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制霸山海经 > 第三章 分别

第三章 分别

  或许是长得一模一样,大b哥对于突然多了个兄弟并未在意,甚至连萝卜都愿意和猪刚烈分享,这对于风云来说堪称神奇。

  不过这也证明,猪刚烈还是有两把刷子的,一晚上过去,他和福娃们相安无事,甚至还能凑在一起睡觉。

  这样也好,在灰六儿不在的日子,至少有个人能照看这几个操心的家伙。

  灰六儿不跟他走,这个话题他们聊过无数次了,即便她不愿意,也只能接受。

  此去险阻他一无所知,前途迷茫他只能孤身一人。小伟的死给了他很大的打击,他不愿再冒险,灰六儿留在青丘是最安全的选择。

  黎贪说走回去至少得一个月,风云很庆幸自己早在雪季来临之前就着手做了离开前的筹备工作。

  传承不能断,他重新打了个箱子,用王越的老办法装了传承进去,埋在了老地方。

  那套新工具被他重新用油脂裹好装了进去,他已经为自己炼了一套,山谷外那一大两小烧得坚硬的窑炉同样也是留给后来者的。

  其他的东西几乎和王越留下的差不多,除了将稻米和小麦的种子换成了新的外,也就添了皂角、萝卜和亚麻三类种子进去。其他的他甚至还自己留了三分之一备用。没办法,他来的时间太短,没什么产出。

  秋天的时候,他抽空又去了趟栒状山,谁都没带,就他一个人。他找到了龙套住的房子,已经人去屋空,没留下什么有用的东西,只有一片亚麻地,亚麻种就是在那找到的。

  木屋已经修缮完毕,他打了个很结实的床放在了屋里,只睡了半个冬天,也留了下来。山谷中的桃李杏梅等果树结的果被他吃完后,核倒是都留了下来,只是太多了,装不下,大半被他砸了吃了。余下尤为好看的几个穿了起来,没有手串那么细的线,就都被他穿成了个大串,没事挂在脖子上还颇有点沙悟净的感觉。

  木棉树只有一颗,果絮收获不多,都被他收集了起来,准备做被子,只可惜还没激活织布的技能,不过在收获第一茬萝卜的时候,耕种技能倒是激活了。

  王越留下的地图他没有多做改动,只是把龙套给他的栒状山地图也放了进去。

  其他也没什么了,毕竟这只是粗略的准备,按照系统的提示,下一个穿越者得在九十九年之后才会来,而且没有小伟带路,说不定都找不到这里来。

  不过后面如果有机会他还是可以回来的,也不急于一时。

  他要带的东西也不少,花了两天收拾完,他们也到了该动身离开的时间了。

  夜里,提着一坛酒,风云一个人来到了王越和小伟的坟前,摆开三只碗,单臂举着酒坛,浓香的酒液如同玉线般注入碗中,没有溅出一滴。

  “怎么样?这手艺,我感觉都能去表演功夫茶了。”风云开着玩笑,将两碗酒浇在坟前,拿起一碗一饮而尽。

  “在这里闲着无聊练出来的。”风云一边重新倒酒,一边说道:“我穿过来之前正准备去学校报道来着,没曾想一个道报到了这里。”

  “过得真快啊!才一晃就半年过去了。你还别说,这山谷说大不大,说小不小,每天除了出去打猎,吃喝拉撒外加练功基本上都窝在这个山谷里,还真有点感情了……”风云自嘲的笑了笑,说道:“说实话,这感觉跟毕业还挺像的,高考完,即便再不喜欢那个学校,等到真要离开的时候,多少还有点不舍……”

  “不过再不舍,也得离开。有些事情总要去面对,我这也算出社会了吧?哈哈!”风云哈哈笑了声,停顿了下说道:“我向来认为我的运气算很好的,从小到大虽然磕磕碰碰不断,但却没有受过大伤。到了这个地方,第一个碰到的又是小伟……应该是第二个。如果没有小伟,我说不定已经死在那只老虎的爪下了吧?如果没有它带我来找到你的传承,我这会说不定还在抱着树睡觉呢……”

  端起一碗酒,风云正色说道:“总之,我欠你和小伟一个人情,我敬你们一碗。”说罢,他仰头喝干。

  “在这个世界中,我估计没什么机会偿还这份人情了,不过……”他丢下陶碗,提起酒坛认真说道:“如果有机会,我真的能够回去,2014年12月5号,25岁,叫王越的广告公司职员,我会找到你的家人,还了这份情,以酒为誓。”

  举起酒坛,生吞活剥技能发动,增加了30%的进食速度后,他如同巨鲸吸水般大口吞饮着酒液。

  放下酒坛,他打了个酒嗝,酒精随着血液流转全身,让他浑身都在发热,他索性扯开兽皮,让壮硕的胸膛裸露在寒风中。

  身后悉索声传来,风云头也没回的喊了声:“你又不听话了。”

  灰六儿低眉顺眼的走过来,靠着风云坐下,说道:“哥哥你又不开心了啊?”

