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制霸山海经 > 第五章 信使

第五章 信使

  “他是?”风邪注意到车上的风云,迟疑问道。

  “风云。”黎贪停顿了下,看了看风邪的表情,才继续说道:“黎族人。”

  “哦?”风邪愣了下,眼神闪动,虽然极力控制自己,但还是忍不住看向风云。

  风云礼貌的微笑了下,风邪却像是被蜜蜂蛰了似的急忙缩回眼神。

  有些慌乱,风邪结巴了下,说道:“这个……蚩尤此次行程可还遂意?”

  “还好。”黎贪随口答了句,说道:“先回部落再说。”

  “好。”风邪应了声,招呼众人动身,猪刚烈很是自觉的拉起爬犁来,余下人族默默的跟在爬犁旁,偶尔好奇的看向黎贪和风云。

  黎贪没再坐爬犁,下来一起走着,风邪在他后方,落后半个身位跟着,陪黎贪说着话。

  风云也没好意思再坐着,跳下爬犁来,拉起皮绳,将大b哥它们几个解放了出来。

  几个福娃这些天累得够呛,瘦得都脱了形,松开绳子后,它们就呼哧呼哧的喘着粗气,围到风云身边要吃的来了。

  要是六儿在估计得心疼坏了,这几个可是她一点一点喂肥起来的。

  把绳子捆在腰间,风云一边拉着爬犁,一边从怀中取出被体温暖得温热的肉干来,撕成一条一条的丢到脚下,被福娃们争抢夺食。

  察觉到奇怪的目光,风云偏头疑惑看去,却见跟在一旁的人族们全都一脸怪异的看着他,那眼神……怎么说,就像是节衣缩食加贷款去交房子首付,却看到有人拍出银行卡,喊着十套全款的时候,露出的那种眼神……嗯,没错,就是那种。

  风云把手中的肉干朝身旁的一个人族递了递,那人族看了看他,摇了摇头,没说话。

  风云撇撇嘴,咬了一口大嚼了起来,故意吧唧着嘴。他很明显的看到那个人族的喉结动了动,吞了口口水,快走两步,跑到前面去了。

  笑了笑,风云把剩下的肉块撕开,喂给了妮妮,拉着车快步赶了上去。

  “喂!老哥,你叫什么啊?”那人族有些手足无措,结巴说道:“我……我叫风大。”

  “风大?怎么不叫大风啊?哈哈!”风云开了个玩笑,但效果却不怎么样,风大涨红了脸,喃喃的说不出话来。

  不是吧?这个年代的人都这么木讷吗?这怎么交流啊?风云换了个对象,问身后的一个身形矮小敦实的人族说道:“那你叫什么啊?”

  没想到这个人族还没风大胆子大,通红着脸看都不敢看他一眼,嘟囔了半天也没说出自己的名字来,还是风大看不过去,插了句嘴说道:“他叫风石头。”

  “啊哈哈,好名字,贴切,贴切……”风云干笑了声,又转回头问风大说道:“你们是风夷旧部的?”

  风大匆匆的点了点头,发出一声“嗯”来。

  得!风云总算知道什么叫三棍子打不出个屁来了,这让他想起了二叔。

  那年陪老爹回老家,老家的二叔在家里招待他们,倒完茶后,二叔就一个劲的搓腿,干笑了半天才挤出来一句:“吃饭了吗?”

  老爹干笑着说没吃,二叔就跟着来了句:“对了,猪也还没喂呢!你们先坐着,我去喂个猪……”说着就溜了出去。

  那场面,一度十分尴尬。

  当然,二叔人是相当不错的,对他也挺好,只是太过老实了点。

  不过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即便是在他穿越过来的年代,在一些偏远地区的山村里,像二叔这样的人也有很多。他们一辈子在老家种地,几十年只接触那几十户人家,每天操心的就是地里的农活和晚上吃什么,聊的话题也局限于王二小家的牛又生了,他婆娘也生了,王二小这两天打嗝都泛着奶香味这类的话题。很多人连智能手机都没见过,与外界的接触很少,自然没有那么会说话了。

  风大、风石头显然就是二叔这样的人,什么事都写在脸上,光是说两句话,紧张得他们都快要昏过去了,用屁股想也知道这里面有问题,看来黎贪对于这个风夷旧部的统治权也不是很牢固啊!

  福娃们没吃饱,跟在屁股后面哼哼,风云从爬犁里掏出根大萝卜,拿在手里,让它们啃着。

  感叹号吧唧嘴的声音可比风云大了去了,萝卜虽然被冻得有点糠,但带着冰碴,嚼起来也是嘎嘣脆的,没一会,风云就听到了好几声叽咕的响声,周围跟着的人族吞着口水,眼神不断往猪嘴上瞥。

  这是,没吃饭?风云有些纳闷,即便他不懂这个世界的规矩,也知道吃饱了好干活的道理,这冰天雪地的,饿着肚子怎么打猎?更何况,就他们手中提着的那几个野鸡野兔,光毛就占了一半,够谁吃的?

  黎贪也听到了动静,停下脚步,看了看跟着的人族,皱眉问道:“你们都没吃东西么?”

  风云跟着停了下来,看向他们,风夷人族也跟着停下,面面相觑,没有回话。

  风邪答道:“天亮前吃过的,寨子离得不远,回去再吃也不迟。”

  黎贪想了想,问道:“今年黍稷收成如何?”

  风邪咽了口吐沫,说道:“今年仅有两仓。”

  “两仓?”黎贪声音有些愠怒,问道:“昨年还有五仓,今年为何仅有两仓?”

