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制霸山海经 > 第十四章 最好的防守就是进攻

第十四章 最好的防守就是进攻

  看着不大的小屁孩力气都不小,相互下着黑手往姜菘奶奶跟前挤着,风云没防备,三两下就被挤了出来,还吃了几记黑肘子。

  最高的那几个孩子下手尤为凶残,而且合适的身高架起的肘子位置也尤为尴尬,若不是风云有意提防,恐怕这会儿疼的就不是屁股了。

  孩子的父母们笑呵呵的站在一旁,看着孩子们的斗争,夸奖着自家儿子那记肘子之漂亮,角度之刁钻,对这类场面已是司空见惯。

  孩子的争斗虽然激烈,但全都在脑袋以下进行,姜菘奶奶看到的只是一个个黑乎乎的脑袋。挤到最里面的健壮孩子在争斗的同时,还在维持着圈子的大小,姜菘奶奶身旁始终维持着一尺左右的空档,能够让腾出手来的孩子伸手去接她掏出的野果。而袋子中最上面没被压坏的野果也仿佛是最佳的奖赏,只有最强壮、最机敏、最沉稳、最冷静的孩子才能得到。

  得到野果的孩子回头挤出圈外,换剩下孩子中最优秀的几个去维持包围圈。在转身挤出去的时候,那些孩子炫耀般的捧着最完好的野果,享受着其他孩子羡慕的眼神。但剩余的孩子却没有一个去抢夺他们手中的野果,反而更加努力的向圈子中挤去……

  站在圈外,风云背手观察着。拥有了神元之力后,他对风的气息相当敏感,他能够感受到那些孩子组成的包围圈像是一只巨兽,一张一弛、一呼一吸间蕴含着极大的威力。仿佛拍打野鼠的幼虎,虽然乳牙未利,但却天生掌握着杀戮技巧。将那一个个孩子替换成陷入肉搏酣战中的战士,风云暗自心惊,这到底是个怎样的城镇?

  黎小月的眼睛很亮,藏不住羡慕,嘴角弯起笑容,微微晃着身子,仿佛在幻想自己被簇拥包围时的骄傲和光荣。

  看到一个个头最小,撅着屁股绕来绕去挤不进去的小子,黎小月眼前一亮,快步走过去,边走边从腰间拿出个小布包,里面的东西风云知道,因为他看到她将最大的,熟得最透的野果装进去的。

  “小星,给,这是姐姐给你摘的,都是最好吃的……”黎小月把布包打开,露出里面散发着甜香的野果,高兴的递给那个小男孩。

  小男孩挤了半天,好不容易钻进去半个身位,听到黎小月的声音,一回头,位置就被别人抢去了。小男孩恼怒的瞪了她一眼,一把打掉了她手中的布包,骂了句:“走开!灾星!”

  各色野果掉落一地,被外圈挤不进去的孩子们踩踏着,黎小月原本就白皙的面色更加惨白,抿着嘴俯身去捡拾。

  包围圈分开,姜菘奶奶走了过来,弯腰将散落的野果一个个捡起来,放回布包中。

  将野果全部捡拾起来,姜菘奶奶站起身,看向一个方向,低喝道:“黎木氏何在?”

  一个干瘦的女人从一个草屋前跑了过来,将那叫做小星的男孩搂在膝前,讨好笑道:“黎族大兴,大巫奶奶作何吩咐?”

  姜菘奶奶看着她说道:“黎小星不敬食物,实属你管教无方,自行去五刑司领鞭挞二十。”

  “啊?”黎木氏惊慌说道:“大巫奶奶,是那灾……黎小月非要给小星,不关我事啊!”

  大巫奶奶皱眉说道:“鞭挞二十而已,叫唤什么!半点黎族血气也无,鞭挞五十!”

  “得令!”一个男声应道,从城内方向跑出一个比黎贪块头还要大一圈的男子。浑身纵横交错的伤口密布,很多愈合的疤痕都有指头粗,最严重的伤还是在面上,小半张脸的肉都被什么削去了,只余下一层重新长出的皮覆盖着颅骨,右眼眼窝深陷,已是没有了眼球。

  见这人过来,黎木氏更慌了,脚一软刚想跪下,但看到大巫奶奶厌恶的眼神,硬生生的止住了身形。她抱着黎小星哀求道:“大巫奶奶,我知错了,一定回去好好教训这死孩子!竟敢不敬食物……”说着朝黎小星屁股上抽了一巴掌。

  黎小星也未哭闹,而是咬牙怒视着黎小月,黎小月只是低头沉默,不去看他的眼睛。

  见黎小星这模样,姜菘奶奶更生气了,冷哼一声,冲那丑脸男子挥手示意了下,那男子上前一把抓住黎木氏的胳膊,就要拉她走。

  黎木氏当场就软了,哭喊着向黎小月嚎道:“小月!你说句话呀?”

