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制霸山海经 > 第一章 外因

第一章 外因

  冬日的林间除了积雪的洁白就是草木的灰败,虽已不复夏日的青翠,但只是暂时的韬光养晦,寒风冻不死劲草,更何况大树?

  凋零得只剩枝丫和树身的林木依旧养活着众多不在冬日入眠的动物们,换上冬日厚毛装的松鼠无惧寒风的凛冽,站在枝头啃着一颗不知从哪里找到的松塔,将香甜的松子吞入嗉囊当中,好回去丰富它冬日的粮仓。

  夏天里吵得人睡不着的候鸟们早已飞走,只余下成片的麻雀在雪地上蹦跳,搜寻着雪下遗漏的草籽。

  一片裸露的空地吸引了许多麻雀的注意,谷物的清香让饥饿的它们蜂拥而上,抢夺着地面上一把麦粒,不知不觉的钻入了一个柳条筐的下方。

  草绳一扯,撑着柳条筐的枯枝歪倒,黑压压的一片麻雀突然受惊,“嗡”的一声散开,落在一旁的树上,啾啾的叫着,但还有许多被扣在了柳条筐下,惊慌的扑腾着。

  一旁的雪地上,埋伏已久的一团灰影腾的跳了起来,灵巧的在雪面上飞越,只留下轻微的点点足印。

  灰六儿鼻尖冻得通红,一双眼睛兴奋的发亮,这一次的收获格外惊人,足有三四十只麻雀被逮住,想起油炸椒盐麻雀仔的味道,她就不由自主的吞咽着口水,但却不敢流出,不然会被寒风冻住嘴巴。

  站在枝头看热闹的松鼠忽然吱吱惊叫一声,愤怒的朝窝的方向跑了过去,一个强盗正在偷它辛辛苦苦积攒下来的冬粮。

  松果砸在脑袋上,松鼠愤怒的控诉着风云的臭不要脸,他却浑然不觉,自顾自的伸手进树洞掏着。

  松子、大豆、不知名的浆果、干蘑菇杂乱的堆在树洞里,风云一把一把的掏出,装进胸前的皮口袋里,那里鼓鼓囊囊的,想来是已经祸害了不少松鼠的窝。

  估摸着掏了一半,风云就停了手,他是为果腹,不是为灭口。

  向下挪了两步,风云抬头看了看松鼠,呲牙一笑,向后一倒,平平的落下树去,在将近一米厚的积雪上砸出一个大大的人形。

  绵软的积雪起到了相当好的保护作用,风云没有感到一丝疼痛,反而像躺入棉花堆里一般舒服。

  不过再舒服也不能多躺,他的体温会融化积雪,而化雪会飞速带走他身上的热量,虽然以他目前的身体素质还不至于生病,但也不想带着一身冰溜子回家。

  唰唰唰!

  刚想起身,轻盈的脚步声传来,一个灰色的身影从他身后跃出,朝他扑了过来。

  只是听到脚步就知道是灰六儿,风云没有闪躲,伸手微微撑了下,灰六儿就咯咯笑着落入他怀中。

  呼着白气,灰六儿兴奋的说道:“哥哥!这次逮了好多呢!”

  风云宠溺的笑了笑,说道:“好,都是你的,回去做给你吃!”

  “哥哥也吃!”灰六儿笑道。

  风云不置可否,一用力,托着灰六儿翻身站起,将她放在地上。

  一层又一层裹在身上的兽皮有些影响活动,风云把缠在脖子上的一圈兽皮往上提了提,挡住嘴巴,那上面已经被湿润的呼吸冻出了一层白霜。

  “感叹号它们呢?”风云问道。

  灰六儿指向西面说道:“它们跑去那边玩了。”

  风云点点头,说道:“去找它们,该回去了。”说着,他拉开披在身上的棕黑色熊皮,灰六儿习以为常的一猫腰钻了进去。

  这块熊皮来自于风云的老朋友——那只曾经将他撵上树的巨大棕熊。

  熊皮相当完整,但头部却被割掉了。这也没办法,被风云一拳轰碎了脑袋后,没有头骨的支撑,即便完整的剥下来也不好看。风云也很惋惜,要是出手再注意点,留下上半截熊头骨,就可以做个连体的熊头帽子了,想来一定很漂亮。

  找到福娃们时,它们正仗着猪多势众欺负一只可怜的华南虎。

  冬日里捕猎难度成倍提高,那只雌性的华南虎已经显得瘦骨嶙峋,被六只膘肥体厚,个头都快撵上它的硕大野猪追得无路可逃,爬上了一颗歪脖子树,一边瑟瑟发抖,一边冲树下吼叫示威,期待撵走这几个流氓。

  大b哥脑满肠肥,是这几个家伙中块头最大的,一对冲天的獠牙足有半尺长,从嘴两侧伸出,泛着锐利的光泽,此刻正率领一众小弟哼哼着朝树上的老虎叫嚣。

  风云走近,却见那华南虎后腿上有个血窟窿,正在往出渗血,显然是已经吃了亏。

  虎肉不好吃,肉质太粗,吃起来像马肉,熊肉也一样,打死的那只棕熊还有半扇冻在外面没吃,不过熊掌味道倒还不错。

  既然是雌虎,说不准还有幼虎在巢穴中等待,风云现在不愁没东西吃,也没有想吃它的欲望,见状就让灰六儿叫喊一声,把大b哥它们叫了回来。

  甩着尾巴跑了回来,福娃们屁颠屁颠的跟在风云后面,朝桃花源走去。

  从皮口袋里摸出一把松鼠杂粮,向后丢着,几只野猪欢快的蹦跳争食,若是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套着猪皮的狗子呢!

