我们没偷,这是我们自己养的。”

  “不可能!”猪刚烈像是捏到了把柄,说道:“这天地间只有我们山膏族会饲养猪豚!”

  “对!”

  “没错!”

  “你们就是贼人!”

  他身后的族人们叫喊着,向风云诘难,但却没一个敢上前。

  风云感觉有些好笑,便说道:“既然你们说这几只猪是你们的,那你们过来拿啊?”

  山膏族人们面面相觑,没人敢动作,猪刚烈感觉丢了面子,刚想自己上前来抓猪,风云一个眼神瞪过去,他便不由得停下了脚步。

  一咬牙,猪刚烈走回族人那,将背着筐子的男子拉了出来,夺过他手中的树皮绳,把他推了过来,口中喊道:“奴儿你去!把咱们的猪豚拿回来。”

  那男子被猪刚烈推了个趔趄,站稳后,他抬眼木木的找了下方向,就径直朝感叹号它们走去。

  风云用力一抽,猪刚烈的木枪就到了他手中,一抬手架在那男子面前,他冷声问道:“你找死么?”

  那男子抬头默然的看了眼风云,也没用手挡,就直接用脖子推开木枪,弯腰向大B哥抓去。

  自己找死,怨不得我啊!风云惋惜的摇了摇头,收回木枪,那男子就已经倒飞了出去,撞翻了两个山膏族人,落在远处不动了。

  大B哥昂冲天,摆了个中二无比的姿势,就差鼻孔上插根烟了,威猛无比。

  “猪神显灵啦!”猪刚烈大叫一声,就匍匐在了地上,身后应声趴倒一片。

  这……风云一头雾水,就这样就放弃抵抗了?

  猪刚烈手脚迅的爬回那个筐子旁,从里面捧出一颗鸡蛋大小的黑乎乎的东西,他族人牵着的那只母猪闻到味道,哼哼叫着想跑过来,但被山膏族人牵着动弹不得。

  风云还没闹明白,他就激动的跑到大B哥面前,神情恭敬的把那颗黑乎乎的东西递到了它嘴边。

  奇怪的是,这次大B哥却并没有飙,而是嗅了嗅,就开口将那颗黑乎乎的东西吃进了口中,吧唧吧唧吃得香甜,妮妮仿佛很羡慕,抽动着鼻子凑到大B哥嘴边嗅着。

  “你给它吃什么了?”风云很是纳闷,猪刚烈却没搭理他,而是激动不已的一边跪拜,一边双手向天大呼:“猪神赐福!”

  风云此刻也闻到了一股若有若无的诡异香气,味道有些熟悉,但一时半会却想不起来在哪里闻过。

  跪拜完,猪刚烈等人更是激动,口中喊道:“恭请猪神回族!”说着从脖子上拿起个骨哨,放在口中吹着,向大B哥扑去,他身后的族人则举着长矛,朝风云冲了过来。

  就这几个连大B哥都打不过的家伙,风云丝毫没有担心,几下踹翻在地,耳中听得嘶吼,回头看去,却见是小伟和猪刚烈打作一团。

  大B哥它们不知怎么回事,像是喝醉酒一般摇摇晃晃,站立不稳,妮妮甚至有些瘫软。

  猪刚烈战斗经验挺丰富,躲闪脚步很灵活,小伟挥动了几下爪子,却抓了个空,没能让他受伤。风云摇摇头,一个箭步上前给他踹翻在地。

  “哎呦!”猪刚烈一声呼痛,摔在地上,骨哨掉在一旁,哨音一停,大B哥它们瞬间清醒了过来,晃着脑袋搞不清楚生了什么。

  风云上前,站在猪刚烈面前,笑着问道:“干嘛?直接明抢了啊?”

  猪刚烈捂着后腰,指向大B哥喊道:“猪神……”

  风云照他屁股上又是一脚,说道:“猪个毛线的神!那是我的猪!不是你们的猪神,赶紧滚蛋!”

  他刚准备转身离开,却被猪刚烈抱住了大腿,哀求道:“黎族大人,把猪神给我们吧!拿什么换都行啊!”

  硬的不行来软的啊?也不知这家伙多少年没洗过澡,还是真的肛裂,一股子臭味熏得风云差点背过气去,风云拼命甩着腿,猪刚烈却像块狗皮膏药一般死死抱着他的腿,宁死不松,着实刚烈无比。

  风云无奈,说道:“你先撒开。”

  “把猪神给我们吧!”

  “你先松开,我们有话好好说,好吧?”

  “把猪神给我们吧!”猪刚烈死脑筋,翻来覆去就这一句。

  风云无语,只得说道:“你别,你不是说要用东西换吗?你有什么可以换的啊?”

  猪刚烈这才作罢,站起身回头喊道:“猪坚强,把土油疙瘩拿来!”