  黎小月身子抖了抖,缓缓低头上前,向姜菘说道:“大巫奶奶,她……毕竟是我母亲……”

  后面的话不用再说,姜菘叹了口气,指头微微抬了抬权当挥手,丑脸男子就松了手。黎木氏赶忙拉着黎小星朝大巫频频弯腰施礼,口中不住感谢道:“大巫有德,大巫有德……”匆匆瞥了眼站在一旁的黎小月,就像躲瘟神一般拉着黎小星绕了个圈朝草屋跑去。

  一旁的人们静静看着,仿佛早已司空见惯,姜菘挥了挥手,说了声:“散吧!”

  众人再躬身施礼,找到自家孩子,准备回屋趁着最后一丝天明把饭做出来。

  黎小月躬身向姜菘说道:“多谢大巫奶奶。”

  姜菘嘴唇动了动,还是说道:“她不会念你好……”

  “我知道。”黎小月并没有意外,双眼一闭一睁,已满是坚强:“可家里没个男人,脊梁怎么硬得起来?她一人带着弟弟,已是不易,我再不照看些……何况那事本就因我而起,或许,我就是个灾星吧……”

  姜菘奶奶摇了摇头,说道:“别再提了,走吧!”说罢,她便向城内走去,身形莫名显得有些佝偻。

  黎小月跟在后面,风云也赶忙跟上,忽然感觉身旁一暗,扭头看去,却是方才来的那丑男。

  察觉到风云的目光,丑男朝他咧了咧嘴,近乎透明的皮肤可以看到皮下仅剩的肌肉牵动,风云警觉,准备抵挡他的出手,防备了半天,才发现原来丑男不是在瞪他,而是在冲他笑。

  “这位兄台怎么称呼啊?”风云咳嗽了下,尴尬地主动打了个招呼。

  丑男没听懂,瞪圆了眼睛:“啊?”

  风云又问道:“您贵姓啊?”

  丑男挠了挠头皮:“啊?”

  风云无奈,又问道:“你叫啥?”

  “俺叫黎丑!”丑男这回听懂了。

  风云竖起了大拇指:“好名字!”

  黎丑嘴咧得更大了,得,牙还是豁的……

  风云揉了揉鼻子,忍不住转过头去打量着周围的建筑。不是他不礼貌,而是黎丑的笑容太有杀伤力了,再聊下去他怕自己会吐出来。

  越往城中央走,房子越发的豪华起来,开始出现木制和石制的房子,虽然仍免不了跑风漏雨,但胜在空间大,都是用巨大的整木和大块石板盖的。有的还带着院墙,里面不时传出羊叫猪哼,显然还养着动物。

  这样的房子无一例外,里面都住着一个健硕的武士,还有健硕的妇人和活蹦乱跳的孩子,还有忙碌干活的奴隶。从门口看去偶尔还能看到里面墙壁上挂着的硕大兽首,从虎豹狼狐到犀兕熊罴都有,无一例外都是凶悍猛兽。

  姜菘终于想起了风云,放慢脚步,跟他说道:“住在此处的俱是黎族巫战,等到举办祭祀认祖归宗后,你也会有一片地来造屋,听族长说你造屋很厉害。”

  风云笑了笑,赶紧问道:“认祖归宗?什么时候啊?”

  “过些天。”姜菘说着,走到一栋石屋前,对一个收着晾晒好的兽皮的女人说着让她去巫所拿伤药的事。又和裸着伤口出来感谢大巫的男子寒暄了几句,姜菘才继续向里走去。

  风云打量着四周,疑惑的问姜菘说道:“大巫奶奶,这个城……为什么没城墙啊?”

  这是他一进入城区就注意到的一点,原本他以为黎族人不会弄墙,但看到石屋后的院墙后,他发现垒个墙对他们来说并不是个难事。

  这个蚩尤城虽然简陋了些,但位置非常好,背靠大山,三面都是平原,如果盖起一圈城墙,绝对是个易守难攻的好地方。

  姜菘看了眼黎丑,黎丑会意,咧嘴跑风笑道:“城墙会挡住战士们进攻的脚步。”

  好吧!最好的防守就是进攻,算你们牛逼,当我没问,风云咂了咂嘴,闭上了嘴巴。

  走到唯一一间用一个不知名的巨型猛兽骨骼搭成的房子前,姜菘停下了脚步。

  屋内隐约传来叫喊声和嚎叫声,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情况,黎丑上前,一挑门帘,唰唰唰!几道黑影窜出,后跟着一个惊慌追出的猪头人,口中叫嚷着:“住口!那不是你们吃的!”

  风云咦了一声,喊道:“大b哥!”

  当先带头冲锋的大b哥一个急刹车,口中叼着一片白菜叶,回头看到风云,昂亢一声跑了过来。

  看到姜菘,猪刚烈满头大汗的跑过来,匍匐跪下说道“猪刚烈管教不力,使得福娃们食了大巫的菘菜。”

  “无妨。”姜菘奶奶摆了摆手,低头摸了摸妮妮,看样子竟很喜欢它们。

  爬起身来,猪刚烈看到了被福娃们围着的身影,认了半天,高兴说道:“咦?齐天大圣?你醒了?前些日子我还随主人去看望你来着……”
  浏览阅读地址:/zhibashanhaijing/780364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