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制霸山海经 > 第十二章 姜菘奶奶

第十二章 姜菘奶奶

  只是片刻的清醒,小腹间滚烫的欲望便再度蒸腾,双目赤红,风云的呼吸再次浓重起来。黎小月加快了动作,舞姿变换越来越快,手间石贝叮叮当当的脆响连成一片,飘成一团灰影。

  在风云的印象中,很多古老的舞蹈动作都是在模仿各种动物,但是黎小月的舞蹈却丝毫没有这种痕迹。或挺身,或抬臂,她的舞姿灵动,大开大阖间带着古朴的韵味,仿佛蕴含着某种力量,不知不觉间就让风云沉浸入其中。

  在黎小月的舞姿下,风云又恢复了一点神志,但仍有种种恶毒的想法充斥在他心间,妄图烧穿他的意志。他的心神在两种力量的拉扯下摇摆不定,连身形也有些摇摇晃晃,面上的表情不停变换,时而狰狞,时而皱眉,十分怪异。

  在仅存的灵智下,风云察觉到了不对,拼命想要排出杂念重新恢复理智,一股清凉的能量如同一阵微风,压下几分心头的躁动,但又被黎小月的歌声扰动,欲望重又涌上,抢夺意志,让他苦不堪言……

  在他的意识加入后,三方力量撕扯下,逐渐形成了一种平衡。黎小月跳得满头大汗,风云头疼欲裂,一时间谁也奈何不了谁。

  巨狼衔着手杖跑了回来,来路被风云占住,它不由的停下了脚步。

  黎小月口中唱诵,身姿舞蹈,无法给巨狼下达命令,只能用眼神焦急的示意巨狼,让它赶紧将手杖送来。

  巨狼读懂了她的眼神,一低头想要从风云身侧溜过,正在苦苦挣扎的风云忽然看了过去,一双通红的双眼满是杀意。巨狼毛发倒数,来源于基因深处的恐惧让它生不出任何抵抗的年头,两只耳朵紧贴头皮,呜呜叫着飞速朝黎小月跑去。

  黎小月面色一喜,伸手接过巨狼口中的手杖,双手握住,头顶长发忽然无风自动,漂浮起来。

  舞蹈一停,对风云的影响消失,欲望再次席卷,风云的意识猝不及防,被陡然加大的欲望一下冲倒。一声暴怒的嘶吼从风云口中喊出,全然不似人声,他全身的骨骼都在咯吱作响,似乎在进行着某种变异。

  手杖在手,黎小月面上重现自信,口中念念有词,听不清在说些什么。

  风云猛然扭头看向她,眼中已不见一丝人性,大步一踏,五指前探,骨结凸起,向着黎小月抓去。

  黎小月神色严肃,用力将手杖插入地面,一圈无形的波动呈环形散开,扑来的风云像是撞在了一堵墙上,瞬间被弹开,以更快的速度摔了回去。

  虽未触碰,但手杖却发出一阵咯吱声,隐隐有木纹断裂的声音传出,黎小月身形摇晃,差点喷出一口鲜血来,止不住的咳嗽连连。

  看着若无其事从地上爬起来的风云,黎小月心中满是惊骇,就连蜡辞都治不住他,这家伙究竟碰到了多厉害的魔族?

  风云爬起身来,再次朝黎小月扑去,力度更较上次大出两倍有余,轰然一声,整座山仿佛都抖了一下,风云却又被那圈无形波动弹了回来。

  黎小月忍不住喷出一口鲜血,神色顿时委顿下来,淡红色的血液顺着嘴角流下,渗出一丝苦笑,她已经坚持不住了。

  风云再度爬起身来,恼怒的大吼一声,再次朝黎小月扑来。

  只听一声类似于瓷器碎裂的声音响起,手杖嘭然炸裂成碎末,黎小月本就羸弱的身子怎能承受风云的巨力?如同被重锤击中她只来得及侧下身子,就被风云一拳轰在肩头,倒飞了出去。

  重重摔在地上,她已是昏了过去,风云邪笑着,向她大步走去,探手捏向她的脖子。

  轰!

  风云被弹了出去,砸入山壁中,足足陷入一尺有余,一个矮小的身影缓缓落下,挡在了黎小月面前。

  挣扎着从山壁中跳了出来,风云通红着双眼看去,却是一个面色红润的鹤发老奶奶,正若有所思的看着他。

  风云的眼睛被灰尘和血水刺激到,但仍一边眨着一边盯着她,发出阵阵意义不明的嘶吼。

  那老奶奶解下身上染得靛蓝的麻布衣服,盖在黎小月身上,直起身来,淡然的看向风云。她手中拿着一根比她个头还高一倍的骨杖,上面缀满了各色骨片,被风吹动,哗哗啦啦的响着。

  “嗬嗬!小姜菘,才几年不见,你就老了哇!”风云咳咳的笑着。

  姜菘奶奶笑了笑,说道:“与你们九幽魔族想比,我人族寿命自然如白驹过隙,稍纵即逝。不过,幽魔,你这么堂而皇之的上来,便是要撕破脸皮了吗?置血誓于不顾了么?”

