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制霸山海经 > 第十九章 议事厅

第十九章 议事厅

  姜菘将新鲜采摘的白菜叶分给围着的小孩,屎蛋他们咔嚓咔嚓的嚼着,吃得香甜。不过风云没吃,他还接受不了吃生菜,尤其是上面还有菜青虫的时候。

  挽着风云的手,姜菘带着他走进了田间,给他指认着各种作物的样子。激活耕种技能后的风云自然不会连农作物都认不出,但看着比黍苗还高的野草,他不由暗自叹了口气,这样的粮食产量,别说五万人,光养活城里的这些人都不一定够啊!

  田间有农人驱赶着牛拉动耒耜疏通着水渠,引河水来浇灌着庄稼,很多人都赤身裸体,不分男女,但都裹满泥浆,看不到什么。

  姜菘俯身将黍苗间的野草拔去,站起身来说道:“当初我人族初生,听天由命,靠伏羲先祖在各族间杀伐夺食才保得一族延续。而我姜姓先祖神农石年尝百草以传五谷,才得以让人族立族。人生在世,无非是为一口吃食,各族所求也无非活命二字。但人生苦短,来这世上打打杀杀走一遭,又是为了什么呢?”

  这样的哲学问题风云可解答不了,他将目光投向了耒耜,心中已有了打算。

  姜菘将杂草丢开,往小路走去。风云快步跟上,开口问道:“大巫奶奶,目前这蚩尤城中一共有多少人口啊?”

  姜菘沉思了下,说道:“城西黎燕氏前两日也诞出一子,现城中已有一万一千七百五十三人,你问这些做什么?”

  风云斟酌着语句说道:“一万多人的话,单靠这些田产,恐怕不够一冬天吃的吧?”

  姜菘停下了脚步,问道:“你看出了什么?”

  系统不允许暴露任务内容,风云斟酌着语句,说道:“耕种我也懂,这片田恐怕已经至少种过三年以上了吧?地是需要养的,长时间耕种会耗尽地里的肥力,你难道没有发觉麦苗越来越小么?地里的草也越来越多,就是因为根系强劲的野草才能从更深的地底汲取养分,而且还掠夺了庄稼的养分,才会让庄稼越长越小,照这样的势头,秋收的时候,我估计能打一半的粮食就不错了。”说完,风云忐忑的看着姜菘。他是故意这么说的,真实情况估计不会像他说得这么严重,但只有这样,才能带出他后面的话来。

  果不其然,姜菘皱眉想了半天,在田中转了一圈,对风云说道:“你说的话中有些我听不明白,但确实像你所说,庄稼一年比一年欠收,冬日短粮已经不是一两年的事了。你,有什么想法吗?”

  就等你这句话了,风云迫不及待的说道:“开荒!我们需要更多的地,播种更多的粮食,这样才能在冬日前存贮足够的粮食。”

  姜菘摇摇头,说道:“蚩尤城中大多都是所有黎族老幼妇女,别说再去开垦更多田地,单是现有这些田地就已经让他们无力耕种了。”

  风云上前一步说道:“所以我们需要更多的人,这座城老龄化太严重,人口比例极度不协调,为什么要把壮年武士都抽调到其他城去?合理的人口比例才能带来可持续发展。”

  被风云这一串名词弄得云里雾里,姜菘摆手说道:“你不要和我说这些,政事军务是由族长抉择。不过他目前正筹划西讨,届时只会重赋征兵,莫说抽调人口过来,恐怕蚩尤城中成年战士也要随军出征。”

  糟了!忘了这个,风云紧缩眉头,系统说不允许同阵营人非自然死亡,打仗死了不就是非自然死亡么?

  风云焦急向姜菘说道:“大巫奶奶,这仗不能打!”

  姜菘叹了口气,说道:“昨日族长的话你也听到了,他心意已决,任谁也无法改变。”

  不行,绝对不能让这场仗打起来!风云问道:“黎贪现在在什么地方?我去找他。”

  “他应该在议事厅与风夷旧部商谈出兵之事,议事厅便是城中最大的那座石屋。”姜菘说道:“不过你还未认祖归宗,是无法进入议事厅的。”

  这句话风云没听到,因为他已经腾空而起了。

  “哇!他会飞!”屎蛋瞪大了眼睛,指着风云的背影大叫。

  从空中俯瞰蚩尤城的感觉与置身其中不同,从上面看去,无论草屋还是石屋都藏身在大树枝叶之下,虽然不如高楼大厦漂亮,但却别有一番韵味。不过此时的风云却没空欣赏这些美景,他瞧见议事厅后,就径直朝那里飞了过去。

  “何人擅闯蚩尤城!”才飞到议事厅外层,下方一声暴喝传来,随之而来的还有两根带着尖锐风声的长矛。

  挥手招出两道狂风席卷而去,吹歪了长矛,两根长矛力道凶狠,带着尖锐啸声擦过风云肋旁和下摆,倏忽飞得不见了踪影。带起的风浪却吹得他衣袂飘动,若是挨上一下,恐怕当时就会贯穿身体。

