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制霸山海经 > 第十章 大巫祭台

第十章 大巫祭台

  睁开眼来,是刺眼的太阳,正中午的阳光火辣辣的照在他身上,感觉快被晒脱了皮。

  身下像是被泡砸滚烫的水中,抬起手来一看,却现已经粘满了鲜血。

  心下一惊,风云起身想爬起来,身上却软绵绵的没有力气,连拳头都握不紧。

  我这是在哪?

  脑子里一团浆糊,他揉了揉隐隐作痛的太阳穴,皱眉想着昏迷前的事。最近的记忆是他到了幽魔的肚子里,连肉都快被烧熟了,之后的事他就记不清了。不过看着完好无损的手臂,他好像没事了,是谁救了他?黎贪吗?

  此刻他才现,他躺在一个圆形血池当中,只有池底薄薄的一层血液,甚至覆盖不了他的全身,但他身上却粘满了被阳光晒得有些黑粘稠的血液,有些甚至干结了起来。

  池底很滑腻,风云在撑起身子的时候不小心滑倒,摔了一跤,啃了半口腥臭的黑血,恶心得他趴着吐了半天,却什么都没吐出来,只是吐得整个胸腔都隐隐作痛,不过痛楚也让他的身体慢慢复苏过来。

  血池并不是太深,池壁上也有一圈干涸的血痂,想必已经用了很久。扶着池壁慢慢站起身来,池沿才只到他的腰间,四下看去,用整齐石板拼起的地面平整无比,严丝合缝,连草都长不出来。池边有一圈雕着符号的石板,百八十平米的石板地外还围了一圈石墙。

  石墙显然不是先天形成的,因为它异常整齐,高低程度相当。但走到近前再看,风云却现那并不是石墙,而是一根根高大的石柱。石柱间并未连在一起,石墙也就无从说起。

  同样规格的石柱错落有致的栽种在地上,每根上面都刻着符号,或线或点,各不相同,顶端还有着简易的浮雕,雕着各种虫鱼鸟兽,造型十分古朴大气。石柱很粗,从内部看去,相互间的空隙又被后方的石柱遮挡,乍看起来就像是一圈石墙。

  这到底是什么地方?

  从石柱的缝隙间可以依稀看到外面的景象,从影影绰绰的枝叶垂影看来,石林应该是在一片山林当中。

  风云绕过最近的一根石柱,向外走去。但他看着外面隐约的景象,走了好半天都没有走出去,最后竟从石林的另一端重新走了回来。

  一连试了几次,都是如此,风云一皱眉头,又再仔细观察了下,这才现了问题。石柱相互间有着明显的间隔,但一根和一根间的距离、方位,都仿佛蕴含着某种规律。

  迷宫?风云想了想,微微笑了笑,抬头看去。

  石柱的粗细相当于水缸,虽然柱身被打磨过,没有凸起的抓手,但风云可是有攀爬技能的,这让他可以纵向在物体表面行动。

  抓了把泥土擦了擦手,当做是石膏粉来增加摩擦力,风云一跃而起,像只树袋熊抱在了柱子上。

  四肢用力,他一点一点的向石柱顶端爬了上去。大多数所谓的迷宫迷城,都是用视觉错觉来造成迷惑效果,但只要能够俯瞰,就很容易破解。

  这也就是所谓的上帝视角吧!

  一点一点往上挪动,他身上的血水已经开始干结,不至于打滑,但也有点黏糊糊的,不太舒服。

  他选的这根柱子顶端刻的是个蛇头,刻制的工匠显然是个大师,寥寥几下就雕刻出了一个极为传神的轮廓。一张巨口掀开,两颗锋利的毒牙仿佛正在滴落毒液,尤其是那对眼睛,颇为灵动。风云眼神掠过几次那对眼睛,都仿佛被它盯着一般,心中隐隐生出一丝寒意。

  蛇头下方是一圈凸起的轮廓,是个很好的抓手,风云爬到下方,探手去抓,却忽然感到脑后生寒。抬头看去,那蛇头仿佛活了过来一般,眼中满是贪婪的恨意,一对毒牙闪烁着锐利的锋芒,就要朝他面上咬来。

  哎呀一声,风云一推石柱,身子以极快的度倒了下去,堪堪躲过那蛇头的咬合。毒牙上方两个气孔喷出的腥臭气息打在他脸上,差点让他背过气去。

  仰头倒了下去,风云伸手去抓石柱,但打磨过后的石柱没有丝毫可以借力的地方,他不禁有些手忙脚乱。忽然,背后一股托力出现,推举了下他的身子,借这力量风云一个翻身,稳稳落在地上,当即回头警惕的看去:“谁!”

  半空中一截打着旋的枯草缓缓而落,但却没有一个人影。

  是谁救了自己?以他目前的身体素质,即便从上面摔下来,最多也就受点轻伤。但从来人出手相救,想必对自己没什么恶意,只不过有些藏头露尾,不太敞亮。

  “黎贪?是你吗?”又叫喊了几声,没有人出现,四下安静一片,风云有些纳闷,难道是自己的错觉?

  不应该啊?风云不敢确定,但眼下这个地方却不能长留,得尽早离开才是。

  抬头看去,那蛇头又恢复了石雕的模样,像是从来没有活动过。

  不过他也不想再上去试验了,不止这一个石柱上有石雕,其他石柱上都有,看来从上面走是走不通了,那就走下面,活人还能让尿给憋死?

