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制霸山海经 > 第二十一章 王座

第二十一章 王座

  风云愣了下,不可置信的看向黎贪,他还以为要多费些口舌,却没想到他会这么说。

  黎贪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随我进来。”说罢,他转身向议事厅入口走去。

  两旁众人让开一条路来,风云不明所以,但依旧快步跟上。

  方才在入口处吃了亏,风云谨慎打量四周,加着小心。

  和血池那里如出一辙的石柱交错,形成稀疏的柱墙遮挡住了内外。同样用石板铺就的地面上也雕刻着纹路,不时闪过一丝血芒,但不知为何,却没再排斥风云。

  随着黎贪的步伐,石柱缓缓移动,在他面前让开一条路来,当他走过后,又再缓缓闭合,因此后面的人也必须紧跟在他身后,才不会被阻挡在外面。

  犬虎走到了风云身后,见风云瞧来,冲他和善的笑了笑。犬乌低头跟在他身后,看不到表情。

  不知道他为什么来套近乎,风云不动声色的看了他一眼,就偏过头去。他现在不清楚这个畎夷旧部是怎么回事,还是保持低调比较好。

  犬虎却没有在意,他能做到领的位置,并不是靠巫力水准,而是靠脑子。擅自冲击议事厅可是重罪,按照黎族巫刑是要劓刑的,但黎贪甚至没有差人通知大巫,而是三言两语就把这事揭过,要是再看不出风云的不凡,他就真是傻子了。

  扭头看了眼跟在身旁低头咬牙思索的犬乌,犬虎不由在心头叹了口气。若是七子尚在,他又何须将这蠢货带在身旁?后继无人是他心头永远的痛,每次想起七个儿子接连被姜榆罔部下杀死祭旗,满腔的杀意都欲破体而出。

  但这里是黎族地盘,念头刚闪过,他就将燥热的心头血压了下去。方才犬乌那蠢货已经差点激怒蚩尤了,蚩尤是杀神,对杀气尤为敏感。现在是西讨之事细节敲定的最后时刻,不能再引起多余的误会,否则事情败露,他们几个旧部领可走不出蚩尤城了。

  穿过石柱区,众人进入了一个环形大厅,除了九夷旧部的领,其余人都自觉停下了脚步,站在暗处的黎族守卫将他们带往一旁,而黎贪则带着几个领继续向里走去。

  风云有些犹豫要不要跟上,左右看看,却没见有黎族守卫搭理他,便迈步跟上,果然通行无阻。

  见他跟进来,犬虎掩不住惊讶,心中对他的重视程度又提高了两分,要知道能进入议事内厅的可都是能参与进国事的,这小子从哪里冒出来的?为什么今天才看到?

  站在内厅中风云才现,原来从外面看起来完整的石板屋顶中间部分却是高低相错的。阳光可以照射进来,因为巧妙的角度,在大厅中央照出一片圆形光明区域。里面放了一些坐垫,正有几个人坐在其中,想来是未出门去的旧部领。

  黎贪穿过光明区域,径直走入大厅里面,向前一踩,身体竟然向上走去。

  风云愣了下,以为他是用巫力飞起来了,但仔细看了下,却现在光明区域的后面,是一块用通体漆黑的石头整体雕铸而成的巨大王座,而黎贪正在拾阶而上而已。

  盖这座议事厅的家伙是个高手啊!暗自在心中赞了一声。居然懂得利用人适应黑暗的视觉能力。而九夷旧部领自觉坐入光明区域中的举动也证实了他的猜测,风云抬头看向石板屋顶,从高到低的石板角度不光是采光排雨,若是埋藏几百个弓箭手,从上而下射杀,再加上巫阵封堵,一般人恐怕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吧?就算是风云自己,在没有神元之力,仅靠半吊子巫力和几个技能来应对,不死也得脱层皮。

  黎贪步入黑暗之中,而身处于光明区域的九夷旧部包括风云只能看到他的模糊轮廓,至于表情,就根本看不清了。这种人在暗,我在明的感觉会让每个人都提起心来,撒谎的几率也会不自觉的降低三成,因为看不到表情,就不知道自己的话有没有对对方造成影响,自的心理否定会让人不由自主的露出马脚……这种手段,高啊!风云想起了自己唯一一个四阶技能——心理暗示,也是有异曲同工之妙。

  “风云。”黑暗中黎贪的声音传来:“上来说话。”

  风云应了声,就迈步向王座走去,身后几个九夷旧部领却面面相觑起来,犬虎心里咯噔一下,收回了看向风云的目光,这个人,碰不得。

  虽然看着漆黑粗糙,但走上去却觉滑腻,风云这才现,原来这王座的材质根本不是用石头,而是罕见的黑玉啊!

