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制霸山海经 > 第六章 风神

第六章 风神

  爬山的时候带着个爬犁无疑是很大的累赘,福娃们到处乱跑,也不让人省心,黎贪就让猪刚烈带着福娃们留在山脚下看东西,只带着风云向山顶攀去。

  这座叫做尸胡山的脚下荆棘密布,黎贪不为其所扰,但风云没他那么皮糙肉厚,只能抽刀不停劈砍出一条小路来,才能勉强跟上他的速度。

  他用的这把青铜刀是自己做的,时间有限,他没来得及试验出更好的铜锡比例,因此质量比王越留下的那把差了点,但用来砍砍荆棘枝条还是可以的。

  至于王越的那把,黎贪压根就没想着还给他……

  “哎,贪哥你先等等,我有话跟你说。”爬到半中腰,风云忍不住喊道,黎贪闻言停下脚步,等他追赶上来。

  走到近前,黎贪问道:“说什么?”

  “这个……”风云一时不知该从何说起,他想了想,问道:“你知道那风神在什么地方啊?”

  “就在山中,找也找的出。”黎贪皱眉问道:“你到底想说什么?”

  风云挠了挠头皮,迟疑说道:“我老感觉有些不对劲,却说不出哪里不对劲。”

  “当谜团隐晦,捉摸不透时,只需静候,若它想要迷惑你,自会前来。”黎贪说道,顿了顿,又补充了句:“大巫奶奶说的。”

  “哈!还挺会自我安慰……”风云乐了,却忽然想起风邪那个不屑的笑容,他皱眉说道:“我感觉这里面有事儿,那个风邪有可能是故意拿话逼你的,具体为什么要逼你去找那个风神,我觉得不会像他说的那么简单。”

  黎贪笑了笑,说道:“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让我去找风神,那么其中缘由,自然会有风神告诉我。”

  见他不担心,风云也放下心来,从刚才黎贪出手制住风夷族人的血雾可以看出,他的手段应该不止表现出来的这点,他也不是个蠢人,保证自己的安全应该没什么问题。

  走出荆棘林,两人继续向上攀爬,山顶上没有什么草木,雪层下的融冰让人不时脚底打滑,比在荆棘林间还要更难走些。

  不知不觉,天色已经阴暗了下来,却是有乌云掠过,挡住了天空。

  “你见过那个风神吗?”黎贪继续向上走着,风云跟在后面,开口询问。

  黎贪摇摇头,说道:“没有,只是听风邪说过。”

  风云忍不住站起身来,抱怨道:“你见都没见过他,那得找到什么时候啊?他长什么样?”话一说完,他忽然愣住了。

  黎贪继续走着,一边冷静说道:“听闻他像人而生着羊角,喜欢吃公羊和黍米,出现的时候往往伴随着狂风骤雨……”

  “老哥。”风云打断了他的话,指向右前方,问道:“你说的是不是他?”

  一个怪异生物从右前方绕了出来,身躯被一团旋风吹起,脱离地心引力般的漂浮在空中,准备向山下而去。

  距离不算太远,神清目明技能下风云能够看清它的样子。

  上半身是个精瘦的人身,赤裸着上身,露出淡蓝色的皮肤,上面有一圈一圈像是弯曲羊角的紫色符文,下半身却是两只反曲的兽腿,生着长长淡金色的毛发,随着脚下旋风浮动。一张同样是淡蓝色肌肤的人头之上,两只褐色羊角盘旋,在额前弯起勾,带出两道锋锐的尖角,尽显峥嵘之色。

  黎贪吸了口气,朗声喊道:“前面可是尸胡山神?九黎人族黎贪前来拜访。”

  那怪物停住身形,淡金色的竖瞳看了过来,风云忽然没来由的打了个冷颤。

  旋风托着它转动身躯,缓缓向这边飘了过来。

  山顶上没有草木,无法参照,待到它来到近前,才能觉出它的高大,将近四米的身高,被旋风托着稳稳的飘在空中,居高临下的看下来,一对淡金色的竖瞳让人心底生寒,风云不动声色的握上了腰间铜刀的握手。

  “唔?你就是那个最近几年闹得挺凶的黎贪?”那怪物深深的看了看风云,随即不经意的看着黎贪,冷声说道:“你来的正好,北方歹羊山下那些个人族是你所辖?”

  “是。”黎贪沉声答道:“我此次前来也正是为他们而来。”

  “如此便可。”那怪物微微颔首,抬手丢过来一个东西,噗的摔在了黎贪面前,它说道:“这个你作何解释?”

  黎贪看去,却见是一只冻得僵硬的死公羊,他皱眉问道:“我听闻您素来喜好食这公羊,不知有何问题?”