  但低头看去,脚下严丝合缝的石板却不像是个能用手挖通的材质,就在风云一筹莫展的时候,石林外想起了一阵拖沓的脚步声,听起来像是拖着脚走路一般,风云张了张嘴,却没喊出身,反而一猫腰钻进了背后的石林中。

  不确定来人的身份,还是先躲藏起来比较安全。石林中间只有一个血池,根本无处躲藏,他只能先躲入石林中。

  往里跑了两层,躲在一根石柱后面,从缝隙中看去,却看到一个浑身披着暗黄色麻布衣服,像是拆散了的木乃伊一般的人从石林的另一端缓缓走了出来。

  那人的腿脚并不利索,手中还撑着一根拐杖,头顶同样罩着麻布,看不出男女,但可以确定不是黎贪,因为从身形来看,要比黎贪小一圈。

  那人缓缓走到了血池前,向下看了眼,又抬起头来看向四周,仿佛在搜寻风云的方位。

  条件反射般的眯起眼睛,避免反光暴露方位,风云本想开动神清目明技能看能不能看清那人,但却忽然一愣,怎么突然冒出这么个小技巧,我怎么不记得在哪学过?

  仿佛察觉到了风云的目光,那人忽然将头转了过来,麻布头套下面一片阴影,看不清面容,风云一愣,赶紧趴下身去。

  靠!他躲得够严实了,怎么还是被现了?不过那家伙看起来并不壮,想必干不过自己,但就怕会什么能力,这个世界中都是些变态,可不能轻易招惹。可是藏在这也不是个办法,跑又跑不出去,干脆直接问问那人,是死是活也是个话,躲在这也太怂了,问句话又没什么,大不了就是干么!

  打定主意,风云抬头看去,那人却不见了踪影。

  “你在此作甚?”一个糯软的声音响起。

  风云一蹦三尺高,回头看去,那人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站在了他身后。想都没想,风云一拳就打了过去。

  拳一出手,凭空风起,风云只觉强风呼啸,推动他的臂膀,让出拳度快了一半不止,拳头上仿佛还萦绕着一圈风浪,如同出膛的炮弹一般带着利啸向后砸去。

  一声惊叫,风云一愣,不由收了三分力气,拳上的风浪呼啸而过,吹开了耷拉在那人面前的麻布,却是一个白生生的小姑娘,闭着眼睛大叫着。

  心下一惊,风云赶紧收力,想要收住拳势,但距离太近,已经快要砸到那小姑娘面上了。就在此时,又是一股风起,如同一层软垫般垫在了风云拳头前方,一股阻塞感拉扯住了他的拳头,让他的拳头堪堪停在了那小姑娘的鼻尖之上。

  拳风余势吹落了她头上的麻布,一头洁白的长散落,小姑娘慌里慌张,挥舞着手臂,哎呦一声,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风云低头惊讶的看着自己的手臂,这是什么情况?

  费力的爬了起来,小姑娘气呼呼的冲风云说道:“你这人怎如此粗鲁?我只是问你在此作甚,你便要动手打人?枉费奶奶如此辛苦救你!”虽然是在生气的数落人,但小姑娘说话软糯无比,听起来却少了几分凌厉,多了几分可爱。

  差点打了人家,错在自己,风云赶忙道歉说道:“对不住,对不住,我刚醒来,现自己在一个陌生的地方,有点紧张了,不好意思啊!你没事吧?”

  虽然好多词听不懂,但也猜得到风云道歉的意思,小姑娘摆摆手,说道:“无妨。”就回手把掉落的麻布重新罩在了头上。

  离得近了,风云可以看到麻布下小姑娘的长相。他从来没见过这么白嫩的皮肤,恐怕是传说中的白雪公主也就这样了吧??即便是青丘九尾儿较她也是稍逊半筹。小巧精致的五官很是秀气,一双大眼睛在肌肤的反衬下尤为的黑亮,如同幽寂的夜空般深沉。

  不过她虽然很快把脑袋包了起来,但那一头的白和洁白的眉毛和睫毛却告诉了风云,眼前的这个小姑娘是个白化病患者。

  异于常人的毛并未让她显得怪异,反而更让她多了种清水出芙蓉的纯洁气息。

  只是暴露在阳光下这么一会儿,她的面上就泛起了一片通红,察觉到风云的目光,她不满的瞪了他一眼。

  风云一愣,回过神来,赶紧问道:“姑娘你好,请问你是谁啊?这里是什么地方?我又为什么会在这啊?”

  面对风云一连串的问题,小姑娘有条不紊的说道:“吾名黎小月,此间为我黎族大巫祭台,雪季时族长将你携回,彼时你还是块石头,族长禀明奶奶说你是黎族兄弟,奶奶探明后将你送入此间祭台,催动巫力,花费九日将你身上硬壳炼化。但你却丝毫没有苏醒迹象,奶奶便将你浸泡在灵血池中,维持你体内巫力运转,每日差我前来查看,至今日正好合九九之数。”

  “九九之数是什么?”风云疑惑问道。

  黎小月鄙视的看他说道:“便是八十一日,你连此事都不知晓,怎敢托称黎族兄弟之命?”

  “什么?我都睡了八十一天了?”风云惊讶喊道。
  浏览阅读地址:/zhibashanhaijing/775169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