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制霸山海经 > 第十六章 制冰

第十六章 制冰

  “咦?”黎石针惊疑的回头看向风云,说道:“你竟然真懂?”

  风云无奈的摇摇头,说道:“听我句劝,别扎,放血治不好她的伤,只会伤上加伤,而且,你那骨针也算针?不知道的还以为打毛衣的签子呢!都能戳死人了好不好?”

  黎石针大怒,但却没有发作,反而正襟坐好,冲风云怒道:“你既通医理,怎不知此为络伤之症?凡跌扑伤必致血溢,阳络伤则血外溢,血外溢则衄血;阴络伤则血内溢,血内溢则后血。须知实则泻之,虚则补之,必先去其血脉,而后调之。小月足踝未衄血,却有肿痛膨胀之状,此为内伤出血,却未见衄血,需刺络放血,泄其邪气。否则常日久恙,血络必伤……”

  风云听他叽里咕噜说了一大串,却半个字都没听懂,赶紧叫停,说道:“停停停!这么点小伤,怎么搞得这么复杂?”

  黎石针怒极反笑,说道:“小伤?好大口气!既然如此,便由你诊治好了,还要我在此作甚?”说罢,他冷哼一声,收起针具,就要离开。

  “嘿!屁大点事儿你还拿上乔了,我来就我来!”风云乐了,哪个老爷们儿打篮球没崴过脚啊?跳起身来,他便向黎小月走去。

  姜菘奶奶上前一步,拦住了风云,冲他使了个眼色,风云会意,停下脚步,她才转向艴然不悦的黎石针,悦色说道:“巫医何至于同一个小辈置气?此子在外游历已久,颇有些法门,冬日你所见到那称作爬犁之物便是出自他手,不然就让他瞧瞧?若有可取之处也好添进你那医书之中,可算泽民之举。若是不成,你在旁指导,也免得出了岔子,你看如何?”一番话说得合情合理,滴水不漏,黎石针这才转怒为喜。

  他本就作势而已,不肯在小辈面前落了面子,若说真得罪大巫,给他一万个胆子他也不敢,姜菘这番话给足了他面子,他便借坡下驴,转回身来,傲娇说道:“那我便瞧瞧这小子的医术。”

  风云暗自嗤鼻,面上却没表露出来。姜菘转过身来,低声问道:“可有把握?”

  风云比了个ok的手势,笑道:“没问题。”

  走到黎小月身旁坐下,风云伸手想去抓她的脚踝,想了想感觉不对,又缩了缩手。倒是黎小月主动把脚伸了出来,只是把脸别向一边,看上去通红一片。

  风云仔细看了看,她的脚踝已经肿得和小腿一样粗了,而且有大片青紫,皮下出血还是很严重的。

  “你动一下脚,慢慢转圈我看看。”风云说道,黎小月闻言皱眉转动了下脚。

  看来神经没问题,风云点点头,又伸手轻轻从脚趾骨向上按着,一边问道:“这里疼么?这里呢?这里……”

  按了一圈下来,风云回头冲姜菘说道:“骨头没事。”

  “嗤!”黎石针笑了声,嘲讽道:“我方才就说了是络伤之症,骨头自然没事。”

  风云没搭理他,问姜菘说道:“姜菘奶奶,屋里有凉水吗?”

  姜菘喊了声,黎丑跑了进来,听她吩咐了两句,转身出去,没一会就扛着一缸水回来了。

  缸里有个劈成两半的大葫芦,当做水瓢,风云又问道:“有麻布吗?”

  姜菘从方才找衣服的地方又拿了块麻布过来,看着风云指挥众人忙来忙去,黎石针忍不住嘀咕:“排场倒不小……”

  舀出一瓢水来,风云试了试水温,想了想,挥手招起一团旋风,盖在水瓢上,吹起一阵阵波澜。

  见这一幕,黎石针瞪大了眼睛,他怎么也没想到,面前这其貌不扬的家伙居然是个巫战。

  族中巫战是仅次于族长、大巫、巫医这些高层的人,他虽然不至于怕,但不事生产、狩猎的他还要依赖巫战的养活,毕竟就算他不吃饭,很多药材也是得巫战去收集的。看到风云的异能后,黎石针也逐渐收起了不屑的笑容。

  鼓动旋风吹了一会,风云探手又试了试水温,却依旧不满意。

  刚崴伤脚的时候得先用冰敷,而天气已经四五月份了,拿来的这水温根本称不上凉,而且屋里还烧着火,烤得温热,根本用不了。姜菘和黎石针好奇的在一旁看着,风云有些下不来台,皱眉思索着给水降温的方法。

  坑爹啊!冬天被自己睡过去了,不然挖个冰窖藏点冰也不是不可以。可以用土冰箱,但太费时费力,做出来也来不及了……等等,冰箱?电冰箱的制冷是根据空气压缩的原理,而他现在可以控制空气,试一试说不定可以呢?

