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制霸山海经 > 第十七章 此间乐,不思藟

第十七章 此间乐,不思藟

  屋里就剩下了风云和黎小月两人,气氛有些尴尬了起来。

  黎小月盖住脚踝,眼神躲闪,聚精会神的盯着手指头。察觉到风云掠过头顶的目光,她下意识的拉了拉麻布,盖住银丝也似的头发。

  风云咳嗽了声,主动开口问道:“感觉怎么样?”

  有些局促,黎小月埋着头说道:“好些了。”

  见她这副模样,风云忍不住开玩笑说道:“在山上整蛊我的时候不是还挺凶悍的么?”

  黎小月抬头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风云哈哈笑着说道:“这样才对么!”说罢,他起身抖了抖衣服,背手向外走去,口中说道:“你先歇着吧!太冰的话就缓一会再敷。”

  “喂!风云!”黎小月忽然开口喊道,待风云疑惑回头看过来时,她才咬了咬嘴唇说道:“多谢……”

  摆了摆手,风云挑开门帘,走了出来。

  风团造成的骚乱已经平息了,天色也完全黑了下来,姜菘正在外面与黎贪说着话。

  黎贪依旧赤裸着上身,下身则穿着用麻布虎皮做的裙摆,头顶戴着一顶牛角冠,威势十足,身后还跟着一高一矮两个壮硕男子。

  见风云走来,黎贪停了口,上下打量了下风云,露出了笑容。

  走到黎贪面前,风云盯着他的眼睛,正色说道:“我欠你一条命。”

  “自家兄弟,不说这些。”拍了拍他的肩膀,黎贪回头向姜菘问道:“大巫奶奶,什么时候办祭祀?”

  姜菘笑了笑,说道:“这取决于你。”

  黎贪微微叹了口气,说道:“我明白了,我会尽早处理好政事。”

  转过头来,黎贪对风云说道:“这几日九夷旧部首领均在此商议国事,暂时无暇顾及你,这几日你便先随大巫在此,若有所需,可寻黎文黎武,他们会来助你。”

  风云看向他身后,那名矮点的男子冲他点了点头,算作打招呼,但高个男子却直愣愣的看着他,并没有任何表示。

  风云看向黎贪,问道:“你意思是要我先住在大巫奶奶这里?那我的那些东西呢?”猪刚烈那家伙带福娃回去后到现在也没个影子,还是他自己来问吧!

  黎贪想了想,回头对矮个男子说道:“黎文,你带他去我屋里找猪头拿东西,黎武你随我回议事厅。大巫奶奶,我要先回去了。”

  “等等!”姜菘奶奶突然开口叫住了黎贪,拄着祭祀杖走过去,她伸手向他头顶抚去。

  黎贪配合的俯下身来,让姜菘的掌心贴在他的额头,姜菘神色复杂,低声说道:“贪儿,无论如何,你要记住,我们是同出一源,天地间没有一方土地应该洒下人族兄弟姐妹的鲜血,战争带来的永远只是苦难。”

  在听到姜菘喊贪儿的时候黎贪明显愣了一下,自从他开始参与狩猎的时候,大巫就再也没叫过他贪儿了。但是,听到后面的话,他的面色重又冷了下来。将额头从姜菘温热的掌心抬起,他沉声说道:“从姜榆罔将我们赶出来的那一刻,他便不再是我黎族人的兄弟了。”

  姜菘缓缓垂下手来,叹了口气说道:“贪儿,你现在是族长,政事战事决策都需以族人为第一位,九夷旧部不会轻易出兵为你做先锋,还是先休养生息吧!西讨之事……”

  黎贪摇了摇头,站直了身子,眼神坚定,低声说道:“我西讨心意已决,不必再说了,我自有打算。”说罢,他转身带着黎武向城心走去,脚步沉闷。

  仿佛瞬间苍老了几岁,姜菘奶奶轻声叹了口气,抬头看向漆黑寂静的房屋。为了节省木柴,没有几户人家愿意在夜晚烧柴,这样的部族,真的还能经得起一场大战么?

  黎贪突然停下了脚步,犹豫了一下,还是回头冲姜菘喊道:“大巫奶奶你放心吧!我不会将族人带入火坑。”

  姜菘奶奶轻轻点了点头,他才转身离去。

  “大巫奶奶,那我先带黎云兄弟去取东西了。”留下的黎文对大巫奶奶恭敬说道。

  姜菘轻轻用祭祀杖敲了敲他的小腿,训道:“未认祖归宗前不许乱叫!”黎文吐了吐舌头,就一把搂过风云朝另一个方向走去了。

  与黎贪相比黎文要矮一些,但也跟风云差不多高,因此搂着他还蛮搭调。不过风云不太习惯搂搂抱抱的,不动声色的脱开身,挑起话头问道:“黎文是吧?咱们现在去哪啊?”

  其实他这话是明知故问,但黎文却没在意,答道:“去族长家啊!取你那些稀奇古怪的东西。”

  风云看着两旁凌乱散落的草屋,暗自叹气,嘟囔道:“穷啊……”

  “嗯?什么?”黎文没听清,风云赶忙打了个哈哈,说道:“我是说,咱们蚩尤城,好像不太繁华啊?”

