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制霸山海经 > 第八十二章 帮我杀个人

第八十二章 帮我杀个人

  龙套没有意外,微微叹了口气,说道:“我就知道……”

  “行不行给句话!吞吞吐吐的这么不爽利!”风云也被他拖得有些燥了。这家伙就算不想表示感谢,也不用拿这些破烂糊弄我吧?

  龙套笑了笑,并没有生气,点头说道:“好!不过你来的不是时候,明天我要见一位老朋友,在那之后,我会答复你一些疑问。”

  “哦。”得到确定回复的风云这才有些放下心来,点头说道:“那行,后天我再过来。”

  龙套并没有挽留,风云摇了摇头,回身朝外走去。

  待到风云背影消失,雯儿从远处走了出来,笑着说道:“看着大大咧咧,实际却时刻保持警惕,挺有意思的小伙子。”

  龙套闻言回头,看到她后,神色忽然有些恍惚,蓦然抬起手来,想要触碰她的脸颊。雯儿眼底一喜,笑容还未扩散到面上,龙套却已恢复了清明,垂下手去。

  轻轻的叹了口气,龙套越过她,向里走去。

  一缕哀伤涌上雯儿的眉间,但片刻间就被她压了下去,展颜一笑,快步跟上了龙套的步伐。

  这条小河自山中深处,潺潺的流水两旁,有着人工开凿的步道。拾阶而上,走过幽暗的隧道,内部赫然又是一个林木密布、鸟语花香的山谷。

  一名五十多岁的男子正在一片不大的田地中锄草,见龙套过来后,躬身说道:“父亲,您回来了。”

  龙套点点头,继续向里走去。

  一颗占据了半个山谷面积的巨大柳树下,几间木屋错落有致,一个头花白的老头端着一个铜盆走了出来,看到龙套后,躬身说道:“父亲,老八的伤处理好了。”

  龙套摆了摆手,老头端着铜盆就要离开,又被龙套叫住问道:“十一呢?”

  老头看向谷峰顶上,说道:“去观星台了。”

  龙套皱眉点了点头,没再说什么,让他离开了。

  雯儿走上前来,说道:“去看看老八吧?”

  龙套摇了摇头,说道:“先吃饭吧!”说着,就先走进了东屋。

  雯儿在原地站了片刻,朝厨房走去。

  “母亲,饭食做好了。”一个五十多岁的老妇往盘中盛着菜肴,一边向雯儿笑道。

  雯儿嘱咐道:“十一在观星台,一会你去给他送些饭食。”

  老妇笑道:“我晓得。”

  雯儿点点头,对她说道:“我与仓帝说些话,你们就去西屋吃饭吧!”

  老妇点头应允,手脚麻利的把吃食朝西屋端去。

  雯儿捡出两盘小菜,走到灶台前,伸手从滚烫的热水中拎出一个酒坛来,朝东屋走去。

  给龙套布着菜,雯儿随口闲聊着问道:“今日那小子愣头青的样子倒和你当年挺像的。”

  龙套筷子停了下,跟着说道:“无知者无畏而已,我当年可没他这么莽撞,倒是你,好像对他挺关心啊?”

  雯儿嗔怪的瞪了他一眼,笑道:“你是吃醋了么?”

  龙套把筷子放了下来,看了眼雯儿,说道:“这次力牧前来,我八成是得跟他回去了,有熊氏已登基三年,等不得了……”

  雯儿面色瞬间失去了血色,缓缓将筷子放了下来,气氛霎时间沉默了下来。

  等了半晌,雯儿突然开口问道:“你还是要去找她。”

  龙套眼底闪过一丝愧疚,但却没有开口。

  轻笑一声,雯儿脸上已是一片冷漠,她压抑着语气说道:“我学的再像,也终究不是她,对吗?”

  龙套张了张口,却终究没有说出话来。

  肩膀颤抖着,雯儿突然失控般的激动喊道:“那你在造出我的时候,有没有想过我的感受?我也是有思想的!我不是个物件!你拿我当她的替代品,对我公平吗?”

  龙套沉默着,一言不。

  雯儿扑了过来,绝美的脸庞上满是哀求,她指着窗外说道:“我们在这里生活不好吗?你想听雨,我就替你布雨,你想看雪,我就为你下雪,这是我们的家,你难道就这样丢弃了吗?”

  随着她指间的挥动,窗外骤然变换着景色季节,飘洒的雨滴未落下,就被凭空出现的严寒冻成雪花飘落。正在东屋埋头吃饭的锄草男子看着外面变幻莫测的天气,叹了口气,嘟囔道:“我的庄稼啊!”

  见龙套依旧不为所动,雯儿急了,站起身来大声喊道:“姓龙的!你搞清楚,现在已经不是仓颉了!我费尽千辛万苦从系统手中把你拖出来,你这样回去,对的起我吗?文姿已经死了!你现在也要去送死吗!”

  “你住口!”

  啪!

