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制霸山海经 > 第八十章 龙套

第八十章 龙套

  背着个伤号,风云不敢大意,他不清楚穿越者的后代到底算不算这个时代的人。如果算,那就有可能是未来某一姓氏的祖先,如果不算,那算什么?被遗弃在历史中的一个基因片段?

  不管怎么说,毕竟是一条人命,风云自然不会坐视不理,日夜兼程,向着拐杖山赶去。

  说是拐杖山,风云在对比过地图后才现,所谓的拐杖山就是地图上的栒状山。

  龙应台的状况不太好,长时间的流血和伤口感染让他第一个晚上就起了烧。虽然伤口不再流血,但里面那截木枪在不断的磨损着他的伤口,本就不洁的泥土更是让他的伤口开始感染。身体自的免疫机制让他的高烧持续不退,睡着后还不停的讲胡话,风云不得不每走一截就停下用清水帮他降温,这又延缓了他们的行进度。

  俗话说望山跑死马,虽然越过藟山后就看到了拐杖山的山头,但风云一行足足走了四天,才算进了拐杖山的范围。

  拐杖山北方,风云背着龙应台来到一处湖泊前,把他放在湖边,撩起水来洗了把脸。

  这些天他几乎没怎么休息,龙应台了烧,晚上还得用水帮他降温,四天加起来他总共就睡了七八个小时,着实累得够呛。

  到了湖旁,龙应台状态也好了一些,他靠坐在湖边的石头上,伸手撩水搓洗着面上的污渍。

  洗过脸后,他显得精神了不少,指着岸边浅水处游弋的长条状小鱼,笑着对风云说道:“你可以抓些箴鱼来吃,这是我们拐杖山的特产,吃了能医治瘟疫。”

  “真的假的?”风云朝浅水处看去,其中一条条细长的小鱼游动,看得细些,那鱼儿还长着如同细针般尖锐的嘴巴。

  龙应台笑道:“我母亲说的,我也不知真假,我只知道味道还不错,多吃鱼对身体也是有好处的么。”

  风云不置可否,笑道:“那行,中午就烧锅鱼汤,下午咱们一鼓作气,直接进山。”

  龙应台也是这意思,他扶着地面喘了两口气,笑道:“麻烦你了。”

  风云摆摆手,不在意的说道:“没事儿!你在你老爹跟前替我多说句好话,照顾照顾我这新人就行。”

  龙应台的神色有些不自然,嘴角的笑容也泛起了一丝苦涩,没有答话。

  大鱼好抓,小鱼难逮,在没有渔网的情况下,风云空有一身渔猎本领但也只能用最笨的方式。

  按照老办法,用石头做了个水坝,箴鱼被赶入坝中后,就只能任其宰割了。

  烧了缸鱼汤,风云只做了他和龙应台的,灰六儿和小伟都不喜欢汤汤水水,风云就把剩下的肉干给他们烤了吃了。

  喝了碗热汤,龙应台的精神也好了些,待灰六儿和小伟吃过,几人再度起身,准备出。

  灰六儿精神有些颓靡,这些天风云得背着龙应台,所有的行李都得她来扛着。小伟受身体所限,只能背些不怕摔的软货,大部分吃用还是要她来携带。晚上休息的时候,风云看到她揉着肩膀,那里已经被树皮绳勒出两道红印了。

  “再坚持一下,很快就到了。”风云安慰着灰六儿,在她的肩膀上垫了两捆最细的树皮绳,多少能起到点隔离的作用。

  把装满水的木罐提在手上,风云帮灰六儿背好陶缸,朝着山中继续前行。

  下午的时候,龙应台病情突然加重了,额头都烧得烫手,风云估计是因为喝了热汤出了点汗,又着了凉的缘故。为了加快度,风云索性让灰六儿和小伟在后面慢慢跟上,他则开动健步如飞技能加赶路,总算赶在天黑前到了山下林中。

  向上的路途更为艰难,风云这面的山坡还算平缓些,但也有个三四十度,更何况他还背着个人。几次健步如飞的使用已经让他体力耗费得差不多了,只能手脚并用的攀爬,可爬了有一个小时,才上来一公里不到的距离。

  龙应台烧得都有些迷糊了,浑身烫得厉害。爬山的动作幅度比较大,龙应台伤口渗出的鲜血不断的粘连在风云后背上,又被大动作扯开,伤口一再迸裂。刚开始他还有点反应,但后面越烧越迷糊,伤口撕裂后只能听到他哼唧两声了。

  扶着身旁的树干,风云抬眼看了下山顶,汗水蛰得他眼睛都有点痛,伸手抹了一把,他喘着粗气问道:“你怎么样?还有多远啊?你给我指路啊?”

  龙应台浑身滚烫,头都有些抬不起来,口中含糊说道:“我……好难受……好冷,我要死了……”

  “你他妈别瞎说!就快到了,你给我指个方向啊!”风云怒道。

  背后没有动静,风云扭头看去,却见他闭上了眼睛,呼吸闷沉,竟然直接昏了过去。

  不行,这样下去这家伙真得挂了。一开始风云救他的原因除了因为怀疑他是穿越者,还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为防止他万一不是穿越者,产生系统时空线维护的情况。但是,他依然不愿意看到一个活生生的人就这样死在他面前。

  费力把他放在地上,风云把木罐中最后一点清水倒在了他脸上,又是掐人中又是扇耳光的,总算给他叫回了魂。

  龙应台迷迷糊糊的睁开眼,风云把他搀起来,问道:“坚持一下,快告诉我,要怎么找你家?”

