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制霸山海经 > 第八十三章 鸡贝梦

第八十三章 鸡贝梦

  “哈哈!嫂子,你别逗了!”风云哈哈笑道:“我连你都打不过,还帮你杀人?你也太看的起我了。”

  雯儿笑着说道:“我既然找你帮忙,自然有原因,我说你能杀,你就能杀,当然,我也不会让你白白出手,你如果肯帮我,我可以助你夺他身份。”

  风云瞳孔一缩,笑着问道:“什么意思?”

  “资源,身份就是资源。”雯儿款款走到他面前,微笑说道:“话说你该不会以为你真的是被送来进行基因样本采集工作的吧?”

  “当然不会。”风云收起了笑容,淡然说道:“如果真的按照系统所说,以百年为单位进行基因样本采集,那么我想这个任务其实难度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大,至少对于魃女那种实力来说应该不是问题。我用问答器提问过,系统明确回复在任务完成后是可以回去的。可是在我接触到的几个穿越者口中,我却没有听到一个成功返回的例子。而且,从系统给出的这些个任务,包括激活的技能,所谓的阵营,其实都是在暗中引导穿越者融入到这个世界中去。所以,真正的任务绝对不是基因样本采集这么简单。”

  “唔!不错嘛!”雯儿赞许说道:“我果然没有看错,只从这么点信息中就能推测出问题的方向,不得不说,你很聪明。”

  风云耸了耸肩说道:“谢谢您了,不过我可不聪明,我笨的要死,理出这么点头绪来就死了我几十亿脑细胞了,要不你直接跟我明说好了,也省得大家麻烦不是么?”

  雯儿笑了笑,说道:“好,那我就不兜圈子了,明天有个人会来这里,我会出手制住他,你替我杀了他,我把它送给你。”说罢,她从腰间拿出一枚小巧的玉牌,递到了风云面前。

  从她掌心捏起了玉牌,饶是做了心理准备,但指肚不经意蹭过她掌心感受到的滑腻依旧让风云有些心旌神摇。忍不住看了眼她,风云暗自惊讶,想不通一个人怎能美到这种程度。

  “造化玉碟(一次性使用道具):可自动完成一次任意任务,任务奖励自动选取最高值。”

  我靠!神器啊!风云看着手中的玉牌,忍不住心中狂呼,几乎下意识的就想把它揣进裤衩里。

  凭借多年的游戏经验,风云一瞬间就看到了这玩意儿的重要性。任务奖励什么的都是其次,最重要的是前面一句话:可自动完成一次任意任务。这就相当于一块通关令牌啊!而且没有限制任务难度和等级,也就是说万一系统抽风让他去挑战帝俊,用了这牌子,他说不定真能成功?!这效果简直不要太霸道啊!

  风云动用了十二万分的意志力,才没有一口答应下来,而是捏着玉牌问道:“你要杀谁?龙套知道这事儿吗?还有,你刚才说身份是资源,这话是什么意思?”

  雯儿叹了口气,说道:“知道的太多,未必是件好事。”

  风云笑道:“别介,我这人就爱刨根问底,死也要死个明白。我现你和龙套真是两口子啊?说话总喜欢遮遮掩掩的,就不能痛快点吗?”

  雯儿笑了笑,一抬手,雾气更加浓郁起来,甚至连她的面容都有些看不清了。她开口说道:“意料之内,既然你提了三个问题,那我就回答你三个问题。前两个问题我不能回答你,不然会被他知晓,你可以重新问两个,我先来回答你最后一个问题。所谓的身份,指的是入世的身份。穿越者对于这片时空来说是外来者,是影响了历史进程的存在,在这里生存的越久,就越会收到规则的排斥。穿越者的寿命和力量都会被限制在一个范围内,到了时间,无论多么强大,都会立刻死亡,系统也无法影响,因为这是规则的力量。唯一的解决方法就是找到一个人,一个被历史贴上了标签的人,顶替他的身份,做完他该做的事,活完他该活的年头,在此之后,你就可以以鬼族的身份继续存活在这世间,获得更加漫长的寿命,继续去寻找那个虚无缥缈的回乡之路。”

  风云皱了皱眉头,感觉想通了什么。看来,那个魃女果真就是她自己口中的唐月昕,而她应该就是顶替了真实魃女的身份的穿越者了。

  “你还有两个问题。”雯儿微微笑道。

  风云想了想,问道:“应该不是每个穿越者都想回去的,在系统的协助下,在这个世界中安稳度过一生也不是一件不能接受的事,那么,探路者和留守者之间到底有什么不同?”

  赞许的点了点头,雯儿笑道:“你很会提问题,这个问题其实应该算做三个问题吧?”

  风云哂笑着说道:“我就问了一个啊?怎么就三个了?你该不会要变卦吧?”