  有了想法,风云松了口气,空气压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阅读请注意眼睛的休息。推荐阅读: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缩是放出热量,反之则会吸取热量,如果先把空气压缩,再让高浓度的空气包裹着水,吸出水中的热量……

  想到这,风云伸出手来,催动意念,周围空气骤然流转起来。屋内的空气飞速向风云掌心涌去,屋外的空气从门口、屋顶等处往里灌着,生成一股股的狂风。

  弄出的声势有些骇人,黎石针不安的扶着墙壁,紧紧抱着骨针,姜菘和黎丑则颇为感兴趣,盯着风云的动作。

  掌心一枚风团生成,滴溜溜的转着,有点像是火影中的螺旋丸。

  不过风云这会顾不上开玩笑,光是控制掌中这枚风团他就已经分身乏术。起码有三个屋子的空气被他压入掌心的风团中。一开始他原本想着试验下神元之力的极限,却没想到除了消耗量激增外,神元之力没有极限!

  这样的风团如果失控炸开,威力绝对不亚于手榴弹,风云可不想让它在手中爆炸。他小心翼翼的用风卷起瓢中的清水,一团水球如同脱离地心引力一般缓缓向风团飞去。

  维持风团和水球都需要消耗神元之力,风云赶紧控制它们两相接触,一阵像是拧开可乐瓶般嗤嗤的冒气声传来,水球旁空气中的水蒸气迅速冷凝成白雾,而水球也在片刻间迅速结冰,变成了一颗滴溜溜旋转的冰球!

  见到这一幕,不光是黎石针,连姜菘和黎丑都瞪大了眼睛,姜菘暗自惊讶道:难不成他还有鳞族血统?因为凝水成冰是鳞族龙脉的天赋能力啊!

  气团胀大了一丝,又被神元之力压缩得把热量排了出去,恢复到原有大小。

  这样可以无限制冰啊!一瓢水显然无法消耗掉这个气团,风云又把气团凑到水缸里,一阵冒气声传来,一缸水在片刻间化为坚冰,而气团胀大到了篮球大小,又在神元之力的压缩下慢慢缩小下去。

  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啊!冰已经够用了,而维持这气团要持续消耗神元之力,如果慢慢散开它,还得消耗差不多同等量的神元之力,实在划不来,风云抬头看了看屋顶的空洞,抬手将风团扔上了天空。

  催动神元之力将它送到了将近千米的高空,撤掉控制,风团轰然炸开!

  如同一个晴天闷雷在头顶炸响,音浪炸得人耳朵都有些嗡嗡作响,随之而来的气浪从屋顶的空洞灌下,吹得兽皮纷飞不已。

  风云抠了抠震得发闷的耳朵,暗自咂舌不已,乖乖,不得了啊!看来开发出了个神元之力的新用法啊!

  像是炸醒了全城的人,屋外一阵骚乱,风云回头看去,姜菘和黎丑已经不见了踪影。

  一阵悠扬古朴的歌声唱起,骚乱声很快平息了下去,黎小月心怀向往的说道:“是奶奶的安神曲。”

  风云点了点头,刚想说些什么,发觉黎石针还在一旁面带惊异的看着他,就先着手治伤了。

  用风刃将冰球劈成碎冰,用麻布裹了,做了个简易的冰袋,敷在了伤处。

  黎小月嘶了一声,眉头略微舒展开来。

  风云将冰袋捆扎好,说道:“先敷半个小时,注意不要乱动。”

  黎石针凑上前来,仔细观察着风云包扎好的伤处,张口问道:“此举为何意?”经过方才之事后,他也没那么咄咄逼人了。见他正经提问,风云也没藏着掖着,解释说道:“刚崴脚之后要先冰敷,一来减缓疼痛,二来能促进血管收缩,减少出血。”

  黎石针本就精通医理,一点即通,点头说道:“有点道理,那之后呢?”

  风云有些意外,这家伙还挺不耻下问的么?不由对他的感观改善了一点。他笑道:“先冰敷几次,待到明天,急性期过去,伤处不再出血,再换成热敷。主要是为了活血化瘀,敷的时候再辅佐以按摩推拿,帮助血液循环通畅,伤势就会慢慢好转的,最多一个月,她就能随意走动如初了。”

  黎石针皱眉思索着,半晌又问道:“循环通畅?难道染了邪气的淤血还能消散恢复如常?”

  这个话题风云不懂,不敢瞎说,就笑道:“反正我知道治崴脚的方法就是这样。”

  黎石针点了点头,又查看了下黎小月的伤处,才站起身来冲风云说道:“明日你热敷之时,我能否旁观?”说罢,他一脸希冀的看着风云,生怕他不答应。

  风云倒无所谓,又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看就看呗,于是耸耸肩说道:“随便啊!你想来就来呗!”

  黎石针面上带上了笑容,却也没道谢,只是冲风云赞许的点了点头,就转身走了出去。
  浏览阅读地址:/zhibashanhaijing/781326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