  龙应台艰难的辨认了下方向,虚弱说道:“从这往上直走,找到最大的那颗银杏树,把树身上的绳子解下来,拉三下……”

  “你回个家要不要这么复杂啊?”风云忍不住吐槽说道,龙应台一翻白眼,又昏了过去。

  风云有些无奈,但总算知道的目的地。重新抄起龙应台,他艰难朝山上爬去。

  半山处,一个缓坡,郁郁葱葱的林木生长茂盛,风云拼了老命,把龙应台背到了中间那颗最大的银杏树下,躺在地上大口喘息着。

  即便运动系统达到了12,但他也只是比一般人身体强些罢了,还没到黎贪那种非人的存在,这一趟下来几乎要了他半条命。

  现在还不是休息的时候,风云爬起身来,绕着树转了好几圈,才找到了龙应台说的那个绳子。

  粗糙的手感类似于麻绳,隐藏在树身半高处的枝叶里,顶端通往树梢,树叶遮挡下看不到上面连着什么。

  风云实在没那力气爬上去检查了,解开绳子,站在远处,用力一拉。

  噹!

  金铁交鸣声从树梢顶传来,还带着嗡嗡的回响,听着倒有些像庙里的钟声,但却比那小了些,也短促了不少。

  被突然想起的金鸣声吓了一跳,银杏树枝叶间晃动着,忽然,一只受惊的松鼠顺着他拉起的麻绳朝下跑了出来。跑了一半,松鼠看到了风云,一个急刹车,又朝上跑去。

  风云用麻绳挡开枝叶,眯眼向上瞅去,找了半天,才从缝隙间看到一个黑乎乎像是铃铛的东西。里面的铃舌上拴着一根麻绳,一直顺到风云手中。

  “搞得还挺隐蔽。”风云嘟囔着。龙应台说要拉三下,他又伸手拽了两下。

  噹!噹!

  两声过后,风云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擦着汗四下看着,应该差不多了吧?

  解下木罐,朝嘴里倒了倒,里面空空如也,风云才想起方才全倒龙应台脸上了。

  郁闷的把木罐丢在一旁,风云叹了口气,嘟囔说道:“真是自作自受啊!”

  说句实话,要不是为他那穿越者老乡的老爹面子上,风云才不愿意费这老鼻子劲鞍前马后的伺候呢!也不知道那穿越者老爹是从哪一年过来的,他是应该喊大爷还是喊孙贼……

  唰!嗡!

  一枚羽箭径直插入风云岔开的两腿之间,深入地面,强大的力量震得后端的尾羽都在颤动不息!

  风云一惊,伸手撑地,就要起身,没想到第二只羽箭直接射到了他的指缝当中,崩起的泥土打得他的指头都有些疼痛,箭头却丝毫没有伤到他。

  “别动!不然下一箭就会射穿你的喉咙!”一个声音响起,飘忽间却难以分辨传来的方向。

  风云停住了动作,谨慎说道:“别冲动,我可什么都没干啊!”

  “你是谁?那绳子是你拉的?”那个声音问道。

  风云小心的指了指一旁躺在地上的龙应台,说道:“我是风云,那什么,那绳子是他让我拉的,他叫龙应台,您认识吗?”

  这话一出口,那个声音沉默了下来,风云没有动作,静静的等待着,余光注意着西方,箭是从那个方向射出来的。

  片刻后,南面一颗松树后,一个身影缓缓站了出来,手中拉着满弦的弓,缓缓朝他走来。

  风云看了过去,脸上不由自主的露出了笑容。来者看着约莫二十七八岁的样子,梳着个中分的型,看着颇有些书卷气息,最重要的是,他鼻梁上架着一副金丝眼镜!

  那人警惕的看着风云,举着弓箭绕到了龙应台身前,低头看了下,神色有些缓和。但看到他腿上的伤口时,眉头又皱了起来。

  “应台,应台?”那人轻声叫了两声。

  风云说道:“他伤口有些炎,昏过去了,我不会止血,没敢拔……”

  “炎?”那人抬头看向他,弓箭朝向了地面,惊异问道:“你是?”

  风云点点头,笑道:“没错,我是穿越者,我叫风云,没请教?”

  那人上下看了看他,说道:“我叫龙套。”

  “啊?”风云一下没反应过来,半晌才干笑说道:“你的直接让我有些猝不及防啊!这名字该不是派出所民警同志给起的吧?”

  龙套神色松弛了下来,收起了弓箭,向着风云走了两步,突然又问了句:“美国第一任黑人总统是谁?”

  “奥利奥!”

  “老乡你好!”龙套脸上终于浮现出了笑容,伸出手来。

  风云也笑着伸出了手,两只手握在一起,历史的长河中,顿时风云激荡!

  ……

  “老哥,你儿子好像流鼻血了……”
  浏览阅读地址:/zhibashanhaijing/758822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