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制霸山海经 > 第八十九章 姊姊

第八十九章 姊姊

  青龙一愣,笑声响彻天地:“想当初也不知是谁将夸父一族赶出东方?如今却又找他们做甚?”

  黎贪神色未变,开口说道:“伏羲先祖乃是为立我人族之本,人皇之争本就各凭本事,夸父一族失败遁走只是因伏羲先祖天命所归,岂能怪罪到我伏羲一脉身上?”

  青龙冷笑一声,说道:“你们人族之事与我鳞族无干,且只论你伤我鳞族部众无数,这事倒该如何说?”

  “替你料理一番口粮,不用多谢。”黎贪说道。

  这海里的普通鱼虾对于青龙来说自然只是口粮而已,它并未动色,继续说道:“那我龙脉敖玉和那小蛟龙又怎么算?”

  黎贪沉默了下,眼帘微垂,说道:“那你劈我一万七千九百六十三道雷该怎么算?”

  青龙一窒,还想说些什么,黎贪一摆手打断了它的话,说道:“你既然不肯说,就没必要扯这些没用的,动手吧!”

  青龙笑了笑,也闭上了嘴巴,话说再多都是闲的,终究还是得手底下见真章。东海是它所辖,被外族打上门来,它岂能忍气吞声?而且当初夸父一族借东海之滨迁徙,是与鳞族立下同盟誓约的,它自己也因此得了不少好处,怎能轻易出卖盟友?

  既然话不投机,那就动手吧!

  龙威轰然炸开,百里云海万道破煞紫雷轰然而落,每一道都将一团血雾轰为虚无,血海在紫雷轰炸下以肉眼可见的度消融着,插入海面的骨刃在呻吟。

  黎贪半跪在血雾之上,伸出拇指,深深划入眉心,一点泛着金光的血珠涌出,滴落在骨刃之上。

  轰!

  九种负面情绪交织,黎贪紧握着骨刃的手在微微颤抖。忽然,他抬头看向天空,胸前血红的牛角冲天,双眼瞬间血红!

  “屠!戮!诛!俎!伐!殁!毙!灭!弑!歼!血!杀!”

  黎贪依次念出十二个血淋淋的字眼,每念出一字,血海就扩大一分,血浪就高起一丈。风云十二个字念完,泛起的血浪已带着腥风血雨直达天际,肆意舔舐着凝结的云团,将其卷下。

  青龙愕然,龙睛圆睁,惊叫出声:“十二字杀决!你去过九幽!”

  原本消减的血海瞬间翻起滔天血浪,骨刃出一声畅快的嗡鸣,阴风怒号,黎贪双臂青筋暴起,将骨刃一寸寸拔出海面,无边血雾腾起,一个顶天立地的血影从血海中缓缓站了起来,额头一对牛角插入百里云海,晃动的巨尾和双蹄还未从血海中出来,就已经足以平视青龙。

  无数破煞紫雷疯狂劈落,消去一团团血雾,却有更多的血雾补充上来,血影巨口怒张,喝出一个带着无尽死亡气息的字眼:“杀!”

  骨刃已经开始自往上浮起,无数血雾炸开,疯狂吞噬着周围的生灵,将一切化为自身的一部分,壮大自己,继而吞噬更多的生灵,海底逃窜的敖玉仿佛被煮熟一般漂浮起来,片刻间就被血雾吞噬得骨头也不剩。

  “你疯了!快住手!”青龙怒声道,可声音中却流露出一丝惊慌。

  “杀!杀!杀!杀!杀!杀!杀!!!”

  七个杀字迸出!血海瞬间笼罩周边八百里海域!

  青龙终于忍不住了,冷声说道:“住手!我告诉你夸父国的位置!”

  黎贪双臂颤抖,直接将全身都压在骨刃末端,才将它浮起的度压制住,抬起通红的眼睛,他用最后一丝清明咬牙怒吼道:“说!”

  “夸父国在聂耳东二百里!”青龙没有犹豫,马上开口说道。

  “吼!”黎贪怒吼一声,一拳砸下!

  噌!骨刃仿佛插入实质一般,响起一声让人牙酸的呻吟,重新插入海面血雾中。

  那道血影痛呼一声,身形瞬间溃散,在消散前,它扭过头来冲着黎贪怒吼道:“欺诈者死!”

  轰!巨大的血影瞬间崩散为无尽血雾落下,在血海中翻滚嘶吼,极力向远处奔逃,却被骨刃上诡异的吸力吸附,不断涌入骨刃当中。

  如同活物般疯狂吞饮着血雾,片刻后,蔓延近千里的血海尽皆涌入骨刃之中,在末端凝为一滴泛着金光的血珠,比方才更大了一圈。

  黎贪喘着粗气,低下头来,血珠涌入眉心,伤口瞬间恢复。只听一阵噼啪作响,他舒畅的活动了下身子,抬头看向青龙,淡然笑道:“多谢。”

  青龙冷冷的看着他,说道:“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什么?你控制不了它的,万一让它脱困而出,这将是所有种族的灾难。”