  一个男子应声提着走了过来。

  风云被这名字雷了个趔趄,苦笑不得的问道:“你们这名字都是谁起的啊?”

  猪刚烈答道:“是上一代猪神,他的名字叫吃面的机关枪!”

  猪刚烈接过筐子,捧出一堆黑乎乎的东西来,递到风云面前,说道:“我们愿意用土油疙瘩换回我们的猪神!”

  风云暗自嘀咕:换个毛线,被我看到就是我的了。

  拿起一颗苹果大小的土油疙瘩打量了一下,它表面有些小凸起,显得崎岖不平,像是长着细密的鳞片,摸起来挺硬。风云用指甲划开一条缝闻了闻,一股说不出的气味飘出,带着泥土的芬芳,又混合着坚果和菌类的气息,甚至还带着一点点的蒜香,这种熟悉而又陌生的感觉,让风云不禁皱眉思索着到底是在哪里闻到过这种气味。

  泥土、菌……啊!对了!风云忽然想起,上初中的那次,开家具厂的小叔因事请法院的领导吃饭,顺便带着他一起。在一家西餐厅里,他就在一道菜里吃到了这种味道。

  再看向山膏族人手中牵着的那只闻到味道后焦急躁动的母猪,风云略显惊讶的看向手中,这哪是什么土油疙瘩,这是松露啊!

  松露可是号称比黄金还要贵重的食材,虽然不是最高级的白松露,但就算是黑松露,这么大一颗也得上万了吧!更何况筐里还有不少,好像国内只有云南和四川产这玩意儿,没想到东面也有啊?

  猪刚烈把筐子朝风云递了递,说道:“我用这些土油疙瘩换!”

  风云摇了摇头,并没有立刻答应。这些东西放在后世,那肯定是相当值钱的,但在这个连钱都没明的时代,以物易物的话,它的价值就没那么高了。

  松露就是一种调味品而已,吃不饱肚子,又不能种植,最多做菜的时候放一点提个味,对风云来说,甚至还不如他捡回去的那颗萝卜有用。

  见风云摇头,猪刚烈焦急说道:“这是我山膏族最好的东西了!”

  风云把松露丢回筐里,拍了拍手说道:“你别费劲了,我不会换的,赶紧走!”

  猪刚烈还想说些什么,风云一瞪眼,他就捡起木枪跑回了族人那里,在远处嘀嘀咕咕的不知在说些什么。

  “哥哥……”灰六儿起身,抱出身下的陶缸,那里面是风云这次带的调料、海带等东西。

  揉了揉她的脑袋,风云低声说道:“拿好东西,咱们走。”

  技能使用过多会消耗很大的体力,需要时间恢复,对于他来说,持久战还是有一定危险的。

  “那奴儿又跑啦!”

  正收拾着东西,身后传来山膏族人的叫喊声,风云回头看去,却见那一开始被大B哥撞飞的中年男子正在朝他这边足狂奔。

  略一皱眉,风云把灰六儿拦到背后,让到一旁,那中年男子看都没看他一眼,表情狰狞,拼了命一般朝西方跑去。

  猪刚烈追赶几步,骂了一声,举起木枪抖手挥出,那木枪就朝着那奴儿飞了过去。

  虽然猪刚烈没有风云力量大,但相较与一般人还是非常壮实了。常年的捕猎给了他充足的狩猎经验,木枪划过一道弧线,直接贯穿了那奴儿的大腿。

  奴儿一个趔趄,从牙缝里挤出一声闷哼,一瘸一拐的朝西方跑着,但很快就被追赶上来的山膏族人抓住拖了回来。

  被抓住后,那奴儿直接放弃了挣扎,熟练的抱着脑袋蜷缩着身子,挨着山膏族人的殴打,一声不吭。

  猪刚烈在风云这里吃了憋,心中正是不爽之际,这下找到了宣泄口,骂骂咧咧的走上前去,怒道:“还跑!不长记性!上次我说过什么?再跑就宰了你,把他脖子露出来!”

  几个山膏族人拉开奴儿的四肢,一个人用力抓着他的下巴往上勒。那奴儿一张面皮被扯得都有些变形,或是咬破了嘴角,口中牙缝间喷着血沫,出阵阵野兽般的嘶吼。

  猪刚烈从族人那拿过木矛,风云在远处看着,心中骇然,难道那猪刚烈真要杀人?

  猪刚烈看准那奴儿的脖子,眼中没有半分波动,就像看着寻常猎物一般,那奴儿死死的盯着他,牙缝中挤出一句含糊的咒骂:“傻逼!”

  风云眼神一凝,巫力之附技能动,从陶缸中捏出一颗茱萸果,投掷技能瞬间激。一道红芒闪过,猪刚烈手腕一痛,扎下的木矛一偏,擦过那奴儿的面部,深深扎入旁边的地面之中。
  浏览阅读地址:/zhibashanhaijing/752440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