  一声脆响,雯儿白皙的脸上多了一道掌印,龙套眼中闪过一丝心痛,连忙伸手想去抚摸,却被她冷笑着推开,说道:“看清楚了,你打的是我!”说罢,她推开房门,朝外跑去,片刻间就不见了踪影。

  颓然的坐回了桌前,龙套从腰间摸出一个已经被摩挲得圆润光滑的骨哨,轻轻抚摸着,口中喃喃说道:“文儿,你别怕,我一定会把你救回来的。”

  山谷顶峰的小石屋中,一个十一二岁的小男孩正狼吞虎咽的扒拉着盘子中的菜肴,做饭老妇疼惜的准备给他倒碗水,却现壶中的水被方才突然冒出的严寒冻成了冰块,正在重新冒出来的太阳下散着冷雾。

  老妇没有在意,抚手上去,片刻间,壶中就冒出了热气,再次倾倒,一注温热的茶水就倒入碗中,被小男孩捧起咕咚咕咚的喝下肚去。

  “嘶啊!”小男孩惬意的舒了口气,打了个饱嗝,对老妇笑道:“六姐,你在这喝碗茶再走吧!”

  老妇并没有问为什么,笑着答应说道:“好!”说罢,她小心翼翼的将壶中的茶渣倒入碗中,视若珍宝的捧着啜饮。随着茶水的入腹,她两鬓有些斑白的灰正在以肉眼可见的度变黑着。

  小男孩吃饱喝足,跑回屋中,坐在一个草茎编织的蒲团上,半眯着眼看着空中缓缓旋转漂浮的一块玉璧打着瞌睡,而就坐在他身旁的六姐却一眼都不敢望向那块玉璧。

  雯儿再次推门进去的时候,龙套已经吃完了饭,正躺在床上闭目养神。

  神色淡然的走了过去,坐在床边,雯儿伸出玉手轻轻摘下他的眼镜,放在一旁,帮他揉着太阳穴。

  龙套鼻孔中出一声舒服的哼声,雯儿微微俯下身来,在他耳边轻声说道:“今日龟背泉的水格外冷冽,你知道我喜欢冰冷些的水,就在泉边洗了下身子,只是有些地方洗不到,不如你陪我再洗一次?”

  龙套睁开眼来,看着雯儿娇艳欲滴的朱唇,伸手撩动了下她还未干透的秀,说道:“那就先出身汗再洗,更爽快些。”说罢,他一伸手,将雯儿抱上床来,不一会儿,屋中便泛起动人的娇喘声来。

  ……

  风云从灌木从中钻了出来,正好碰到了循着气味跟过来的灰六儿和小伟,她俩正在灌木从外晃悠着,等着他的出现。

  “哥哥!”灰六儿欢呼一声,跑了两步,陶缸里的东西叮呤咣啷的响成一片,她赶紧停下了脚步。

  风云答应了声,没精打采的走了过去。

  “龙应台呢?”灰六儿问道。

  风云没劲的说道:“被他那个抠门的老爹给接回去了。”

  “抠门?”灰六儿又听不明白了。风云不忿说道:“是啊!我就客气客气,没想到他真的不挽留一下,连饭都不管,好歹我还救了他儿子,早知道这样,还不如送给猪刚烈呢!”

  着牢骚,风云接过灰六儿背上的背篓,心疼说道:“都到地方了,就别背着了么,多累啊?”

  “我不累!”灰六儿高兴说道。

  带着灰六儿和小伟,寻了个开阔地带,把东西都放在地上。风云掏出剩余的肉干,升起火来,天色已经暗了下来。

  随便吃了点肉干,风云围着篝火尿了一圈尿。经过试验后,风云现,画地为牢技能简直是野外生存神技。以他目前的身体素质,寻常的猛兽已经不是他的对手了,即便是遇到那只喜欢灭火的犀牛消防员,他估摸着也能周旋个几回合,只要别睡得太死,在牢中他基本不会有什么危险。甚至连苍蝇蚊子等虫子都进不到牢中来,简直不要太有用。

  连着赶了几天路,灰六儿和小伟刚躺下就睡着了,原本睡觉很不老实的灰六儿都累得不折腾了,不然早就钻到风云怀里来了。

  但不知是累过了头还是怎的,风云虽然很想睡觉,但闭上眼睛却怎么也睡不着,仿佛心中老是搁着什么事一般。

  “小风。”一个呼唤声传来。

  “谁!”风云翻身坐起,警惕的看向四周。

  “小风,你来,我和你说句话。”声音再次传来,风云借着月光看过去,却现是雯儿嫂子站在身后不远处,微笑着冲他招手。

  一时间脑中转过无数的年头,摈除掉一些饺子嫂子之类的纷杂念头,风云笑着说道:“嫂子,这么晚了,你找我有事啊?”

  雯儿面容滋润,顾盼流波,笑着说道:“怎么?你怕我吃了你不成啊?”

  风云不动声色的看向她踩在脚下无形的牢笼,微笑说道:“说真的,还真有些怕。”

  雯儿无奈的摇了摇头,缓步向他走来,淡淡的雾气从她脚下盛开,瞬间笼罩住了周边一切,灰六儿和小伟在睡梦中毫无察觉,风云看着轻易踏入牢中的雯儿嫂子,微笑着选择了按兵不动。

  “我长话短说,我需要你明天帮我杀个人。”雯儿的笑容如同春风般和煦,言语却如同利刃般森冷。
  浏览阅读地址:/zhibashanhaijing/758823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