  乖乖!这么大一块黑玉,不下几十吨重,放在后世那不得卖个几百亿?忍不住伸手摸了一把,风云才收起了贪婪的目光,这玩意也就看看,这年头连钱都没明,还停留在食物、毛皮这些实物货币的层次,要他有什么用?

  不过要是将来回去,能把这家伙藏在某个地方,回去后再挖出来,那可就了!

  想着好事,风云走到了王座之上,抬头看去,却现黎文黎武也在王座之上,正站立在黎贪背后。

  点了点头算作打招呼,风云站在了黎文身旁,黎贪这才低声说道:“继续。”

  石柱间独特的布局将他的声音反射得飘忽不定,带着点点回声,更添威严,却叫人听不出话里的情绪来。

  风云又忍不住赞叹的点了点头,这会他已经适应了黑暗,内厅中央,细微的灰尘在阳光中飘飞,消匿于黑暗之间。旧部领在阳光的照耀下泛着一圈白芒,但却双目茫然,根本看不到王座这边的情况。这种感觉很像是站在单面透视镜的后面,让人有种能够窥探他人内心的错觉。

  侧身小声问黎文:“文哥,建这座议事厅的是谁啊?”

  疑惑的看了看他,黎文小声说道:“自然是大巫,还能是谁?”

  是姜菘奶奶?风云恍然大悟,也对,恐怕也只有能抗衡幽魔噬心之力的大巫才能对心理有这样的研究吧?

  黎文又跟了句:“不过族长带你回来后又将这里大肆修缮一番,才有了如今的议事内厅,倒是比以前神异了不少。”

  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转瞬间,风云猛的瞪圆了眼睛,他忽然想到了另一种可能性!

  初次见到黎贪的时候自己对他用过一次心理暗示技能,会不会是那次他中招后,领略过精神层面的攻击,回头自己就琢磨出了这么一套环境心理暗示方法呢?

  系统激活的技能具有无可比拟的独特性,虽然低等级只能让他用到最浅显的技巧,但整套技能的体系是完整的,他只需要循序渐进就可以掌握到最高深的法门。

  而眼前的这个议事厅虽然看起来比较壮观,但却只用到了心理暗示中最简单的几个技巧,而骨子里却还是黎族的东西,很大程度上它以来的还是巫阵的力量。

  这样看来,很有可能是黎贪偷学去自己玩了玩,弄出来这么个议事内厅。

  只不过,这样的学习能力也太强了吧!他只是用了一遍而已,而且还没成功!

  果然,没有哪个人的成功是偶然的,大部分真刀真枪拼出来的人杰都不会是蠢人,风云意识到他还是小瞧了这位传说中的蚩尤。

  虽然他一直口口声声说自己是黎族人,但他心里清楚,他始终还是炎黄子孙。而黎贪虽然不知道这点,但他一定也看得出自己并不是真心实意的加入他们。

  这从一开始就是个交易,他想要从黎族获得安全和力量,而黎贪想要得更多。

  看着仿佛要融入黑暗王座中的黎贪的背影,风云眼神有些复杂,他现从开始到现在,他从来没有真正看清过黎贪。此刻他才意识到,眼前的这个男子,是历史上那个威名赫赫,差点改写人类文明展史的男人。

  黎贪从一开始就很清楚自己要什么,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估计他就已经预料到风云会加入黎族部落了吧?而且在尸胡山的时候,幽魔真的是失控而脱的吗?风云忍不住胡思乱想起来。

  念头纷转片刻,风云强自压下心思来,这些想法没有丝毫证据,只是他单方面的臆测,他并不能确定其正确性,只能通过蛛丝马迹去分析。不过他早有心理准备,毕竟从一开始,他就没有真正相信过任何人。

  他要做的事容不得半点错误,绝对不能操之过急,自乱阵脚,慢慢来,不急。

  下方旧部领已经谈论起来了,有的在劝黎贪好好考虑下,有的讨价还价出兵多寡,有的则开始争论战后地盘划分了。

  不过有一点能轻易看出,九夷旧部其中也分成了两派,一派主战,以畎夷旧部为主,他被姜榆罔杀光了儿子,就算黎贪不西讨,他等到东山再起的时候也是要找炎帝复仇的。但还有一派主和,以黄夷、赤夷为主,他们则认为大家本就同出一源,都是伏羲子孙,没必要自相争斗,应该积蓄力量为种族之战做准备。

  黎贪只是静静的听着,并没有插话。
  浏览阅读地址:/zhibashanhaijing/7874809.html