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制霸山海经 > 第十一章 蜡辞

第十一章 蜡辞

  捡起手杖,黎小月拍了拍身上的尘土,说道:“既然你已苏醒,便随我回部落吧!”顿了顿,她看了看风云满是血迹的身子,想了想,说道:“先随我去清洗身子,你这样,怕是有些不妥……”

  说罢,她当先向石柱外走去,还不忘回头加一句:“跟紧我。”

  八十一天,怪不得天气热起来了,冬天都过去了啊!听她的话说这里应该是黎族部落。这丫头也姓黎,不知道是黎贪的什么人,不过应该不会对他不利。况且刚才交了手,这小姑娘貌似也伤不到自己,风云也就快步跟了上去。

  黎小月虽然一只脚跛着,但却没有影响她的行动,在石柱间左走两步右走三步,七拐八绕,居然从石林中走了出来。

  黎小月停住脚步,风云紧跟着她的步伐,没料到她突然停了下,差点撞上去。

  放眼望去,风云赫然发现外面并不是他猜测的山林。虽然也是在山顶,但除了他脚下一条小路通出来,石林其他三面都面朝着悬崖。

  石林建在山顶向外凸出的一块平台上,几乎是悬在半空中。风云不禁有些后怕,若是方才他胡乱走错了路,从石林另外几面走出来,一个不小心摔下去,那可就不好玩了。

  “你小心些,山路陡峭,我上来时就崴了脚,却顾不得你了。”黎小月回头提醒说道,麻布下,一双黑漆漆的眼睛看着风云,有点担心。

  风云看了看,黎小月面前有一条踩出的小路弯弯曲曲的通下山去。他撇撇嘴,不屑说道:“喂!妹子,太瞧不起人了吧?我好歹这么一个大男人,下个山都费劲,那我干脆撞死算了!你腿脚不好,要不我背你下去?”

  黎小月赶忙摇摇头,说道:“不必,你当先走吧!帮我踢开些碍脚石子便可。”

  风云没在意,就当先朝下走去,却没看到麻布兜帽下黎小月狡黠的微笑。

  靠近山顶这一截的小路很平坦,风云大步走着,回头看去,黎小月正一点一点的往下挪,他开口问道:“要帮忙吗?”

  “不用不用,我能行。”黎小月摆手说道。

  风云耸耸肩,继续向下走去,但刚转过第一个弯,不知为何,他脑中一阵恍惚,身体一斜,忽然失去了平衡,一下滚倒在地。

  翻滚几圈,风云用力将手撑住身形,爬起身来,又是一阵恍惚,身子一歪,又朝着另一侧歪倒,骨碌碌的滚了下去,直到第一个弯尽头才停了下来。

  “哈哈哈!屎壳郎,滚粪球,停不住,摔破头!”黎小月拍着手哈哈大笑。

  风云晕晕乎乎的坐起身来,看向坡顶幸灾乐祸的黎小月,怒气中烧,这死丫头听着说话软绵绵的,没想到一肚子坏水,没注意居然着了她的道儿,他怒道:“你敢耍我!”

  黎小月得意洋洋的说道:“该!谁教你方才吓唬我来着?”

  靠!今天不给你点教训,我跟你姓!风云一拍地面,跳起身来,又是一阵恍惚,让他禁不住歪向一边,但这次确是歪向山侧。

  身子歪歪斜斜,眼看就要摔下山去,黎小月停了笑容,有些慌了神,快步向下走着,但腿脚不灵便,只下了两步,风云已经倒下山去了。

  “别呀!”黎小月急了,丢开手杖,单腿蹦着,左三进一,右四进二,虽然艰难,但却稳稳当当的蹦到风云摔下去的地方。

  焦急的伸头看去,却没看到风云的身影,黎小月急得快要哭出来了,口中不停念叨着:“完了,完了,这可如何是好?我只是捉弄下你,并不想害你性命啊!你在哪里?快些出来,莫要吓我啊?”

  喊了几声,没有动静,黎小月慌张的坐到了地上,红着眼眶嘟囔道:“完了,完了,奶奶一定会责罚我的,这可怎么办呀?我怎么向族长交待?”

  忽然,她耳中听得呼呼风响,一阵狂风从山下吹起,吹得草枝砂砾乱飞,向上飞去,迷了她的眼睛。

  虽然山间也有向上吹来的山风,但也没这么大,黎小月揉了揉眼睛,睁眼看去,却见原本坠下山去的风云从山下慢慢露出头来,脚下一团旋风狂舞,托着他的身子,漂浮到了她面前。

  张大了嘴巴,黎小月愣愣的看着眼前的风云,忽然开心的爬了起来,笑道:“呀!你没死呀!”

  “你巴不得我死啊!”风云气不打一处来,要不是因为你,老子能掉到山下去?但是,感受着如臂指使的风浪,风云无比享受这一刻。

  开玩笑!老子也会飞了!

  这是那风神的力量,不知为何跑到了风云身上。系统只是给了个检测到未知力量的提示,并没有与其相关的额外提示。

  看来这是来自系统之外的力量,一向对系统存有忌惮之心的风云总算放下点心来,至少他也有了能够自保的力量。

  挥手抖出两道风刃,深深砍入路旁花岗岩中,留下两道深深的痕迹,对于这种从未体会过的超自然力量,风云很是满足。

  相较于那风神毁天灭地的龙卷风,此时风云能催动的风力要小得多,从心中模糊的感觉风云知道想要提升这种力量,还是得和神族打交道,因为这种力量的来源是一种叫做神元的东西。

  第一次拥有超自然力量的风云很想多试验试验它的效果,不过眼前最重要的事是要先教训教训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死丫头。

  哼!差点害死我,不收拾收拾你,岂不是对不起我刚刚获得的超能力?