  大b哥仗着块头大,吃得最多,贼眉鼠眼的感叹号最精明,还会预判风云丢出的方位,也吃得不少,倒是最老实的妮妮没吃到几口。灰六儿偷偷摸摸的从皮口袋里掏杂粮给妮妮喂,风云也只能当做没看到。

  白泽那王八蛋屁股一拍走了,到现在还没个踪影,留下这六只坑货一个比一个能吃,夏天还好说,林间有的是食物,但到了冬天,每次出来搜寻一大半的食物倒先喂了它们。宰又宰不得,眼看着它们长大,灰六儿和几只福娃们有了感情,每次风云说要宰一只过冬,灰六儿就泪汪汪的搂着它们说不让。这几只也精得要死,成天跟着灰六儿抱大腿。成天吃风云的喝风云的,但连他一句话也不听,每每气得风云直骂它们没良心。

  吃又吃不得,还得搭进去不少粮食,这赔本买卖风云做的亏得要死。不过好在秋天的时候萝卜大丰收,装了两个地窖,不然还真喂不起它们。就是萝卜吃多了太通气,风云不得不在西面给它们单独起了个土棚子,才算能睡个安稳觉。

  走回到一颗老树下,扒开雪堆,里面是已经冻得硬邦邦的鹿蜀尸体,这是上次出来下套逮住的猎物,足够他和灰六儿吃两三天的了。

  趟着出来时踩出的路线,风云一行走了两个小时才走回家中。

  灶中的火已经灭了,但余温仍然隔绝了屋外的寒冷。

  秋天的时候风云已经用木工技能修补好了屋顶和窗户,这也让他的木工技能经验升满,再次进阶。

  技能梦境中,严水生到了县城谋求生计,开了个小木工作坊,但却因为金人南下,作坊在战争中被付之一炬。他与家人走散,不得不跟随官兵逃跑,一路跑到了汴梁。

  因有一技之长,皇家又在招聘能工巧匠,他便应招入了将作监,参与修建辟雍宫。后因劳作认真,又指出一处工程隐患,幸得总监李诫赏识,被聘作百工,至此已是五年有余。

  从梦境中回来,风云缓了三天才回过神,那梦境太过真实,以至于他甚至感觉这里才是在做梦。辛亏有灰六儿和项间长命锁使得他还魂。

  ……

  烧了些开水,他准备先洗个澡。冬天太冷,洗澡麻烦的要死,上次洗澡已经是一个月前了,再不清洗下,他自己都受不了了。

  扛着个巨大的木桶去外面舀了半桶雪回来,他将锅中的热水加了进去。木桶是他技能升级以后做的,通体全部用木板榫卯,用铜圈箍住,质量相当的好。

  把灰六儿赶出去,他脱了个精光跳入桶中,惬意的闭上了眼睛。

  他喜欢在泡澡的时候思考,因为可以静下心来。

  一转眼来到这个世界已经半年多了,他已经慢慢习惯了下来。这里除了没有网络,也没有什么不好的。

  人的烦恼是随着欲望增长的,当一个人的需求只有吃喝拉撒的时候,幸福便是唾手可得的小事。

  摸着脖子上的银链,风云撩水擦洗着。他发现自己最近好像越来越少想起穿越前的事了,有的时候还会产生一种这样过下去也挺好的感觉。

  这是个很危险的信号。

  他忽略了自己的惰性,相较于一个强大的敌人,自身的惰性无疑是更可怕的对手。它会在无意间一点一点消磨着你的动力和进取心,使你一点一点沉寂在自己的舒适圈里,逐渐消沉。当得过且过的心思开始不由自主的浮现时,你就已经被它吞噬了。

  他需要个外因来改变这个现状。

  “哥哥!哥哥!”灰六儿拍着门板,大声喊着。

  风云睁开眼睛,叹了口气,从木桶中跳了出来,取过一块兽皮擦拭着身上的水珠。大理石也似的肌肉流转,一股男性的阳刚雄壮气息扑面而来。

  伸手拿过一条裁剪成细条的兽皮,他将已经及肩的长发扎了起来。

  “哥哥!快开门!哥哥!”灰六儿拍着门板,在外面叫着。

  风云赶紧套着衣服,无奈说道:“洗个澡有什么好看的?”自从一次他发现灰六儿偷看他洗澡,被他逮住后红着脸尖叫逃跑后,他就估摸着这丫头是青春期到了,于是每次洗澡都把她撵出去。

  “没有啦!我又不是没看过,第一次见到哥哥的时候哥哥还是光……”

  “你闭嘴啊!”风云老脸一红,恼羞成怒吼道。

  灰六儿依旧拍着门,大喊道:“黎贪回来啦!”

  风云动作一停,微笑嘟囔道:“外因来了啊!”
  浏览阅读地址:/zhibashanhaijing/767248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