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制霸山海经 > 第十五章 放血疗法

第十五章 放血疗法

  怎么还记得这名字呢!风云尴尬的咳嗽了声,点点头说道:“你也在啊……”

  大B哥它们口中叼着白菜叶嚼得香甜,风云有些惊讶的问道:“这些白菜是哪来的啊?”

  “你是指这些菘菜?”姜菘弯腰将感叹号口边漏下的白菜叶捡起塞回它的口中,说道:“姜部植种菘菜已有百年,菘菜汁甜味美,不畏霜雪,当初东迁之时,我便将菘种带出,第一年雪季族中黍稷不足,靠菘菜活命无数,因此我将名字改作姜菘,以期能引领族人繁衍生息,不受风雨霜冻……”

  耕种技能激活后,对于农作物风云多了许多相关的知识记忆,姜菘一提菘菜,风云就反应了过来,她说的就是白菜。

  白菜可是中国历史上最重要的蔬菜了,它活跃在所有中国人的记忆当中,与之相关的菜品几乎涵盖了所有菜系。它之所以被称作菘,是因为它与松树的性格相似,十分耐寒,所以在松字上再加草字头,才有了菘的名字。

  也正像姜菘奶奶说的,菘菜和芦菔是很长一段时间里,普通百姓能在冬日吃到的两种蔬菜,也只有它们能在天寒地冻中顶风冒雪的继续生长。大江南北的各类腌菜,无论是酸菜、泡菜,还是咸菜、酱菜,唯一不可缺少的材料就是白菜。看着满地乱跑的福娃们和它们口中的白菜叶,风云仿佛闻到了酸菜炖猪肉的香味……

  目前看来,即便是在神话时代,大白菜也是居家旅行,养家糊口的佳品啊!

  不过风云偷偷瞟了眼姜菘奶奶,他总算知道为什么刚才听到猪刚烈不让大B哥它们吃白菜了,虽说猪都喜欢拱菘菜,但要是姜菘,那可就拱不得了。

  不过姜菘奶奶看起来却并不在意,在大B哥肥硕的肚皮上拍了拍,看着翻滚的肉浪,她很是满意。

  注意到姜菘的眼神,风云赶紧让猪刚烈带福娃去找爬犁,那上面可是他的全部身家。姜菘的眼神风云很熟悉,他自己方才就是这眼神,福娃的诱惑力还是大啊!

  微笑看着感叹号等猪甩着尾巴走远,姜菘回头对黎丑说了句:“去请黎石针来。”说罢,伸手挑开兽皮门帘,走了进去。

  黎丑应了声,回头走了,黎小月挑开门帘,冲风云示意让他进去。

  屋内黑洞洞的,看不清情况,风云有些忐忑,黎小月不满的斜了他一眼,当先走了进去。

  嘿!瞧不起谁呢这是!风云屈指一弹,一股风窜起,吹动门帘向上飞去,一猫腰,他也钻了进去。

  一进门就是一截黑黢黢的走廊,看不清四周,只有远处的一点光亮,风云警惕的操纵微风散开,感触着周围的一切。

  黎小月一瘸一拐的走在前面,风云跟着她的脚步声走了过去,很快就来到了内厅。

  内厅内比外面热些,因为中间燃着一堆篝火,火星顺着上升气流从屋顶裸露的空洞飘了出去,照亮了四周。

  姜菘奶奶弯腰用一根烧火棍拨弄了下火堆,让火势更旺些。火焰升腾,但却没有烟雾呛人,反而弥漫着一股淡淡的果木清香。

  风云贴着墙壁站着,打量着四周。

  随处可见的骨头是房子里最多的东西,大多数都被打磨过,风云甚至看到了被摩挲得油亮的骷髅头骨。天色已经暗了下来,屋内的光源只有篝火,气氛莫名的有些阴森。

  火堆旁的地上铺着一块兽皮,下面垫着不少干草碎皮之类的填充,黎小月走了过去,弯腰想坐下去,但却脚一软,侧摔了下去,虽然有兽皮垫着,但还是哎呦了一声。

  姜菘奶奶走了过来,伸手轻轻撩开黎小月衣服下摆的麻布,露出一截白生生的腿来。躲闪着风云不加掩饰好奇的眼神,黎小月红着脸想往回缩,姜菘奶奶皱眉捉住她的脚,不禁又让她哎呦痛呼一声。

  风云已经适应了屋内的亮度,在火光的映照下,黎小月白嫩如同葱段的脚趾泛着莹润的光泽,但在脚踝的部位已经肿起一大块,紫红色的淤血充积在血管中,压迫着神经,姜菘奶奶轻轻按了按,黎小月就痛呼出声。

  埋怨的瞪了她一眼,姜菘奶奶说道:“你呀!老是如此毛躁,待我老去,如何能将这大巫之位传于你?”

  黎小月赶紧用麻布罩住脚,嘻嘻笑道:“奶奶怎会老去!小月巫舞还未熟练呢!”

  姜菘笑着戳了戳她的脑袋,笑道:“你何时能改了这毛糙的性子,巫舞便可小成矣!”

