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制霸山海经 > 第八十四章 力牧

第八十四章 力牧

  出了一身汗,身上黏糊糊的,风云起身准备去找水源清洗一下。龙套洞里有条小河,一定有出水口,虽然不能吃,但洗个澡还是可以的。

  吃食的事儿被风云安排给了小伟和福娃组合。那几个家伙鼻子比狗还灵,藏在土下的草根、野鼠、野兔甚至是蛇虫都躲不过它们的搜寻。在被白泽调教之后,那几个家伙生猛的很,经常看到它们拱了个坑之后,争夺着肥美的小蛇,扯成一截一截的吞下肚去,吃得很是过瘾。

  被放出来后,它们六个可算是看到了新世界,动不动就撒着欢的跑了出去,半天都不见踪影。这次跑回来可不能轻易放过它们,把它们养这么大,吃它两条小蛇不过分吧?上次被那些鱼怪欺负,先吃它几顿鳞族蛇羹解解气,回头再秋后算账。

  怕小伟管不住福娃们,风云让灰六儿也跟在后面去盯着点,毕竟抢它们那点口粮是吃不饱肚子的,正经捕猎还得灰六儿来。

  洗了个澡回来,风云在昨晚的篝火余烬上继续生起一堆火来,往中添着柴薪。

  唰!一条蛇忽然落到了他的脚边,风云连眼皮都没抖一下,顺手就给它提了起来。如今他已经不怕蛇了,在好几次半睡半醒间被身下的扭动惊醒,拽出那些个来蹭人肉暖气的长虫后,他就已经麻木了。

  蛇的脖后七寸处已经被敲破,风云顺着伤口一撕,一整条蛇皮就被扯了下来。灰六儿见没有吓到风云,笑嘻嘻的从身后跳了出来,感叹号它们则在后面围追堵截一只可怜的野鼠,追来赶去的像是踢着个皮球。只有小伟任劳任怨的拖着只梅花鹿跟在后面,啃着颗不知从哪摘来的野果。

  “哥哥,我们什么时候回去啊?这里不好玩。”灰六儿嘟嘴说道。

  风云拧开木罐,倒出清水洗刷着蛇身,笑着说道:“快了,等我找到铜矿,咱们就回去。”

  “在哪里啊?我们快去找吧?”灰六儿高兴说道。

  风云摇摇头,说道:“我还不知道在哪里。”

  “啊?那这么大的山,得找到什么时候?”灰六儿看着山脉,愁闷说道。

  “很快!”风云微笑着,说道:“我不知道,有人知道……”

  灰六儿耳朵抖了下,忽然站起身来,朝西方看去,风云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却没看到什么东西。

  “怎么了?”风云疑惑问道。

  灰六儿指着西方天空说道:“有东西飞过来,很快。”

  “什么东西?我怎么没看到?”风云话音刚落,一个黑点从西方天空出现,刚看到它的时候,如同低空飞行战斗机出的隆隆声便随之传来,从微不可闻到震耳欲聋只花了短短几秒钟的时间。

  “那是什么?”风云也站起身来,玩闹的福娃们也停下了嬉戏,抬头看去,却见那黑点越来越大,已经足有乒乓球大小了,旁边还带着破开的气浪,仿佛淡白色的烟雾散开。

  怎么看不到飞行轨迹啊?它是要飞去哪儿?忽然想到了什么,风云脸色一变,拉起还在好奇的灰六儿朝后跑去,一边朝小伟和猪崽子们喊道:“快跑!”

  没有飞行轨迹,可见物越来越大,这他娘的分明是朝这边飞过来了啊!

  紧跑两步,风云回头匆匆扫了一眼,却见那来物度快的惊人,只这一会就已经变得有篮球大小。逐渐移开了角度,这时已经能够依稀看到它的全貌,像是一根巨大的柱子,只是由于一端正对着风云,才只能看到横截面,却不知柱身到底有多长。

  隆隆的破空声推来的音浪哄起无数野鸟,铺天盖地的飞散开来,有些还慌不择路的撞在了风云身上,尖锐的嘴爪如同利器,若不是他如今皮糙肉厚,还真免不了添几道伤口。

  灰六儿疑惑的跟在身侧,小伟吭哧吭哧的在后面跑着,风云感觉好像少了些什么,又回头看去,却见大B哥那几个憨货正站在一起昂朝天,好奇的看着那飞来的大家伙。

  “喂!感叹号!”风云一个急刹车,停下脚步,大声喊道。那几个家伙充耳不闻,灰六儿跟着喊了声,它们才回头朝这边跑来。

  说时迟那时快,那几个憨货刚离开,一根庞大的柱子就如同导弹一般砸到了它们原本停留的位置。风云仿佛感觉整个山都抖了一下,柱子带起的狂风挟裹着砂石轰然炸开!一圈土浪滚滚而起,大B哥它们来不及跑远,直接被吹得飞了起来。

