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制霸山海经 > 第二十章 我信你

第二十章 我信你

  刚才是什么情况?风云看向议事厅,一圈石柱如同活物般缓缓移动着,入口内部幽深,看不到任何景象,开启神清目明技能后才能看到淡淡一层血芒在石柱间游动。

  胖子如同一座肉山从废墟中爬起,怀中抱着两只瘦鸡般的孩子,虽然灰头土脸,但却没受伤。

  “大豆!小豆!”在远处眺望观看的人群中忽然冲出了一个女人,跑了过来,接过胖子手中的两个小孩,上下检查着看有没有受伤。

  风云张了张嘴,却没说出话来,只是歉意的看向那两个小孩。

  抱起孩子,那女人惧怕的看了眼风云,快步向人群跑去。

  短矛男子脸色铁青,看向风云,他作为黎族议事厅看守,居然差点在族长议事之时被人冲进去,这无异于当面打他的脸。

  议事厅一圈的房屋中未外出劳作的人都走了出来,还有6续接到消息的男人们从人群后走了出来挡在了妇女儿童的身前,手握武器,冷冷看着风云,这个敢于擅闯议事厅的家伙。

  环视一圈,风云口中苦,这事儿他办的有些莽撞了。但现在他已经骑虎难下,再拖下去等黎贪他们的西讨计划都该出炉了。既然有议事厅,那么黎族就不是黎贪的一言堂,他不能寄希望于定下计划后再说服黎贪去更改,他必须要尽早说服黎贪。

  一拳砸在地上,风云身体腾空而起,伸脚在地面踏出一个深坑,借力后的他再次向入口冲去。

  黑影闪过,短矛男子黑着脸挡在了风云身前,伸手在腰间一抹,上百枚微小的木刺悄无声息的向风云刺去。

  这次他下了狠手。

  虽然听不到声音,但风的气息告诉风云有危险袭来。身形一窒,周身风刃劈出,只听叮叮噹噹响成一片,仿佛金属碰撞声一般,无数黝黑锐利的木刺被砍成两段,落在地上,尖端闪烁着深绿光芒。

  木刺的威力不亚于短矛,神元之力在飞消耗,但风云也只能咬牙坚持,地面木刺泛着腥甜味道,风云意识到那上面应该是淬了毒。

  劈开最后一根木刺,风云呼吸有些急促。

  斜握短矛,那男子挡在风云身前,冷声说道:“你冲不破巫阵,强闯只会丢了性命。听我句劝,我不想伤你,回去等候吧!”

  风云叹了口气,风刃在周身咔嚓转动,他说道:“这话应该我说才对,我只是找黎贪说些事,不想伤你,你别自讨苦吃。”

  “哼!不识好歹!”男子面色铁青,短矛反转,划破手臂,高高举起。巨鹰盘旋落下,低头张口去接滴落的血液。冥冥之中,男子与巨鹰之间产生了某种奇妙的联系,巨鹰身上竟然泛起了黎族特有的血雾!

  “黎贪!黎贪!你出来!我有话跟你说!”风云大声喊了几句,但议事厅中却一片安静。

  胖子从废墟中翻出石锤,怒吼一声,冲风云冲来,脚步轰隆,连地面都仿佛震动了起来。

  不能拖了,得一举拿下。眯起了眼睛,一股让人闷的热血涌上脑中,风云缓缓握起了双拳。天色开始慢慢阴暗了下来,原本晴朗的天空开始聚集起云雾,遮挡住了阳光。

  脚边沙土无风自动,仿佛脱离了地心引力般漂浮起来,缓慢却有坚定的转动着。风云紧咬牙根,费力抬起双臂,好像托着千斤重担一般。额角脖颈上青筋暴起,脸憋得通红,鼻腔都隐隐渗出了鲜血。

  神元之力燃烧,化为无穷能量迸而出。风云双目赤红,如同野兽般的嘶吼从他咯咯作响的喉咙口迸出,漆黑的云团在空中旋动,一股黝黑风道从空中探下,末端直指风云头顶!

  脚下旋风旋转度更快了,卷起的烟尘如同触手般向上升起,眼看就要接通空中风道的末端!

  若是让它们相接,毁天灭地的龙卷风就将生成!

  短矛男子和胖子冲到近前,但一进十米范围,就变得举步维艰,尝试攻击也都被狂风带偏了方向,巨鹰更是无法靠近,只能在外侧盘旋。

  刮起的飞沙走石威力丝毫不逊色于子弹,围观的人群中出几声痛呼,已是有小孩不防备被石子击伤。

  短矛男子面色一变,呼啸一声,掉头向人群冲去。胖子怒吼一声,也放弃了攻击,隆隆跑向人群,挡在他们身前。

  仰头看着空中缓缓旋动的云团,一股强烈的掌控感涌上心头,风云无比满足。他清楚,如果有足够的神元之力,他甚至可以操控飓风云团!

  那是灭世的巨力!绝非人力可以抵挡!在那种情况下!他就是神!

  什么是神!掌控死!和生!

  这种力量感,着实让人迷醉呢!

  风云兴奋得有些颤抖!

  “风云!你在做什么!”一声怒喝从议事厅中传出,石柱隆隆挪动起来,血芒在其中穿梭,点点铭文从石柱身上亮起,缓缓形成一座大阵。

  轰!