  附身风云的幽魔恶狠狠的说道:“当初是我与你伏羲先祖定下约定,可不是与你这小辈。再者说,是此子夺我魔心,若要我下去,先将魔心还来!”

  听了这话,姜菘奶奶一愣,旋即面色一喜。只见她握住骨杖,轻轻一抖,哗哗响动,风云立刻痛苦的抱着头躺倒在地,翻滚起来。

  “土返其宅,水归其壑,昆虫毋作,草木归其泽……”老奶奶的歌声带着苍凉古朴的韵味,正午的阳光仿佛变得更加刺眼,风云惨叫声更大,翻滚间,不知不觉竟逼近至姜菘奶奶脚下。

  一声冷笑,风云猛然弹起,并指如刀,向着姜菘奶奶脖颈间刺去。

  “几百年了,以为我还会吃你这老一套么?”

  绝对的速度对应着绝对的力量,只要掌刀刺中,姜菘的脖子绝对不会比麦秆坚硬多少。

  哗啦响动,骨杖后发先至,尖锐的顶端稳稳抵在了风云额上,如同冰雪消融,风云眼中的血色逐渐褪去,姜菘奶奶面色严肃,开口唱道:“神封其位,魔存其国,百川入海,八卦循天则!”

  轰!

  风云身形一震,一口污血喷出,噗通跪倒在地上。眼中带着最后一层血色,混着掩饰不住的惊恐、不安和一丝丝的佩服,幽魔抬起头来,看着姜菘,感慨说道:“没想到你能将这巫咒补齐,神、魔、百川与海,好大的气魄,小姜菘,你人族中少有我钦佩的雌性,你是第二个。”

  姜菘身上麻衣无风自鼓,淡然说道:“吾乃女娲后人,自要承其精魂,秉其信念,奉劝你莫要再打那重返天日的主意,免得引来灭族之祸。”

  幽魔却并没有反驳,而是低头沉思着,片刻,他抬起头来,瞧着姜菘,呵呵笑道:“神、魔、百川与海,所图不小啊?只是,单凭你们区区数百万血脉淡薄的后裔,呵呵!恐怕差了点吧?”

  姜菘淡然笑道:“事在人为,成与不成,总要去试试,不都是为了活下去么?”

  幽魔仰天哈哈大笑两声,说道:“好!好!那便不再多言,种族战场再见便是!”

  “你魔族也要来趟这一趟浑水?”姜菘皱眉说道。

  “不都是为了活下去么?”幽魔最后看了眼姜菘,说道:“那便各安天命吧!”说完,他向后一仰,身体还未触地,就弹了起来,喘着粗气怒吼道:“给老子滚出去!”却是重新掌握了身体的风云。

  姜菘奶奶恍若未闻,低声叹道:“还是被它猜到了……”

  风云此刻凄惨无比,老伤才好,又添新伤,被黑白花撕开的伤口已经不再流血,但方才三方角力下,他却受了不少内伤,浑身骨头没有一块不疼。

  看着一身惨烈的风云,姜菘奶奶微不可查的低语道:“变吧!都变吧!就看你这身含神魔巫力的娃娃能将我人族带向何方……”

  缓了好一会,风云才喘匀了气,期间他一直在打量着安静照料黎小月的姜菘奶奶,这位就是黎贪口中的大巫奶奶了,果然有两把刷子。

  忍着酸痛爬起来,风云走到姜菘奶奶面前,躬身说道:“多谢大巫奶奶出手。”

  姜菘深深的看了他一眼,说道:“无妨,你身上有我黎族血脉,我身为黎族大巫,自然要护你周全。”

  点了点头,风云迟疑问道:“大巫奶奶,那个幽魔”

  姜菘奶奶摇了摇头,说道:“魔族之言不可全信,你先随我回族内,秋收后我催动大阵先封了你体内的魔心,才好放心。”

  黎小月还未苏醒,风云有些尴尬的说道:“我不是故意要伤她的”

  姜菘奶奶摆摆手说道:“我知道,先回去吧!”站起身来,她指了指黎小月说道:“你伤的她,需你背她回去才行。”

  风云身上犹酸疼不已,但也没说话,俯身将黎小月抱起,跟着姜菘奶奶朝山下走去。

  或许是因为魔心,亦或是体内的神力,下山途中虽然仍有异力影响他的心神,不过他却不再受其影响,稳稳走下山来。

  在与幽魔争夺身体控制权的时候他消耗了将近十分之一的神元之力,他体内的神元不算多,用一点就少一点,像催动风力一般消耗不了多少神元,这下一下就去了十分之一,着实让他有些肉疼。

  姜菘奶奶明明是飞过来的,但回去却是步行,风云也不想太过消耗神元之力,也跟在后面步行,顺便打量下四周。
  浏览阅读地址:/zhibashanhaijing/780364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