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制霸山海经 > 第四章 风邪

第四章 风邪

  天刚擦亮的时候黎贪就叫醒了猪刚烈和风云,收拾准备上路。

  晚上的时候黎贪一直在照看着火堆,因此早上还是有余烬可以加热下饼子和肉干。

  匆匆吃了点东西,风云抓了把雪擦了把脸,精神了不少,继续行进。

  大b哥它们睡觉向来随心所欲,被弄醒后还哼哼唧唧的不想起,被黎贪踢了两脚的,瞪了一眼,就乖乖跑去拉车了。

  长途跋涉很枯燥,入眼皆是白茫茫的一片,也容易引起视觉疲劳,甚至还会导致雪盲症。

  黎贪对此已经习惯了,猪刚烈变成猪头后视力急剧下降,近视眼度数极高,而且低头拉车的时候一对耳朵耷拉下来刚好遮住眼睛,也不怕强光刺激。因此,风云用兽皮将整个脑袋包了起来,只留一条缝看脚下,跟在他们后面。

  中午的时候换做大b哥它们拉车,风云等人坐在车上歇一会,吃点东西。

  风云本想生火做饭,但黎贪说太浪费时间,就在车上凑合了。

  被冻硬的面饼像是石头,风云费尽九牛二虎之力才能啃下来一块,含在口中捂化吞食,开启了生吞活剥技能才算好些。黎贪倒是不在意,像是嚼冰棍似的嘎嘣咬着,简直是自带技能效果。

  啃了半个饼子,风云实在崩得牙疼,就吃了几口肉干,窝在爬犁上方准备打个盹。

  中午的阳光正浓,晒在脸上暖洋洋的很舒服,风云用兽皮挡住眼睛,露出口鼻来,呼吸着在温热阳光中流动的清冷空气,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

  一处隐秘之所,久未露面的小白对着一片虚空说道:“我已经如约将他送去九黎部落,你给我的承诺什么时候兑现?”

  一个听不清性别的声音响起,低语道:“远远不够,时间的长河仍未改道,历史的车轮也未易辙,你给了我因,我要的是果。”

  小白上前一步,说道:“你知道那是不可能的。”

  “可不可能,都在于你,和我有什么关系呢?”那声音没有丝毫波动,说道:“现在,是你在求我。”

  小白胸膛起伏,显然压抑着怒火,片刻,它冷声问道:“你到底想要什么?”

  “想要什么?”那声音停顿了下,喃喃说道:“我想要死,我想要无,我想要果,你能给我吗?”

  小白咬牙说道:“你是要我们都死!”

  那声音轻笑了声,却没有丝毫的笑意:“死不好吗?死亡和虚无才是最终的果,你们都在追求永生,殊不知只有死亡才是永恒,这本就是相对的事实不是吗?可惜你虽有升维的天赋,却始终参悟不透这一点。”

  小白冷笑了声,说道:“你所认为的事实就是事实吗?你觉得我们就会甘愿认命?”

  那声音带上了一丝不耐,说道:“随便你们,这样的对话我不想再进行,完成任务之前,我不会再见你。”说罢,虚空再无波动。

  小白神色变幻,良久,才轻扣前蹄,召唤出一道虚空之门,回头深深的看了眼,它低头走入其中,虚空之门关闭,它仿佛听到了一声轻轻的叹息。

  ……

  啪!

  风云身子一斜,从爬犁上滚了下来,好在雪面深厚,没受什么伤。

  爬犁打着旋向前滑出一截,缓缓停了下来,风云爬起身,深一脚浅一脚的走了过去,却发现是感叹号套着的兽皮绳断了。

  低温让没有完全硝制的兽皮绳冻得僵硬,在福娃们的拉扯下很容易折断,不过好在风云备了不少,重新换了几条系好后,爬犁重新在雪面上飞了起来。

  被这么一折腾,风云也睡不着了,打了个哈欠,他坐在爬犁上,跟另一辆爬犁上的黎贪扯着闲淡。

  “贪哥,还有多远啊?部落里到底啥样儿的啊?”为了多了解点今后自己混日子的地方,风云主动的询问着九黎部落的情况。

  黎贪想了想,说道:“按照这个速度,再有七八天,咱们就能进入九黎国境了。从这个方向过去,第一个到的地方应该是……风夷旧部。”说罢,他便沉默了下来。

  风云愣了下,讪讪地回过头来。

  风夷旧部?就是黎贪口中那个风后原本所在的部落?先去那里是怎么个意思?还要先验下身份,可是他明明就不是风后啊?也早就跟黎贪说过的,怎么还多此一出?还是说本就是巧合,只是顺路?