  一声鹰隼啼鸣,议事厅中飞出一只巨鹰来,一个身影在其展翅升空后跃到了它的背上,搭乘着它向风云飞来。

  风云赶忙大声喊道:“别动手,自己人。”

  巨鹰展开双翼,顺着气流围绕着他旋转,脖颈之上骑着一个男子,正冷冷的盯着他,且已经抽出了背上捆着的短矛。

  风云又再喊道:“别紧张,自己人,我是来找族长的。”说着,他一握拳,周身淡淡血雾弥漫。

  看到血雾,那男子神色有些缓和,但仍冷着脸喝道:“既是黎族人,怎敢在议事厅之上飞行?速速下去!”

  风云不想动手,当即朝下飞去,巨鹰一抖翅膀,跟在他身后。

  议事厅被称为厅是有道理的,风云醒来时见到的那种石柱围成了一圈,充当墙壁,支撑了大片石板屋顶,居然在石板上面又起了一层。这是风云在城中见到的唯一一座双层建筑。

  入口是石柱的空隙,并没有大门,一个高大胖子正拎着个巨大石锤,守在门口,啃着手中的羊腿。

  见风云落下,他大步上前,丢开骨头,就伸手向风云抓来。

  看着他那一手的油腻,风云皱了皱眉头,脚下未动,身形已经向后飘去,宛如一阵清风,飘逸无比。

  轰!巨鹰飞过,背上的短矛男子从半空中跃下,堵在了风云背后,沉声说道:“你到底是谁?”

  风云叹了口气,说道:“我是风云,是族长从外面带回来的。”

  若有所悟,短矛男子问道:“你就是那个从石头里孵出来的黎族人?”

  “怎么又是孵出来的了?”风云瞪大了眼睛,但懒得跟他扯这些,无奈说道:“随你怎么说吧!我是来找族长的,他在里面吗?”

  确认了风云的身份,短矛男子语气有所缓和,冲胖子点了点头,对风云说道:“族长在与八城城主商谈要事,你在外面等他出来吧!”

  “这事儿很急,真等不了,你让我进去好吧?”风云说道。

  短矛男子皱眉摇头说道:“不行,你不能进去。”胖子拎起石锤,站在了议事厅门口,宽阔的身躯挡在门前,颇有点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架势。

  张了张嘴,风云没说出话来,叹了口气,他看向短矛男子说道:“那要是我非进不可呢?”

  “打倒我们两个守卫,再冲破巫阵,你就能进去。”短矛男子笑了笑,盯着他说道:“若是你能做到,别说进去,当族长都行。”

  说罢,他回身走到了胖子身旁,巨鹰从空中落下,锋利的爪子入地三分。

  无奈摇了摇头,风云低声说道:“这是你们逼我的啊!”

  挥掌向身前一拍,一排风刃出现,锋锐的尖端闪烁着寒芒,风云想了想,伸手将刃尖抹去三分,再一挥手,风刃骤然前劈!

  不用考虑大气阻力,只一眨眼,风刃就已劈到了短矛男子和胖子胸前,而风云已经紧随其后,朝着议事厅冲了过来!

  胖子不闪不避,任由风刃劈在他身上,只见肉浪涌动,可以开山裂石的风刃居然没有对他造成任何伤害,他一提石锤,大吼一声,就向风云扑来。

  巨鹰一声啼鸣,双翅一展,狂风涌动,想要扇动风云的风刃,但却丝毫没有影响。短矛男子周身血雾弥漫,仿佛烈焰般蒸腾,就连手中短矛也覆盖上了一层血焰。飞速点出数下,男子将风刃轻松挑飞,抖手一刺,短矛已刺向风云的胸口。

  巨鹰借助双翅扇动的力量,两只利爪已经挥出,向着风云抓来。一时间,利爪、短矛、石锤和胖子的大肚皮几乎覆盖了风云的所有方位。

  风云一咬牙,灵机一动,踏前一步,身体已经腾空,狂风乍起,吹动他的身体如同陀螺般旋转起来,无数细密的风刃遍布全身,飞速旋转,风云如同出膛的子弹,向着巨鹰翅下唯一的空挡钻去。

  “啊哒!吃我一招电光毒龙钻!”

  细密的碰撞切割声响成一片,石屑木屑飞舞,风云带着一道烟尘径直穿过两人一鹰的包围圈,一头扎进议事厅的大门中。

  一道血芒闪过,风云以更快的速度被弹了出来,顶着躲闪不及的胖子飞了出去,撞塌了对面一间石屋。

  风云吐着灰从废墟中爬起来,一个踉跄,哎呀,有点头晕。
  浏览阅读地址:/zhibashanhaijing/784984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