  虽然天气寒冷,但风邪依旧有些额头见汗:“收获前祭祀时黍不够,我便自作主张掺了些稷,风神对贡品不满,因此降下大风,一半收成被打入土中,我已组织全部人手抢收,也只收回两仓……”说着,他偷眼看着黎贪的神色。

  黎贪沉默了下来,半晌,又问道:“今年雪季你部落中死伤几何?”

  风邪舔了舔有些干裂的嘴唇,说道:“狩猎队死二十七,伤五,女人死一十六,伤一十八。”

  黎贪的拳头捏了捏,长呼了一口气,又问道:“那新生儿呢??我上次经过,那风狼的女人产子,你族内新生儿刚好五十之数,如今尚存多少?”

  风邪迟疑了一下,黎贪当即看了过去,他一个激灵,说道:“尚有一十二人……”

  “一十一。”风邪身后一个其貌不扬的男子小声说道:“风草家的小子出门前也冻死了……”

  风邪的眼睛还没瞪回去,一股肃杀气息就轰然炸开。

  “我……”风邪只说出一个字,就被重逾千斤的血雾压得趴了下来。

  滚滚血雾从黎贪周身蒸腾,所到之处风夷族人尽皆骨软筋酥,哆嗦着匍匐在地,猪刚烈和福娃们也都瘫软在地,只有风云站在原地,安然无恙。

  黎贪声音中蕴含着愤怒:“部落新生儿仅余一十一人,你却还带人供奉那神族?狩猎队四十七人,却只有这点猎物,你们有什么脸回去?”说罢,他一拳轰出,滚滚血雾化为一只拳头,将躲闪不及的风邪砸出,在雪地中翻滚出近百米远才停下。

  “首领!”

  风夷人族中有人惊呼,踉跄着起身跑去搀扶风邪,却是方才提醒风邪的那人。其余人虽然动弹不得,却依旧强撑着抬起头来怒目而视,瞪向黎贪。

  动过手后,黎贪像是有些后悔,向前走了一步,却被风石头抢了先。

  风邪挣扎着被手下扶起,还没站稳,就一口鲜血喷出。

  “哈哈哈!为什么留手?怎么不杀了我?”风邪呕着鲜血,面色惨白,却依旧哈哈笑道。

  “还是不知悔改!”黎贪更添愤怒。

  “来啊!”风邪一把推开手下,惨笑说道:“你以为我想活么?你除了杀人,又知道什么?”

  “你什么都不知道!”风邪怒吼一声,身形有些摇晃。他盯着黎贪说道:“族人身死,我身为首领自然有责任,但是,你有没有想过一个没有了大巫的人族部落在这冰天雪地里该如何生存?!”

  黎贪神色变换,血雾弥漫,紧握的拳头却有些松弛了下来。

  风邪继续说道:“你是九黎国君,国境内各山神族冲这名头均要给你一分面子,但是,我们呢?大巫身死后,我们就只是凡人,在他们眼中就是食物啊!不把他伺候高兴了,我们能活?你知道他的本事?在这冬日里,一场寒风过去,我们一族能剩下几个?”

  “不,你不知道。”风邪摇着头,说道:“你空有这国君的名头,却只管黎族事务,根本不在乎我们外族死活。我知道,你恨我们,若是当初我族大巫投降,风雨也不会死,但是,你见过投降的大巫吗?这事究竟该怪谁?”

  “你别说了!”黎贪怒吼道,身遭血雾翻腾。

  “为什么不能说?”风邪争锋相对,指着风夷族人问道:“风雨身死,你毁我风夷族圣坛,灭我族巫火,将我们赶到这里,这些我们都认了,在这里虽然困难些,但也能勉强维持生计,但你为什么还要来打扰我们?”

  黎贪盯着他怒道:“我是为了保护你们!”

  “保护?开口就要我们全族明年一半的收成,这也叫保护?”风邪嗤笑一声,说道。

  听到这话,黎贪的神色有些黯然了下来,他想说些什么,却终未说出口。

  风邪看了看他,说道:“我知道你想发动战争,为风雨报仇,但是,这并不是我们想要的。我们想要的是休养生息,安生度日,这样就好。你好好的做你的九黎国君,我们只是一个没有大巫的小部落,自力更生而已,我们只想要安定的生活,不行吗?”

  血雾缓缓收回,风夷族人呻吟着爬了起来,汇聚到了风邪身后,警惕的看着黎贪。黎贪逐渐恢复了平静,他看向风邪,说道:“你要安定,我就给你安定。”说罢,他转身向山中走去。

  风云一愣,大声喊道:“哎!你去哪里啊?”

  黎贪头也不回的说道:“去见见那个所谓的风神。”

  “那我怎么办啊?”

  黎贪没有答话,风云左右看了下,一咬牙,对猪刚烈说道:“我们也走!”说罢,拉着爬犁车追了上去。

  神情复杂的看着黎贪等人消失在林间,方才搀扶风邪的那人走到了他身边,低声说道:“办的不错。”

  方才还气势汹汹的风邪此刻却变得有些恭敬,躬身说道:“多亏有信使从旁指导,还请代我向风后大人带句话,就说我风夷族上下随时恭候他回来。”

  “知道了。”那信使点头说道:“你交待好下面,别被黎贪瞧出问题来。”

  “请信使放心,风邪绝不辜负风后大人的信任。”风邪认真说道。

  没再说话,信使左右看了下,朝西方飘忽而去,片刻间已不见了踪影。
  浏览阅读地址:/zhibashanhaijing/769883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