  那怪物没说话,轻易弹指,一股旋风平地而起,将那公羊吹得翻过个来。

  黎贪一瞧,神色大变,风云疑惑看去,却见那公羊腹下靠尾处有两只没发育完全的畸形腿。

  “怎么了?”风云不解,上前低声问道,黎贪面色漆黑,摇了摇头,没有回答他。

  当年帝俊虽可凭一己之力征服天下,但治理各族可不是他一个人能做到的事。因此,这些年来,他一直要求各族将族内最出众的年轻后辈供奉给他,一方面是为削弱各族年轻一代的有生力量,一方面也是为他自己增添手下。

  眼前这风神显然就是某一次毛族供奉的年轻后辈,赋予神性后代帝巡天,管辖东次九山。

  凡是被赋予神性后的异族均被统称为神族,虽然仍会带着先族的部分特征,但总会有一半以上的体貌化为神形。

  神族喜欢最像马的马,最像驴的驴,但绝对不能接受骡子。他们喜欢纯粹,喜欢美,或许是因为他们自身不太纯粹。

  黎贪不了解其中秘辛,但也知道神族的忌讳,这只明显畸了形的羊无疑是触犯了神族的大忌讳,几乎相当于指着鼻子骂人家杂种了。

  神族就在面前,黎贪不好解释,把风云挡在身后,他昂首对那怪物说道:“风神尊上,这件事错在我,是我没有管教好部下人族,我愿意全力补偿您。请告诉我,做什么才能平息您的怒火,我会为您办到。”

  “看来你明白这东西的意思。”那怪物答非所问,随意说道:“那你应该知道这对于我,对于神族是怎样的侮辱。我保他们安危,他们却用这样的东西来供奉我。你很清楚,神族受辱,只能用鲜血来化解,不过既然你亲自来找我,我会允许你为他们收尸。”说完,他缓缓转身,向着山下飘去。

  “等等!风神尊上!请等一下!”黎贪有些焦急,大声喊道,风神却丝毫不为所动。

  “它要去干嘛?”风云走到他身旁,开口问道。

  简单的把神族忌讳给风云解释了下,黎贪咬牙说道:“他现在要去杀了风夷全族。”

  风云不可置信,惊讶问道:“风邪傻吗?他肯定也知道神族忌讳的啊?这不是找死吗?”

  黎贪没有回答,只是从背后缓缓抽出骨刃来,对风云说道:“我拖住风神,你赶紧下山,追上风邪他们,让他赶紧回去迁移女幼!快!”

  原本是为了风夷族上山来找风神谈判,想着能减少点供奉次数和贡品数量,却碰到这么档子事儿,黎贪就算再蠢,也猜到了是风邪算计了他。不然他们怎么就那么巧的刚好在他们的必经之路上,刚好祭祀完风神,还要想方设法骗他来见风神。他是在赌,他赌自己不会看着风夷全族被灭,一定会出手阻拦,为此他不惜赌上了风夷旧部上下两千多人的性命。

  可恨的是,他赌赢了!

  黎贪想赢很简单,他只需要眼睁睁的看着风神去屠了风夷旧部就好,但是他做不到。

  他是九黎国君,身负蚩尤之名,他要保护他的族人部下,这是他的责任。更何况,风邪算准了他不会眼睁睁的看着风雨的族人被屠杀,看着风雨存在的最后一点证据消逝,他算准了自己一定会出手……

  不!风邪虽然有点小聪明,但却根本没这么大的胆子。到底是谁?是谁想出了这个计策?好毒啊!一出手就是两千多条人命,到底是谁?

  已经没时间去想那么多了,黎贪伸手抹上了骨刃,伤口划开,骨刃贪婪的大口痛饮着他的鲜血,血雾如同烧开了水一般咕嘟嘟的散开,很快化为一道血刃朝风神斩去!

  借着血雾弥漫的遮掩,风云弯着腰朝山下跑去。他不知道具体是什么情况,但他知道再不跑,打起来他就跑不了了。

  真是倒霉,怎么碰到的尽是这些非自然的变态?

  如果可能,黎贪根本不想招惹神族,他这次上来找风神也是想和他谈判而已。但事已至此,已经由不得他收手,那道血刃已经将雪面犁开,翻出棕褐湿润的泥土,砍到了风神背后。

  无端风起,风神脚下的旋风几乎在瞬间就膨胀开来,一直涌上天空,从乌云间吸出一缕青烟,一道接通天地的龙卷风缓缓形成!

  能够吞噬万物的血雾形成的血刃却没能吞噬掉笼罩在风神周身的龙卷风,血刃如同插入高速旋转的钢铁中的车刀一般,在与龙卷风的摩擦下发出令人牙酸的呻吟声!片刻间竟消弭于无形!

  龙卷风缓慢而又坚定的扩大着,飞速旋转的气流带起无数冰雪泥沙,在高速运动下,它们的威力不亚于子弹!龙卷风看似缓慢,实则飞速向山下移去,只有摧枯拉朽可以形容它的威势!

  “你阻止不了我。”风神的声音从龙卷风中清晰传来:“你根本不知道你面对的是怎样的力量。”

  黎贪一咬牙,一步踏出,无边血雾炸开,他身形已经高高跃起,背后一道血色虚影已经占据了半边天空,手中的骨刃已化为冲天血刃,朝龙卷风砍去!
  浏览阅读地址:/zhibashanhaijing/769883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