  风云直接一把拉过灰六儿躲在了一颗大树的后面,小伟鸡贼无比,一溜烟也跟了过来。刚刚站稳,汹涌的气浪就轰然砸了过来,背后的大树树干被吹得咯吱吱的响,风云生怕它直接折断,但大树的韧性还是经受住了考验,屹立在狂风中巍然不动。

  气浪只有一波,来的快去的也快,风云从树身后探出头来的时候,周围已经平静了下来。

  饶是福娃们皮糙肉厚,也被摔了个七荤八素,散落着躺在地上哼唧着,动弹不得。

  让灰六儿去查看它们的情况,风云警惕的朝这次意外的罪魁祸那里摸了过去。

  服役许久的陶缸摔破了,内里装得好些个东西都不见了踪影,原本的篝火早已不复存在,它所在的地方,已经被一根巨大的柱子占领了。

  谨慎的在远处看了看,风云现那根柱子却是一颗巨大的木头,看起来约莫有两米宽的直径,露出地面的柱身足有三层楼那么高,这还不知道它没入底下有多深,不过最起码也得有个两三米深,不然也支撑不住这柱子本身巨大的重量吧!

  风云不知道有没有这么大的树,但他知道,能让这么大一根木头飞上天,一定需要很大的能量。

  紫黑色的柱身上很光滑,中后部位上有一圈淡黄色的绳索也似的东西,这会正在微微颤动着。

  风云不敢靠近,缓步绕了半圈,转到了柱子的另一侧,却现那很像绳索的东西从柱身上连了下来,拴在了一个……人的脚脖子上!

  绕到了这一边,风云赫然现柱子下方居然有一个只穿着皮裤衩的人,此刻正大头朝下和柱子一样半截没入了地面,只留出下半截身子,两条腿支棱着在空中微微晃动。

  这是……死人吗?风云皱着眉头,远远观察着。

  按捺不住好奇心,风云刚想再靠近些去看,那露出地面的两条腿却忽然动了起来。

  如同溺水的人一般瞎扑腾着寻找借力点,那两只腿触到旁边的柱子后,用力一踹,两只脚竟然像钉子般深深的陷入木头中去了!

  单看这一下,风云就识相的往后退了十米远,远远观察着,随时准备开溜。

  开玩笑,即便是最软的椴木,也不会这样被当豆腐踢的吧?

  两只脚卡在柱子上,猛一用力,地面上泥土翻飞,两只粗壮的胳膊钻了出来,如同支撑架一般用力按住两旁的地面,再一用力,一颗锃光瓦亮的光头就如同拔萝卜一般从地面上拔了出来。

  “哎呀!俺滴娘咧!憋死老子了!”光头大汉洪钟也似的大嗓门即使风云离得老远都能听到他的声音。呸了两口嘴里的泥沙,他弯腰把脚脖子上的绳索取了下来,回过身,双手环抱那柱子,猛一力,那根足有两米宽的巨大柱子居然被他一点点从泥土中拔了出来!

  风云还是低估了这根柱子的长度,光头大汉拔了十来米的柱身,才算把整个柱子拔了出来,地面上则留下一个深不见底的巨大窟窿。

  两手擒抱着这根足有三十米长的木制柱子,光头大汉两脚都开始往地面陷去,但面色却很是平淡,像是丝毫不费力气一般。

  那光头男子将一手托在柱子底部,另一只手扶在柱身上,缓缓用力,巨大的柱子就如同倾倒的大厦一般,带着呼啸的风声向林间倒去,简直如同传说中猴王的擎天一棍。只是,它倒下去的方向……

  “住手!”风云猛的跳了起来,大声喊道,柱子的阴影下,一只被摔得晕乎乎的猪崽子正摇头晃头的往起来爬。

  擎天巨柱去势惊人,眼看着就要将欢欢砸成肉泥,但在风云的一声呼喝下,巨大的柱子却稳稳的停在了半空中,纹丝不动。

  风云松了口气,但心很快又提了起来,那根巨大的柱子带着呼啸的风声又竖了起来,末端那个光头大汉双臂用力,竟然又将它栽入方才的洞中去了。

  这哪里是人啊?这是个牲口啊!风云掉头就想跑,一道黑影却如同一颗炮弹一般轰然落在他的面前。光头大汉哈哈笑着站起身来,一双蒲扇也似的大手拍在风云的肩膀上,差点给他拍折了,洪钟一般的大嗓门响起,大汉哈哈大笑道:“哎呀!你是十一吧?哈哈!几年没见,你都长这么大了啊?哈哈!”

  风云呲牙咧嘴的揉了揉肩膀,说道:“老哥,你认错人了吧?我不认识你啊?”

  大汉疑惑的挠了挠头皮,说道:“不认识?我是你力牧叔啊!你小时候我还抱过你呢!”

  风云干笑了声,说道:“不好意思,我不是你说的那个十一,我叫风云。”
  浏览阅读地址:/zhibashanhaijing/758823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