  黎小月捂着脑袋,偷眼看了下风云的方向,小声哼唧道:“奶奶……”

  姜菘一愣,回头笑道:“倒忘了还有你在,快坐吧!”

  “没事没事。”风云嘿嘿笑了笑,走了过来,一屁股坐在篝火的另一端。

  看了看他,姜菘忽然起身,走到角落中翻找起来。

  看着黎小月,风云想到她脚伤成这样,还硬是自己走回来,不由有点佩服。察觉到风云的目光,黎小月赶紧把衣服下摆掖好,气鼓鼓的瞪了风云一眼。

  靠!我看起来就那么像色狼吗?风云不爽,索性坐直了身子光明正大的看了起来。

  黎小月被风云赤裸裸的眼神看得羞愤难当,低头四下找着,像是在寻合适的石头,风云瞧着好玩,忍不住哈哈笑着转过头去,不再看她。

  姜菘从角落中转回,手中拿着些东西,拍打着上面的浮灰,抖落干净后,走了过来。

  “这是黎邛的衣服,没穿过,那年雪季原想着给他添件外衣,没料到……”姜菘没说完,笑着递给风云说道:“你试试看合不合身。”

  风云接过来,却是一套用麻布做的衣服,分了两件,一件类似于夹衣的上衣,一件宽大的裤子。迫不及待的套了上去,居然还挺合身。不过有的穿风云就已经很满意了,总算再次告别只穿裤衩到处乱跑的野蛮风格,虽然他都有点习惯了。

  脚步声传来,一个中年男子抱着个麻布包径直走了进来,竟连招呼都没打。

  “巫医来了?”见了此人,姜菘竟然主动开口打了招呼,才指着黎小月对那男子说道:“劳烦巫医给小月看看脚伤。”

  “无妨无妨。”黎石针笑呵呵的应道,大刺刺的上前坐下,闻言上前,伸手将黎小月的脚捏住,按了几下检查了起来。黎小月皱起眉头,方才还痛呼的她此刻却紧闭着嘴巴,即便被按疼了也只是皱皱眉头,并不出声。

  “淤伤而已,针石可医。”黎石针回头对姜菘说道。

  姜菘闻言点点头,说道:“那便劳烦了!”

  黎石针这才将布包放在一旁摊开,里面是几根一端黑一端黄的长条状物。

  这个时代的医疗手段?风云有些好奇,仔细看着。

  黎石针将长条状物抽了出来,放在火堆上方烤了起来。

  风云就坐在火堆旁,低头看去,却见火苗舔舐着那长条物,正是黑的一端,而且在火焰的灼烧下更加黑了,还散出一股淡淡的焦臭味。

  烤了一会,黎石针将长条物取了下来,放在麻布上,用麻布包裹起来,捏住黄的那头,使劲在麻布上蹭了几下,留下几条焦黑痕迹,而同样的痕迹在麻布上还有很多。

  蹭了几下,黎石针拿起长条物,对着肿胀的脚踝比划了几下,原本坚强的黎小月此刻却有些虚了,忍不住想缩回脚去,却被黎石针牢牢抓住,说道:“别动,只疼一下。”

  姜菘奶奶也劝说道:“乖,听巫医的话。”

  黎小月捏着身下兽皮,不敢看黎石针的手,慌乱间看向了风云的方向,死马当作活马医般的向他投去了求助的眼神。

  “等一下。”风云硬着头皮喊了声,虽然他知道不太好,但还是忍不住开了口。没办法,任何一个现代人都不会眼看着这种荒诞的医治手段生在自己面前。

  听到风云的喊声,姜菘和黎石针疑惑的回过头来,黎小月像是松了一口气,但又有些担忧的看向风云。

  “这是?”黎石针疑惑问道。

  “族长在外寻回的血脉。”姜菘解释了下,问风云说道:“何事?”

  风云指着黎石针手中的长条物,说道:“我能看看那个吗?”

  “胡闹!”黎石针像是被踩了尾巴一般,怒气冲冲的说道:“哪里来的野小子!不懂规矩!”

  “巫医息怒。”姜菘奶奶劝了句,回头对风云说道:“那是巫医一道世代传下的骨针,只有历代巫医方可触摸,否则会引起疫病散播,你为何要看那物件?”

  听到姜菘问的是为何要看,而不是直接斥责,黎石针面露不悦,但也没再作,而是怒目而视,瞪着风云。

  就知道会这样,风云挤出一丝笑容,说道:“就是看看,我也知道一点点医术。”比如说人工呼吸什么的。

  “嗤!”黎石针嗤笑一声,不屑说道:“野小子也懂得医石之道?这话莫要在外面说去,免得叫人听着笑掉大牙!”

  姜菘看了眼黎小月的伤脚,回头对风云说道:“风云,黎石针是族内巫医传承,莫再多言,别扰了巫医医治。”

  黎石针斜了风云一眼,摇了摇头,重新拿起骨针。

  黎小月哀求的看向风云,拼命使着眼色。

  风云无奈,又再开口说道:“你是不是想放血?”
  浏览阅读地址:/zhibashanhaijing/780364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