  风云没说话,灰六儿玩着手指头,试探的问道:“哥哥,要不,你带我一起走吧?”

  风云叹了口气,说道:“这个问题咱们说过好多次了,我不想再说了。”

  “哦……”灰六儿嘟囔了声,又玩了两下石头,缓缓将头靠在了风云胳膊上。

  “哥哥?”灰六儿问道。

  “怎么?”

  “你会回来看我吗?”

  “会,当然会。”

  “什么时候呀?”

  “等我足够强的时候。”

  “那多强算是足够强呀?”

  风云沉默了下来,半晌,说道:“这个问题我暂时回答不了你。”

  “哦……”灰六儿抬起头,认真说道:“哥哥,你走了,我会好好修行,等我强大起来,我去看你!”

  风云摸了摸她的脑袋,笑道:“好啊!我等着你。”

  ……

  第二日清晨,风云将所有东西搬出山谷,捆在了两个木制爬犁上,这是他在雪天准备的出行工具,试验过,挺好用。

  看了眼这个生活了半年的地方,风云摸了摸他亲自修补好的窗户,关好门,出门把铜锹挂在屋后正东方的桃树上,推着爬犁,准备离开。

  灰六儿安静的跟在风云身后,看着他忙活着,直到他把大b哥它们捆在爬犁前,回过头欲言又止的看着她。

  灰六儿泫然欲泣,哽咽说道:“哥哥……”

  风云摇了摇头,伸手把她揽入怀中,说道:“乖,我很快就会回来看你的。”

  “那你记得早一点……”灰六儿啜泣说道。

  风云点点头,想了想,低头在她前额上轻轻吻了下,才说道:“好了,我要走了,你姐姐来接你了吗?”

  灰六儿点了点头,回头看去,远处林海雪原之上,一个洁白的身影亭亭玉立,眼神复杂的看着这边。

  点了点头,风云松开灰六儿,说道:“那我走了,你多保重。”说罢,他走到爬犁后,用力推了下,猪刚烈吹了吹哨子,大b哥它们齐齐发力,爬犁从深雪中滑出,向前飞驰。

  风云跳了上去,站在爬犁后面,回头看着越来越小的灰六儿,叹了口气,回过头来。

  ……

  大b哥它们几个精力旺盛,力气也大,拿来做雪橇猪相当合适。在雪地中,爬犁最重的就是把它拉起来的那一下,只要跑起来,就会省力很多,甚至比轮子车更轻松。

  黎贪对这个新奇事物很满意,坐在雪橇上四下打量着,赞不绝口,声称用这玩意儿最多半个月他们就能回去了。

  猪刚烈对训猪很有一套,感叹号它们在前面撒欢的跑着,他还能控制它们的方向。

  不过大b哥它们耐力还是不够好,只跑了个把小时就累了,不愿意再跑,只能换做人来拉。

  大b哥它们不给力,就只能由猪刚烈负责,他很自觉的跑到了爬犁车前,拉起了爬犁。风云还是有些不能接受这种奴隶制度,一个人拉也比较慢,而且他还准备笼络下人心,就下车分担了一辆爬犁车,反正这点东西对他来说根本不算事儿。

  黎贪倒无所谓,他走都走习惯了,就算只能隔一会坐段爬犁也比全程行走快得多。见风云这样,他也没在意,继续坐在猪刚烈拉的车上,随意四下看着,像个外出巡游的村长。

  风云笼络人心的计划没有奏效,猪刚烈对于他主动分担的行为表示很不理解,以为自己哪里做的不够好,诚惶诚恐的要求一人独自承担拉车重任,搞得风云还有些莫名其妙,只能把绳子还给他,他才放下心来。

  爬犁车很管用,在福娃和猪刚烈的轮番努力下,到晚上的时候,风云估摸着他们走了差不多有五十公里,这个速度已经相当不错了。

  晚上安营扎寨,风云用携带的干柴生起了一堆火,熏烤着捂湿的兽皮。

  在雪原中长途跋涉,尤其是没有打火机、汽油等强力助燃物的情况下,干柴是非常重要的资源。当你在雪地中无法找到能够点燃的干柴,对着跟冰棍也差不多的湿柴,就会体会到什么是绝望。

  不过火生起来后,加点湿润的柴火也是可以的,他们只带了半车干柴,得省着点用,湿柴除了烟大了点,也是可以取暖的。

  好不容易将火堆烧旺,风云用根木棍戳了块死面饼子,放在火堆上烤着,这是他一个月前就准备好的干粮。冬天的户外是天然的冰箱,没有发面,直接用死面烤的饼储存时间更长,就是味道差了点,不过出门在外,就没那么多讲究了。
  浏览阅读地址:/zhibashanhaijing/769883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