  雯儿摇了摇头,说道:“既然我答应了你,自然不会食言。先,当然不是每个穿越者都想回去的,做一个留守者无疑要轻松得多。这个世界中的人族社会毕竟还在实行奴隶制,有系统的协助,只要够谨慎,够聪明,能吃苦,在这里弄个几十个人的小国家作威作福也是有可能的。只要注意别留下后代,影响时空线安全,安安稳稳度过一生也是不错的选择。离家的游子多了,台湾同胞都还没回归,也不差这几个。但是,还是有相当一部分不甘于苟且偷生的穿越者,他们组成了所谓的探路者。他们反抗被动的命运,反抗系统的掣肘,他们想尽各种办法想要找出隐藏在系统背后的幕后黑手,复仇是他们的初衷,我们也曾是他们中的一员。”

  雯儿的话戛然而止,风云听得认真,差点顺着她的话头问她为什么现在又跑到这儿来留守了。

  一个小小的语言陷阱并没有让风云上当,他思索了下,紧盯着她问出了最后一个问题:“你不是穿越者,也不属于十族之内,却曾经是探路者的一员,那么,你到底是谁?”

  雾气骤然散开,雯儿愣愣的站在原地,喃喃说道:“他果然一点都不在意我的感受……”

  片刻,她自嘲的笑了笑,说道:“我是谁?我都快忘了我自己是谁了。”

  “你这回答不算啊!”风云不乐意的撇嘴说道。

  雯儿垂下眼帘,月光将她的影子照得清冷无比,她凄惨一笑,说道:“我是雯儿?不,我只是个替代品而已。”

  “替代品?什么意思?”风云追问道。

  她轻一弹指,眼角的湿润已悄然消逝,重又恢复了淡然的神色,说道:“你的问题已经用完了。”

  “真是两口子,都爱玩个阿拉丁神灯的梗……”风云嘟囔着吐槽。

  雯儿看了眼他仍紧紧捏在手中的造化玉碟,玩味笑道:“那你就算是答应了?”

  风云看着她,忽然笑了,把手中的造化玉碟递还到她面前,说道:“嫂子,不好意思了,我这辈子还没杀过人,也没打算杀人,您还是找别人吧!”

  雯儿没有接,又问了句:“你确定?有时候太过谨慎会错失良机的哦?”

  风云最后看了眼玉碟,眼中流露出一丝不舍,但最后还是一咬牙,把它塞回了雯儿的手中。

  雯儿微微的摇了摇头,说道:“我欣赏你在面对诱惑时还能保持清醒的能力,但你刚刚错过了一个强大的身份。”说着,她将玉碟收了起来,转身腾挪而起,须臾间已不见了踪影。

  风云看着掌心的任务提醒,直到它过期消失才叹了口气坐回地上。

  “嗯~!”灰六儿伸了个懒腰,朦胧的睁开眼睛,含糊说道:“哥哥,我做噩梦了,梦到我喘不过气来,憋死我了……”

  可不是么,被湿气浓厚的雾气围了半天,当然喘不过气了,风云伸手抚摸着她的脑袋,没一会儿,她又在嘟囔中沉睡了过去。

  看着月空,风云睡意全无,思索着雯儿所说的话,过滤其中的水分,收集真正有用的干货。

  身份、规则,穿越者在人族中融入得很深啊!是想借助人族大巫的力量?还是说另有深意?

  他忽然想起,王越留下的那封信中,丝毫没有提及有关探路者和留守者的信息,是他刻意避免,还是根本没有和探路者接触过?信息的不对称让风云很多问题都无从问起,也无法求证。他现在迫切需要摸清这个时空中的人族的大致情况,如果有可能,也要尽快加入探路者的组织当中。毕竟人家忙活了这么些年,不管是渠道还是实力总要比他一个人瞎搞强的多。只不过他现在还菜的一匹,恐怕送上门去人家都不要吧……

  早知道就跟黎贪走了啊!风云有些后悔,不管是信息需求还是实力提升,他现在都得先进入到人族社会当中去才行……乱糟糟的思索着,风云终于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你是谁?”一对血色的眼睛不带丝毫感情的看着他,振聋聩的问道。

  “我是风云!”风云在血海中浮沉,寸步难行。

  “你是风云吗?”那个声音又问道。

  “我……不是吗?”被他这么一问,风云也有些自我怀疑起来。

  “你都忘了,你都忘了!9527!你的任务是什么!”

  “我……我不记得了,我不记得了啊!”风云痛苦的抱着脑袋,头痛欲裂。

  “哥哥!哥哥!你怎么了?”灰六儿的喊声传来,像是一根救命稻草,将风云拖拽了起来。

  “呼!”风云翻身坐起,汗如雨下,看向身侧,六只猪头正好奇的看着他,感叹号还伸出舌头舔着他身上的汗水,摄取着美味的盐分。

  嫌弃的踹开它,风云抹了把额头上的汗,嘟囔骂道:“做的什么鸡贝梦……”
  浏览阅读地址:/zhibashanhaijing/758823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