  一时间心思流转,风云也沉默了下来,看着福娃们哼哧哼哧的拉着爬犁向前跑着。

  连货带人的这些重量其实对于大b哥它们来说不算什么,但长时间的奔跑依旧让它们疲惫不堪,只是慑于黎贪的淫威,不得不拼命奔跑,猪刚烈倒还挺怜惜它们,故意跑得落后些,在它们的爬犁后推搡一把,减轻些它们的负担。

  到了夜里,吃过了饭食,风云铺好兽皮,躺在上面,看着绝美的星空。

  猪刚烈的呼噜声有点大,让他有些睡不着。

  “你很着急回去啊?”风云偏头问道。

  黎贪拨弄着火堆,在想着事,听到风云发问,回过神来,点了点头,说道:“我离开足有半年,现在又是雪季,族内正是需要我的时候,自然要早些回去。”

  风云点点头,又问道:“那……我们为什么要先去风夷旧部?”他还是问出了这个问题。

  黎贪没有在意,说道:“从这里过去,自然是要先经过风夷旧部,况且,进入国境,咱们自然要修整一番。”

  风云略松了口气,果然是顺路,是他多想了。

  解开心头疑惑,心情也轻松了不少,风云翻身坐起,笑着问道:“贪哥,你就把我这么带回去,就不怕我是坏人?”

  黎贪抬头看了他一眼,回问道:“你能做什么恶?”

  风云眯起了眼睛,他经过半年的努力,现如今的实力猎杀一只猛犸象也不是难事,但却依旧看不透黎贪的深浅,他只是随意的坐在那里,只是稍微动点不好的年头,就有血腥的肃杀之气反噬过来。

  笑了笑,风云没回答,继续问道:“那万一我不是黎族人怎么办?”

  黎贪拨弄着柴火,淡淡说道:“你不是黎族人,敢跟我走?”

  风云一愣,转瞬哈哈笑了起来,跟聪明人说话无论舒不舒服,但无疑是一件很省事的事。

  他现在每天消耗的血食也不少,刚吃过没多久又饿了。从车里掏出一条鹿腿,架在火堆上烤着,风云笑道:“你放心,我现在是你们这边的人,不到万不得已,我是不会反水的。”

  黎贪摇了摇头,说道:“我从来没有担心过。”

  风云有些疑惑,问道:“你为什么对我这么放心?”

  黎贪笑笑,说道:“等回去你就知道了。”

  风云想了半天,没想出个头绪来,耸了耸肩,从鹿腿上撕下一层烤熟的肉,撒上调料递给黎贪。黎贪接过塞入口中大嚼起来,一点也不担心。

  两人分食了一条鹿腿,风云便心满意足的躺回去睡了。忠心表过了,剩下的事只能到地方见了情况再说,现在急不得。

  一连七天,风云一行都在雪原中跋涉,起初几天他还有心情跟黎贪聊聊天,后面几天他也变得沉默了下来。单调的颜色和死气沉沉的树林已经磨掉了他大部分的耐心,虽然在这半年里他也学会了忍受孤独,可每天重复不变的吃喝拉车着实有些无聊。因此,在那一群举着石斧和木枪从林中呼喝着冲出来的陌生人族将他们团团围住的时候,他甚至有点开心。

  “吃的留下!你们,做奴隶,或者死!”

  约莫有四五十个人族将爬犁逼停,均是清一色的男子,不知用血还是什么红色颜料涂红了额头,眼睛以下抹得雪白,看着很是怪异。

  或许是没见过爬犁,他们一个个颇为警觉,呼喝挥舞着手中粗糙的武器,

  带头的一个男子穿着很是奇怪,背后披着一层镶满了各色羽毛的袍子,头顶的皮帽子上还别着一根鲜艳美丽的粗大羽毛,在寒风中飘荡。

  风云没说话,但一半的注意力都放在他身上,因为刚才他从林中跑出来的时候,速度快得惊人,在雪面上脚步轻盈,颇有点雪上飘的感觉。

  黎贪从爬犁上站了起来,解开头上的兽皮,说道:“风邪,是我。”

  看到黎贪,剑拔弩张的气氛有些松弛了下来,风邪摆了摆手,身后的人族都将兵器放了下来,他谄笑着冲黎贪施礼说道:“蚩尤国君。”

  黎贪点了点头,问道:“你们出来狩猎?收获如何?”

  “尚可。”风邪有些犹豫,说道:“只是风神这几日胃口大开,猎获均送往他处……”

  黎贪皱了皱眉,问道:“那你们带什么回族内?”

  风邪看着有些尴尬的说道:“有几只锦鸡,半兜野果,三只野兔……”

  风云看向那围着的人族,只有四五个手中提着猎物,其余的手中空空,只拎着武器。

  黎贪深吸了一口气,缓缓吐出,耐着性子说道:“风邪,我上次过来的时候,就跟你说过这件事,既然你现在作为风夷首领,那么让族内所有人吃饱饭就是你的责任。那个风神是神族,他是不会把你们的死活放在心里的。当然,信仰的问题我不会干涉你们,供奉他求得一方平安也是应该,但是得让族人们先吃饱饭,你不能指望着那个风神替你养活族人吧?”

  “是是是!”风邪讪笑着点头附和,但眼底却闪过一丝不屑,被一旁瞧热闹的风云看在眼中。
  浏览阅读地址:/zhibashanhaijing/769883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