  风云捏着关节,恶狠狠的笑着,催动旋风推动他的身体缓缓向黎小月面前落去。

  看着风云不怀好意的笑容,黎小月不安的向后退着,口中问道:“你你你……你要作甚?”

  “哼哼!你说呢?你整我的时候有没有想过会有现在啊?”风云嘿嘿笑着,活像逮住美羊羊的灰太狼。

  黎小月退到了小路内侧的山壁上,惊恐说道:“不……不许无礼!吾乃黎族大巫传承,你你你……你要是杀了我,整个九黎族都不会放过你的,还不速速退下!”虽然她尽量摆出一副恶狠狠的样子,但那软糯的语气却没有丝毫的威慑力。

  风云冷笑着说道:“谁说我要杀你?小小年纪不学好,我就代你家大人教训教训你这熊孩子!”说罢,他从风中跃下,落在小路之上,却脚步一歪,又摔倒在了路上。

  靠!怎么回事?这路有古怪!风云灰头土脸的往起来爬,却还是站不稳身子。

  见他狼狈的样子,黎小月重又得意起来,嘿嘿笑着,冲他做着鬼脸。

  被个小丫头接连鄙视,风云怒了,一脚跺下,坚硬的地面顿时龟裂,小路旁簌簌落下一串泥土。

  虽然脚面被震得生疼,但一股发泄的舒畅感让风云又是一脚跺了下来,这一次他整个脚掌已经陷入地面中,虽然身形又开始歪斜,但在这只脚的支撑下,他的身体又重新弹了回来。

  风云看向呆住了的黎小月,露出了个诡异的笑容。

  一股滚烫的能量从腹中散发开来,点燃了他沸腾灼热的血液,使得涌上脑袋的血液温度仿佛都升了几度似的,有点像抽多了烟般晕乎乎的感觉让风云有些恍惚,影响他平衡的那种诡异感觉却因此变得淡了下来。他大步向着黎小月走去,每一步都在地面上留下一个深深的脚印。

  “你……你别过来!”黎小月尖叫喊道。

  风云冷笑一声,探手一把捏住了她的胳膊,粗糙的麻布当即在她的胳膊上蹭出了一道血印,黎小月痛呼一声,只感觉天旋地转,却是已经被风云打横放在了膝盖上。

  照着她屁股啪啪两巴掌,风云口中骂道:“还敢不敢欺负人?嗯?说话?”

  黎小月虽然连连呼痛,呜哇大叫,但却没有一丝讨饶的意思,口中大喊:“黑白花!黑白花!”

  “还黑白花!你喊荷斯坦都没用!”

  挣扎间,黎小月腰间的麻布扯破,露出一片雪白滑腻的肌肤,风云愣了一下,呼吸陡然粗重起来,眼中忽然带上了一丝淫邪的神色。

  双眼瞬间变得血红,风云力道突然变得粗重起来,一把将黎小月翻过身来,就朝她胸前的衣服扯去。

  看到风云的眼神,黎小月愣了下,这种眼神她仿佛在哪里见到过。忽然想到了什么,她大声尖叫起来,拼命挣扎着,不让他得手。

  头顶林间一阵悉索,一道黑影从上而下朝风云扑了过来。

  一偏头闪过袭来的腥风,挥拳朝来物中段砸去,却没料到让过的是来物的脑袋。

  锋利的牙齿刺入血肉中,擦过肉筋,剐蹭在肩胛骨上,发出咯吱吱的响声,风云吃痛,松开手来,回手一把抓住来物,从肩膀上扯了下来,带下一大块血肉。定睛看去,却一匹小牛犊大小黑白相间的巨狼。

  腰间吃了风云一拳,那匹狼后腿微微哆嗦着,但仍呲出血淋淋的狼牙冲风云低吼。

  有巨狼帮助,黎小月借机跑开,退回到巨狼身后,冲风云喊道:“你入魔了!速速还魂!”

  伸手摸了下伤口,触感深可见骨,拿回手来已是满手新鲜粘稠的鲜血。

  “见血了……”风云不以为意的从旁边抓了把杂草擦了擦手,面上满是玩世不恭的笑容,说道:“这事儿不好办了啊……”

  黎小月咬了咬嘴唇,指着落在小路上方的手杖,对巨狼低语道:“黑白花,去衔木简。”说完,伸手在腰间一抹,原本束起的麻布散开,露出内部彩色布条来。

  巨狼纵身一跃,在山壁上蹬了两下,朝风云身后跑去。

  风云此刻的注意力都在黎小月身上,并没有管那巨狼,而是踢着优雅的步调,向黎小月走去。

  伸手一拉,一串拴着各色石贝的布条被黎小月抽了出来,缠绕在手上。

  脚上的伤还在隐隐作痛,麻布散开,娇嫩的肌肤被阳光灼烫,但她仿佛忽然感觉不到了一般,脚尖轻点,一个轻盈的跳跃,舞姿舒展,手中石贝相互碰撞,发出叮叮当当的悦耳声响,仿佛带着某种诡异的节奏。

  看到黎小月的舞姿,风云愣了一下,眼中的血色都消退了些。

  “土返其宅,水归其壑,昆虫毋作,草木归其泽……”黎小月唱着怪异腔调的歌诀,翩翩起舞,如同一只纯净的精灵,带着某种洗涤心灵的效果。

  风云在她的歌声下,逐渐恢复了清醒,暗自惊讶:我这是怎么了?
  浏览阅读地址:/zhibashanhaijing/776096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