  兽皮不知道飘去了哪里,黎贪顺手将骨刃甩在背部,几根细长的骨刺刺入他的血肉中,骨刃牢牢的贴在他的背部,吮吸着血液。他拍了拍手,笑道:“这就不用你操心了,我自有办法。”

  冰面已融化,黎贪脚下血雾弥漫,用力一踏,身形已经高高跃起近百米,待到落下,已有另一团血雾凝聚,很快就消失在了天际。

  目送他离开,青龙神色阴晴不定,良久,它仿佛听到了什么,神色一动,缓缓潜入海中,东海重归平静。

  ……

  灰六儿趴在风云的背上,听着他粗重的呼吸,下巴靠在他的肩膀上,体会着他波涛汹涌的内心世界,她感觉,自己的第二条尾巴就要长出来了。

  在第一次见到风云哥哥的时候,她产生了一种莫名的感觉,她仿佛可以感受到这个人族的内心情感。起初她以为是错觉,可九尾儿姊姊告诉她不是。

  灵狐一脉可以觉醒无数种异能,但究竟是哪种却是未知的,那些强大的异能需要极为苛刻的天赋还要加上一点运气。

  她的运气向来不错,但却一直觉醒不了第二种异能,姊姊告诉她说是因为她的机缘未到。

  那天晚上,姐姐告诉她,她的机缘到了。

  她偷偷跑去找到风云哥哥,再次触碰到他的身体,果然又生出了那种感觉,虽然有些淡,但却能感受到风云心中的悲伤。

  她有些疑惑,因为她看到的风云哥哥是笑着的,为什么会悲伤呢?

  她回去问了姐姐,姐姐说人族是所有种族中最复杂的种族,他们的情绪多变,有的时候为了保护自己,他们会掩藏自己的内心,表现出别的样子来迷惑对手。

  她觉得很复杂,姐姐给她讲了好些天,她依旧懵懂不知,于是,她决定亲自去看。

  在旋龟湖旁,她找到了风云哥哥,却现白泽尊上也在。白泽尊上现了她,问清缘由后,让她伺机接近哥哥,用这种窥探人心的能力去监视他,并向白泽通报情况。

  这是白泽尊上要求的,她不能拒绝,不过她也很喜欢这种感觉,因为从哥哥心中能看到好多种色彩。

  她不知道哥哥在想些什么,却能看到哥哥心情的颜色。

  吃烤肉时轻松愉快的草绿色,做木工时安定宁静的树皮色,摸自己脑袋时宠溺的粉红色都很好看。不过哥哥一个人独处的时候有时会有暴躁的血红色和冷漠的深黑色,她不喜欢。

  她最喜欢睡觉的时候抱着哥哥一起睡,这样她在睡梦中也能看到各种缤纷的色彩,甚至还能感觉到哥哥的内心。

  不知为何,哥哥心中一直笼罩着一种忧郁的淡紫色,即便是在自己啾咪逗他开心的时候,那紫色依然存在着。

  她不知道哥哥为什么不开心,因此去问了白泽尊上,白泽尊上却让自己别多问。

  哥哥从没说起过他的家人,她问过两次,每次哥哥的心情都会瞬间变成淡紫色,或许,这就是他不开心的原因吧?为什么哥哥的父亲母亲不来找他呢?难道哥哥也像她一样,是由姊姊抚养长大的吗?

  哥哥的脖子上有个绳子,从不允许自己动,但她趁哥哥睡着偷偷看过,那上面有个小疙瘩,疙瘩里有个小小的雌性人族,笑得很开心,那应该就是哥哥的姊姊吧?

  动了动脑袋,看了看哥哥的耳垂,灰六儿伸手拨弄着,哥哥没说话,但她依旧很开心,因为她看到哥哥的心情也变成了粉红色。

  哥哥开心的时候会给她讲一个猴子反抗神族的故事,她能感觉到哥哥很想变成那个猴子,用棍子打碎些什么,那个时候哥哥很暴躁,但更多的还是淡紫色。

  “你醒了?下来走一会吧?我累了。”风云说道。

  “嗯!”灰六儿跳了下来,风云将小伟捆在背上,重新整理好行李,继续朝前走着。灰六儿则挽着他的胳膊,笑嘻嘻的跟在一旁。

  “你笑什么?”风云疑惑问道。

  灰六儿咯咯笑道:“我第一次被背着,感觉好舒服呢!”

  风云没好气的说道:“你是舒服了,我快累死了,还得抱着小伟……”

  灰六儿看着眼前的淡粉色变成淡紫色,偷眼看向风云,她知道哥哥是因为小伟才不开心的。

  乖巧的跟在身旁,灰六儿安静的走着,忽然,她惊喜的叫道:“姊姊!”

  一个明媚的女子一身洁白,坐在一片花丛中,露着小巧莹润的脚趾,正饶有兴趣的看着飞舞的蝴蝶。没有了那夜争斗的威势,此刻坐在花丛中的九尾儿多了一丝灵动,却更显美丽。

  “六儿!”九尾儿站起身来,看到风云,盈盈一拜,说道:“今又逢君,九尾儿见过人类。”
  浏览阅读地址:/zhibashanhaijing/763915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