  浓重的血色冲天而起,冲入云团之中,如同一道擎天巨柱,瞬间将云团分为两半。

  风道后继无力,顷刻间消散在空中,风云身躯一震,面上闪过一丝迷茫。

  我这是怎么了?

  “醒来!”黎贪的身影从议事厅中飞出,重重轰在风云胸前!

  如同炮弹般飞出,撞在一颗大树身上,两人合抱的大树被巨力撞得向后弯曲,出令人牙酸的呻吟声,良久才猛然反弹回来。

  风云重重摔在地上,吐出一口乌黑血液,树身上赫然被砸出了一个人形。

  不知为何,吐出这口乌黑血液,风云却突然觉得心头通畅了许多,方才那种头昏的感觉已经消失了。

  黎贪跟了过来,落在风云面前,神色复杂,俯身扶起了他。

  吐了口夹杂着血丝的吐沫,风云擦擦嘴,喘着粗气对他说道:“见你一面可真不容易,你下手也够黑的啊!”

  黎贪叹了口气,说道:“怪我,昨晚那声巨响我就该想到,突然获得过于强大的力量会让人迷失本心,你的巫力太过薄弱,还不足以驾驭这种力量。以后不到万不得已,千万不要再动用这力量。”

  感受着体内所剩无几的神元之力,风云苦笑道:“不用你说,以后估计想用都用不成了。”

  议事厅中走出几个人来,周围人群散开,各自聚拢在那几人身后。

  黎贪问道:“你找我做什么?”

  风云赶忙说道:“黎贪,你听我的,别急着西讨,至少在今年不行,必须延后。”

  黎贪皱了皱眉,还未说话,身后响起一个声音:“你是何人,此乃九黎国重要军务,怎轮得到你小子插嘴?”

  风云掠过黎贪肩头看去,却是一个中年男子,身后跟着个青年男子牵着两只大狗,正神色倨傲的看着风云。

  风云正窝着火,被他怼了一句,当即火冒三丈,怒道:“谁裤衩子脱了把你给露出来了?我跟族长说话轮到你插嘴了吗?”

  那男子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风云是在骂他,怒目圆睁,还未开口,身后那青年男子就喝道:“小子无礼!竟敢对畎夷族长不敬!”却见他一松手,身后两只黑犬悄无声息的朝风云扑了过来。

  那青年男子出来的晚,没看到方才的阵势,嘴角泛起一丝冷笑。在他看来,一个连议事厅都没资格进的黎族小子,咬死也就咬死了,没什么大不了的。谈判进行了足有半个月,已经陷入僵局,正好借此杀一杀黎贪的锐气,也能让叔叔好谈些。但为什么叔叔脸色这么黑,还瞪自己?

  黎贪冷着脸回头瞪去,杀气顿显,两只黑狗呜咽一声,停了下来,缩着尾巴,两股战战,向后不住退去。

  黎贪看向青年男子,一字一句的问道:“犬乌,你是说畎夷族长?”

  犬乌面色一变,暗自叫苦,完了,说顺嘴了……

  黎贪看向了那中年男子,冷声问道:“犬虎,怎么?不想做领了?”

  犬虎擦了擦额头的冷汗,反手就是一巴掌呼在了犬乌脸上,笑着对黎贪说道:“族长你别听他瞎说,畎夷旧部,旧部,做领挺好的,哈哈!”

  犬乌被抽了个趔趄,愤愤的看了眼犬虎,心中暗骂:我还不是为你说话?活该你儿子都死光!

  脸上火辣辣的,犬乌感觉所有人都在嘲笑地看着他,这巴掌挨得真窝囊!可犬虎毕竟是他叔叔,黎贪更是族长,他得罪不起,于是,他恨恨的看向风云。

  像他这样的傻逼屁股一撅风云就知道他放什么屁,早就注意他半天的风云将他的表情全都看在了眼中。见他看过来,风云指着他鼻子怒道:“你再看老子一眼试试?”

  “收敛!”黎贪捏住了他的肩头,皱眉说道:“别被影响心境!”

  风云深吸了口气,压下心头的浮躁,摇了摇头说道:“我没事了。”

  担忧的看着他,黎贪说道:“你的修行根基尚浅,需尽快认祖归宗,磨炼巫力心神才行。”

  “我知道。”风云应了一声。

  黎贪点点头,又问道:“为什么不能西讨?”

  风云筹措了下语句,说道:“我方才去看了下田地,就那点粮食产量,别说打仗了,光是吃到冬天都够呛。”

  黎贪点头说道:“我知道,这也是我急需西讨的原因,要想让族人熬过这个冬天,必须以战养战,不想被饿死,就去抢吃食。”

  “是,但若是抢不到呢?”风云反问道。

  “你到底想说什么?”黎贪看着他的眼睛,平淡说道:“我们可以狩猎毛羽,收集肉食,战线以内皆是猎场。”

  风云摇了摇头,说道:“巫战的血食你我都清楚,还是你告诉我的。巫战日常只需进食少许即可维持生存,但一旦激战阵之后,进食量会激增到一个恐怖的水平。的确,咱们可以猎象捕牛,但一头象长成需要数十年,但吃能吃几天?恐怕你自己一天就能吃一只吧?”

  黎贪闭上嘴巴,低下头来,沉声说道:“你不用说这些,我想听真实的原因,到底为什么?”

  “我……”风云咬了咬牙,说道:“我不能说。”

  黎贪盯着他看了半晌,点点头说道:“我信你。”
  浏览阅读地址:/zhibashanhaijing/786157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