  “什么是繁华?”黎文好像很感兴趣,风云挠挠头皮说道:“就是热闹,漂亮的意思。”

  “哦,这样啊!”黎文口中又念叨了几句,才看了看四周说道:“我觉得很繁华啊!”

  风云咂咂嘴,不知道该怎么说,住惯了高楼大厦的现代人,自然不会觉得这小县城有多繁华了。

  黎文又说道:“不过草屋多了些,的确没我文城漂亮。”

  “嗯?”风云疑惑问道:“你还有城呢?”

  “那当然!”黎文笑道:“我黎族既然称九黎之国,自然有九城,我的文城在南五百里外。”

  顿了顿,黎文的脚步有些放缓,他看着四周的草屋,有些怀念的说道:“不过,其余八城俱是自蚩尤城分出的,此地是我黎族的母亲之城,大巫之城,是我黎族立国之本,你以后万万不可忘记了。”

  风云不明觉厉,点了点头,问道:“那九城分别是哪九城啊?”

  黎文说道:“除蚩尤城外,其余为文、武、巨、广、禄、破、辅、弼八城,分别位于蚩尤城八方,呈河图之状,阵法通融,易守难攻。”

  风云问道:“分那么多城干嘛啊?住在一起多好?人多了才好发展啊?”

  黎文笑道:“我黎族人自然愿意住在一起,但九夷旧部不愿意啊?因此才要分出八城去,到九夷旧部管辖他们。族内壮年巫战几乎都被八城带走,蚩尤城内眼下均是无力参战的老弱病残。伐木种地寻常族人尚可,但开山造屋则需要巫战出手才行。这几年来,蚩尤城几乎是族长一人照看下来,实在辛苦,无巫战开山裂石,自然没有漂亮屋子了。”

  原来是这样,风云恍然大悟,心中有种说不出的感觉,怪不得进城的时候没怎么发现巫战啊!

  说话间,黎文停在了一处普通的石屋前,笑道:“到了。”

  风云在门外仔细打量了下,实在有些想不通那么一个能和幽魔正面硬刚的人居然就住在这么个小破屋里。

  走了这半天,他们又回到了草屋区,黎贪的家是这一片唯一一个石屋,但去并不突出。在石屋区里比它宽敞漂亮的石屋多的是,它唯一的特别之处或许就是屋内亮起的火光吧!

  石墙缝隙间露出的光亮吸引了晚上睡不着觉的小屁孩们,咯咯笑着捏着石子在地上划着玩,风云凑过去瞧了瞧,却看得一头雾水。

  他们在地上画着圈圈点点的图案,却不像是瞎画,相互间像是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一堆石子的摆放位置不同,既像是排兵布阵,又像是加减乘除,很像某种数学游戏,但风云却看不明白。

  小孩们玩得很入迷,口中念叨着什么“一六共宗,为水居北”的口诀,连风云走近都没发觉。

  黎文一低头进了屋子,大声喊着:“嫂子!我来了!”

  嫂子?黎贪结婚了啊!风云闻言也快步跟了进去,想看看黎贪的老婆长什么样。

  并没有惊喜,反而有些失望,黎贪的老婆长得并不好看,皮肤有些黑,还有些胖,但笑起来很朴实老实,还踮脚从屋顶上扯下肉干请风云和黎文吃。

  屋里有个火塘,旁边码着整整齐齐的干柴,地面清扫得干净整洁,显得屋内更加亮堂。

  兽皮榻上睡了一个胖小子,这会儿正流着口水睡得香甜。

  黎氏不怎么会说话,没怎么寒暄,黎文就说明了来意。黎氏回头冲墙缝喊了声,没一会,猪刚烈就拉着爬犁跑到了门口。

  黎文还要回议事厅,就在黎贪家门前分别了,猪刚烈则负责将风云的东西拉到大巫那去。

  回去的路上,风云揪着猪刚烈的耳朵怒道:“你干什么吃的?我跟你说了半天你不见动静,还得我找上门来?”

  猪刚烈倒还理直气壮:“主人没发话,我怎能私自把东西给你?”

  风云瞪圆了眼睛,说道:“你有没有点良心?当初是谁把你留下来救你一命的?”

  “主人!”

  “嘿!你当奴隶当上瘾了是吧?你还想不想回山膏族了?”

  猪刚烈晃着脑袋说道:“这里有大巫、巫战庇护,主人对我很好,吃得饱,穿的暖,只要干好活,绝对不挨打,我回去干吗?”

  风云气了个半死,怒道:“你再说一遍?”

  “此间乐,不思藟!”猪刚烈梗着脖子说道。

  风云一脚给他踹了个趔趄,怒道:“当你的奴隶去吧!没出息!”说着抢过爬犁,拉着朝大巫家方向走去。

  猪刚烈从地上爬起来,不服气的高声喊道:“我做族长时是个好族长,做奴隶是个好奴隶,我骄傲!”

  “滚!”
  浏览阅读地址:/zhibashanhaijing/782713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